南村笔下的陈云峤

一阵秋风,一场秋雨。

家乡秋葵,花开果熟。

140901周飞c (16)

秋葵,又名黄秋葵,锦葵科,秋葵属,一年生草本。

原产非洲,约在20世纪初,经由印度,传入我国。

高大粗壮,根系发达,抗风抗灾,耐热耐旱,意志顽强,生命如歌。

主茎直立,圆柱形,赤绿色,高1至2.5米,宛若木本——难怪常听人称秋葵树,并赞其有青松品格。

基部节间较短,有侧枝,绿色或暗紫色。

通常三、四节开始着花,上部不再生发侧枝。

叶互生,较宽大,横径10至23厘米,掌状3至5裂,稀7裂,基部微心形或平截,裂片卵状三角形或三角形,边缘具不规则粗齿,两面均疏被茸毛或刚毛。

叶柄细长,约10至20厘米,中空,疏被硬毛。

托叶线形,长约7至10毫米。

花单生于叶腋,花梗短,约1至2厘米,疏被糙硬毛。

小苞片8至10,线形,长约1.5厘米,被长硬毛。

花萼较长于小苞片,密被星状短绒毛。

花大型,直径5至7厘米。

140901周飞c (3)

花冠漏斗状或钟形,花瓣5,花色淡黄,或淡粉红色。

花心紫红色或咖啡色,直径5至7厘米。

花两性,雄蕊柱长约1.5厘米,花药黄色;子房被白色绵毛,花柱枝5,柱头紫红色。

蒴果柱状尖塔形,先端细尖,略有弯曲,形似羊角,故俗称羊角豆。

有长果、短果之分,长果10至20厘米,短果四五厘米,横径2至3.5厘米,顶端具长喙,疏被糙硬毛。

常见有五棱,横截面恰似五角星;也有圆筒无棱的,似羊角,若辣椒,故又名羊角椒、洋辣椒。

花多黄色,果多青绿;有一种美国引进的秋葵,花色玫红,果皮紫红,称红秋葵。

140901周飞c (1)

还有一些秋葵的嫩果呈淡绿色、玉白色,也有半截红色、半截绿色的。

品种不同,花色不同,果形不同,通称秋葵。

嫩果均可食用,或水煮,或油炒,脆嫩多汁,润滑清香,健胃强肾,护肤美容。

成熟蒴果,木质化,黄褐色,室背开裂,密被长硬毛。

种子多数,近球形,暗绿色,密被白色绒毛;含油量高,可提炼食用油和工业用油;还是茶叶或咖啡的代用品——因此,又叫咖啡黄葵。

秋葵种子还可入药,降血糖,降血脂,降血压,抗癌,防癌,抗衰老,能美容……素有“植物黄金”之美誉。

花期7至9月;果期9至10月。

植于公园、庭院、道旁,也是秋日美景。

这是中秋节前,在后岸人家房前屋后采集的秋葵花果,美呀不美?

……

上一章说到,元朝政治家、文学家姚燧,独具睿智慧眼,善识英才美人,曾为朝廷举荐上百名贤臣能将,又曾在宫廷宴会上解救沦为歌妓的南方名媛真真。

在当时,解救歌妓的动机多是同情,解救歌妓的归宿多是纳妾。

因此,就连同朝伴君的左丞相三宝奴,也误以为姚燧欲纳真真为妾。

姚燧,独能超越时俗,视真真如爱女,为她择婿,为她置办嫁妆,还教她自立自强。

从此,真真提瓮汲水,纺纱织布,自食其力,勤俭持家。

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夫妻恩爱,知足常乐。

后人因此说,名媛落难为歌妓,真真是不幸的;被姚燧解救而又嫁得如意郎君(那小史后来官至五品的翰林待制,仍然与真真相亲相爱),真真又是幸运的。

在元朝,与真真有着类似经历与命运的,还有歌妓王巧儿。

140901周飞c (4)

王巧儿,原本也是南方名媛,不幸沦为歌妓,几经辗转,来到京师。

能歌善舞,风姿绰约,名动京城,赢得礼部侍仪舍人陈云峤的厚爱。

陈云峤,即元朝江南名士陈柏,字新甫,泗州(今江苏泗洪县)人。

据虞集《陈云峤省亲诗序》记载,陈柏年轻时在扬州,有一次,东渡大江,在常州(今江苏省常州市)、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西南)之间,寻得一奇山秀水。

于是,登高丘而望沧海。

竟然,看到了神话传说中的海上仙山——云峤(也写作员峤)。

因此,自号云峤,自比仙人。

著有《云峤集》——《元诗选》收《云峤集》代表作《雪中骑牛拜米南宫墓》、《焦山题塔》、《思亲》等八首。

生卒年不详,与同时代的诗文家、书画家、鉴赏家柯九思(台州仙居人)、著名道士张伯雨等友好,应该生活在元朝初中期。

元初,朝廷曾特派京官,赴江南寻访隐逸名士。

陈云峤的祖父陈岩,曾任南宋置制使(朝廷派驻各路的军事长官,多以安抚大使兼任,掌本路诸州军事,可便宜制置军事,故简称置制,官秩从五品)。

南宋亡后仕元,官至中书省平章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官秩正二品),人称陈平章。

陈云峤年轻时,曾应召北上元大都(今北京),任侍仪舍人(礼部掌侍奉朝仪的官员,官秩九品下)、太祝(掌祭祀祈祷之事,官秩九品下)。

尽管,官位不高,却因其性格豪爽,才华出众,深得同朝群臣推崇。

据《元诗选·陈公子柏(云峤集)》记载,馆阁诸老,朝省名公,莫不折辈行与交,咸称之曰陈公子。

140901周飞c (5)

陈云峤善诗文,王巧儿也颇通此道,因此,才爱上王巧儿,想为她赎身,并纳之为妾。

王巧儿也深爱陈云峤,尊称陈公。

无奈,鸨母瞧不起官职卑微的陈云峤,也极不情愿放走王巧儿——这可是日进斗金的摇钱树。

为让王巧儿回心转意,鸨母设法,让众姐妹轮番劝导王巧儿:陈公有什么好,连个芝麻官都不是,他的妻子更是出名的泼妇,妒悍不逊,不可理喻。你若嫁到陈家,必定遭受凌辱,苦不堪言。

王巧儿不听劝说,执意要嫁陈云峤,回答说,我只是一名地位卑贱的歌妓,承蒙陈公厚爱,深感荣幸。若能朝夕相随,死也心甘,还怕被人辱骂吗?

鸨母见王巧儿心意已决,无非劝阻,就悄悄将其转至一处偏僻的胡同,想以此避开陈云峤。

陈云峤四处打听,再找不到王巧儿,非常痛苦。

王巧儿也一样,日思夜想,只盼着再见陈云峤。

转眼过去十多天,王巧儿总算找到一个机会,乘鸨母不注意,派人给陈云峤送去一封信。

信中说,鸨母设计,将我藏在偏僻胡同,并把我许给一位富商,约好某日面议婚事。

陈公速来救我!

否则,恐怕你我,再无缘相见!

……

140901周飞c (6)

到了约定的日子,富商果然来了。

王巧儿借口有病,推辞不见。

鸨母再三逼迫,只好含泪陪侍。

入夜,富商欲强暴王巧儿。

王巧儿拼命反抗,就是不让富商近身,直闹到五更时分。

为救王巧儿,陈云峤也是想尽办法。

最后,得到刑部蒙古族官员的帮忙,深更半夜,闯进王巧儿藏身处,假装要将富商扭送刑部问处。

富商哪见过这架势,早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跪地求饶,还说愿意出二百缗钱作为赔礼。

陈云峤本意只想解救王巧儿,见富商求饶,也就不再为难。

“人给我留下,钱就免了。”

……

经过这件事,陈云峤更看到了王巧儿的忠贞可爱,倾其所有,为其赎身。

然后,带着心爱的王巧儿,辞去官职,回到江南老家。

陈云峤,王巧儿,真真切切,恩恩爱爱,动情动心,长相厮守,自不待说。

陈云峤的妻子,也不像鸨母和姐妹们说的那样妒悍无理。

在京城时,陈云峤写过一首《思亲》诗,诗前有小序:都下(京都,京城),与妻儿夜坐,闻归雁作。

天外东风吹塞沙,

忽闻归雁落梅花。

江城此夜正春雨,

独倚阑干心到家。

从诗及序可以看出,陈云峤的妻子也解风情,而且,夫妻感情也深切。

陈云峤健在时,陈妻善待王巧儿,陈云峤死后,也没赶走王巧儿,而是妻妾和睦,共守家业。时人无不称赞。

140901周飞c (8)

南村先生陶宗仪,在《辍耕录•妓妾守节》中,赞美王巧儿忠贞爱情,清慎勤俭,终善其身,以为像忠臣烈士一样,“可以追踪前古之懿德矣”。

又在《辍耕录•陈公子》中写到,陈云峤,生性豪宕,喜交友,常会客。

积金七屋,不数年散尽。

携王巧儿回到江南后,曾被命在杭州监铸礼器——或许考虑到他曾担任侍仪舍人、太祝,对祭祀礼仪和祭器比较了解。

无锡名士倪瓒,慕名来杭求见。

倪瓒(1301年——1374年),元代画家、诗人,字元镇,号云林子,江苏无锡人。

家境富有,喜交名士,散尽家财,在所不惜,也是一个性格豪爽的江南名士。

按说,两个性格相同、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应该彼此赏识、相见恨晚才是。

只因倪瓒馈的态度高傲,让云峤顿生受辱感觉,弄得不欢而散。

听说倪瓒来访,陈云峤很高兴,在湖光山色间设宴招待,还请了不少文化名人作陪。

宴罢作别,倪瓒邀请陈云峤得闲回访,并以一张请帖附赠大米百石作为礼物。

在倪瓒看来,这是对陈云峤的敬重。

而在陈云峤看来,这种居高临下、有意炫富的施舍,简直就是对其人格的极大侮辱。

陈云峤不动声色,命侍从把那百石大米搬到酒席上来。

高举大酒杯,招引在场的歌妓、仆从,甚至,车夫、马夫,速来领赏。

顷刻间,百石大米全部分送完毕,一粒不留。

140901周飞c

这很像姚燧给下人分送高丽王厚礼的作派,明眼人一看即知,这是有意贬损倪瓒。

随后,陈云峤回过头来对倪瓒说,我在京师时,就熟知你的大名,都说是江南清高名士,无人可与比拟。

难道,你这章章(昭著貌)大名是用大米买来的?

我可不愿意与这样的名士打交道。

请从今日起,你我绝交!

好个陈云峤,不仅当面挖苦倪瓒,还附带讥讽了抬举、吹捧倪瓒的人。

这让倪瓒大为难堪,也让在座的张伯雨等感到跼蹐(jú jí)不安。

由此可见,陈云峤的性格中,有比倪瓒等江南名士更为超凡脱俗的豪气与硬气。

又据元朝末年退隐杭州的杨瑀《山居新话》记载,陈云峤,是陈平章的孙子。

倜傥不羁,几近狂放,人称“陈颠”(陈疯子)。

后至元五年(1278年),升任余姚州(今余姚市)同知(知府佐官,官秩正五品)。

因为有病,到杭州求医。

病情稍愈,恰逢重阳日,便邀张伯雨、杨瑀一起登高。

140901周飞c (10)

当时,陈云峤暂住赤山脚下南宋左丞相李帮宁祖先墓地。

杨瑀、张伯雨相约前往拜访。

三人一起,杖策游水乐洞,并在石屋寺前小憩,露坐闲谈。

陈云峤,自称前身是寺僧。说来,有段堪称神奇的故事。

话说江苏泗州塔寺,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住持,人称老佛。

老佛,平时斋戒精严,受人敬重。

忽一日,老佛急呼侍者,快煮一碗血脏羹(以猪牛羊血及内脏为原料),我很想吃。

侍者觉得奇怪,问,老佛一世持斋精严,为何今日忽然索要血脏羹?这可有违佛门清规啊!

侍者没有听从。

老佛盛怒,拂袖而去。

出佛寺后,竟然,走进陈平章(陈云峤的祖父)府第。

陈平章出门迎接,老佛见面即说,今日,特来索要血脏羹。

陈平章也以佛家宜守清规、宜持斋戒为由,委婉劝说。

140901周飞c (11)

老佛却讥讽道,原来,平章也是一个不了世事的莽汉。

陈平章一听这话,觉得老佛索要血脏羹或许另有道理。

于是,吩咐家人,做了一碗血脏羹给他吃。

老佛吃完血脏羹,立即回转佛寺,与僧众一一道别。

临终,还特地此作了两句偈语:“撞开平屋(指平章家)三层土,踏破长淮(指淮河)一片冰。”

说完,趺坐(互交两足而坐,此为圆满安坐之相,诸佛皆依此而坐,故又称如来坐、佛坐)而逝。

举行火葬的时候,僧众把老佛的坐化缸抬到淮河岸边。

天寒地冻的,河水结冰已久。

没想到,举起火把时,忽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冻结日久的河冰居然自动裂开。

这时,陈平章在府中闲坐,猛见老佛走进厅堂,忙上前问候。

也恰在这时,后堂传来喜报,孙子降生了。

陈平章满心惊喜:孙子乃老佛转世!

这泗州老佛投胎转世的孙子,即是陈云峤。

在山上听陈云峤说完这则离奇的身世故事,三人又回到陈云峤的住所,继续饮酒,尽兴方散。

第二天,张伯雨送去一首登高诗,颈联曰:“百年身付黄花酒,万壑松如赤脚冰”。

140901周飞c (12)

杨瑀,和张伯雨诗韵,也作登高诗一首,其中有:“方外弟兄存晚节,人间富贵似春冰”的诗句。

张、杨两人诗中,都有一个“冰”字,陈云峤答谢诗中,却没有“冰”字,便说,只好暂且借用泗州老佛“长淮一片冰”偈语了。

张、杨见诗,不由一惊:当年,泗州老佛言“踏破长淮一片冰”,是暗示将投胎转世;如今,陈云峤也说“踏破长淮一片冰”,岂不也要投胎转世?

没过几天,陈云峤突然病逝。

杨瑀在文后议论说,这回,陈云峤把破话说过头了,才招致突然病逝。

显然,杨瑀是在讥讽陈云峤,疯疯癫癫,爱说大话,终究没个好下场。

对陈云峤的突然病逝,南村先生在《辍耕录•雪中骑牛拜米南宫墓》中另有记述,不是破话说过头,是忧郁不得志。

米南宫,即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生性怪异,举止癫狂,遇到石头也称兄弟,还要膜拜不已,人称“米颠”。

一个称“米颠”,一个称“陈颠”,陈云峤便引米芾为知己,推崇有加。

140901周飞c (13)

曾在一个大雪天,独自骑着小黄牛,去大山深处,寻访米芾墓园,还作了一首纪事诗:

少年不解事,买骏轻千金。

何如小黄犊,踏雪空山深。

小小双牧童,吹笛穿松林。

醉拜南宫墓,地下有知音。

意思是说,自己年轻时不谙世事,轻信元朝皇帝真会效仿燕昭王,不惜千金购买千里马骸骨,以示求贤若渴。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元朝皇帝不是燕昭王,不是真要招揽天下贤才——陈云峤在京师多年,却只是一个九品下的侍仪舍人、太祝。

世上哪有明君,人间也少知音。

还不如骑着小黄牛,去大山深处,寻找已经作古的米南宫,他倒是我的地下知音。

这诗读来,饱含怀才不遇、知音难觅的哀怨与苦衷。

……

陈云峤喜居杭州,常与文人雅士交游,愈加清高,格外豪放。

只可惜,好古有余,治才不足,又不屑当小官,还曾经怒骂当朝宰相。

这种性格,注定他是孤独的,悲伤的,不得志的。

年逾六十,忧郁而死。

临终,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偈语:“前身本是泗州僧。”寓意系索要血脏羹的泗州老佛转世,言行古怪,知音难觅……

又据南村先生《辍耕录•白翎雀》记载,陈云峤因为曾在礼部担任侍仪舍人,对元朝教坊乐曲深有研究。

140901周飞c (14)

当时,元朝教坊演奏的国曲是《白翎雀》。

乐曲开始时,甚为雍容和缓。

乐曲结束时,却是急躁繁促。

给人的感觉,一点没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优雅含蓄。

南村先生以为,这首国曲,不够完美。

但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

后来,看见陈云峤关于《白翎雀》谱曲始末的记述,证实此曲确有遗憾。

陈云峤说,白翎雀(也写作白翎鹊),是传说中的神鸟,生于乌桓(乌桓山,今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以北,即大兴安岭山脉南端。中国古代民族乌桓族聚居地)、朔漠(北方沙漠地带)之地,雌雄和鸣,自得其乐。

元世祖忽必烈觉得这是吉祥鸟,象征民族团结,君臣和美,遂命伶官硕德闾,以《白翎雀》为名,制作国曲。

曲成演奏,元世祖听出,末尾有几分孤凄怨悲,不甚完美,便命硕德闾,再作修改。

可此时,《白翎雀》的乐谱已经在社会上流传开来,来不及修改。

所以,至今我们听到的,还是略带孤凄怨悲的《白翎雀》。

有人说,这预示了元朝的命运,也预示了陈云峤的命运,都有遗憾,都不甚完美。

但元朝仍不失为好时光,陈云峤也不失为好文士,就像《白翎雀》还是千古传唱的好乐曲!

……

140901周飞c (17)

2014.09.21/15:10:12

摄影:《秋葵》,陈萱;

油画:《人物肖像》之一、之二,《静物果蔬》之一、之二、之三、之四,陈周飞。

此条目发表在台州风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南村笔下的陈云峤》有 24 条评论

  1. 聃聃说:

    陈云峤太有性格了,故事也很传奇,我爱看。
    黄秋葵丰收了,你拍的秋葵很精神,真给它们长脸了。它的花也很美,有观赏价值。最近我天天吃秋葵,做法极简单,洗净,蒸熟,蘸盐或酱油吃,比饭店费心做的反而好吃,每天蒸一盘我一个人吃完。而且没有油,减少胆固醇摄入。
    画中的南瓜是天台的吗?椒江好像没这形状的。谢谢陈先生的蔬菜,人物也不错。

    • 野菊花说:

      谢谢钱老师鼓励。
      这些秋葵,种在后岸人家房前屋后,只是分散的几丛,没有花海的壮观,但长得很精神。因为环境清幽,枝叶、花果都极干净,看上去又美几分。
      小区外面,清晨有临时交易的小菜场,能买到新鲜的秋葵。我就红果绿果都买一些,像你一样清蒸吃。
      你好眼尖啊,画中的南瓜真是我老家天台的,好看又好吃,还特别入画。

  2. 太平人说:

    见识秋葵,还有陈云峤。倪瓒是有名的元人。

    • 野菊花说:

      太平人好,台风来了,请多保重!
      你说得没错,倪瓒是元朝江南名士之一,擅书画,善诗文,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

  3. 云里的风说:

    古时的文士们是很有风趣的,也不失自我的性情,我喜欢和那样的简单人往来,不用去费力钻研那找不到门的“心术”。

    终于又回这里写字学习了。感觉真好。
    顺着问候您也问声陈先生好!喜欢他笔下的生命依旧鲜活。

    • 云里的风说:

      丁老师好。你们要小心些的,台风会顺手带来一些自然灾害,我体验过台风带来的相对灾害,很令人恐慌,商店里那惨不忍睹的抢购潮,想着都恐怖了。

      秋葵是极好的食物,清爽养人,我喜欢吃的。

      秋天的台州是极美的,我吃过那里的秋色秋果,好怀念那漫山的秋食,我一定还要去的,一定再次吃饱那里的新鲜秋色。一次弥补这次因在南京突发性生病带来的缺憾!

      原本第二天就要启程去您那里的,可是天不作美,希望下次,我会选择秋冬时节再去。问好!:)
      喜欢您的温和,看您的眼睛就是这感觉,平和暖意,我喜欢的味道。

  4. 野菊花说:

    你好啊,欢迎云里的风从遥远的梦乡归来,带来“凤凰”风,携来“凤凰”雨(台州受“凤凰”台州外围影响,正淅淅沥沥下秋雨呢),秋凉好个爽,谢谢了。
    也感谢你的问候与鼓励,我们全家祝你秋安,快乐!
    向古时文士学习,简单点,风趣的,轻松点……生活本来就这么简单!

  5. 英子说:

    第16号台风“凤凰”消息
    台州市气象局发布台风紧急警报:
    今年第16号台风“凤凰”(强热带风暴级),今天05时,中心位于距离台州东南偏南方向约230公里的东海海面上,即北纬26.7度、东经122.1度,中心气压982百帕,近中心最大风力10级,七级风圈半径180公里。
    预计“凤凰”将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北偏北方向移动,最大可能于今天中午到下午以强热带风暴级别在玉环到象山一带沿海登陆。
    受其影响,我市今天有暴雨,局部大暴雨到特大暴雨,平原地区和沿海海面分别有8-10级和10-12级大风。
    希有关方面注意做好防范。

    • 野菊花说:

      今年前几个台风对台州影响都不大,这次的“凤凰”是否想上岸观光,听温岭朋友说离石塘60公里。台州市区风雨不大,树叶都没掉。

  6. 艾米说:

    发布于2014-9-22 9:31:36
    台风来了,风雨交加,带来了丝丝秋意。
    秋葵,我也是今年才见过的,黄花,绿叶,细长的绿果实,很应秋景。上次见过无花果树,和秋葵树有几分相似。
    陈老师油画中的绿色丝瓜,我们叫“百棱瓜”,其味道比白色丝瓜更鲜美。
    问候丁老师,秋安!

    • 野菊花说:

      谢谢小米,也问你秋安!
      听说“凤凰”离石塘60公里,没有抗台任务的话,尽量不要在外面看风景,注意安全!
      秋葵叶子很大,是有几分像无花果。
      那个有棱角的丝瓜叫棱角丝瓜,也叫八角瓜,更古老,更鲜美。

  7. goodluck说:

    凤凰过后,风和日丽。温岭总是经历风风雨雨。
    网站新页面不用登陆,方便了很多。秋葵,最近好像在餐桌上很流行,大家都爱点这个菜,特别是女生,味道有点黏黏也还可以了,据说是有很多功效。
    古代人的爱情,陈云峤和王巧巧的爱情现代人是无法理解的,我们赞叹古人对爱情的忠贞的同时,也不得不得感叹现代人对待感情的洒脱。
    陈先生的油画日益传神!!!

  8. 野菊花说:

    你好,谢谢鼓励。风雨过后是彩霞,经风经雨,温岭曙光格外美丽。秋葵,的确有很多健身美容功效,男士也宜多吃。
    祝你在新的岗位诸事顺心并收获真挚爱情!
    秋分快乐!

  9. 蛤蟆居说:

    好文。让我反复品读,其中的故事与情感令我凝想沉思……

  10. 野菊花说:

    谢谢你的鼓励,祝秋日吉祥!

  11. 缥缃客说:

    文笔佳,史实考证详实,本来已经搜集完了陈柏的资料,打算作一小文,没想到早被您写就了,佩服!

  12. 野菊花说:

    谢谢鼓励,元宵节快乐!

  13. 缥缃客说:

    请教您一下,陈云峤祖父为陈岩,请问您是从哪看到的史料?万望赐教,不胜感激!

  14. 野菊花说:

    你好,向你学习,治学严谨。我是网上看到的:杨瑀《山居新话》卷一:“陈云峤栢,泗州人。陈平章(岩)之孙也。倜傥不羁,人以为陈颠称之……。
    如有更翔实的资料也希望能转告。祝元宵节快乐!

  15. 缥缃客说:

    您好,我翻检了所有《山居新语(话)》的版本,都没有提到陈平章为陈岩,您大概看到的是王颋的《音仿白翎——元代樂曲“白翎雀”考》中提到的。虽然我暂时没有查到直接史料表示陈平章就是陈岩,但是种种证据表明二者是同一人。
    另外,查《元史·宰相表》,上面没有陈岩。他应该做不到中书省平章政事这么大的官,他做的应该是江淮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后改为江浙行省),从一品。据元史记载,他曾以参知政事的身份“行中书省事于淮东”。
    中书省平章政事也是从一品。
    您的文章给我了很大启发,不久我也打算作一小文,希望有机会能得到您的指正!

  16. 野菊花说:

    你好,关于这个陈平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是从《音仿白翎——元代樂曲“白翎雀”考》看到的。再就是《新元史》有“十五年二月,与夏贵、陈岩并进中书左丞”。对陈岩、陈云峤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传奇故事有些意思。这是我的邮箱……希望得到更多指导,以便修正。另外,我想如果能查到陈云峤的家谱,应该有他祖父的生平介绍。非常感谢你的及时回复。祝新春吉祥!

  17. 缥缃客说:

    感谢惠赐新材料,您的联系方式我记下了,回头有机会再向您请教,祝您万事如意!

  18.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林老师留言:反复品读,秋葵如青松气质,陈先生写生画传神,[抱拳]
    ——谢谢林老师如此深刻解读并热情鼓励,秋冬交替,多加保重![握手]
    罗老师留言:这是一段动情的爱情故事!
    ——嗯,陈云峤、王巧儿演绎了一段动情的爱情故事!
    是的。
    动人的爱情故事,感动感人!
    ——谢谢传播真挚感人的爱情故事!
    谢谢丁老师!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上好!
    ——谢谢王老师,早上好!
    翁总留言:感谢您的营养早餐[咖啡][玫瑰]
    ——谢谢翁总,早上好![咖啡]谢谢鼓励,分享快乐![微笑]
    周老师留言:赞叹陈云峤的侠骨柔肠。另, 倪云林也是我早年所敬仰的画坛大家,他笔下的山水总是那么寂寥幽远,与世无争,冲淡高古。
    ——与书画家谈,真长知识,谢谢用心读旧文,写评论!陈云峤、倪云林皆是吾辈追崇的先哲圣贤!
    ——谢谢各位师友,阴雨,降温,不忘添衣![太阳][太阳][太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