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笔下的柯九思

周末,在老家天台,看了几座入诗入画的古村落,后岸村,九遮村,张家桐村,张思村。

k (1)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田园,村舍,荷塘,竹林。

牛羊,鸡犬,飞鸟,游鱼。

……

还有村口路旁,房前屋后,缤纷盛开的紫薇花,绚丽多姿,令人陶醉。

人说,紫薇是多心思的花木。还真没错。

紫薇,把太多的心思花在妍丽的花朵上,裙裾飘飘,笑靥盈盈,青春澜沧,美如少女。

紫薇,把太多的心思花在浪漫的花枝上,烟花腾空,花瀑倾泻,团团如球,长长似鞭。

紫薇,把太多的心思花在绚丽的花色上,深紫浅紫,桃红粉红,璀璨如金,洁白似雪。

夏秋,简直就是专属紫薇的花季!

……

上一章,介绍元朝硕儒名臣虞集。

这一章,介绍虞集的忘年好友、元朝著名诗文家、书画家、鉴赏家、台州先贤——柯九思。

柯九思(1290年——1343年),字敬仲,号丹丘生,别号五云阁吏,台州仙居柯思村(古称柯施岙,后人为纪念柯九思,更名柯思村)人,出身官宦世家。

祖父柯采,系南宋进士(殿试及第者)。

父亲柯谦(1251年——1319年),自幼精敏,读书过目成诵。

前至元(1285年——1294年)中,江浙行省(行政区划名,辖境包括今江苏南部,浙江、福建二省,以及江西部分地区)任命他为昌国州(今浙江省舟山市)文学掾(负有教育职能的文职官员),不就(没有接受任命,没有赴任)。

元贞初(1295年),经恩师推荐,任翰林国史院(官署名,掌管草拟诏令、纂修国史,兼备皇帝咨询)检阅(官名,属史官类,掌点校书籍,官秩从九品),预修《世祖实录》。

书成,得嘉奖。

本当在京城提拔使用,但是,柯谦不想久留京师,以母亲年迈为由推辞。

于是,转任江浙行省儒学副提举(学官名,儒学提举的佐官,官秩从七品)。

k (3)

此时,正值江南多事之秋,读书人也不能幸免繁重徭役。

柯谦,不放心家乡的老母亲,向江浙行省言明原委后,自动暂免官职,回到老家仙居避难。

大德元年(1297年),时局稍稳,这才携母亲、妻儿,重新赴任,同时,举家迁居钱塘(今杭州)。

任期满后,改任温、台检校批验所(简称检校所,中央派出机构,负责对地方官府的账簿审查)大使(检校所主管,官秩从九品下)。

至大元年(1308年),升任绍兴路诸暨州(今绍兴诸暨市)判官(州长佐官,官秩六品)。

柯谦一到任,就教戒所属官吏,不要滥用刑罚,以免造成冤假错案。

官吏都表态说,谨记教诲,不滥用刑罚,不制造冤假错案。

但柯谦还是不敢轻信,经常亲自到监狱查验核实,发现不少冤假错案,逐一纠正平反。

所属官吏既惭愧又信服,纷纷请罪。

此事,《新元史》有记载。

又据《光绪台州府志》记载: “( 柯谦) 出判诸暨,治狱多平反。赋役有困民者,力争于上罢之。”

k (4)

延祐初(1314年),调任饶州路(今江西省上饶市,当时属江浙行省)余干州(今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判官,也有政绩清声。

《新元史》还记载了柯谦敢于担当、勤政为民的几件轶事。

处州(浙江丽水古称)学田(指书院和州县官办学校所属田地)被僧人侵占,数任州官都不敢过问。

柯谦敢担当,敢碰硬,收回被侵占学田,复归书院、州学所有。

远近学者闻之,无不拍手称快。

江浙饥荒,柯谦奉命,负责台州赈灾。

劝说当地富豪,捐献钱财谷物,以弥补官府赈灾物资之不足,并悉数及时分发给灾民。

邻近郡县灾民闻讯,纷纷赶来台州避难。

同僚都说,外来难民,不能享受赈灾物资。

柯谦则认为,外来难民,本地灾民,应当同等看待,共享赈灾物资,使得数以千万计的难民渡过难关。

这件事,不仅让外来难民感激不尽,也让府城民众感动流泪。

人们奔走相告,不能践踏柯氏祖坟,以报答柯谦爱民如子的恩德。

延祐六年(1319年),柯谦病卒,享年69岁。

柯谦,有三个儿子。

小儿子,柯九思,最聪慧,最知名。

大德元年(1297年),柯谦举家迁居钱塘(杭州)时,柯九思年仅八岁。

受家学熏陶和父亲身边诸多江南名儒的影响,小九思,爱读书,喜诗文,懂书画,被视为神童。

少年时,随父亲到各地,访名师,交名士,诗文、绘画、书法诸艺大进,人称“三绝”。

成年后,更是多才多艺,卓有成就,可谓集诗人、词家、书画家、鉴赏家于一身的艺术全才。

工诗文,自言:“诗文伴终老,才名今独步。”

擅画竹,主张神似,以书入画:“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木石用折钗股、屋漏痕之遗意。”

善楷书,结体严整,书风雄厚,既得晋人书法古韵、唐宋书法风骨,又深受同时代书法大家赵孟頫的影响。

精鉴赏,收藏有晋人小楷《曹娥碑帖》、苏轼《天际乌云帖》、黄庭坚《动静帖》等。

k (6)

至大三年(1310年),柯九思初上京师大都(北京),有幸结识硕儒名宦虞集、著名书画家赵孟頫,才艺精进,眼界开阔,人品、心志也得到磨练,日渐提高。

延祐元年(1314年),以父荫补华亭(即今上海)县尉(县长佐官,主管治安)。

柯九思,没有赴任,继续潜心钻研自己喜爱的文学艺术。

天历元年(1328年),游学建康(今南京),经人引荐,结识了尚在潜邸(又称潜龙邸,特指非太子身份继位的皇帝登基之前的住所)的怀王孛儿只斤•图帖睦尔(1304年——1332年)。

相似的性格,共同的爱好,两人很快成为知心朋友。

不久,怀王继位称帝(即元文宗),柯九思受诏,再上京师,被授予典瑞院(官署名,掌宝玺、金银符牌)都事(典瑞院辅助官员,官秩正七品或从七品)。

天历二年(1329年),元文宗置奎章阁,不久,升学士院。

特授柯九思为奎章阁学士院参书(掌进奉经史,供皇帝研考古帝王治术),官阶文林郎(正七品),升任鉴书博士(掌宫廷所藏金石书画鉴定,官秩正五品)。

k (7)

经柯九思鉴定收入内府的金石书画珍宝有:东晋书法家王献之《鸭头丸帖》、初唐书法家虞世南临《兰亭序》、五代书法家杨凝式《韭花贴》、北宋书法家苏轼《寒食帖》等。

元文宗钦佩柯九思的鉴赏能力,极为器重,恩宠有加。

为方便柯九思自由出入禁中,特赐牙章(象牙印章)一枚,得通籍(表示朝中已有名籍)禁署(宫中近侍官署)。

元文宗还同时嘉奖柯九思的父亲柯谦,赞其教子有方,为国育才,特赐《训忠碑》,命奎章阁侍书学士虞集撰写碑铭。

面对日见隆盛的皇帝恩宠,柯九思既感到欣喜,又感到害怕,隐约觉察到,朝中大臣已经对此心生嫉恨。

因而,只想尽早离开京城,摆脱困境。

有一天,柯九思抓住一个机会,向元文宗提出辞请:我因爱好诗文书画,得遇圣明,承蒙恩宠。但也因此孤立危境,被人猜忌。恳请调离京城,到外地就职。我将尽心尽力,终身效忠朝廷。

元文宗不忍柯九思离去,为其壮胆说,有我在呢,你又何必担忧。

元至顺三年(1332年),元文宗病逝。

御史台臣迎合擅权丞相燕帖木儿的意诣,弹劾柯九思:“奎章阁鉴书博士柯九思,性非纯良,行极矫谲(诡诈),挟其末技,趋附权门,请罢黜之”。

柯九思离京南归,退居吴下(现江苏长江以南),流寓平江(今苏州市平江区)胭脂桥——位于平江河西岸,原名西桥。相传吴王、西施泛舟平江河,经过西桥时,吴王为西施补妆,胭脂盒掉入河中,吴王便名西桥为胭脂桥。

至元五年(1339年),曾回仙居老家小住。

至正三年(1343年)十月,暴卒于苏州,年仅54岁。

有《任斋诗集》、《丹丘生集》、《老人星赋》(楷书,纸本墨迹)、《清闷阁墨竹图》(立轴,纸本,墨笔)、《双竹图》(立轴,纸本,墨笔)等传世。

k (9)

南村先生陶宗仪对这位乡贤极其崇敬,在《辍耕录》中,记录了多则柯九思轶事。

《辍耕录•岳鄂王》写到,南宋抗金名将武穆鄂王岳飞的墓,在杭州西湖畔的栖霞岭下。

长子岳云附葬(合葬、陪葬)。

墓园内,还有寺庙等附属建筑。

自元朝以来,墓庐,寺庙,渐渐倾圮。

江州(今江西九江)岳士迪,是岳鄂王(岳飞)六世孙,与宜兴州(今江苏宜兴市)岳氏通谱,他们合力兴废,墓庐,寺庙,重新恢复完美。

过了很长时间,岳王诸孙中,有人出家为僧,在岳王墓西侧,乱搭建筑,长期住了下来。

这人是个败家子,不仅,把皇家恩赐的陵墓、寺庙占为己有,还不时变卖墓田、庙产。

因为这败家子的破坏,至泰定年间(1324年——1327年),墓庐、寺庙等无一幸存。

天台僧人可观发现后,把这不法僧人告到官府。

k (2)

柯九思听说后,也给时任湖州推官(官名,掌书记、推勾狱讼之事)的何颐贞写信敦促。

被变卖、侵占的墓田、庙产,这才重新收回。

何颐贞之所以神速办案,有天台僧人可观诉讼原因,而更主要的原因,是被柯九思随信附寄的两首岳王诗所感动。

其一,岳王墓

结发行间见此公,

两河忠义俟元戎。

勋成伊吕终方驾,

算胜孙吴亦下风。

拂剑未酬千古辱,

赐环空坏十年功。

奸邪卖国堪流涕,

独立西风看去鸿。

k (5)

其二,岳武穆王墓

建炎谁为致中兴,

武穆由来志可凭。

传檄燕云惊四海,

出师河洛慰诸陵。

长驱铁马知无敌,

欲扫黄龙竟不能。

禹穴松楸无麦饭,

钱湖香火有山僧。

行尽西泠见墓林,

落花飞絮总伤心。

数声杜宇迷清昼,

两个麒麟临绿荫。

k (12)

座上高僧能说法,

道旁遗老尚沾巾。

平湖箫鼓非前日,

隔岸楼台暮霭深。

《辍耕录•奎章政要》写到,天历二年(1329年)三月,元文宗在大内兴圣殿西庑建奎章阁,初为皇家陈列珍玩、储藏书籍的艺术殿堂,后为学士院。

元文宗,经常亲临奎章阁咨访。

每逢此时,多令奎章阁侍书学士(从二品)虞集、鉴书博士(正五品)柯九思侍从,一起讨论名帖名画鉴赏、收藏等事。

虞集是三朝老臣,比柯九思年长18岁,却对柯九思非常赏识,柯九思每作一幅画,虞集必在画上题诗,遂成忘年好友。

k (13)

道士张伯雨诗:“侍书爱题博士画,日日退朝书满床。奎章阁上观政要,无人知有授经郎”,说的就是此事。

《辍耕录•风入松》写到,乡贤柯九思幸遇元文宗,提拔为奎章阁鉴书博士。

元文宗去世后,为避言路,退居吴下。

奎章阁侍书学士虞集,思念忘年交的好友柯九思,特赋《风入松》长短句寄赠。

词曰:

画堂红袖倚清酣,华发不胜簪。

几回晚值金銮殿,东风软、花里停骖。

书诏许传宫烛,香罗初翦(一作试)朝衫。

 

御沟冰泮水挼蓝,飞燕又呢喃。

重重帘幕寒犹在,凭谁寄、锦字泥缄。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

k (8)

上阕,写柯九思担任鉴书博士时,备受元文宗恩宠。不知多少个夜晚,柯九思伴君鉴赏书画,太投入了,竟不知更漏已残。元文宗特命侍从掌烛,护送柯九思回去。

下阕,写柯九思离开奎章阁学士院后的情形。柯九思被迫离京南归,元文宗觉得,京城的春天少了几多生气、暖意;而江南,则因柯九思的到来,杏花春雨,诗意盎然。

柯九思非常喜欢这首长短句,书于罗帕作轴,时人赞其词意、书法俱美,故争相传刻。

《风入松》曲牌,也因此风靡海内。

……

时人嘉许的是虞集、柯九思词曲书法营造的诗情画意美江南。

而柯九思更珍重的必定是忘年挚友虞集千里赠词蕴含的友情爱意满人间——虞集与柯九思的忘年之交,历来是人生三大益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的典范!

……

k

2014.08.31/22:16:12

摄影:《紫薇花》,陈萱;

油画:《人体》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陈周飞(这组人体油画完成于椒江0576美术学会组织的写生活动,模特来自中国美术学院)。

此条目发表在台州风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南村笔下的柯九思》有 5 条评论

  1. 聃聃说:

    柯家父子是我们台州人的骄傲。为官清正,一心为民,名留青史。柯九思的书画艺术更是了得,在中国书画史上占重要的一席之地。九思的为人也和名字一样,人家做事三思,他做到九思,皇帝常识,他却不恃宠而骄,头脑清醒,低调做人。值得后人学习。
    陈先生的人物画到真正的模特了。这女人挺丰韵啊。只是脸相一般。哈哈!
    照片非常美,佩服!

  2. 野菊花说:

    谢谢钱老师鼓励。
    九思之名,应该取义《论语•季氏》。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君子有九种思虑:看到什么要想想看清楚了没有;听到什么要想想听明白了没有;待人的脸色要想想是否温和;对人的态度要想想是否恭敬;说话要想想是否忠诚;做事要想想是否认真;有了疑问要想想怎样向人请教;遇事发怒时要想想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在利益面前要想想是否取之有道。

  3. 艾米说:

    发布于2014-9-2 12:25:17
    夏末初秋是紫薇的季节。我们村道两旁也盛满了白的、粉的、紫的、红的紫薇花,煞是美丽!
    很喜欢丁老师拍的最后一幅,有点复古的味道。

  4. 野菊花说:

    发布于2014-9-2 20:19:43
    小米好,谢谢鼓励。
    欣赏你的厨艺和微距拍摄。爱生活,爱厨艺,爱摄影,这样的女孩最美丽。愿你像紫薇花一样人见人爱。
    提前祝你中秋节快乐!

  5.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陈校长留言:天台有许多如诗如画的美丽乡村,后岸,九遮,张家桐,张思,金满坑,……欢迎丁相看看三州,走走红军岭,登上三州潭,会有更多的诗画映入眼帘……[鼓掌]
    ——陈相早安,谢谢推荐红军岭、三州潭,向往之,争取去……[微笑]
    相信你一定会去的,三州人民欢迎你[鼓掌]
    ——难为情了,去年己报名参加红军岭徒步,临时有事走不成,争取早上红军岭,有陈相欢迎乐也[微笑]
    罗老师留言:我喜欢的一位大家!
    ——谢谢为台州先贤柯九思点赞推介,这也是我由衷仰慕大家!
    柯九思文好,书画自成一脉,名气大于官。这里给丁老师提点意见:文中裸体女人插图与本人内容完全不搭配,我们时常说图文并茂,是起到点缀互补性,此文中插图与文章完全不在一个格调。[呲牙]
    ——言之甚好,台州先贤柯九思文化名望高于官宦人生!关于配图接受批评。说个悄悄话,随笔配发油画稿都是我家先生对景对人写生稿,我是随手拿来[微笑]
    裸女油画,我似乎能感觉你家先生所表达的世界,因为他用笔用色以及技法饱满热情,激情四溢!
    ——[微笑]谢谢对我家先生习作的鼓励,他也就一爱好,涂涂画画,乐在其中。
    陈老师留言:好喜欢陈大哥的人体油画作品,丰乳肥臀,让我想起生养我们的慈母,哪种伟大、朴素、无私的爱,她们不仅是生命的沿袭,更是大爱的传承者。
    ——雪娥妹好,谢谢对我家先生画作的点赞,这是中国美院专业人体模特,训练有素,散发女性之美。从你的文字中更读出深沉真诚的对慈母的怀念挚爱,让人感动!拥抱,祝福![拥抱][拥抱][玫瑰][玫瑰]
    周老师留言:柯九思是我年少时便很敬仰的台州乡贤,并购有一册其书法《老人星赋卷》,今复展读,先贤书迹,片羽只光,倍感亲切。谢谢丁老师!
    ——佩服你自幼勤奋好学,又如此兴趣广泛。《老人星赋卷》词翰俱美,值得时时展读欣赏!向你学习,爱生活,爱艺术!
    ——谢谢各位师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