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的丝瓜架

又近七夕节(2011年七夕节),思念家乡的七月七,思念七月七的丝瓜架。

s (15)

七夕节,老家人称“七月七”,也是家乡的传统节次。

家乡传统节次,总跟富有特色的民俗活动、风情风物、风味小吃等联系在一起。

每逢佳节,总会想起家乡的民俗,家乡的风物,家乡的小吃,家乡的亲人。

大年三十的关门炮,正月初一的五味粥。

“十四夜”的赶道地,二月二的火煨粽。

立夏日的挤鸡子,端午节的宝塔粽。

六月六的狗洗浴,七月半的食饼筒(天台方言,称“饺饼筒”)。

还有清明饼、重阳糕、冬至圆……全都有美好的回忆。

提起家乡的七月七,想起七月七的丝瓜架,又是一种温馨,一种浪漫。

这一天,姑娘们忙着采摘篱笆墙上的木槿叶子(家乡方言,称“樊篱花叶”),挤出润滑、透明的汁液,泡在清泉水里洗头,以期长发短发乌黑油亮,润滑柔顺

媳妇们忙着展示新纳的鞋底,新绣的枕套,新织的毛衣,比试谁的女红更精美更出色,谁的心思巧手赛过天上的织女。

孩子们呢,在这个原本就属于孩子的节日里——在福建、台湾和浙江温岭的箬山渔区,七月七就叫“小人节”,是孩子们感谢父母、庆贺长大的特殊节日,更是玩疯了,玩野了。

s (16)

不仅白天四处奔跑疯玩,晚上还有更多好玩的节目。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盼望白天快过去,月亮早升起。

西边的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呢,就围着灶台转,声声高喊:肚子饿了,快端饭来!

其实,不是肚子饿,就是想早点开饭。

端起饭碗,又不好好吃饭。

说实在,哪有心思好好吃饭呵。

随便扒拉几口,丢下饭碗,就跑出去了。

“阿雄,阿海!”

“阿秀,阿娟!”

……

前门后门,招呼几声。

三五成群,疯玩去也!

先去晒谷场上看星星,再去丝瓜架下听故事。

星星,照例是银河两岸的牵牛星、织女星,年年看,总是看不够。

故事,照例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老故事,年年听,就是听不厌。

这种近乎痴狂的傻事,小时候的我都曾亲身经历。

s (4)

虽然,曾被蚊虫叮咬,曾被露水濡湿,也曾迷迷糊糊,醉卧丝瓜架下。

回想起来,家乡的七月七,家乡的丝瓜架,就多浪漫与快乐。

求学谋生,离开家乡,游走四方,却始终不曾远离家乡的七月七,不曾淡忘家乡的丝瓜架。

只是,换了一种方式:七月七,丝瓜架,走进了梦里老家。

梦里老家的七月七,一样能眺望“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的明亮星星。

梦里老家的丝瓜架,同样能聆听“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爱情故事。

故事中,有“铜壶漏报天将晓,惆怅佳期又一年”的感叹;有“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无奈;也有“今日云骈渡鹊桥,应非脉脉与迢迢”的欣喜。

渐渐地,原本属于孩子的“小人节”,多了几分“女儿节”的绵绵情意。

这个七月七,我在婆婆搭建的丝瓜架下——婆婆经营的“屋顶菜园”至今犹有丝瓜架,又听到两则情意绵绵的故事。

第一则,是婆婆的爱情故事。

近期的“七七祭”随笔,配发了几幅公公、婆婆的老照片,还有一张公公、婆婆的结婚证。

s (11)

细心的英子看出一些奥妙,几次追问:

咦,你家公公、婆婆的结婚证上,怎么贴了两张单人照?

为什么不拍张甜甜美美的合影照?

为什么不拍张漂亮漂亮的婚纱照呢?

两张照片还不一样大,也没贴整齐,不是同时照的吧?

这是怎么回事呀?

……

这一连串的疑问,刚为陈家媳妇的我,也曾傻傻地问婆婆。

记得是1983年的六月六,帮婆婆翻晒被服时,发现了压在樟木箱底的一个小纸卷,中间还扎着红绸带呢。

这是什么呀?

随手捡起,打开一看,是公公婆婆的结婚证。

上个世纪(20世纪)50年代的,一式两份。

s (8)

公公婆婆的结婚证,跟我们80年代(20世纪80年代)领取的结婚证有很大区别。

我们领取的,是32开大小的两本硬面证书。

公公婆婆的结婚照,则是两张8开大的奖状纸。

粉红底,双面胶,150克彩印纸。

正中,自右向左,有红色的“百年好合”双线美术字水印。

结婚证公文,叠印在“百年好合”美术字上面。

那文字,有印刷体的,也有手写体的,自右至左,内容如下:

结婚证,字第五号。

兹证明:

陈邦设,年二十四岁(1932年12月生),

张碧霞,年二十六岁(1930年11月生),

双方自愿结为夫妻。

经审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相符,

准予登记。

此证。

s (10)

结婚人:张碧霞、陈邦设。

天台县城关区人民政府区长:张方志。

右给张碧霞收执(另一张上写明:右给陈邦设收执)。

公元一九五五年一月二十日发。

结婚人签名上方,贴有公公婆婆的黑白照片,公公在左,婆婆在右。

两张照片对接处,盖有发证机关的圆形公章:天台县城关区人民政府印。

左上方,发证机关和发证时间处,又盖有一枚大号的方印公章:天台县城关区人民政府印。

证书周边印满彩图案,富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上方,正中是六面五星红旗,左右各三面;两侧是丰收的麦穗和飞翔的白鸽。

下方,正中是稻穗环绕的大红双喜;两侧是彩绸缠绕的金色麦穗。

证书两侧图案有多子的石榴,攀枝的凌霄,盛开的月季,还有几朵蓝色的小草花,像是家乡田野常见的斑种草花(紫草科,斑种草属,越年生或一年生草本,开蓝色小花)

充满喜气,极富美感。

就是那两张新郎、新娘的黑白照片,不仅是单人照,还不一般大,有些不协调。

我想都没细想,就好奇地问婆婆,这照片不是同时照的吧?

结婚大事,你们为什么不拍张合影照呢?

……

s (9)

看婆婆欲说还休的样子,就没有再追问。

不久的一个星期天,家中来客了,是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身穿藏青色的中式工作服,上衣左胸口有“天台棉织厂”字样。

当时想,那是婆婆的同事吧。

婆婆已经退休,但还在厂里帮忙。

我一边招呼客人坐下,请他喝茶,一边跑去邻居家,叫回婆婆。

婆婆与客人谈话时,我去街上买菜。

等我回来,客人已经走了。

我问婆婆,那可是你的同事?

婆婆回答,是同事,还是儿子。

儿子?

婆婆不就一个儿子嘛,就是我家先生。

怎么又跑出一个儿子?

不是开玩笑吧?

看婆婆说得那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哦,那是哥哥了。”

“是的……”

婆婆对我说了她的第一次婚姻。

s (6)

1948年秋天,经人介绍,18岁的婆婆(时值花样年华,哪会想到做了我的好婆婆)嫁到城郊的坑边村。

村庄位于县城东偏南3公里的东横山麓,源于东横山的大岙坑贯穿全村,村民多沿坑居住,故名“坑边村”。

全村300多户,以丁姓为主。

新郎丁庆斋,比婆婆大一岁,读过中学,会打一手好算盘,在三门县城一家日货店当账房先生,有固定的工资收入。

公婆(婆婆的公婆)都是善良、勤劳的农民。

婆婆心中,充满了新婚新生活的期待。

可她哪里想得到,未度完蜜月,新郎即被突发疾病,夺走了青春生命。

那时候,婆婆在县城布厂当机修工,和新郎一样,都是私营企业的小职员,并没有婚假、年休假。

上班发工资,不上班,就领不到一分钱。

为生活计,婚后不到一周,婆婆去布厂上班,新郎回三门店里。

临走时,新郎与婆婆约定,十天半月,必定回家。

两情依依,不舍离别。

s (13)

为了生活,不得不劳燕分飞,各奔东西。

没过几天,新郎是“回家”了,却已魂归西天。

新郎得了急性阑尾炎。

这是外科常见病,凭现在的医疗技术,治愈率几乎百分之百。

但在60多年前,因延误诊治,引发严重并发症,不治身亡。

新婚丧偶,那份撕心裂肺的悲痛,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白天上班,婆婆强忍悲痛。

晚上独处,几乎夜夜以泪洗面。

婆婆说,不知哪来那么多泪水,醒时流,睡时淌,一刻不停止。

那绣花的新婚枕头,不是被泪水湿透了,而是在泪水中漂浮。

悲痛欲绝的婆婆有过轻生的念头。

但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为这爱情结晶,为了丁家后代,只能选择坚强。

1949年夏天,儿子降生了。

s (5)

有了儿子,有了寄托,有了希望,婆婆的脸上,又有了青春的微笑。

村里邻居,工厂同事,看婆婆年轻守寡,十分同情,争相为她牵线搭桥,希望重组家庭。

婆婆执意不肯,一心只想养育儿子,照顾公婆。

直到七年后,在职工业余学校,认识了时任文化教员的公公,婆婆那久已封闭的心扉,才重新打开。

不过,要撬开婆婆封闭七年的心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曾听公公说,当年追婆婆,追得好辛苦。

开始,婆婆顾忌年龄大(当年婆婆26岁,比公公大两岁),又有儿子,会惹人笑话,会委曲孩子。

倒是坑边村的公婆,既善良,又开明,一再劝导婆婆:看上喜欢的人了,尽管大胆恋爱,我们为你办嫁妆,就当嫁女儿。

1955年1月,儿子7岁时,婆婆总算下定决心,再嫁新郎,再当新娘。

但内心深处,还有愧疚,还有顾忌,死活不肯去照相馆拍结婚照。

没办法,结婚证上,只能贴两张单人照。

婆婆的照片是1949年10月,参加天一布厂工会组织时照的——我曾在婆婆保存的工会证上,看到同样的照片。

公公的照片是1952年2月,调入天台县总工会职工学校,担任文化教员后拍的——仔细看,上衣左侧胸口,露出一截教员证,隐约可见“天台县总工会职工学校教员证”字样。

s (7)

婆婆的第二次婚姻,是完美的,幸福的。

当年金秋,儿子出生了——就是我家先生。

再过一年,女儿出生了——就是我的小姑。

有相伴一生的公公,有孝顺父母的儿女,有长大成人的孙女外孙,还有我这个跟她老人家极投缘的儿媳妇(我想,这跟我姓丁有关系),婆婆心满意足。

印象中,婆婆的脸上总挂着幸福的微笑。

有一桩事,特别让婆婆开心。

1980年,办理退休手续时,政策允许安排一名子女接班。

原本在坑边村当农民的儿子,顺利进入婆婆工作几十年的天台棉织厂,成了一名正式工。

这让婆婆愧疚一辈子的心稍稍得到安慰。

在婆婆生命旅程的最后几天,老人家曾悄悄对我说:就要去那边了,有一个人,怕是认不出了。

我知道,婆婆指的是谁。

婆婆是经人介绍才认识坑边村的新郎,婚前就见过一面,婚后相处不到一周。

60多年过去,是要认不出了。

s (12)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婆婆,只是语无伦次地说:你们不会在那边相遇的,他应该早回人间了。

不见也罢,免得伤心。

但愿再投生时,他能健康长寿。

……

在婆婆搭建的丝瓜架下,还听到一对革命伉俪的故事。

曾听婆婆说,当年嫁到坑边村,新郎讲述了邻里丁魁梅的故事。

丁魁梅(1916年——1986年),天台县坑边村人。

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5月,任中共天台县委妇女部长、战时政治工作队第二区区队长。

7月,调任中共台州特委妇女部长。

10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妇委委员,兼任省委机要秘书。

1939年7月,当选为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同年10月,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刘英结婚。

刘英(1906年——1942年),原名刘芦沐,江西瑞金人。

1929年4月,毛泽东、朱德率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进驻瑞金。

时年24岁的刘英,在家乡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s (17)

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此后,曾参加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履立战功。

并与粟裕一起,创建了浙南游击根据地,进行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

历任连指导员、营团、师政委、红七军团政治部主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政治部主任,红十军团军政委会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独立挺进师政委,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书记,中共浙江省临时省委书记,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中原局特派员,中共中央中局委员、特派员等职。

1942年2月8日,由于叛徒出卖,在温州被捕,先囚永嘉看守所,后转永康方岩。

面对敌人的诱降、审讯,刘英坚贞不屈,英勇斗争。

还利用一切机会,向看守们讲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道理,揭露国民党破坏抗战、捕杀共产党人的罪行。

1942年5月18日,被国民党杀害于永康县方岩镇马头山麓的丹枫树下,时年36岁。

刘英牺牲得十分壮烈。

1945年,陈毅在党的七大的一次发言中说:“刘英同志牺牲了,他是在温州被捕的,直到最后一分钟,都是和国民党斗争,非常英勇,始终没有向敌人屈服。”

毛泽东闻讯后曾深情地说:“刘英为人民而牺牲,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

刘英被捕时,丁魁梅怀有身孕,却强忍悲痛,一面立即处理文件、密码,一面向各特委书记发出“刘英病了,不能自由行动”(意即刘英已经被捕)的消息。

随后,在组织安排下,秘密潜回台州。

s (14)

先住在温岭冠城乡(现并入大溪镇)念母洋村浙东南地下交通站负责人赵任家,后转到三门海游地下交通站恒大糕饼店。

5月上旬,由台属特派员秘书林尧护送至上海,与中共中央华东局驻上海联络员接上关系。

不久,产下一子,就是曾任浙江省委副书记、浙江省纪委书记、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的刘锡荣。

此后,丁魁梅历任华中分局组织干事、组织科长、第三野战军后方总留守处政治组保科副科长、华东野战军妇女干部学校干部科长等职。

1949年3月,出席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

后随军南下,任中共南京市委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

1952年9月,任南京染织厂党委书记兼厂长。

1954年4月,任江苏省轻工业厅党组成员、轻工业处处长,后任轻工业局局长。

1958年1月调回浙江,先后任省委工业交通部干部处处长、省委组织部部委委员与工交干部处处长。

1962年6月,任省轻工业厅副厅长。

“文革”期间,遭受迫害。

1976年秋,得到平反昭雪。

s (2)

平反后的丁魁梅重新走上工作岗位,任浙江省人事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为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做了大量工作。

1986年病逝,与刘英烈士合葬于永康方岩。

婆婆说,当初听新郎讲述丁魁梅的故事,只觉得革命人特别坚强,特别勇敢,并没体会到更多爱情与生活层面的深刻含义。

后来,经历了新婚丧偶等重大变故,婆婆才由衷地体会到,丁魁梅在那么残酷的环境下,怀着身孕,四处躲藏,此后,又独自养育革命后代,是多么艰难,多么了不起。

……

丝瓜架下听来的两则故事讲完了。

再推荐两首特别适合在七月七欣赏的歌曲吧。

其一,是陈方作词,宋书华作曲,陈少华演唱的《七月七的桥》:

又是秋风飘零,百花都谢了,

让我想起天上那个桥。

又是秋水涟漪,山光艳阳高,

让我想起家乡那个桥。

悲剧的故事天堂也会上演,

没有黎明没有破晓。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七月七的桥,牛郎织女情难了,

让搭桥的鹊鸟泪落在眼角。

七月七的桥,家乡不能忘的桥,

我和妹妹到天荒地老。

 

又是秋风飘零,百花都谢了,

让我想起天上那个桥。

又是秋水涟漪,山光艳阳高,

让我想起家乡那个桥。

喜剧的故事就在身边上演,

都说人间比天堂好。

七月七的桥,牛郎织女情难了,

让搭桥的鹊鸟泪落在眼角。

七月七的桥,家乡不能忘的桥,

我和妹妹到天荒地老。

P168-1-J1005-155Z

七月七的桥,家乡不能忘的桥,

我和妹妹到天荒地老,

我和妹妹到天荒地老。

啦啦啦……

其二,是黄大军作词谱曲,费玉清演唱的《牛郎织女》:

说牛郎织女是一段悲凄的故事,

说年年七夕才有幸运的接触。

但夜夜在银河相隔的两岸,

他们却有那坚定对望的眼神。

看夜空无数忽隐忽现的星群,

他们在细诉千古以来的爱情。

而夜夜在银河相隔的两岸,

悠悠我心在倾听那一些声音。

A-1

每一个爱我的人和我所爱的人,

如果没有理由,何妨开心门,

为日月星辰永远的神话,

还有无悔的钟情,

在充满爱的心灵深处刻画永恒。

 

每一个爱我的人和我所爱的人,

如果没有理由,何妨开心门,

为牛郎织女永恒的神话,

还有无悔的钟情,

在充满爱的心灵深处倾诉永恒。

……

P132-1-J1005-155Z

结束本文前,再播报一则台风消息。

今年(2011年)第9号台风“梅花”逼近,可能会带来狂风暴雨,台州市级机关这个周末不放假,严阵以待,全力防台(2011年9号台风“梅花”,7月28日14时在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随后,两度升级为超强台风。8月8日18时30分前后在朝鲜西海岸北部沿海登陆。我国辽宁、上海、江苏、浙江、山东部分地区遭受大风和强降雨袭击,360余万人不同程度受灾)。

温馨提醒菊园的朋友们:关好门窗,加固瓜架,小心出行,注意安全!

抢在“梅花”台风袭来前,赶紧发出《七月七的丝瓜架》随笔,提前祝朋友们七夕节吉祥!在充满爱的心灵深处,刻画永恒,倾诉永恒!

2011.08.05/21:30:12

摄影:陈萱、阿明

说明,《丝瓜小鸡》等中国画系台州籍著名画家朱宣咸作品,借用了,表示感谢!

图一:朱宣咸1997年作《丝瓜小鸡》;

图二:朱宣咸1982年作《丝瓜》;

图三:朱宣咸1945年作《丝瓜图》。

另一张丝瓜架水彩画作品图片和刘英、丁魁梅伉俪的合影照片均来自网上,感谢上传图片的朋友。

s (20)

此条目发表在亲情友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七月七的丝瓜架》有 13 条评论

  1. 聃聃说:

    天上人间,都有凄婉美丽的爱情故事。你婆婆虽然年轻丧夫,但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她后遇上那么好的男人,结为夫妇,并相依相伴到老。
    我从前在娘家也爱种丝瓜,收获颇丰。丝瓜清凉解毒,即可当菜又可当药。老了的丝瓜络剪成一块块的,垫在鞋里,透风,除臭,治脚气。比什么鞋垫都好,而且非常牢固。

  2. 野菊花说:

    钱老师好,我也这样理解婆婆的人生,有不幸,更多幸福。丝瓜是常见农家菜,又有药用、实用价值,是个宝。所以,想到在菊园搭建七月七的丝瓜架,继续看星星,听故事。注意防台,祝七夕节快乐!

  3. 说:

    不幸的生活背后总是不乏奇迹,这在野菊花家人身上就得到了很好的印证:祸兮,福之所倚。
    七夕刚过,就迎来了立秋,不知野菊花有否吃西瓜咯?一大早秋老虎就发威了,幸而之后凉风习习,要不然这日子可真谓是在水深火热中度过了。呵呵
    而梅花呢,只见得散落一地,未见风儿阵阵,擦肩而过也

  4. 野菊花说:

    阿敏好,立秋快乐!在温岭多年,已经习惯立秋吃西瓜。昨天傍晚散步,特意去街上买了一个大西瓜。说到这个台风,警报拉得响,风雨却全不见,台州市区基本是艳阳天,还特别闷热,尤其是昨天晚上。早上下过一阵雨,傍晚也下一会,好多了。其实,我们是盼望“梅花”入境的,带来雨水,带走暑热,多好。温岭的向日葵说,最好来场小台风,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也举双手赞成。

  5. goodluck说:

    正当我们严阵以待“梅超风”的时候,期待着那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但是他悄悄里走了。
    风雨过后,又是阳光灿烂。漫长的假期也过了大半,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我还是那么慵懒和迷茫。
    美丽的爱情故事都是杜撰出来的,美丽的其实只是其中的片段。幸福也许总是在经历磨难之后,你婆婆是不幸的却又是幸运的。

  6. 野菊花说:

    美丽、温柔的梅花,一旦与台风挂钩,就成了妖异、诡秘的“梅超风”。乍闻之下,还真有些不寒而栗。没想到“梅超风”怕台州,倏忽飘到山东、朝鲜去了。当时摆出严阵以待的架势,自然是要阻止“梅超风”入境,现在则有点怀念,希望“梅超风”哪怕洒几点败落的泪花也好。这个夏天特别炎热——此刻,台州市区室外温度37摄氏度,太需要降温的雨水了。幸好你们有长长的暑假,可以躲进小屋看书、睡觉、避热浪。过立秋了,就要跟夏天说再见了,等你们开学时,又是秋风送凉的好时节了。祝开心!
    说到爱情,我的理解也是这样:爱情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她是生活的全部,她是人生的种种经历……

  7. 飞翔说:

    冬夜读来温暖而清凉。

  8. 野菊花说:

    冬至再来,满园怀想。按照家乡习俗已经提前半个月,去看过公公、婆婆和父亲的墓园了,为他们送去棉被、寒衣……民俗风情中蕴藏着深深的亲情之恋,我乐意坚守、遵循。

  9. 野菊花说:

    转一则新浪博客网友短评。
    思吟:文如其人,娓娓道来……..周末愉快(2011-8-6 09:51)
    ——思吟好,读你的文章,欣赏你的图片、音乐,更像是一种心与心和交流,唯美,感悟,沉思……七夕节快乐!(2011-8-6 13:44)

  10. 误差说:

    浓浓的思念情,婆媳如母女,和合大家庭……台州大多叫“食饼筒”,唯天台称“饺饼筒”,昨天人民日报公众号,称“天台饺饼”,加以介绍,昨晚天台新闻,如丁老师文中称“食饼筒”……丝瓜下挂石子,也看到配图了……丁老师吉祥!

  11. 野菊花说:

    谢谢王老师鼓励!
    这是昨天转发的《七月半再话丝瓜》的姐姐篇,都是5年前这个时候因怀念婆婆而写。
    公公婆婆在时,只要双休日没特殊任务,都会赶回老家。一家人在一起,的确热闹而欢乐。
    公公走后,我们把婆婆接到椒江,老人总觉得不习惯,隔段时间就想回去看看老邻居。
    人呢,总是难舍乡情……
    关于食饼筒,较真起来,台州各地称呼五花八门,真正叫“食饼筒”的反而很少。
    天台叫“饺饼筒”,临海叫“麦油脂”,三门叫“麦焦”,温岭叫“食饼”、“拭饼”、“麦饼”……
    皮,馅,长短,大小,厚薄,制作方式,似也有许多小差异。
    书面语写做“食饼筒”,或是为交流方便吧,也是相对统一的称谓。
    我的随笔,“饺饼筒”、“食饼筒”都在用。
    外地朋友说,叫“食饼筒”更好理解。
    也是不容易,人民日报微信平台在七月半风俗介绍中特意推荐天台美食。
    谢谢你宣传家乡传统美食!
    丝瓜下挂石子,为让丝瓜长得更长更直,卖相好,品质没改变。
    婆婆的屋顶菜园,四季瓜菜,回家时,我喜欢拍几张,现在成美好回忆了。
    祝王老师新秋快乐!

  12. 野菊花说:

    英子开玩笑,台风都是被你喊来的。发个旧稿也来台风。哈哈……

    2016年第8号台风“电母”来了 !
    中国天气网讯:今年第8号台风“电母”(热带风暴级),由中国命名,意神话中的雷电之神。
    8月17日上午8时,在南海北部海面上生成。
    8月18日上午10时,位于广东湛江东偏南方大约130公里的南海西北部海面,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8级(18米/秒),中心最低气压为985百帕,7级风圈半径70~150公里。
    预计,“电母”将以每小时15公里左右的速度向偏西方向移动。
    18日傍晚前后,登陆广东雷州半岛(20~23米/秒,8~9级,热带风暴级),18日晚上移入北部湾,强度将进一步加强,最强可达强热带风暴级(25~30米/秒,10~11级)。
    19日下午,将在越南北部沿海再次登陆。
    之后,强度逐渐减弱。

  13.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王老师留言:台州大多叫“食饼筒”,唯天台称“饺饼筒”,昨天人民日报公众号,称“天台饺饼”,加以介绍,昨晚天台新闻,如丁老师文中称“食饼筒”……丁老师吉祥[玫瑰]
    ——王老师,早上好![玫瑰]天台话叫饺饼筒是对的,书面语写食饼筒似更容易理解,我两种称法都在用。省称饺饼,似不妥。解释类似春卷,很多人以为是小小的,寸把长的那种。还是请他们来天台吃地道的饺饼筒吧。谢谢你宣传家乡传统美食![玫瑰]
    温岭的食饼筒,好象早餐现包的……丁老师早安[咖啡]
    ——是的,有一种食饼筒类似我们的饺饼筒,皮是小麦粉摊的,白色的;还有一种是加了野苎麻叶汁的,绿色的,是用米粉摊的。我比较过,各地食饼筒各有特色。[微笑]
    蒋主席留言:早[玫瑰][玫瑰][玫瑰]
    ——蒋主席,早安![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
    陈校长留言:天萝荡荡动,一片好风景!丝瓜架的照片别有一番风韵[强][强][强]
    ——[微笑]陈相早安![咖啡]谢谢鼓励!荡荡动的天罗是婆婆种的,就在自家屋顶,没有偷瓜之嫌,可以钻到瓜棚下随意拍。现在没这个福了。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原来木槿叶子真的可以做洗发水,小时候有听同学提到过。
    ——小米,早安![玫瑰]木槿叶子真的是天然洗发水,还去屑护发,也是天然护发素呵。什么时候捋一把试试。英子说包在纱布里绞汁比较好用。[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周老师留言:伉俪情真,生离死别。浓浓亲情,深深思念。感动!祈福!
    ——周老师早安![咖啡]谢谢!婆婆讲述的两个她们那辈人的情感故事的确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罗老师留言:为革命者,人民永世不忘!
    ——是的,我们应该铭记为人民谋幸福而倒下的革命者!
    丁老师说的好!
    ——是你说得高境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