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行走散记之三十二:帕拉庄园

2005年7月13日下午/晴

p (2)

匆匆跑下万佛塔,连忙跑出白居寺,赶紧归队。

说好只看半小时的,被我抻长了三十分钟,要挨批评了。

带着深深的愧疚,见面先道歉。

“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久了。”

队友们报以理解的微笑。

“谢谢你们,保证下不为例。”

 

团长笑笑说,你呀,老让大家等,还下不为例呢。要批评。

“但也要表扬,就你最勇敢,也看得最认真。”

“接受批评,接受批评。”

16:30我们告别宗山堡、白居寺与万佛塔,离开英雄的江孜城,赶去日喀则。

“这日喀则,到底还有多远,都走一天啦。”

“快了,快了。”

班觉说,江孜距日喀则约100公里,2个小时一准到达。

p (15)

这段路修得很好,虽然还在高原盘旋,但全是双车道的柏油路面,班觉的越野车跑起来很轻松。

到处可见黄绿相间的麦地和油菜地,农业观光园似的。

这一块金灿灿的,那一块绿油油的。

若是下点雨,洇染一些水汽、雾气,就是画中的皖南三月天、江南四月春了。

也能看到不住翻拍掌形树叶的杨树,成行成片地矗立在村庄和田园之间,像军人,像翠屏。

清澈的年楚河一直随着我们走。

河畔有碧绿的草场,有肥美的牛羊。

 

沿途还有好些村庄,各家各户都有泥筑或石垒的大场院,收拾得很整洁。

看见一些牧民,赶着马车的,背着箩筐的,都是喜洋洋地乐。

天空,一味地湛蓝透亮;云儿,一味地洁白打朵。

此情此景,还就是韩红的《家乡》所描述的:

p (8)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

那里有条美丽的河。

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

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

美丽河水泛清波。

雄鹰从这里展翅飞过,

留下那段动人的歌。

……

冬梅说,日喀则,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清澈的年楚河贯穿全境,形成大片河谷平原,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宜于农耕,也宜于放牧。

日喀则,又多矿产资源和水土资源。

p (10)

 

历史上,有许多大领主都跑来日喀则,占领最好的土地,圈去最好的草场,建立封建农奴制的庄园。

“那时的庄园,是领主们的如意天堂,农奴们的泣血地狱。”

提起农奴制,马上想到已经远去的电影《农奴》。

强巴一家的非人遭遇,农奴主的野蛮与残酷,曾让我幼稚的心灵,受到深深的刺痛。

不止一次,我为农奴们哭泣,为强巴流泪。

“农奴制,人类历史上最落后、最残酷的制度。幸好西藏已经解放,农奴已经翻身。翻过这一页吧。”

“可以翻过这一页,但历史不能忘记。我想带你们去看一个农奴制庄园。”

“啊,还有农奴制庄园呀?太恐怖了。不看了吧。”

“这是一座专供教育参观的庄园,1994年12月,被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文物保护单位,并没有残忍的庄园主和受压迫的农奴。顺道,还是看看吧。”

 

当过小学教员的冬梅,总像老师一样善于启迪。

她说,了解落后、残酷的农奴制,是为了更好地珍惜现在,展望未来。

p (11)

“那就去看看吧,这也是西藏历史教育呀。”团长作出决定。

江孜城南5公里处,有一个江热乡。

旧西藏农奴制缩影的帕拉庄园,就在江热乡的班觉伦布村。

光看现存的庄园建筑,也不觉着怎么豪华,就一座砖石碉楼围成的四合庭院和一座长满杂草的后花园。

“这就是农奴主庄园呀,远不及我们那边的豪华别墅派头。”

听到如此的评说,冬梅发话了,参观帕拉庄园,要把它放到半个世纪前的封建农奴社会,还要把庄园主的奢华生活与农奴们的非人遭遇相比较。

“历史总归是历史,一个西藏,一个江南;50年之前,50年之后,区别可是太大啦,不能简单攀比的。”

“有道理。”

帕拉庄园的入口,立着一块简介石碑,冬梅有意识地给我们念了一段文字说明:

帕拉庄园,是西藏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农奴制庄园。

 

解放前,帕拉庄园有37座分庄园,12个牧场,3万多亩土地,14900多头牲畜,3000多农奴。

“你们看到的,仅仅是帕拉庄园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帕拉家族衰落时期,重新建造的一座微缩庄园。”

p (4)

帕拉,是帕觉拉康家族的简称。

在旧西藏,这是非常有实力的贵族世家。

在300多年的时间里,帕拉家族先后有五人,担任过西藏地方政府的噶伦。

噶伦,是按清制设立的西藏旧政府大臣。

在政教合一的旧西藏,家族中有那么多人担任权倾一方的政府噶伦,其地位的特殊和权势的显赫,是可想而知的。

延续到近现代,帕拉家族还出现过势力强大的三兄弟。

老大帕拉·土登为登,曾担任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大管家。

老二帕拉·扎西旺久,早期当过僧人,后来回家经营庄园,却又被追封“仁悉”这样的四品官衔。

老三帕拉·多吉旺久,担任过达赖警卫团的团长。

“1959年,帕拉三兄弟随达赖集团流亡,先后死于国外。”

“这样一个贵族世家,应该还有更奢华、更庞大的庄园吧?”

“是有更大的庄园,位于江孜城宗山脚下的江嘎村。那是帕拉家族最辉煌时建造的庄园,前后经营100多年,卧室、客厅、经堂、回廊、马厩、仓库、厨房,一应俱全,是西藏首屈一指的大庄园。”

p (12)

“叫什么庄园?还能看到吗?”

 

“那座庄园叫做岗居苏康庄园,现在看不到了。1904年,英军入侵江孜时,岗居苏康庄园彻底毁于战火。”

岗居苏康庄园被毁,帕拉家族日渐衰落。

不久,举家迁移至拉萨。

“在拉萨的八角街,有帕拉家族宅邸,也很豪华。但远远不及曾经的岗居苏康庄园。”

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帕拉家族再没有经营庄园。

直至上个世纪(20世纪)的40年代,帕拉三兄弟的老二,回到江孜,选择土地肥沃、交通便利的江热乡,重建庄园。

“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帕拉庄园。”

别看这座庄园不怎么起眼,可是历时10年才建成的。

当时的帕拉庄园,差不多就是整个江热乡。

我们现在参观的,是帕拉庄园的中心庄园,是庄园主一家日常生活的庭院。

p (13)

“二十世纪的50年代,都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了,还建造农奴制的庄园。看来,农奴制的消亡,离我们并不遥远。”

“是啊。农奴制的消亡,离我们并不遥远。”

帕拉庄园的最终建成,是1955年的秋天。

而在这一年的5月23日,西藏已经和平解放,宣告了封建农奴制的结束。

西藏的农奴制,真正退出历史舞台,是在一年以后。

1956年,西藏完成了民主改革,正式跨进社会主义社会。

“一切剥削者,包括农奴主,他们可不愿意自觉地退出历史舞台。”

“那当然。”

 

重建的帕拉庄园,虽然没法与先祖时的岗居苏康庄园相比,但还是显得豪华、显赫。

主庄园有房屋82间,建筑面积5357.5平方米。

p (14)

刚入住庄园时,扎西旺久一家才只三口人,人均拥有1785.8平方米的房屋,够宽绰了。

主庄园内,设有经堂、客厅、卧室,还有麻将室等娱乐场所。

门窗是木石镂雕的,很精巧。

有一扇花石窗,还是江南搜集来的。

廊道很宽,可以跑马。

廊柱有彩绘、彩塑雕饰。

经堂有许多铜铸、木雕和镀金的佛像。

卧室陈列也非常考究,成套的木制家具,成套的奢侈卧具,还有琳琅满目的金银玉器。

橱柜里还有许多英国、印度进口的名贵餐具、洋酒、裘皮服饰等。

在青石铺就的天井里,我还看到一辆轿式的黄包车,装饰了沙发靠垫和遮阳的圆顶伞盖。

以为是某家制片厂拍摄影片用过的道具车。

冬梅告知,那是庄园女主人的代步车辆,是轿子车。

“轿子车?也就是轿车啦。”

p (7)

“是啊。那个时候,西藏还没有公路,自然没有轿车。这样的轿子车,就是最豪华的轿车啦。农奴主的生活,还是很奢侈的。”

 

据扎西旺久的儿子罗布仁次回忆,我们在吃、穿、住各方面都不错。

早晨,一般爱吃糌粑糊糊,另加白糖、酥油。

上学时零食随便带,而且品种也多,有印度饼干、拉萨薄饼、米花糖以及本地产的甜奶渣。

水果的品种也多,大都来自印度,有苹果、柿子、梨子、桃子、橘子等。

过年过节时,我们还吃一些山珍海味,比如从印度运来的海参、龙虾。

那时候,庄园里经常有从印度那边带来的洋酒。

……

这样的生活,就是现在,也还嫌奢华。

再追溯到50年前,相比赤贫的农奴们,那简直是天堂与地狱了。

在帕拉庄园,有一排低矮潮湿而又黑暗的房子,就是农奴们的住房,叫朗生院。

p (5)

朗生,即是家奴。

在总面积不到150平方米的窄小空间里,竟然住着14户60多人,人均空间不足2.5平方米。

庄园主与郎生,一个是几千平方,一个是几个平方,对比何其鲜明!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残酷的阶级差别,想到史书和小说里曾经看到的惊人一幕。

有位史学家曾这样描述,旧西藏封建农奴制度,形如一座金字塔,每一层都有它的等级。

 

处于最高处的就是皇帝;处于最底层的就是农奴。

农奴,是不被当作人的。

他们只是任凭农奴主使唤的物件,跟牲口没什么两样。

在农奴主看来,农奴和耕牛,就是两只野蛮的畜生。

“农奴和公牛差不多,只是没有犄角。”

这是一位农奴主说过的话,他们就是这样藐视农奴、驱使农奴的。

在帕拉庄园,有模仿农奴生活的情景雕塑。

农奴们每天要干几十个小时的重活、脏活,却只能领取赖以生存的一点点猪狗食。

p (1)

他们的手和脚,还要带上沉重的镣铐。

讲解员曾这样讲解,农奴是什么?农奴,是用两只脚走路的畜生。

农奴的双手是干什么的?农奴的双手,就是天生要不停地劳作,不停地奉献。

农奴的孩子也一样生活在悲惨世界里。

像今天孩子们这样的幸福童年,那是根本不存在的。

德国小说家格里美豪森(也译“格里美尔斯豪森”),写过一部著名的小说《痴儿西木传》。

主人公西木,是13岁的小农奴。

小西木曾这样感叹,我既不知道天上有个上帝,也不知道农庄外面有个另外的世界。

 

我以为,我和我的父母及其他农奴,就是这个地球上唯一的人。

因为,我没有见过其他的人和其他的房屋,我只知道我每日进出的房子……

我只长了一个人的模样,有一个基督孩子的名字。

除此之外,我仅仅是一头畜生。

……

p (6)

如果说,小西木的遭遇还只是文学创作。

那么,在帕拉庄园,你会看到用农奴头盖骨做的器皿,用农奴的皮蒙的手鼓……毛骨悚然哪!

不忍再看了,也不想再记述了,我实在承受不了这份抹杀人性的惨淡与沉重。

我逃离了帕拉庄园。

就在帕拉庄园的高墙外,有赶着马车走过身边的藏民。

马蹄得得,歌声悠扬。

雪山啊霞光万丈,

雄鹰啊展翅飞翔。

高原春光无限好,

叫我怎能不歌唱。

雪山啊闪银光,

雅鲁藏布江翻波浪。

驱散乌云见太阳,

幸福的歌儿传四方。

……

p (3)

马车远去了,歌声依然传播。

 

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新一代藏民的欢快、陶醉。

车窗外,又传来一阵欢歌笑语,感觉有好多人。

扭头一看,“嗒嗒嗒”地慢跑着一辆拖拉机,小小的拖斗上坐了十几位藏民。

“下地劳动,还是赶集回来?看他们那么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呀?新一代牧民的生活很不错的,人均收入早已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又看见一拨藏民,悠闲地围坐在草地上。

他们的身边,停泊着一辆拖拉机、两辆面包车,还扎了四五顶好看的帐篷。

“是郊游吧?”

“有可能。”

“日子过得很闲暇呵。”

“是啊。要不怎么叫如意庄园。”

这一路过来,看到不少令人陶醉的自然景观,也看到不少令人欣羡的生活情景。

如意庄园,还真是名实相符哇,让人好羡慕。

p (9)

 

约在19:00,我们终于到达今天的目的地——日喀则市。

入住一家上海人开的宾馆,外部装潢是上海风格的,内部装饰却是西藏风情的。

多元文化交融,差不多是西藏各大城市的共同特色了。

放下行李,用过简单的晚餐,去附近街头转了一圈。

日喀则,也是上海结对援建的城市,也有较浓的上海文化气息。

夜幕尚未合拢,缤纷的霓虹灯,已经闪闪烁烁地开始蹦迪,让人疑是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

但天空是西藏的,是高原雪域的。

一弯淡色的弦月,高高地挂在蓝色的天宇。

这是雪域高原才有的夜空,恬淡,宁静,神秘。

让人只想放飞遐想,欲上蓝天揽月。

因为不认路,不敢走远。转了一会,就回宾馆了。

入夜的日喀则,非常惬意,没有缺氧的窒息,没有烦人的喧哗,也没有盛夏的炎热。

 

带着高原的夜色,带着皎洁的月光,带着婆娑的树影,我走进了如意庄园的如意梦境。

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金色世界,阳光普照大地,和风吹拂绿树,河水萦绕田园。

获得自由的翻身农奴,在美丽、如意的庄园里,放牧,耕作,唱歌,跳舞……

z (1)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马儿跑。

挥动鞭儿响四方,

百鸟齐飞翔。

要是有人来问我,

这是什么地方?

我就骄傲地告诉他,

这是我的家乡。

……

这里的人们爱和平,

也热爱家乡。

歌唱自己的新生活,

歌唱共产党,

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

 

我理解的如意庄园,我希望的美丽庄园,就应该是这样的。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地,灿烂的阳光。

更重要的是,人们能够平等、自由地分享阳光,分享草地,分享幸福与欢乐。

而不应该是,只属于帕拉家族的帕拉庄园。

正像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演说稿中呐喊的:

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城市、每一片山坡响起来!

……

z (2)

说明:川藏行走为期一周,随手记下见闻感想,凑成《川藏行走散记》,共36章,2005年7月初稿;2006年3月修改。

摄影:陈周飞、陈萱

此条目发表在川藏散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川藏行走散记之三十二:帕拉庄园》有 7 条评论

  1. 聃聃说:

    吃人的奴隶制度终于一去不复返了。记得《农奴》电影里,还有木制的桎梏,双手锁在木枷里,双足套在木鞋里,沉重的铁镣,叮叮当,真是当生不如死,太可怕了。
    让我们一起高歌《翻身农奴把歌唱》吧。

  2. 野菊花说:

    钱老师好。是啊,看过帕拉庄园,加深了对吃人农奴制的认识,也深知翻身农奴的歌声因何这么甜美。
    太阳啊霞光万丈,
    雄鹰啊展翅飞翔。
    高原春光无限好,
    叫我怎能不歌唱。
    雪山呵闪金光,
    雅鲁藏布江翻波浪。
    驱散乌云见太阳,
    幸福的歌声传四方。
    翻身农奴把歌唱,
    幸福的歌声传四方。
    ……

  3. 大浪淘沙说:

    西藏一下子从农奴制进入到社会主义的,难怪要高声歌唱共产党了。

  4. 野菊花说:

    你说得对,西藏社会发展是跨越式的。翻身农奴应该感谢共产党,西藏的发展也要感谢共产党。今年是西藏解放50周年,又是建国60周年,双喜临门,祝福西藏,祝福祖国!

  5. 那一抹淡黄说:

    看着看着,心底里似乎被什么揪着了,很不好受。小时候看过吉普赛人的电影,也看过农奴的电影,太悲惨了。好在现在的西藏,天是蓝的,草是青的,太阳是艳丽的,空气是清朗明净的,笑脸是灿烂的!

  6. 野菊花说:

    实话告诉一抹,参观帕拉庄园时,我们好多人都流泪了。就是现在,看到那几张农奴带着枷锁干苦力的照片,心也在一阵阵揪紧。幸亏这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一起为西藏祝福,为西藏人民祝福!

  7.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财神主旺,国富民强。今日初五,祝大家开门纳财,富裕安康![玫瑰][玫瑰][玫瑰]
    罗老师留言:早,丁老师!
    ——罗老师早安,新年快乐![咖啡]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初五迎财神,纳福。[愉快]
    ——小米,早安![玫瑰]初五吉祥,招财纳福![红包][福][愉快]
    老同学李宇红留言:初五财神日,一早就有鞭炮声,开门纳财富裕安康![玫瑰][玫瑰][玫瑰]
    ——[微笑]宇红早安!是的,民俗重初五,商家尤其重视,开门开业,招财纳福!我们也从俗得乐,幸福快乐!也是春节乐事趣事之一。祝你初五吉祥,富裕安康![玫瑰][玫瑰][玫瑰]
    钱老师留言:丁主席见多识广[玫瑰][玫瑰][玫瑰]
    ——[微笑]钱老师早安!道听途说,抄书说书,自娱自乐![微笑]初五吉祥,招财纳福![玫瑰][玫瑰][玫瑰]
    张老师留言:[抱拳][福][鸡]
    ——早安![微笑]初五吉祥,招财纳福![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初五吉祥,招财纳福![玫瑰][玫瑰][玫瑰]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初五吉祥![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初五吉祥![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初五吉祥![愉快][握手][玫瑰]

    据说现在财神爷也百度导航,我已上传地址,他一定能找到我家[偷笑]
    [微笑]真叫神了!肯定百度到吕家!春节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