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尖游走之八:金凤报春

金牛辞旧,玉虎迎春。

s-9

爆竹声中,又是新年。

牛年的晚霞,情脉脉,意切切,不辞而去!

虎年的朝霞,虎腾腾,威灵灵,不请自来!

想朋友们都已阖家团聚,喜乐无比。

野菊花在椒江过年,也是家人团聚,充满喜乐。

今年,比往年更多喜乐,小姑和高宇小两口也在我家过年。

年夜饭,刚好凑个“聚八仙”。

赶在新年钟声敲响前,发出牛年最后一则随笔,也算虎年开篇之作——《太湖尖游走之八:金凤报春》。

金凤,不是烈火中永生的金凤凰,而是太湖山岭采撷的野凤仙,因花色金黄,酷似展翅的金凤凰,又因为爱上几首《金凤花》的诗词,就想到金凤花的芳名。

金凤花,泛指花色金黄的凤仙花,也特指花开淡黄的水金凤。

水金凤,是一种娇柔而美丽的野生凤仙。

 别名辉菜花、黄凤仙、湿凤仙、龙须花等。

凤仙花科,凤仙花属,一年生草本。

株高半米,草茎略粗,肉质透明,亭亭玉立。

上部多分枝,下部有结节。

结节处往往略微膨大。

叶片卵形,单叶互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先端圆钝,基部楔形,边缘有齿,齿端有尖刺。

两面无毛,光洁鲜亮。

正面深绿,背面灰绿。

基部叶柄纤细,上部叶柄稍短。

花自叶腋伸出,微微下垂,娇羞可爱。

唇形花瓣,囊状花筒,宛若漏斗。

花色金黄,或者淡黄。

喉部散生橙红色斑点。

花筒外部,可见清晰细脉,似有热血流淌。

通常两至四朵聚生,形成聚伞状花序。

总花梗细长,宛若金丝吊葫芦。

苞片2枚,草质,披针形,宿存。

萼片3枚,侧生萼片宽卵形,先端急尖;中央萼片花瓣状,漏斗形。

花筒基部渐狭渐长,长距内弯,仿佛弹跳前行的小龙虾。

因此,又称龙虾花。

旗瓣圆形,或近圆形,先端微凹,背面中肋有绿色鸡冠状突起,顶端具短喙尖。

翼瓣无柄,2裂,下部裂片小,长圆形;上部裂片宽,近斧形。

外缘近基部,散生橙红色斑点。

内缘近基部,具钝角状小耳。

雄蕊5枚,花丝线形,上部稍膨大,花药卵球形,顶端尖。

子房纺锤形,直立,具短喙尖。

蒴果棒状,种子多数,成熟时,自动弹裂。

s-27

水金凤,花姿娇柔如少女,想象她们的果实也该生性温柔。

可真没想到,果实成熟时,竟像热恋中的大胆姑娘,主动敞开心扉,急急倾吐爱情。

或是人走过,或是风吹过,只要稍稍触碰、震动,蒴果就会“卟”地裂开,弹出细如芝麻的褐色种子。

其实,所有凤仙花的果实,都这般急性子。

就因为此,凤仙花还得了一个“急性子”的别名。

小时候,我们经常把玩凤仙花的果实,比试谁的果实饱满,谁的种子跳得远。

当然,我们把玩的是农家菜园地的白花凤仙,还有房前屋后栽种的红花、紫花凤仙,她们的果实是球形的,小地雷似的。

而水金凤的果实是棒状的,像尚未长成的绿豆荚。

《浙江植物志》曰,水金凤的花期是7至9月。

想起来了,2007年9月间,曾去临安的西天目,在一棵五世同堂的古银杏树下,看见一丛黄花娇柔、蒴果青嫩的水金凤。

我们游走太湖山,是2009年秋冬季节。

第一次游走时间,是在2009年11月14日;再走太湖尖时,是2009年12月5日,两次都看到盛开的黄花凤仙。

太湖山的金凤花,竟然是岁寒之花。

另外,《浙江植物志》载,水金凤,产于临安西天目山。

生于山坡林下阴湿处,海拔900米。

分布于华东、华中、华北、西北及东北各省、区。

日本、朝鲜及前苏联也有。

台州有没有水金凤呢?

我想是有的,温岭有,临海有,野菊花老家天台山也一定有。

只是深藏山谷,不为人知。

s-20

太湖山岭的黄花凤仙,却有幸被我们看见了。

急急行进中的我们,先是被“叮咚”有声的山泉所吸引。

驻足观赏时,才惊喜地发现,清清泉水边,还有娇小玲珑的金色凤仙花。

不止一棵两棵,而是一片花开,灿烂诱人。

山道上的金凤花,无论是植株大小,叶片形状,花瓣色彩,均与植物书上介绍的水金凤一致。

就连藏匿于绿叶黄花之间的青青蒴果,也是棒状的。

轻轻弹叩,呯然开裂,弹跳出尚未熟透的种子,白色的——成熟时,应该也是褐色的。

我和阿祥拍了多张金凤花果的照片。

曾听喜欢登山的朋友说,括苍山也有类似的凤仙花,名之曰“括苍凤仙”。

如此说来,我也该抢注一个花名——“太湖凤仙”。

继续查阅《浙江植物志》,凤仙花属条目下,还有许多花色金黄或淡黄的凤仙花,都可称之为金凤花。

其中,牯岭凤仙花比较常见。

牯岭凤仙花,又叫野凤仙。

凤仙花科,凤仙花属,一年生草本。

其花叶形状,生长习性,与水金凤非常接近。

特别是花色淡黄,唇瓣囊状,可见道道红色细脉等特征。

细细回想起来,在家乡见过这样的野凤仙。

据说,这种野凤仙还是中国特有的植物。

主要分布于湖北、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湖南等地。

生长于海拔300米至700米的山谷、林下及草丛中潮湿处。

太湖山岭所见的金凤花,也许就是野凤仙呢。

再翻《浙江植物志》:野凤仙,产于德清、临安、鄞县、天台、丽水、泰顺。

嘿,你瞧,野菊花家乡的天台山,也有野凤仙。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能生长野凤仙的天台山,应该也有姐妹花——水金凤。

同一科属的金凤花,或许也不是严格局限于海拔900米的高山峡谷,应该也能生长在300——700米的山谷、林下。

太湖山岭,海拔约500米。

此外,还有广泛分布于浙江、安徽、江西、湖北、东北等省区的睫毛萼凤仙花(因侧生萼片边缘有睫毛而得名)和鸭跖草状凤仙花(草茎纤细,平卧,有分枝,似鸭跖草而得名),也酷似金凤花。

睫毛萼凤仙花、鸭跖草状凤仙花,均为唇瓣、宽漏斗状花卉。

蒴果也是棒状的,成熟时,也会自动弹裂。

这更让我相信:金凤花,不独生长在临安的西天目山,还生长在台州的括苍山,生长在家乡的天台山。

当然,也生长在温岭、黄岩、乐清交界的太湖山。

金凤花,原本是寻常的山间野草野花。

民间常当它们是野菜,或鲜食嫩茎嫩叶,或是割取成熟的花梗,加盐水腌制后食用。

这让我想起一味熟悉的农家腌制小菜——凤仙花梗。

老家人喜欢在房前屋后种植观赏型的凤仙花,又习惯在菜园地里种植蔬菜型的凤仙花。

爱美的姑娘、媳妇,常用红花凤仙、紫花凤仙染指甲。

持家的婶娘、阿婆,则用白花凤仙的菜茎(俗称花梗)腌制咸菜。

割取成熟的凤仙花梗,削去过老的根部和过嫩的细梗,切成一寸左右的小段。

s-4

洗净,在沸水中略煮,去掉涩味。

捞出,在清水中浸泡几天。

拌盐腌制,隔一夜,再分装在小坛罐里。

装好后,灌入冷却的盐水,封存四五天即可食用。

腌好的凤仙花梗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加入豆腐煮食。

腌制的凤仙花梗,不仅色香味俱美,还不长虫,不变质,可以长年储存,慢慢享用。因此,深受农家喜爱。

对于家乡的凤仙花梗,印象非常深刻,记忆自然美好。

没试过以野凤仙为原料,腌制金凤花梗。

想必更是色美味美,只是不忍心呵。

民间也以金凤花为药材。

金凤花,茎、叶、根以及全草,均可入药。

夏秋采集,或鲜用,或晒干备用。

味甘,性温,无毒。

有活血调经、祛风除湿等功效。

汤药内服,可治月经不调、痛经等妇科疾病。

外用,煎汤熏洗,或捣烂敷患处,治跌打损伤,风湿疼痛,阴囊湿疹。

s-15

只因为金凤花太娇柔,太美丽,又常常深藏高山峡谷,难得一见。

于是,喜爱花草的人们,为金凤花编织了神奇的故事。

龙虾花的别名,就来自一段美丽的传说。

第一次在太湖山岭看见野凤仙时,阿祥惊讶道:这不是龙虾花吗?

传说,这是亿万年前就在地球上生长的古老花卉。

据说,古老而美丽的龙虾花,只生长在张家界的金鞭溪。

太湖山道上,怎么会有龙虾花呢?奇怪了!

……

金鞭溪,是湘西武陵源的一条天然溪流,因金鞭岩而得名。

穿行于绝壁奇峰之间的金鞭溪,全长5710米。

溪谷有清澈的泉水,两岸有繁茂的植被。

溪水明净,鱼虾游弋。

花草鲜美,鸟鸣莺啼。

人行其间,胜似画境。

因此,素有“山水画廊”、“人间仙境”的美誉。

去过武陵源,过去张家界的朋友,都会带回金鞭溪的故事和龙虾花的传说。

溪流宛如金鞭玉带,溪水“久旱不断流,久雨水长绿”,流到哪里,哪里就有绿草鲜花。

山水神秀,地灵人杰。

沿岸村寨,人丁兴旺,百业繁荣。

小伙子格外聪慧,山妹子分外灵秀。

人们骄傲地说,这是金鞭溪养育的武陵人。

s-1

可是,有一年,金鞭溪断流了。

疫病流行,人畜遭殃。

怎么办,怎么办?

人们心急如焚,天天祈祷。

无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就在这时,小龙女来了。

沿溪流考察一番之后,小龙女知是乌鳖精造的孽。

凭借智慧和勇气,小龙女惩治了制造祸害的乌鳖精。

金鞭溪又有了川流不息的清清泉水,又有了鸟语花香的美丽景色。

沿途村寨,又有了往日的欢歌笑语。

而最让人称道的是:金鞭溪两岸,忽然盛开五彩缤纷的凤仙花。

传说,那是小龙女的金凤钗、碧玉簪、紫珍珠和红宝石化成的。

当年,小龙女为了引出潜入深潭的乌鳖精,在溪流中洒下了心爱的金凤钗、碧玉簪、紫珍珠和红宝石。

此后,小龙女回龙宫了。

小龙女抛洒的金钗、玉簪、珍珠、宝石等,则长留金鞭溪,化作美丽的凤仙花。

因为是小龙女的饰物所化,花形又酷似小龙虾,便称之为龙虾花。

金鞭溪的龙虾花,万紫千红,丰富多彩。

其中,花事最盛,花色最美的,就是金色、黄色的水金凤和野凤仙。

传说,那是小龙女的金凤钗化成的,因此称金凤花。

金鞭溪的金凤花,怎么来到太湖山了呢?

是因为古太湖潜通龙宫吧。

是因为小龙女深爱太湖吧。

s-8

或者,古太湖也有乌鳖精作孽,这才造成太湖山洪暴发,这才致使太湖岭脚村变成民不聊生的“水堆积”。

或许,是小龙女再次抛下金凤钗、碧玉簪、紫珍珠和红宝石,诱杀了作恶多端的乌鳖精。

太湖山洪不再暴发;民不聊生的“水堆积”,复又变成百姓安居乐业的“水台岸”。

……

越想越觉得,太湖山的金凤花很不寻常。

那是神奇的龙虾花!

那是美丽的金凤花!

太湖山的金凤花,你是因为我们而开放么?

太湖山的金凤花,你是因为我们而美丽么?

是的,又不全是。

早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人发现了我们的美丽。

那又是谁呢?

台州先贤(家乡父老多说是天台先贤)、南宋词著名植物学家陈詠(詠,古汉语同咏。因见不少资料介绍陈詠时,或者写成“咏”,或者写成“泳”,有的还是左“讠”右“永”——这是生造字吧。因此,特作说明)!

可就是编撰《全芳备祖》的陈詠?

正是。

《全芳备祖》不仅是宋代花谱集大成的植物学巨著,还被著名学者吴德铎誉为“世界最早的植物学辞典”。

陈詠(1035年——1112年),一说温岭泾岙(今温岭市城东街道晋岙)人。

《嘉庆太平县志•人物志三·隐逸》载:陈詠,字景沂,号肥遯(遯dùn,遁的本字,从辵从豚,逃遁,隐逸),泾岙(曾属黄岩,今属温岭)人。

学博文赡,为时所称。

理宗(原名赵昀yun,1205年——1264年,宋朝第十四个皇帝,南宋第五代皇帝)时,上书论复仇(主张抗金),词意激动,不报(没有批准)。

s-2

詠遂专意著述,撰《全芳备祖》五十八卷。

自叙:“于花果草木必全且备,凡四百余门,非全芳乎?凡事实、赋詠、乐府,必稽其始,非备祖乎?”

又宝祐癸丑(宝祐,宋理宗赵昀的第六个年号,1253年——1258年。宝祐癸丑为1253年)安阳(河南安阳)韩境叙。

民国《台州府志•艺文略》载:《全芳备祖》宋陈詠著。

詠,黄岩人,今隶太平(温岭,古称太平,因城外有太平山而得名)。

又,民国《黄岩县新志•人物》载:

陈詠,字景沂,号肥遯,泾岙人(光绪志),今隶温岭。

弱冠(古时,男子二十称弱冠)出游,初馆浙西,继寓太学,暨姑苏、金陵、两淮诸乡校。

读书晨夕不倦(《全芳备祖》自序)。

学博文赡,为时所称。

理宗时,上书论复仇,词旨激切,不报。

遂专意著述,为《全芳备祖》五十八卷(太平志)。

所集凡四百余门,于花果草木甚备(自序)。

尝进于朝(据《四库提要》记载,《全芳备祖》书稿进呈帝览)。

有自序及宝祐(1253年——1258年)安阳(河南安阳)韩境序。

另外,1985年,温岭县志办公室征集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重修的《泾川陈氏宗谱》,收录了陈景沂《全芳备祖》自序,并列有陈景沂三代名讳。

以上史料所载大体相同,都说陈詠是温岭泾岙(今称晋岙)人。

但在我的家乡,却说陈詠是平镇三宅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三宅,包括上、中、下三宅,故名,村民姓吴,现为平桥镇三吴村。

说陈詠是天台人,也不是空口无凭呵。

《全芳备祖》,日藏宋刊本全称为《天台陈先生类编花果卉木全芳备祖》。

又,日藏宋刻本《全芳备祖》影印本序曰:

《全芳备祖》前集二十七卷,后集三十一卷,南宋陈詠辑。

詠,字景沂,号肥遯,又号愚一子,天台人。

此刻本在每卷的书题前,均冠“天台陈先生类编”,正文前均题“江淮肥遯愚一子陈景沂编辑”、“建安祝穆订正”等字样。

诸家书目,多依此著录。

而且,宋刻本前,还有韩境(自称安阳老圃)序,也称编撰者为“天台陈君”。

天台陈君,少负杰特,读书数万卷,目力所及,如富人坐日中之肆(古代指店铺),细大涵蓄(犹言细大不捐,形容兼收并蓄)。

感万物敷荣,乃独致意于草木蕃芜(滋长茂盛),积而为书。

思袭前人之躅(足迹;踪迹),以补后来者之阙意。

……

有人会说,“天台陈先生”、“天台陈君”,犹言“台州陈君”、“台州陈先生”,并不能证明陈詠就是天台人。

这话有一定道理。

台州历史悠久,早在五千年前,就有先民在此生息繁衍。

《禹贡》扬州之域,春秋战国时,皆为越地。

秦时,为闽中郡。

s-4

西汉始元二年(公元前85年),设立回浦县。

东汉光武时,改回浦为章安县。

三国吴太平二年(257年),析章安,置临海县。

隋大业四年(608年),称海州。

唐武德四年(621年),以临海县置台州,取天台山而名。

天台山,早在东晋(317年——420年)时,就已经享誉海内外。

东晋著名文学家孙绰(314年——371年)的《游天台山赋》(并序),起到很好的宣传推介作用。

虽然,台州之名始于唐朝,但南宋时,还有可能以“天台”指代“台州”。

查阅《全芳备祖》,的确曾以“天台”指代“台州”。

《全芳备祖》后集卷三果部,在介绍柑橘名品时,先引用韩彦直《橘录》的文字:

柑者,橘之属也,味甘美。

员柑,一名乳柑,惟呢山为最。

……

橘出温郡(温州),然最多种。

……

凡其类,合二十有七种。

而乳柑推第一。

故温人谓乳柑为真柑。

……

出泥山(今温州市苍南县宜山镇)者,又杰然推第一。

……

s-5

然后,作者特别指出:

以上,皆韩彦直之录也。

韩但知乳柑出于泥山,独不知出于天台之黄岩也。

出于泥山者固奇也,出于黄岩者,天下之奇也。

……

这是在为黄岩乳柑正名:黄岩乳柑,天下称奇!

远胜泥山乳柑,温郡真柑。

韩彦直曾任永嘉太守,对温州柑橘特比较了解,也特别有感情,便夸泥山乳柑杰然推第一。

陈詠是台州人,不管祖籍天台还是温岭,总之曾长期生活在黄岩橘乡,对黄岩柑橘了解最多,感情最深,自然要维护黄岩乳柑的声誉。

爱家乡,爱故土,人之常情。

而此处“天台之黄岩”,应该就是“台州之黄岩”。

我也因此明白,为什么有些文史资料称:戴复古,天台人。

其本意是说:戴复古,台州人。

唐宋时,一直到元末明初,陶宗仪著《南村辍耕录》,犹常以天台指代台州。

有时,也以黄岩指代台州。

黄岩方言,也曾称台州官话。

台州乱弹,因此,也称黄岩乱弹。

……

s-12

《全芳备祖》中,也有实用“天台”、“天台山”之名的。

《全芳备祖》前集卷十花部,在介绍杏花时,说到天台山有杏花六出而五色,号仙人杏——引《述异记》。

又《全芳备祖》后集三十一卷药部,在介绍胡麻时,曾引《天台山志》刘晨阮肇入采药的故事。

……

宋刻本《全芳备祖》,离陈詠生平年代最接近。

刊行如此巨著,不是一件小事,作者籍贯应该不会搞错。

而且,由韩境序文可知,他见过陈詠。

一日,陈君过余山阴(古地名,指绍兴)泽中,貌癯气腴,神采内泽,有道之士也。

……

两人既然见过面,对陈詠祖籍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假设陈詠是黄岩人(当时的迂浦、泾岙均属黄岩),应该注明“天台之黄岩”。

而事实上,韩境直呼其为“天台陈君”。

如此说来,我也要认陈詠为乡贤了——狭义的天台先贤,虽然尚未找到更多史料。

家乡人进一步举证说,陈詠的确是天台人。

他们不仅找到了陈詠的祖居地,还找到了陈詠的家谱。

只是说来话长,还有些曲折。

怎么说?

陈詠,原本不姓陈。

陈詠不姓陈,姓什么?

姓吴!

s-6

那不成吴詠了么。

老家人是说他叫吴詠。

据《天台吴氏宗谱》载:

吴詠,自少聪敏,博览群书。

20岁出外游学,先在浙西开设学馆,后在开封、苏州、南京等地执教。

教学之余,对植物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晨窗夜灯,不倦披阅。”

“记事而提其要,纂言而钩其玄。”

“不知萤几聚,雪几映,剡(shàn)溪之藤凡几阅。”

剡溪藤,本义指产于剡溪上游山谷的古藤,这里引申为用剡溪藤纸印刷的典籍。

同时,也因为剡县,是天台邻县。

我常想,剡溪,发源于天台山脉吧。

至少,家乡的天台山,是剡溪的发源地之一。

查阅相关资料,家乡的天台山,跟剡溪、剡县的关系,还真是亲如姐妹,情同手足。

古剡县,包括今天的嵊州市、新昌县,因境内有剡溪而得名。

沿剡溪顺流而下,可以到达宽广平静的曹娥江——因孝女曹娥投江寻父尸而得名。

沿剡溪溯流而上,可以到达剡溪源头之一的天台山——四明山、会稽山,也是剡溪的发源地。

备受国内学者关注的“唐诗之路”,起自钱塘江,途经鉴湖、曹娥江、天姥山,抵达天台山。

行走在唐诗之路,不仅可以品读诗圣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可以寻访书圣王羲之的隐居处;可以感受越剧故里的浓郁文化氛围,还可以寻觅剡溪两岸的珍禽异兽和奇花异草。

相传,汉明帝永平五年(公元62年),剡县(今嵊州、新昌)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得遇桃源双女。

刘阮采药的天台山谷,即是剡溪上游。

其间,多黄精、乌药和谷皮(小构树)等,均为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

剡溪上游峡谷,也多千年古藤,称剡藤。

剡藤,不是某种藤本植物,泛指剡溪上游峡谷自然生长的各种古藤。

古时,剡县人多以藤皮制纸,名藤纸。

s-13

藤纸,以藤皮为原料,主要出剡地,又称剡纸、剡藤、剡藤纸。

还有直呼“剡溪藤”的。

古时,也称“藤角纸”。

关于剡溪藤、剡溪纸的文字记载,据说始西晋张华《博物志》:剡溪古藤甚多,可造纸,故即名纸为剡藤。

另据明朝学者、目录学家孙能传《剡溪漫笔小序》记载:

剡,故嵊地。

奉化与嵊接壤,亦有剡溪,为余家上游。

其地多古藤,土人取以作纸,所谓剡溪藤是也。

孙能传,字一之,浙江奉化人。

明万历壬午(1582年)举人,中书舍人,后官内阁敕房办事,迁工部员外郎。

曾参与内阁藏书编校,编纂有《内阁书目》4卷。

另有《谥法纂》、《益智编》、《剡溪漫笔》等著作。

在谈到剡藤、剡纸时,孙传能颇多惆怅悲伤:

余游走风尘,乃心未尝一日忘剡。

服官之暇,时手一编。

偶有所得,漫以片纸笔之。

剡中纸录剡中人语,故系之剡溪,然亦漫耳。

漫者无足录,即录无足以存。

漫得之而漫笔之,以寄吾好。

其存弗存,不问也。

唐舒元舆有文悲剡溪藤,今之错为文者,皆夭阏(夭阏è,夭折)剡溪藤之流也。

s-7

读其文,怳然(失意、惆怅貌)自失者久之。

剡溪藤、剡溪纸的消失,为什么如此令人惆怅悲叹呢?

原因当然是剡溪藤、剡溪纸的品质之上乘。

剡纸主要特色是薄、韧、白、滑。

因其莹润如玉,又称“玉叶纸”、玉版纸。

陆龟蒙有诗赞曰:“宣毫利若风,剡纸光如月。”

欧阳修则赞曰:“剡藤莹滑如玻璃”,足见其润白光滑。

得益于剡纸的莹润光泽,柔韧润滑,很快成为印刷、书画等上品用纸。

宋代孙因《越问•越纸》云:“光色透于金版”,“性不蠹而耐久”。

晋中叶,剡纸被定为官方文书专用纸。

三国至唐宋间,剡纸更是风行天下,驰名京城。

唐代,称公牍为“剡牍”;荐举人才的公函,亦名“荐剡”。

唐李肇《国史补》曰:“纸之妙者,越之剡藤。”

因此,古诗文中,常以剡藤、剡纸、剡溪藤,指代名贵纸张或历朝典籍。

韩境《全芳备祖》序文即以“剡溪之藤”指代典籍。

“剡溪之藤凡几阅”,犹言读书万卷。

极言《全芳备祖》作者,读书之广博,研究之刻苦。

说到剡藤、剡纸,想起几则历史佳话。

世称王右军拂剡藤纸,走鼠须笔,成《兰亭集序》。

兰亭在会稽(今绍兴),地近剡溪,书圣王右军自然熟悉剡藤纸。

剡纸制作工艺的关键是藤皮品质、硾捣工艺和剡水清澈。

剡溪古藤,纤维修长,质地柔韧,再经硾捣沤熟,就成了上好的造纸原料。

s-14

剡溪,发原于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天台山,最适合沿溪设水碓,硾捣造纸的古藤。

有一种藤纸,就叫硾藤纸。

又以寒冬敲冰制纸为最佳,曰敲冰纸。

《新安志》载:“纸,敲冰时为之益佳。”

剡纸,不仅是印刷、书画上乘用纸,还可以用来制作床帐、被褥。

传说,五代李观象为周行逄幕僚。

行逄性残忍,多诛杀。李观象清苦自励,以求知遇,帐围、被褥皆纸制。

并赋《纸帐诗》自慰:

清悬四面剡溪霜,高卧梅花月半床。

壐瓮有天春不老,瑶台无夜雪生香。

觉来虚白神光发,睡去清闲好梦长。

一枕总无尘土气,何妨留我白云乡。

壐xǐ,古同玺,印也。

据说,观象床帐所用之纸,可不是一般纸张,而是坚韧润白的剡藤纸。

观象因剡藤纸避祸得福,终于得到行逄的信任,军府之政,一皆取决。

又,陆游有《谢朱元晦寄纸被》诗曰:“纸被围身度雪天,白于狐腋软于绵”。

据说,陆游之纸被,也是坚韧洁白的剡藤纸制作。

再来看看晚唐名相、散文大家舒元舆的《吊剡溪古藤文》(一作《悲剡溪古藤文》):

剡溪,上绵四五百里,多古藤。

s-16

株枿(枿niè, 古同蘖,树木砍伐后留下的树桩,此处指古藤之根)逼土,虽春入土脉,他植发活。

独古藤(指剡溪古藤)气候不觉,绝尽生意。

予以为本乎地者,春到必动。

此藤亦本于地,方春且死,遂问溪上之有道者。

言溪中多纸工,持刀斩伐无时,擘(bò,分开,剖开)剥皮肌,以给其业。

噫!藤虽植物者,温而荣,寒而枯,养而生,残而死,亦将似有命于天地间。

今为纸工斩伐,不得发生,是天地气力为人中伤,致一物疵疠(cī lì,亦作疵厉,意为疾病)之若此。

异日,过数十百郡,洎(jì,到)东雒(dōng luò,指唐朝东都洛阳)西雍(指唐朝西都长安),见书文者,皆以剡纸相夸

乃寤(通悟,觉悟,认识到)曩(nǎng,过去)见剡藤之死,职正由此,此过固不在纸工。

且今九牧(九牧,即九州)士人,自专言能见文章户牖(hù yǒu ,本意是门窗,引申为学术派别)者,其数与麻竹相多。

听其语,其自安重,皆不啻( bùchì,如同,不过)探骊龙珠(即骊珠,宝珠,传说出自骊龙颔下,故名)。

虽有晓寤(通悟)者,其论甚寡。

不胜众者,亦皆敛手无语。

胜众者,果自谓天下之文章归我,遂轻傲圣人道。

使《周南》、《召南》风骨折入于《折杨》、《皇荂fū》(古代歌曲名,古人以为能登大雅之堂的宫廷音乐)中,言偃(孔门“七十二贤”中唯一的南方弟子。擅长文学,阐扬孔子学说,为孔子所称赞)、卜子夏(孔子“七十二贤”之一。少时家贫,苦学而入仕。孔子死后,授徒三百)文学,陷入于淫靡放荡中。

比肩握管,动盈数千百人;人人笔下,动数千万言,不知其为谬误。

日日以纵,自然残藤命易甚桑枲(sāng xǐ,桑麻) 。

波波颓遝(遝tà,通沓,众多,重叠),未见其止。

如此,则绮文(本义指美妙的文辞,此处此文风浮夸)妄言辈,谁非书剡纸者耶?

纸工嗜利,晓夜斩藤以鬻之。

虽举天下为剡溪,犹不足以给。

况一剡溪者耶?

以此,恐后之日,不复有藤生于剡矣!

大抵人间费用,苟得着其理,则不枉之道在。

则暴耗之过,莫由横及于物。

物之资人亦有时,时其斩伐,不为夭阏(yāoyān ,夭亡,夭折)?

予谓今之错为文者,皆夭阏剡溪藤之流也。

藤生有涯,而错为文者无涯。

无涯之损物,不直(不只是)于剡藤而已。

予所以取剡藤以寄其悲。

……

s-18

《吊剡溪古藤文》,写于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今天读来,犹发人深思。

作者认为,剡藤的伤残、夭折,并非造纸工匠之过,而是浪费纸张的绮文妄言者之错。

长此以往,虽举天下为剡溪,犹不能提供足够的剡藤、剡纸。

而实际情况是,全天下只有一条剡溪。

而剡溪之古藤,也并非取之不尽。

如果大家都不珍惜,都不保护,恐怕日后不再有剡藤、剡纸了。

而且,人们对于自然资源的破坏、损害,又岂止是剡藤、剡纸!

……

不幸,被《吊剡溪古藤文》作者言中,由于剡藤资源枯竭,剡纸也终于消失。

明成化、弘治《嵊县志》均载:“今莫有传其术者。”

可叹可悲!

我们身边已经消失、正在消失的,又岂止是剡藤、剡纸。值得深思!

……

说远了,还回到吴詠著述《全芳备祖》的介绍。

读书研究之外,吴詠还经常去野外采集植物标本。

历时十余年,“物推其祖,词掇其芳……而《全芳备祖》之书成矣。”

全书脱稿约在理宗即位(1225年)前后。

此时,吴詠年约三十。

少年意气,风华正茂,故称书稿为“少年之书”。

政和三年壬辰(1112年)九月二十日,吴詠病逝,与妻李氏合葬于乌岩山南园。

乌岩山,疑即乌岩岭,因巨岩乌黑而得名。

天台原有乌岭乡,与平镇相邻,现同属平桥镇。

如此说来,吴詠祖籍是天台平镇之三宅(今为平桥镇三吴村)。

s-19

另外,吴詠对花草树木的关注,始于青少年时。

并非《嘉靖太平志》所言,因政治理想不能实现,才移情花草树木。

关于这一点,吴詠本人在《全芳备祖》自序中说得很明白:

余束发习雕虫,弱冠游方外。

初馆西浙,继寓京庠(北宋都城开封)、姑苏(苏州)、金陵(南京)、两淮(两淮,一说淮南、淮北,一说淮东、淮西。总之是苏皖两省江淮之间)诸乡校。

晨窗夜灯,不倦披阅。

记事而提其要,纂言(纂zuǎn,搜集材料编书;言,指讲学,立说)而钩(钩,研究,探寻)其玄(玄,深奥不容易理解的问题)。

独于花果草木尤全且备,所集凡四百余门。

吴詠还说,自己之所以专心研究植物,是因为植物于我们人类大有裨益,必须高度关注,深加研究。

尝谓天地生物岂无所自,拘目睫而不究其本原,则与朝菌(大芝,朝生,见日则死。泛指某些朝生暮死的菌类植物)为何异?

竹何以虚?

木何以实?

或春发而秋凋,或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

此理所难知也。

且桃李产于玉衡之宿(玉衡,星宿名,北斗七星之第五星,泛指北斗星),杏为东方岁星(东方岁星,即为木星)之精。

凡有花可赏,有实可食者,故当录之而不容后也。

……

细细品读,其中,寄予了作者对花草树木的深情厚谊。

《全芳备祖》对植物分类排序,也体现了吴詠(陈詠)作为文人学者的独立个性。

花部以梅花为首,果部以荔枝为首,卉部为灵芝为首,木部以松树为首,比较注重植物固有的优良品性和它们对人类的突出贡献。

《全芳备祖》虽然早已脱稿,但吴詠(陈詠)本人及其后人仍在不断修编、整理。

据《天台吴氏宗谱》记载,吴詠(陈詠)生有两子,长子吴多助,次子吴少助。

吴多助,字天祐,继承父业,专攻植物。

不仅继续收集文献资料,充实整理父亲的书稿。

而且,在祖居(平镇三宅)正屋之北,营建花圃,匾题“古园”。

读书修编之暇,吴多助还喜欢种花莳草,灌园植蔬,可谓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之后,吴多助在父亲书稿的基础上,编著了《古园新稿》。

……

s-19

那么,吴詠又怎么变成陈詠了呢?

据说,为避祸,先是徙居黄岩迂浦(后属温岭,即今温岭市新河镇南监一带——见《太平县古志三种》附录之古今地名对照表),后又转徙黄岩泾岙(后属温岭,即今温岭市城东街道晋岙村)。

因为避祸,隐姓埋名,吴詠,便成了陈詠。

难怪《嘉庆太平县志·人物志三》,将陈詠归入“隐逸”。

虽避乱山中,吴氏家族(陈氏家族)仍合力保护《全芳备祖》书稿,而且,不断整理、充实、完善。

南宋宝祐癸丑至丙辰(1253年——1256年),正式付刻。

这时,陈詠已经60多岁,过花甲之年了。

因此,书稿校订任务交由福建建阳学者祝穆承担。

并请河南安阳学者韩境作序。

初版时,“印数无几,流行未广”。

又因为此时已濒南宋末期,战火纷飞,中原动荡,卷帙散失严重。

其中一部,东传日本,藏于皇宫图书室。

1979年10月,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廖承志访问日本,在著名学者吴德铎教授和日本学者天野元之助的共同努力下,才将《全芳备祖》影印本带回祖国。

1980年,农业出版社以日藏宋刻影印本为底本,配以国内抄藏本,第一次影印出版《全芳备祖》全书,列为“中国农学珍本丛刊”第一种,使得这部湮没700多年的植物学巨著,得以再传于世。

为此,廖承志委员长欣然命笔:“祝贺全芳备祖一书出版,中日友好,万古长青。”

《全芳备祖》,不仅凝聚了天台吴氏、温岭陈氏几代人的心血,也蕴含了廖承志委员长的厚爱,还有中日学者合力抢救、传承的功劳。

此书专辑植物(特别是栽培植物)资料,故称芳。

独于花、果、草、木,尤全且备,所辑凡四百余门,故称全芳。

每一种植物,相关事实、赋詠、乐赋,必稽其始,故称备祖。

书分前后两集,前集27卷,为花部,分记各种花卉。

卷一为梅花,卷二为牡丹,卷三为芍药……约120种。

后集31卷,九卷记果,三卷记卉,一卷记草,六卷记木,三卷记农桑,五卷记蔬,四卷记药,著录植物150余种。

s-22

不管是陈詠还是吴詠,不管是天台人还是温岭人。

总之,是台州人,是中国人。

这是台州的骄傲,中国的骄傲!

所有中国人,都应该为《全芳备祖》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作为一部全而备的植物学巨著,《全芳备祖》保留了大量罕见或不见经传的植物珍品,还有许多不为其他典籍所收录的诗精美诗文,这是陈詠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关于《全芳备祖》及其作者,就说这些。

没有认真考证,肯定有诸多错漏,还请朋友们批评指导。

另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希望不至于伤及温岭朋友的感情。

其实,之所以一直不敢撰写《全芳备祖》及其作者的随笔,就因为不想因此伤及温岭朋友的感情。

仰慕历史文化名人,是崇高的感情,是文化的回归,值得肯定,值得赞美。

而且,天台吴詠选择迂浦、选择泾岙,说明温岭是诞生奇迹的热土,是温暖厚爱的乐土。

我们尊重吴詠及其家族的选择,还称之为陈詠。

……

好了,还回到金凤花的介绍。

陈詠写过一首赞美金凤花的词作,题为《水龙吟•金凤花》。

陈詠笔下的金凤花,应该不是特指水金凤,而是泛指野凤仙等金色、淡黄的凤仙花。

陈詠在《全芳备祖》中介绍凤仙花时称:凤仙,桠间开花,头翅、尾足俱翘然如凤状,故又有金凤之名。

那是说,凤仙花,也叫金凤花。

而在介绍金凤花时则谓:金凤花,一名凤仙花。

可见,凤仙花,金凤花,在陈詠笔下是没有严格区别的。

其实,《全芳备祖》注重的不是花木的植物属性,而是植物的文学形象和艺术品格。

s-23

阶前砌下新凉,嫩姿弱质婆娑小。

仙家甚处,凤雏飞下,化成窈窕。

尖叶参差,柔枝袅娜,体将玉造。

自川葵放后,堂萱谢了,

是园苑,无花草。

自恨西风太早,逞芳容、紫围绯绕。

管里低昂,篦头约略,空城懊恼。

圆胎结就,小铃垂下,直开临口。

叹凡间谪堕,不如西帝,曾关宸抱。

西帝,古代指秋天之神。

宸chén,北极星所在,后借指帝王所居,又引申为王位、帝王的代称。这里指秋神。

金鞭溪的龙虾花,传说是小龙女头饰、服饰化成;陈詠笔下的金凤花,则是仙家凤雏所化。

龙虾花,金凤花,都是神奇美丽的凤仙花。

陈詠是植物学家,又是文学家、诗人,对金凤花的描摹可谓准确、细腻而又传神。

花开时节,天气已经转凉——“阶前砌下新凉”。

形容花姿,则嫩姿,弱质,婆娑,娇小——“嫩姿弱质婆娑小”。

描绘神态,则雏凤化成,宛若仙子——“仙家甚处,凤雏飞下,化成窈窕。”

赞美茎叶,则尖叶互生,柔枝袅娜——“尖叶参差,柔枝袅娜,体将玉造。”

又写到金凤花似风铃悬挂,似美玉雕琢。

还写到金凤花的坚强,秋风起,天气凉,川葵凋谢,萱草凋零,百花园里再无芳香。

金凤花,恰在这时,精彩登场,缤纷亮相。

……

《全芳备祖》在介绍金凤花时,也突出了虽玲珑娇小而不畏严寒霜浆的坚强品格。

在“赋咏祖”名目下,收录了北宋诗人、著名画家言文同的《金凤花》词作,与陈詠的《水龙吟•金凤花》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一起欣赏:

s-21

花有金凤为小丛,秋色已深方盛发。

英英秀质实具体,文采烂然无少阙。

纤茎翩翩翠影动,红白纷乱如点缬。

谁云脆弱易飘堕,自卵至翼亦数月。

铺茸剪彩转难似,只把长条恣穿结。

常疑一似小儿花,性命所系不忍折。

君不见昨夜雨,今朝风,一队惊飞返丹穴。

金凤花,是那么娇艳,那么令人爱惜。

小小花丛,秋色已深方盛发。

偏偏遭遇风雨摧残,昨夜雨,今朝风……,教爱花人怎样的心疼呵。

最后,借太湖山的金凤花,带去野菊花对大家的真诚祝愿:

在欢度节日愉快的时刻,祝你岁岁平安,天天快乐!

让歌声驱散往日的忧愁,让酒香温暖人们心窝。

祝你愉快学习,舒心工作,焕发精神,幸福生活!

在欢度节日愉快的时刻,祝愿家家幸福,人人快乐!

在灿烂阳光下心花怒放,在人生大道上放声高歌!

祝愿爱情甜蜜,青春似火,身体康健,事业蓬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010.02.12/12:50:23

摄影:陈萱、阿祥、阿明

几点说明:一、文中所引剡藤、剡纸文字,系网上资料,未查阅原著;二、《全芳备祖》资料,系温岭图书馆朋友提供,深表感谢,顺祝新年快乐!

此条目发表在温岭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太湖尖游走之八:金凤报春》有 44 条评论

  1. 说:

    沙发,又坐上了,呵呵!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野菊花还不忘发美文、传美图,真是辛苦了!又是一篇寓传奇与丰富史料的图文并茂的美文!
    金凤花很美,更喜欢其龙虾花的别名,几张侧拍的照片看着就是一只只张牙舞爪、活生生的大龙虾嘛!正面看着又有些许兰花的味道,更像兜兰,很是朴素、淡雅,喜欢!紫色的这张也很喜欢,带了些许高贵的色彩。
    不曾想过咱温岭也多名人,真是太感谢野菊花了,不是温岭人更甚比温岭人哪!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祝野菊花新年新气象、事事顺心、阖家幸福!也祝菊花园的朋友们新年快乐哦,虎年吉祥、虎虎生威!
    ——阿敏好。这一年你看园最勤,该请你坐沙发。除夕的炮竹声中,愿钟声带去我的问候,愿歌声带去我的祝福,愿雪花带去我的贺卡,愿快乐带去我的礼物:虎年吉祥,新春万福!

  2. 流云说:

    先占沙发哈.走了万里路,好不容易找了个座位,不好意思哈. 喝口茶,道一声:新年快乐!
    再慢慢欣赏金凤报春.
    ——你好,远方的流云。真是难为你了,不远万里特意赶来看望野菊花和菊花园的朋友们,赶紧再搬一张沙发,请你在家乡歇歇脚,喝杯热腾的菊花茶,还诚情邀请你和我们一起观看春节晚会……愿家乡的金凤花带去最诚挚的祝福:春风吹进你的家,幸福常住你心间!

  3. 流云说:

    阿敏,新年好呀.没想到我刚要坐,你就捷足先登了
    ——流云好。阿敏看园很勤快的。我会转达你的问候与祝福。再祝新年吉祥!

  4. 聃聃说:

    感谢你在辞旧迎新的时刻给我们看到这样美丽的花朵,读到这样美丽的文字,感受到如此善良的心灵!祝虎年吉祥,百事可乐!

  5. 野菊花说:

    钱老师好,谢谢你的鼓励。丁琦娅携家人给你拜年了,祥烟瑞气晓来轻,腊梅花开喜作晴。万户彩楹真可观,春风送出祝福声: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6. 小草说:

    花儿真漂亮,一片绿叶,包含着它对根的情谊,一句贺词,浓缩了我对你的祝愿。愿这虎年带给您虎添双翼般的工作热情!

  7. 野菊花说:

    小草好。很久不见了,想念你的阳光与微笑。祝你新年吉祥,万事如意!

  8. 淡宁说:

    勤劳的小蜜蜂,虎年吉祥,万事如意!

  9. 野菊花说:

    淡宁好。谢谢你的鼓励。你也勤劳啊,除夕夜还来看园,深表感谢。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给你:岁岁健康,事事顺心!虎虎吉祥,虎虎多福!

  10. 向日葵说:

    有几张拍得真像龙虾,乡间的凤仙花是我熟悉的,可是这野凤仙看上去和我印象中的很不同。谢谢野菊花。祝新春快乐。
    ——向日葵好。金凤花、野凤仙都是凤仙科凤仙属的,有许多相似处,但花姿更美。又因为是野生的,不太容易见到。我也是第一次拍到金凤花。愿她们带给你吉祥。新年快乐!

  11. 说:

    流云好!真不好意思,沙发先占了。不过也没关系,野菊花家的沙发可大着呢,可合好几人坐呢,咱一同坐吧!也祝你新年快乐,虎跃龙腾!
    野菊花新年好!今年真是春来早啊,这不桃花也开了,前几天在马路边就看到盛开的桃花了,给春节又抹上了一层粉红的色彩哪!

  12. 野菊花说:

    阿敏真是大方,愿意与朋友分享快乐。牛年因为有两个立春,感觉冬季特别短。昨天回家,看到桃花、梅花和迎春花,春意渐浓呵。祝你新春快乐,春天美丽!

  13. 英雄炮兵说:

    爆竹声声除旧,金凤频频报春。英雄炮兵给野菊花及园友们拜年来了!祝大家虎年吉祥,新春快乐!
    ——英雄炮兵好。谢谢你在新年钟声中给我们带来诚挚的祝福。我会转达你的美意。好运在新年的钟声里敲响,健康在春晚的笑声里荡漾,幸福在新年的烟花里绽放。感谢您、祝福您:虎年吉祥,快乐平安!

  14. 令笏说:

    野菊花新年好!祝您全家万事如意!幸福安康!

  15. 野菊花说:

    令笏先生好。谢谢你的祝福。野菊花携全家给你拜年了,祝福你们全家虎年吉祥,快乐平安!

  16. goodluck说:

    新年的第一个脚步,新年新气象,新年快乐,愿金凤花带来好运.
    ——啊,你好。花开、花落、快快乐乐!白云、蓝天、幸福无边!和风 、细雨、尽如人意!运气、福气、一起来到!衷心祝愿您全家新春快乐,虎年吉祥,工作顺利,幸福安康!

  17. 飞翔说:

    野菊花永长在太湖尖上!

  18. 野菊花说:

    飞翔好。谢谢你的诗意的赞美。野菊花在太湖尖为你祝福:虎年大吉,幸福安康!

  19. 雷锋说:

    新年快乐!金凤花带给大家虎年吉祥,万事如意!~

  20. 野菊花说:

    雷锋好。发现金凤花,还要感谢你这位称职的向导。要不是建议走太湖山岭,我们还不一定幸遇金凤花呢。愿美丽的金凤花带给你一生的平安快乐!

  21. 启明星说:

    太湖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真令人向往啊!
    ——启明星新年好。春来时,太湖山水更神秀,记得带孩子去游走呵。祝你们全家虎年吉祥,天天快乐!

  22. 重型轰炸机说:

    野菊花好,国内学者称的“唐诗之路”我只走过新昌境内的一段路,又称谢公古道

  23. 野菊花说:

    小老乡新年好!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征服了一座座大山,大正月的也去登高望远。说来惭愧,“唐诗之路”我走的比你更近,连邻近的谢公路古道都不曾走到,努力追赶!

  24. 秋笠山人说:

    丁女士身居副市长要职竟写出这么多的带有极高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文章,太令人惊奇了!!!

  25. 野菊花说:

    朋友,新年好!谢谢你的鼓励,我的文字很粗浅,就一些随笔感想,还请多指导。欢迎你来作客,祝你和家人虎年吉祥,天天快乐!

  26. 说:

    祝贺你高升 祝你春节快乐 老陈在这里感谢你 希望你再接再励 也希望你记住温岭的朋友们 愿你天天开心事事顺心身体健康 温岭人陈连志敬

  27. 野菊花说:

    老陈新年好!调到台州市文联了,没来得及向你道别,请原谅。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关心支持,我会铭记在心的。希望常走动,常联络。在此也祝你新年吉祥,家庭幸福,事业兴旺!

  28. 释慧玲说:

    太湖山太湖水太湖人记着野菊花!

  29. 野菊花说:

    释师新年吉祥,元宵快乐!谢谢你的鼓励,野菊花永志不忘:太湖山,太湖水,太湖人!

  30. 飞翔说:

    不小心:)
    上次丢了个字:
    野菊花“永”长在太湖尖上!

  31. 野菊花说:

    飞翔新年好。真是认真,给你加上去了。谢谢你的吉言,野菊花永长在太湖尖上!

  32. 剡溪茗说:

    还能再细说一下剡藤纸吗?谢谢!本人想开发这一失传千年的剡藤纸

  33. 野菊花说:

    剡溪茗,多好网名,雅士有雅兴。
    饮茶歌诮崔石使君
    唐·皎然
    越人遗我剡溪茗,
    采得金牙爨金鼎。
    素瓷雪色缥沫香,
    何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
    情来朗爽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
    忽如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
    何须苦心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
    世人饮酒多自欺。
    愁看毕卓瓮间夜,
    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
    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
    唯有丹丘得如此。
    欢迎你来菊花园,请多指导。
    不好意思,对剡藤纸并没研究,只因家住天台,是剡溪源头之一,就夸夸家乡的自然资源和传经工艺。
    东晋时,剡溪之水孕育了王羲之、王献之等书法大家,剡藤纸也名擅天下。据明《江南志书》记载,当时的剡藤纸主要有五大类:硾笺,玉版笺,澄心堂笺,粉云罗笺,敲冰纸。纸质都极光洁、莹滑,“宣毫利若风,剡纸光于月”、“剡藤莹滑如玻璃。”北宋以后,渐渐失传。如果能恢复此传统工艺,无疑是一大好事。祝你成功!

  34. 剡溪茗说:

    谢谢你,野菊花!又给我提供了新的资料。天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什么样的山水养什么样的人。
        昨天与一位当地研究谢灵运、王羲之的老同志一起出行,说起剡藤纸,有一个细节:我市(嵊州)一位老先生张秀铫(张秀民之弟,现己八十有六,中国造纸学会委员会顾问),他在1988年曾在<<中国造纸>>第6期上发表过<<剡藤纸刍议>>,文章中也有:“据张华(232-300)《博物志》载:‘剡溪,古藤甚多,可造纸,故即名纸为剡藤。’”这位老先生说,张老对他说,关于这一点,心中一直觉得不安,因为有人查阅《博物志》,未见有此记载。不知丁老师有没有查阅过?
        关于剡藤纸的重新开发,1989年我市贵门一家造纸厂,在浙江造纸研究院的指导下,曾生产出6000张剡藤纸,质量好于富阳宣纸,逊于泾县宣纸。当年参与开发的技术人员,我已与他谈过,他对手工造纸可称国内行家了,也很感兴趣、很有信心,技术基本是成熟的,造出一流的剡藤纸是应该完全可能。目前正与政府沟通士地问题,因为这种厂不可能建在开发区,对水的要求高,敲冰纸为什么好,就是水的因素在起作用。
    “剡溪之藤凡几阅”,又给我们提供了剡藤纸品位的依据。挺感谢的!
        当年谢灵运、王羲之都是有造纸厂的,王羲之生产的就是硾纸。王晚年之作为何越来越好,有人分析与纸有莫大关系。
        丁老师好象对草有很深研究?中草药是一个伟大的宝库。民间有真才,<<药典>>有缺陷。中医开方,为何药味越来越多,<<药典>>是最大束缚。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很多好方还是在民间。
        希望能得到你更多的帮助。谢谢!

  35. 野菊花说:

    剡溪茗好。谢谢你提供张老先生的研究成果,张老治学之认真令人钦佩。实话实说,关于《博物志》剡藤云云,系网上资料。东晋张华所撰《博物志》,共十卷。原书散佚,今本系后人搜辑成篇。“剡藤”一则,或许借助其他文献引用得以保存。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对剡藤、剡纸没作研究。向张老先生学习,我会请图书馆朋友帮忙进一步查阅考证。非常感谢你的友情提醒。明孙能传的《剡溪漫笔》对剡纸也有记载,如果能借到此书,可以看看——我也在找此书。我的一位已故姨父曾经是天台造纸厂负责人,我看过稻草、麦秆造纸,工厂化的,污染太大,早已停产。作坊式的造纸,在我想像中就是一种艺术,特别是剡水、剡藤造纸。真想去参观你们的造纸工场,见识一下复活的剡藤纸。剡水清澈,剡纸滑润,对书画艺术的发展,甚至对中华文化的贡献,功不可没。你们的研究和探索,意义深远而广大。初战告捷,可喜可贺!另外说明,我只是喜欢花花草草,并没有研究《药典》,我是学中文的,随笔中偶尔介绍一些民间草药偏方,也是听人说的,不能用来治病呵。你是实业家又是大学者,还请多指导。再祝诸事顺利,五一节快乐!

  36. 剡溪茗说:

    (“剡藤”一则,或许借助其他文献引用得以保存。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测.)
        哈哈,你还真能猜!事实就是如此。张老就是根据历代县志而来,并非自查了《博物志》,所以,当有人说并没在《博物志》中查中到有此说时,心中感觉不安。张老是当代中国目录学家、印刷史专家张秀民之弟,治学精神值得我们学习。真如你所说,《博物志》因散失较多,有人查到的版本没有,不一定别的版本就没有。不然县志上也不会凭空而说。
        孙能传的《剡溪漫笔》,这文我应该有,因为最近出版了一套有关嵊州的丛书,其中有一卷就是历代写剡溪的散文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去要一本来给你。
       声明一下,目前还没有造纸工场。89年试做过剡藤纸的工厂,是私营企业,后来因种种原因,现早已停工倒闭了。如果哪一天真能开工生产,定邀请你莅临指导。
        设想中的工场也是限量生产,不能有污染,应该是有纸香。选一山清水秀之地,辅以一些精致的竹木小屋,让闻纸香而来的书画家作为创作、休息之所。事实上,当年刘海粟曾二次托人让当年参加试制的技术员去面谈,可惜的是他没去。
        非常感谢你对一位素昧平生的人如此热心,在百忙中抽时间耐心解惑。敬佩你胸有雄兵百万,又经伦满腹。
        节日快乐!
    ——剡溪茗好。关于《博物志》的剡纸记载,我是瞎猜的,竟然撞上了。不知张老所见是什么县志,能为我转述么。你对设想中的剡纸工场的规划,很有文化韵味,闻到纸香了,令人神往!《剡溪漫笔》如能搞到,当然满心欢喜,就怕你麻烦。我已经调台州市文联,请寄台州市政府大楼十四楼文联。谢谢了。

  37. 剡溪茗说:

    想当然就容易出洋相,说到《剡溪漫笔》,我想当然地以为人文嵊州丛书中的<<历代咏剡文选>>中会有收录,所以昨晚大言不惭地说可以为你找一本来。今天一到办公室,翻开<<文选>>一看,有陶渊明的<<剡县赤城>>、王十朋的<<剡溪春色赋>>、周汝登的<<剡溪游记>>、王思任的<<剡溪>>,就是没有孙能传的<<剡溪漫笔>>。抽个空去问问译注者。趁你还没看到笑话前,自动上来道声歉。

  38. 剡溪茗说:

    其实不收入咏剡文选是对的,<<剡溪漫笔>>独立成册,又不是专意剡溪,我之无知,由此可见。日后当自知为戒。

  39. 野菊花说:

    剡溪茗好。听你描述《人文嵊州》中《历代咏剡文选》篇目,就知道是一套好书。结集者做了大好事。你是热心人,没有《剡溪漫笔》,一样要感谢你。

  40. 剡溪茗说:

    昨天打电话给一位研究王羲之的老先生,问他有没有<<剡溪漫笔>>,他说家里有,可以借给我看,他是好多年前在西安买了十本,都送给朋友了。他当初以为是嵊州的剡溪,其实<<剡溪漫笔>>中的剡溪是指奉化的剡溪,孙能传是奉化人,如果你需要,我把书扫描下来,再发给你吧。

  41. 野菊花说:

    剡溪茗好,节日快乐!为你的认真和真诚所感动,也感谢那位珍藏《剡溪漫笔》的朋友。剡溪、剡藤、剡纸,嵊州、天台、奉化共有共享,体现了自然的博大和文化的博大。很想一睹《剡溪漫笔》文稿,就怕你太折腾。如果有电子文本或图片集成稿,那就可以网上传递——哈,还是太自私,只想快点看到《漫笔》。不客气了,有劳你辛苦一下。祝节日快乐——劳动者的节日,以劳动为荣、为乐!

  42.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之缘老师留言:丁姐你游走错了,应该多来寒山湖走走!
    ——[微笑]之缘老师早安!谢谢热情邀请,寒山湖,娄金岗,那是家乡的湖山,肯定要多走常走,会给我知识,给我力量!这是多年前在温岭游走太湖山的最后一章。收获很大呵,山道上走来天台先贤、伟大的植物学家陈詠,还在寒冬里为我捧出他喜爱的金凤花。老乡就是老乡,他乡相遇也是知己至亲![玫瑰][玫瑰][玫瑰]
    周老师留言:赞叹!植物学巨著《全芳备祖》。长见识了!谢谢[抱拳]
    ——周老师早安![咖啡]是的,南宋陈詠编著《全芳备祖》植物学巨著太伟大了!天台人,黄岩人,温岭台州人,中国人,都会拥有这位先贤而自豪![强][强][强]
    陈校长留言:早安[抱拳]
    ——陈相早安![咖啡]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原来花梗的花叫凤仙花呐,又学习了。 奶奶腌了花梗和苋菜股,加上豆腐烧制起来,非常下饭。
    ——小米,早安![玫瑰]是啊,温岭叫花梗,天台叫指甲花(红花可染指甲,最环保的指甲油),中文植物名凤仙花。你奶奶是腌菜高手啊,闻到腌花梗、苋菜股的香味了,以前,外婆会做,也常用来烧豆腐,比臭豆腐好吃!小米也学会了吧,描述绘声绘色,诱人![玫瑰][玫瑰][玫瑰]
    哈哈,我不会腌花梗和苋菜股。只腌过长豆角。苋菜股那些都是大工程,奶奶会腌好几缸,我把握不好盐份。 吃嘛,倒是最积极的一个。 不过这些腌制品现在尽量控制少吃点,不然对痘痘也有影响。 臭豆腐,真不喜欢吃。以前去绍兴吃过一次,还没家里的咸菜,苋菜股香。[偷笑]
    ——[微笑]可怜的小米,爱美丽,为除痘,不得不牺牲一些传统美味!这是对的。把奶奶腌制工艺、美食记忆留在心间,时时想起,就有美味!看过腌长豆角的成品照片,很棒![强]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人,早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丁姐,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咖啡][玫瑰][太阳]

  43. 误差说:

    花好,图好,文好,祝福好!【大拇指】…开卷有益,必有收获【强】…感恩丁老师分享【玫瑰】

  44. 野菊花说:

    王老师,晚上好!
    太湖道上遇见金凤花,想起陈詠的金凤诗,为争这位伟大的先贤,抄了好多资料,让你浪费时间了。
    感恩王老师鼓励!【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