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老街夕阳红

夕阳映红西天的春日傍晚,再次走进位于台州市绿心生态区的西山老街。

西山老街长不足千米,但当地居民还是习惯把它分成三段,分别称呼。

街道总体呈南北走向,分段街名便自南而北依次称为前街、中街和后街。

铺筑水泥路面的南段称前街;木桶店、理发店、杂货店所在的中段称中街,铺设块石路面;布鞋店、纺纱店和那幢唯一保留竹片防盗门窗的老屋所在的北段称后街,也是块石路面。

如此前、中、后分段称呼,或许跟中村所在地理位置有关。中村,位于前村、后村之间;村南有前村,村北是后村。

或许还跟中国民居通常坐北朝南有关——南设前门、前厅;中为正屋、中堂;北有后门、抱屋。

上回雨中行,由南向北参观。

这次再寻访,从村北的后街开始。

首先看到的是夕阳映照、波光粼粼的石塘港。

天台方言中,塘,多指池塘、荷塘、鱼塘。

而在滨海临港的温岭、玉环、椒江,塘,多指海堤、河堤。

古时的海堤、河堤,多用泥土砌筑,称泥塘。

石塘,则特指用沙石、岩石砌筑的海堤、河堤。

温岭石塘,就因为有一道石砌海堤,故名。

此事《民国台州府》有记载:“石塘,在石塘岛南,东起雷公山,西抵横屿,旧石塘汛在塘内里许。”

附注曰:“塘多泥筑,少石砌者,唯此塘独砌以石,故即以为全岛总名。”

西山近海临港,少不了抗洪防汛的海堤、河堤。

远古时代,一定也多“水来土挡”的泥塘。

西山附近,有一座小山叫泥塘岗(泥塘冈)。

或许,就因为山下有泥筑冈堤而得名。

后来,才修了沙石河堤,才有了石塘港、石塘岗(石塘冈)、石塘岗市(石塘冈市)这样的河道名、河堤名、集市名。

据当地老人介绍,当年的石塘港,上接葭沚泾,下达南官河。

沿河居民,不仅在河港洗衣淘米、捕鱼抲虾,还依托这条水上通道,往返路桥街、海门市,进行农副产品、渔业产品的运输、贸易。

每逢西山老街集市日,冈堤上摆开长龙似的地摊,卖五谷杂粮的,卖瓜苗菜秧的,卖鸡鸭鹅蛋的,卖豆面粉丝的,卖木桶竹篮的,地里长的,河里捕的,山上采的,种植养殖的,手工制作的,各色各样,自由贸易。

也有驾着小木船来的赶集的,如果不想买金银器具、棉被衣物以及其他大宗商品,就不必上岸,泊河即可交易,卖了小猪,买回山羊,卖了鱼干,买回虾米,各取所需,自得其乐。

久而久之,摆地摊的石塘岗市(石塘冈市),倒比守着百年老店的西山街市出名了。

随着那首“一、六赤山、东山头,二、七栅浦、洪家场,三、八路桥、海门市,四、九横街走葭沚,五、十东界牌头、石塘岗(石塘冈)”集市民谣的广为传播,石塘岗市(石塘冈市)更是走进千家万户,走进百姓记忆。

可谁又能想到,也就几十年时间,城市扩大了,街道拓宽了,车辆普及了,河港的交通运输功能日渐削弱。

商场林立,超市遍地,以自产自销、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各种集市,也渐渐消失。

西山街市,石塘岗市(石塘冈市),也早已往日不再。

西山街市,还有一些老作坊、老商铺,但已经没有五日一市的旺季了,只有日复一日和守摊经营。

石塘岗市(石塘冈市),则已经彻底退出舞台。今日的石塘港,就一条静静的门前小河而已。港湾,不见一艘小船,冈堤,没有一处摊点。

有位村姑,在夕阳无限的河埠上,又捣又揉地洗涤。

三只鸭子,在洒满阳光的河港里,悠闲自得地游戏。

远处,河道变得狭窄,河堤变得模糊。

两岸,满是已然出水泛绿的鸢尾、香蒲和芦苇。

偶尔,会飞起几只红喙、白羽、蓝爪的水鸟。

那不也是蒹葭苍苍、春水茫茫的葭沚泾(台州市区河流名,因水边多蒹葭而得名)么?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撤区、扩镇、并乡时,把原属西山乡的前村、中村、后村等划归葭沚街道,还是有道理的,河流相通,人文相近嘛。

西山老街与太阳城、西锦御园等时尚社区,仅隔一条石塘港。

跨过一座石板桥,就走进了沐浴夕阳的西山老街。

正是西山小学放学时节,迎面走来一群背书包的男孩女孩。

完成一天的功课了吧。

老师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吧。

或者,刚刚参与了有趣的课外活动。

男孩女孩都显得有些兴奋,脸颊红润,神情愉悦,脚步也格外轻松。

寂静的西山老街,因此有了生气,多了几分欢快。

很想定格这样喜人的画面。

可没等我回过神,没来得打开镜头盖,孩子们已经从我身边走过。

原来,这群孩子不住在西山老街,是后村或附近社区的吧。

看他们跨过石板桥,走近桥头那两间老屋,我觉得这一景也很美,便按下了快门。

而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声问候:你好,是记者吗?

转身一看,怀抱婴儿的俏媳妇正对我微笑。

我也向她问好,并说明不是记者,只是来看老街的。

俏媳妇说,那天,我就看你拍这老屋了,今天又来拍,以为你知道老屋的故事呢。

这老屋有故事吗?

有啊,别看老屋破烂,值一百万呢?

这样破烂的低矮老屋,也值一百万!真是看不出啊!

这是两间石板墙、木门窗的平房,大约建于上个世纪的四五十年代,很显破旧。

老屋早就不住人了,门窗都被封死了。

为防止漏雨吧,屋顶覆盖花花绿绿的废弃广告布。

屋檐下,刷了一条“文革”时期的赭红色大标语:“毛泽东思想是永远不落的红太阳”,也有一半被广告布遮住了。

独立河畔桥头的老屋,粗看还有些应景,细看就不觉得美了。

听那俏媳妇说,老屋原本属于中村农家。

几年前,那户人家移到新区去了,就把老屋给卖掉了,没卖多少钱。

现在,却有多家房地产公司,都在打西山老街的主意。

因为,这两间老屋,最靠近新区。

因此,就升值了,想卖高价了。

其实,不只是桥头老屋的买家,已经搬出老街的许多人家,也都怀着类似的心态:希望老街早日拆除,可以赚得一笔可观的拆迁费、安置费。

但是,生于斯、长于斯的老人们,还是恋着西山,恋着老街,恋着祖传的老屋。

后街住着的几位阿婆,儿女们都已经在新区买房子,希望老人搬过去同住。

可阿婆们固执地坚持,就住老街老屋,哪里也不去。

她们恋着老街老屋的宁静,恋着街坊邻居的亲情。

那倒也是,走在西山老街,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古镇老街特有的淳朴风土人情和彼此关照的邻里亲情。

走过那幢保存竹片防盗门窗的老屋时,我大声喊叫着:“阿婆好”、“阿婆在家吗”?

满心希望,再次见到曾为我指点观赏美人梅庭院的阿婆。

叫唤多时,不见身影,不闻应答,想是阿婆不在家。

马上有住在隔壁和对门的阿婆出来招呼。

是你啊!

老婆刚还在。

在楼上吧。

门没锁,进去看看。

……

那天雨大,躲在伞下的我,只顾着与倚在竹片防盗门窗旁的阿婆交谈,并没注意隔墙有耳,对门有人。

这两位阿婆,却把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已经当我是熟人、亲人。

听两位阿婆的话,我真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探头一看,这是灶间,石质的灶台,铁铸的火钳,还有台阶式的老式灶山。阿婆日子过得很清苦呢。

阿婆,阿婆在家吗?

还是寂然无声。

那是肯定出去了。

或许去菜地了,又去拔芥菜了吧。

曾听阿婆说,一地的芥菜都抽薹了,盼着天晴,做盐菜(腌菜),晒菜干(霉干菜)。

关上房门,准备转身离去。

“进来坐坐,老婆马上会回来的。”

“到我这坐坐吧!”

……

隔壁阿婆,对门阿婆,都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谢过隔壁阿婆,走近对门阿婆。

对门阿婆的居住条件、生活状况相对较好。

前店后仓的两层楼房,临街的一面,有几十公分高的石板阶基。

在当年,也称得上是高檐阶的小康人家了。

木板墙,木门窗,没雕花,未彩绘,但不失素净古朴。

临街的窗户特别宽大,蓝色的窗框,方格的玻璃,像是由可装卸的排窗改造而成,早年开过商铺吧。

一问,还真是。

阿婆说,早年,她家是开纺纱店的,经营各色棉纱。

进去看看,地面铺砌方方正正的青石板,擦洗得干干净净。

临窗,铺有一张小木床。

阿婆说,她已经86岁了,身体还算硬朗,但腿脚酸痛,不太外出。

平时,喜欢静坐床沿,隔窗观望街景。

那天,阿婆想是隔窗看见我了,所以认得。

过了阿婆家,就是布鞋店了。

布鞋店人家的楼房已经翻新,地面抹水泥,外墙贴了瓷砖,但仍旧保持前店后仓的传统格局。

许先生夫妇都在家,谈起布鞋生意,还算可以。

坚持棉布制作,手工缝制,做到明码标价,保证质量,赚不了大钱,但也不愁销路。

虽是家庭作坊,也有几十位雇工。

儿子、儿媳都是时尚的年轻人,注册了“西山布鞋”商标。

销售方式也有创新,网上销售生意红火。

说起这些,夫妇俩非常开心。

过了布鞋店,街道略一折,就是中街了。

与后街相比,中街更像一条老街,沿街房屋基本保持原有风貌。

一楼,石板檐阶,石板墙壁,木门框,木板门,一溜可装卸的排窗,或是经过改造的方格玻璃窗。

前进,店铺兼作坊,后进,仓库兼灶间。

二楼,清一色的木板墙、木排窗。

墙体上,多半有老字号的店铺、作坊招牌。

古风犹存的理发店、木桶店、油漆店都在中街。

而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家木桶店。

因为有阳光,王先生把近来加工的木桶、果盆、礼盒等全搬出来,在自家门前办起十里红妆产品展示会。

见物,不见人。

扯开嗓子大声喊:王先生,王先生在家吗,又来看你了!

来了,来了!

王先生正在后院整理木工成品,听见喊叫,大声应答着走来。

闲聊中,王先生指着二楼墙外的店标说,我这店铺不是单纯的木桶店,还是写字屋、髹漆店。

抬头一看,自北而南排列的赭红色店标,还真是“写字屋、髹漆店”。

而门前立地竖放的广告牌上,却分明写着“卖桶”两字。

门楣上方悬挂的招牌上,也大书“桶店”两字,底下又有一行小字,注明订购嫁子桶(婚庆人家用的嫁妆桶,台州方言称嫁子桶)的联系电话。

桶店,又叫“髹漆店”,这还可以理解,十里红妆少不得油漆。

至于,又名“写字屋”,就有些难理解了。

王先生说,箍桶、油漆是王家祖传手艺,也是谋生手段。

以前,两样手艺活都接。

现在,只做油漆;半成品的木桶等,由路桥工匠加工。

写字,则是业余爱好。

王先生读过初中,爱看书,爱写字,会画画,曾在黄岩文化馆从事文艺宣传。

得闲时,坚持美术创作、书法练写,自家门上贴的,墙上挂的,全是他的书画作品。

街坊邻居要写春联、题店招,也都找王先生帮忙。

说到得意处,王先生称,屋后村庙、戏台的牌匾、楹联,也是我写的。

从王先生店堂穿过,后门头真有村庙、戏台,那些牌匾、楹联全是王先生擅长的隶书。

庙名为“齐双庙”,是“岛屿齐双”的意思。

王先生说,西山一带,早年属黄岩桐屿。

桐屿,旧称同屿。

有牛山、狗山隔河相望,齐眉同高,故名“同屿”。

桶店对面,也有一排石板墙、木门窗的店面屋,曾经是西山的供销社,现在,已成为民居。

主人不在家,门窗全敞开。

一条黄白黑杂色的土狗,安静在蹲伏在门前的石台阶上,不吠叫,不动身,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行人。

哈,老街的狗也修炼得这般有耐性,有涵养。

再向北走一点,就是后来拓宽延长的前街了。

时间不早了,这一段只是匆匆走过。

走到村口时,看到一座上百亩的苗圃,全是嫩红鲜亮的红叶石楠。

夕阳映照,层林尽染,熠熠生辉。还真是应景。

夕阳西下分外红!

西山夕照无限美!

2013.03.31/19:09:12

摄影:陈萱;

油画:《西山即景》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陈周飞。

此条目发表在台州风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西山老街夕阳红》有 44 条评论

  1. 聃聃说:

    一条老街,展现了台州的一段历史,一些风情,几多文化。那天老街之行,见到的都是文物级的老人,和几个匆匆而过的小孩,青壮年都忙活现代的生活去了,幸好老人的日子都过得充裕,不然会让人伤感。
    那些木器应该叫“圆木”,因为都是桶和盆盘,我们家乡的木匠分“圆木”“方木”和“大木”,方木是指打造橱柜桌凳的,“大木”则是造房子的。
    西山的王师傅既做圆木,又能髹漆,应该是个能人。他店铺的招牌下还有“写字屋”字样,我以为,那是因为他还是个书法家协会会员,字写得有功力,他还兼做替人写对联、庚贴、契约等业务吧。
    陈先生真是勤奋,一下子又出了那么多油画!

  2. 野菊花说:

    钱老师好,对老行当还是你知道得多,木匠是这么分来着,我的家乡也这么称。那天的老街行还算赶上时机,碰到几个学生,昨天再去时,就只有老人和学前幼儿了——给爷爷奶奶带的吧。虽然,西山老街就在绿心新区,年轻人还是不愿意住在那里。生活与观光还是不一样啊,我们只是匆匆走过的观光客,看着还入画。

  3.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今日惊蛰,春气萌动,万物复苏,吉祥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早上好![微笑][握手]
    ——诗人,早上好![微笑][玫瑰]
    傅老师留言:啊惊蛰啦!
    ——是啊,时间飞逝,又闻春雷!早安!
    早安娅姐!
    ——[微笑]早安!
    小弟留言:姐早上好!
    ——小弟春日吉祥!
    徐老师留言:随着新农村改造的不断推进,留给子孙后代的古居老街都在传说中了!
    ——这的确非常可惜!
    ——谢谢各位师友,惊蛰雷动,春意盎然,早安,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罗老师留言:一条老街,展现了台州的一段历史,一些风情,几多文化。
    ——罗老师说得好!老街文化,浓缩是一镇一城的历史风貌风情,值得寻访探索!
    谢谢罗老师鼓励并推介!早上好!像你一样,深爱老街古村,迷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无意中走进西山老街,虽然不再完整,但还是能读书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爱之,曾陪许多老师、朋友去探访。
    是的。
    ——谢谢!
    胡老师留言:老街文化才是最根本最精华的文化之根,可惜现在还在大量破坏中……
    ——是的,令人痛惜!
    “老街记忆”:随着新农村改造的不断推进,留给子孙后代的老街正在被不断蚕食,台州经济发达的南部地区,很多老街已经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成为了一种记忆和传说。
    如何好好留存保护每个镇的老街,留住曾经的记忆,传承乡土文明,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值得有先知先觉的文化人和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
    ——谢谢胡老师,春日早安!
    细读你用心记述的导语,感动落泪!老街文化,是一个古镇,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浓缩,有太多蕴含中华优秀传统、民俗风情的集体记忆,应该传承保护,及时抢救!响应你的倡导,我们一起努力!
    谢谢丁主席鼓励!
    ——向你学习!
    周老师留言:品读此文后也想去寻访西山老街。谢谢介绍。
    ——谢谢鼓励!西山老街历史文化、集市风情等都值得寻访探索!

  4. 前街说:

    想看续集前街的故事

    • 野菊花说:

      乡贤好,没猜错的话,我想你是西山朋友,对前街情有独钟。记住了,下次再访西山老街,我会多问问前街故事。祝新年吉祥,春天快乐!

  5. 前街说:

    好时候集市是最热闹的。。

    • 野菊花说:

      是啊,小时候,我也喜欢赶集。所以,特意查阅资料,介绍了西山石塘岗市(石塘冈市)!

  6. 前街说:

    我的家乡.

    • 野菊花说:

      哈,猜对了,还真是台州乡贤,西山朋友!握手,问候!谢谢你的家乡,也谢谢你读旧稿。这组旧稿共三章,开篇是《西山老街雨中行》http://dingqiya.com/?p=652#comment-12197,想去看西山人家的美人梅,没看到花,却访到不少老街故事,就记录、介绍了。后来,还陪同许多师长、朋友寻访,都说有历史,有文化!

  7. 九哥说:

    西山老街与我很近,偶尔路过也是步履匆匆,今细读丁琦娅随笔,大有想立刻动身去老街重走一番,去体味那段悠远厚重,浓浓乡愁的历史传说…

    • 野菊花说:

      乡贤早,新年好!家近西山,令人向往啊!对于这条有历史文化韵味的西山老街,我也是意外发现,走过几趟,没有深挖。下次再走,请多指导!

  8. 风中百合说:

    我从小在这长大的

  9. 野菊花说:

    你好,西山朋友,新春快乐!

  10. 外婆家说:

    外婆家就在西山老街

  11. 西山人说:

    我也是西山人

  12. 西山说:

    经常走,看文章是另一种感觉

  13. 石塘街说:

    我也是西山石塘街人

    • 野菊花说:

      你好,西山朋友!石塘港,石塘街,石塘岗市(石塘冈市),有历史,有风情!

  14. 西山后街说:

    在我的记忆中,西山后街还应包括石头桥北的近50米左右的路,现因前进村拆建而失去了原来的石块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左右,香港人捐助的,因其朋友为王子鑫,西山乡红光村人,他们也捐建了三梅中学)。我老家就在这一段的西山后街。

  15. 野菊花说:

    乡贤老师好!很高兴又认识一位西山朋友。谢谢你告知西山后街修建故事,向热心家乡建设、捐资创办三梅中学的爱国港胞王子鑫先生学习!尽管,西山后街石头桥北段块石路面已经拆除,但后人应该记住王子鑫先生!

    • 西山后街说:

      其实,整条西山街的石块路,都是他们捐建的。保护好老街,应有更高层次部门的规划,单靠村里,敌不过开发商和经济利益。就象已拆掉的后街。

      • 野菊花说:

        捐资修建西山后街的王子鑫先生爱国爱乡,精神可嘉!你说得对,保护古镇,保护古村,保护老街,应该由政府统一规划,从长计议!

  16. 徐蔚说:

    西山老街。我在老家住了二十多年。以前集市的时候,人多走不过去,人太多。

  17. 野菊花说:

    徐老师好!听你这一说,我能想像当年西山老街集市的繁华!难怪会进入那首古老的赶集民谣!谢谢你,祝吉祥!

    • 西山集市说:

      对西山老街以前集市的时候我家门前都卖各种劳动工具还农民种的蔬菜

      • 野菊花说:

        谢谢分享对西山老街集市的美好回忆!你家门前应是农具、农副产品集散中心,一定很热闹。

  18. 外婆说:

    慈祥的外婆笑容依旧

    • 野菊花说:

      西山朋友好!那天行走匆匆,照片没拍好,下次有机会,很乐意继续为老人服务!问你个婆好,祝老人家健康长寿!也祝你开心吉祥!

  19. 奶奶说:

    哇哦,里面有我奶奶!

    • 野菊花说:

      乡贤老师好!匆匆走过,没拍好,下次有机会,再为老人拍好点!代我问候你奶奶,感谢老人家的热情,祝健康长寿!也祝你新年吉祥如意!

  20. 枫叶红于十月天说:

    最思念的还是西山那三棵枫树,三棵相隔匀称的参天大树,四人环抱不及,立在新发寺门前,树顶上住着老鹰一家,还经常叼走附近鸡和鸭。如果这三棵树还在,在台州没有能比得上它的高、它的直、它的粗。

    • 野菊花说:

      西山朋友好!很高兴听你忆及西山新发寺山门外的三棵古枫树。
      从你带着怀念与赞叹的文字描述中,我完全能想象那三棵古枫树的高大挺拔以及在博大浓密的枫树顶上安巢的老鹰家族的繁盛兴旺。
      真想一睹西山古枫树雄风!
      后来呢,是毁于自然灾害,还是人为砍伐?
      看来,得重走西山老街,寻访你这样知晓历史能讲故事的西山朋友!
      二月二,龙抬头,祝西山老街明天更美好!也祝你和所有热心西山老街建设发展的朋友们快乐幸福!

  21. 前街后街说:

    小时候从前街穿过后街到中学上课,笔者所记载的房屋店面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啊!

    • 野菊花说:

      西山朋友好,谢谢你分享西山老街快乐童年的美好回忆!童年,老街,家乡,都值得珍藏,再难忘记!祝吉祥幸福!

  22. 西山小人说:

    我6岁开始就在中街的外公家生活,住了六⑦个年头。现在又在西山菜市场蜗居了 ………

  23. 野菊花说:

    西山朋友好,爱乡恋家,我们都一样!有机会再走西山老街,来向你请教。祝吉祥如意!

  24. 天使说:

    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后街,太熟悉了,感谢笔者写出这么一篇很怀念的文章。

  25. 野菊花说:

    你好,西山朋友!谢谢鼓励!谢谢你的美丽家园,我只是匆匆走过,没深入了解,写得不好。下次再去寻访。

  26. 野菊花说:

    转两则新浪博客网友短评。
    艾米:看过了随笔里的图片,那篮子、那木桶,我妈妈当年当嫁妆也有的,家里还放着呐,只是也没什么用,就成古董了。(2013-3-31 21:21)
    ——小米好,你真幸运,还有妈妈的嫁妆桶,好好收藏吧,陪你做新娘呵。问春好!(2013-4-1 07:34)
    思吟:故乡正在消失……(2013-4-1 10:07)
    ——思吟知我心……(2013-4-1 20:06)

  27. 西山人说:

    写得真的非常好!我是西山人,却从没有这么详细的去了解过西山的历史。谢谢作者分享

  28. 野菊花说:

    你好,谢谢乡贤老师鼓励!
    我也是走过看到听到,随手涂鸦,错漏定多,请指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