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山散记之十:农事记忆

大雷山之行,翻过大雷山、大闾山、乌岩山等多座山头。

n (31)

道道山冈,迢迢山岭,当地人称这一段山路为“十八坎”。

十八坎,是十八道坎,也是十八道弯。

山路十八弯,山岭十八坎,山多,岭多,田地就显得极其珍贵。

不过,也不要以为只能看到零星的山地;只能看到适合山地生长的作物呵。

除了零星的山地,还有大片平整的水田;除了番薯、玉米、山药,还有大面积水稻呢。

并且,我们还看到了荸荠(bí qi)、茭白等水生植物(浅水性多年生宿根草本)

走近荸荠田、茭白田,还能看到浮生水面的红绿萍和田字草呢。

这说明,深藏大雷山的农田有充足的水资源。

可是,没看到大龙湫、大龙潭呀。

农田灌溉之水来自哪里呢?

就来自小小的竹桶屙水库么?

不太可能。

这么小的竹桶屙水库,保证九支田村的农田灌溉和人畜饮用就很不简单了。

那么,大雷头村、蒲洞村、寨门村的农田灌溉用水,又是哪里来的呢?

n (60)

询问山里阿婆,言是自来水。

自来水?用自来水灌溉农田?太奢侈了!那得建多大的自来水厂啊!

哈,那不是水厂的自来水。

那又是什么自来水呢?

是泥鳅龙送来的山泉水。

你老真会开玩笑,还真有泥鳅龙不成?

泥鳅龙当然是有的。

即使有泥鳅龙,也潜藏在龙宫、龙潭里,离村庄、农田远着呢。

若是从山下的龙潭引水浇灌,那可是不小的水利工程。

看看周边的田野,并没有其他山塘水库,也不见抽水机埠、引水渠道等水利设施。

再次询问山里阿婆,泥鳅龙到底在哪里潜藏?

泥鳅龙随处可潜藏,潜藏在龙宫,潜藏在龙潭,也潜藏在山谷、田野。

你们看,那片稻田就潜藏着泥鳅龙!

大雷头村外,有大片稻田,就是眼下这样的旱季,又是晚稻收割之后,仍然储满田水。

通常情况下,晚稻收割季节,总是少雨缺水。

因而,晚稻田多半是干燥的。

n (33)

干燥的晚稻田有两大好处:

第一,方便晚稻收割。

在我的印象里,晚稻收割时,稻田是干燥的,稻谷是干燥的,割稻、打稻都比抢收早稻轻松。

而且,人也干净得多。

抢收早稻时,哪天不是一身田水,一身泥巴。没个干净的日子。

第二,方便稻草晾晒。

收割后的晚稻田,如果不是急于翻耕,总是用来晾晒稻草。

原地晾晒稻草,那是既省时又省力。

你们不知道,拖拉湿重的稻草,去山上或是村头晾晒,也是繁重的体力活呵。

早稻田因为要抢种晚稻,多半不放田水,自然不能晾晒稻草。

因此,早稻收割后,稻草只能异地晾晒。

早稻简直就是从水里捞的,稻谷湿重,稻草更是生铁似的湿重。

搬运湿重的稻草,就成了“双夏”生产必不可少的繁重劳动。

我干过这样的农活,知道那是怎样的劳累和繁重。

一手拉两三把稻草,已经步履艰难。

用竹杠、扁担挑,也感到肩头沉重,脚步沉重。

彼此一对比,我也能体会到原地晾晒稻草的便利和轻松。

眼前这片晚稻田,清凌凌的田水淹没齐簇簇的稻茬,简直就是早稻田。

n (29)

显然并不适宜原地晾晒稻草。

所有稻草,都被拖拉到高处旱地或是农舍前后晾晒。

晚稻田怎么还会有这许多田水呢?

这一带的稻田,一年四季都是不断水的。

哪里来这许多田水呢?

跟你说过了,这是自来水!

下去看看,还真有自来水不成。

不看不知道,一看全明了。这田水竟然是地下自涌的!

还真是自来水,地地道道的自来水!

我是信服了:大雷山的峡谷间,大雷山的田野上,真的潜藏着神奇的泥鳅龙!

好龙,好泥鳅龙!浇灌山间田地,滋润山野作物。

不枉大雷山百姓为你传颂,为你祭祀。

行至一座俗称老鼠尾的山冈时,寨门村的朋友说,那边山谷里,也有大片水田,是我们寨门村的。

山谷里也有大片水田啊?

嗯,有几十亩呢。

也有自来水么?

有,有自来水,也是地下自涌的。

n (30)

如此说来,也适合种植水稻、荸荠和茭白。

是啊。能种水稻,也能种荸荠和茭白。

也住着泥鳅龙吗?

不是泥鳅龙,是滥田龙。

嘿,又跑出一条滥田龙!

那片水田叫滥田陇。

哦,滥田陇住着滥田龙!

现在还在耕种么?

没有,早就没人种了。

 

这么好的滥田陇,为什么不继续耕种呢?

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了,山下田地全是老人、妇女在耕种,已经够他们忙的了。山上的田地就管不过来了。

我注意到了,山上山下,村前村后,挖番薯的,割稻子的,收茭白的,全是留守山村的老人、妇女。

走过去跟他们聊一会,尽管也诉说农业生产的劳累,也感叹农田耕耘的辛苦,但对田地、庄稼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并不愿意轻易放弃。

再怎么说,这是祖辈留下的田地,这是我们的根基,也是我们的家园!

是啊,土地,庄稼,家园,一样让人怀念,一样让人留恋!

听罢寨门村老人、妇女一席话,我也因此想起一些渐渐远去、渐渐淡去的农事记忆。

冬至到了,该是闲话一年好收成的时候了。

n (21)

想好了,这则随笔就说农事记忆!

农事记忆有很多,先说什么呢?

面对泥鳅龙、滥田龙精心呵护的大片稻田,就说水稻生产吧。

水稻生产,还是一个大题目。

范围再缩小一点,就说早稻生产。

别以为早稻生产是明年开春后的农事,准备工作可得从眼下这个季节开始。

在我的家乡,晚稻收割后的农田,多半种有草子。

家乡人习惯种紫色花的紫云英,俗称紫花草;温岭这边多种黄色花的野苜蓿,俗称黄花草。

草子是牧草,是饲料,也是绿肥。

草子肥美,不仅猪牛羊不愁春粮,还为早稻备足了基肥。

基肥,这名词听起来有点陌生吧。

基肥,就是底肥,是在播种或移植前施的肥料。

主要是给作物提供整个生长期所需要的基础养分。

基肥,也有改良土壤、培肥地力的作用。

基肥施足了,就能为作物生长创造良好的土壤条件。

因此,基肥大多选择迟效性的肥料。

厩肥、堆肥、家畜粪等,都是常用的基肥。

有资料表明,紫云英富含氮、磷、钾等水稻所需养分,是优质的有机肥,尤其适合作为早稻的基肥。

冬季种好草子,对改良土壤,培肥地力,促进早稻生长发育,有着重要的意义。

n (4)

因此,晚稻收割后,农民朋友会及时给草子田(稻田、草子田,其实是是同一丘田,种有稻子叫稻田,稻子收割后就叫草子田)开沟排水,并为草子施足冬肥。

这冬肥呢,多半是草木灰、泥头灰和猪牛栏等有机肥。

来年开春,草子花盛开时,割去鲜嫩的茎叶作饲料。

余下的根茎,随翻耕的泥土,深埋进稻田,就是早稻所需的上好基肥。

忙完草子田开沟、施肥,就要准备早稻谷种了。

现在,多种杂交稻,一棵秧苗就是一丛水稻,谷种的需要量不是很大。

以前是普通稻种,一丛稻插下去,少则七八苗,多则十几苗,谷种的需要量就大。

而且,那时多种双季稻,早稻、晚稻还不是同一个品种。

早稻多是日常饭粥所需的籼稻;晚稻则是做年糕用的农垦58和包粽子用的糯稻。

因此,早稻、晚稻要分别选种。那就更麻烦了。

较真一点的,早、晚稻的稻种,都是从长势好的稻田里,一个稻穗一个稻穗直接精选的。

这样选出的稻种,不仅颗粒饱满,出芽率高,成活率高,还能保证不掺杂稗草等杂草的种子。

就是不较真,稻种的晾晒、储藏,也不同于一般的稻谷,总是格外小心谨慎。

选好稻种,下一步是做秧田。

能做秧田的田亩,土质肥沃不用说,还要保证给排水方便,日照、通风条件好。

m (1)

还有一条,要少病虫害。

怎样做到少病虫害呢?

是不停地给农田喷洒农药吗?

不是。是关田水。

知道什么叫关田水么?

就是放满田水,关牢田埂上的水阙(田埂上用于引水排水的小缺口,俗称水阙),使田水在一定水位存储一段时间。

关田水的主要目的是冻死病虫。

冬至前后,是关田水的最佳时机。

为什么呢?

因为,冬至先后水气、地气最为寒冷。

家乡俗语云:“冬至先后,天寒地冻,沙飞石走。”

选择这个时候关田水,对病虫的杀伤力最大。

关田水结束,选择晴好天气,放干田水,翻耕田地。

现在,多用大中型农机耕地,“轰隆隆”一阵响就完成了。

过去,多是人力、牛力合作耕地,还是很费时间的。

人畜合力耕地,会用到犁、耙等大宗农具。

这两宗农具,不是每户人家都有的。

通常情况下,合村也就几副犁耙。

n (5)

小户人家,也养不起耕牛。

需要耕地时,多半是连犁带耙,再捎上耕牛,一起借用。

如果是家里缺少男劳力,还得另外请人代耕。

外婆家就没有男劳力,外婆、娘妗、琴娥姐,外加我们一群孩子,谁都不能胜任耕地的重活。

每到耕地时,就请宪舅来帮忙。

宪舅会背着犁耙,牵着水牛来。

所以,对犁、耙这两宗农具,印象特别深刻。

犁,是单铲铧式犁。

犁铲、犁壁是铁铸的,足有六七斤重。

犁柄、犁辕、犁柱、犁床等虽为木质,但因体量大,也不轻。

耙,是多齿方形耙。

扶手、耙框是木质的。

耙齿是铁铸的,前后两排,各有9齿,合计18齿。。

因此,也很沉重。

另有一种耙,扶手、耙框连同耙齿,均是木质的,那就轻得多。

但碎土效果就不如铁齿耙了。

n (44)

铁齿耙,自身重,人骑得稳,碎土效果就好。

当然,耕牛会劳累些,要多喂上好的饲料。

有条件的,还要给耕牛喂几勺蛋花酒,家酿黄酒加红糖加蛋花,老家人称鸡子酒。

不过,任你上好饲料招待,鸡子酒慰劳,耕田耙地还是一个累,人累,牛也累。

当然,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再苦再累也要耕耘。

不管是犁田,还是耙土,都由耕牛负重拉动。

因此,犁耙都配有弯弯的木弓,家乡方言叫牛轭。

牛轭,有固定的弯曲形状,恰好套住耕牛耸起的背脊。

牛轭是用硬木做的,一经弯曲就再也拉不直了,也不会随意变形。

只有这样,才能规范耕牛向前、向左、向右行走。

作为农具,牛轭的设计实在是没嫌头的。

农民朋友则以此比喻生性固执,思想僵化。

你这人呀,真是固执,连个弯都不会转,牛轭样!

你看,多生动的民间语言!

看到家乡的犁耙,就会想到弯弯的牛轭。

也会由此想到以牛轭作比喻的有趣方言。

n (9)

现在的犁耙,小型化了,简单化了,跟我以前在家乡见惯的,有许多不同。

说实话,我觉得不如以前的犁耙坚实、美观。

实用功能应该差不多,或许有更多改进。

不说这些了,继续说耕耘土地。

犁的作用是深耕,耙的功能是碎土。

埋头牵拉的是耕牛,挥鞭把舵的是农民。

犁是手扶的,耙是人骑的。

前者称扶犁,后者称骑耙。

扶犁、骑耙可不是一般农活,属于农业生产中的高级技术。

不信吗?

你可以试试。

我也试过。

别说耕得直不直,深不深;耙得平不平,匀不匀。

先是那耕牛就不买你的账,又是打响鼻,又是踢后腿,让你无法接近。

好不容易赶着耕牛往前走了,一个急掉头,或是一阵狂奔,扶犁、骑耙的你,准是四脚朝天,浑身泥水。

有时,还会被犁头、耙齿划伤手脚。

算了吧,别丢人现眼了!

n (10)

我们能做的是给扶犁、骑耙的老把式农民打下手,挥舞锄头给翻耕的土地斩田。

斩田,就是把经过翻耕的大块泥土斩小、抚平。

斩田会用到锄头。

锄头,想大家都认识。

但是,若是分解开来,让你说出各部位的名称,怕又犯难了。

狭义的锄头,就指铁铸的刀具部分,俗称锄头板,这是锄头的主体。

根据锄头板的宽窄,分阔板锄头和普通锄头。

斩田多用普通锄头,阔板锄头则用于开沟、削草。

锄头的第二部分是木柄,俗称锄头杆,或称锄头柄。

锄头的第三部分是木楔,俗称锄头枕。

别看锄头枕就是小小几块杂木,其作用可不能忽视。

没有锄头枕,或是没有枕严实,锄头板与锄头柄就没法巧妙组合,也就别想发挥锄地、除草的应有作用。

所以,农民朋友在使用锄头前,总是先检查锄头枕是否严实了。

长久不使用的锄头,还有几个人人都会的惯用动作。

要么在石板地上猛击锄头枕的部位,使之更加严实。

要么把锄头放进水里浸泡一会,使缩水的锄头枕迅速膨胀,进而紧紧咬住锄头板和锄头柄。

m (4)

这些小窍门,阿雄他们是从背锄头那天起就学会了的。

刚到乡下时,我因为不懂这些窍门,出过多次洋相。

不是锄头板与锄头柄脱开了,就是正使用中,锄头枕远远飞走了。

嘿,别提多难堪了。

我算是领教小小锄头枕的厉害了。

从此,再不敢小瞧锄头枕了。

每次出工前,只要是带锄头,必定先检查锄头枕是否严实了。

即使锄头枕是严实的,也学着农民朋友的样子,出工前,在家门口的石台阶上猛击几下锄头枕部位,经过小溪时,又在溪水里浸泡一会。

这样,锄头板与锄头柄就再也不会脱离了。

再也不会因为锄头枕飞起,影响挥锄劳动了。

也不至于再出洋相,丢人现眼了。

锄头枕,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严严实实地咬紧锄头板和锄头柄。

这对锄头的使用,自然是好的。

但也有人因此想到一些伤人的言语,像锄头枕一样,堵在胸口闷得慌。

你这话呀,真是伤人,锄头枕样堵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是因农事农具创造的又一形象生动的家乡方言。

n (48)

所以,有必要为锄头枕记上一笔。

记住了,锄头使用前,要检查锄头枕是否严实了。

但是,说话可千万别像锄头枕那样伤人呵!

哈,又扯远了,还回到斩田劳动。

经过斩田这道工序,耙田的农人和耕牛,都可以节省许多力气。

农业生产,讲究合作。

不仅人与人要合作,人与耕牛也要合作。

这也是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呵。

若是一般的稻田,经过深耕、斩田、耙平,就可以插秧了。

但是,作为秧田,还得一番精心打理。

耙平的田亩,还要做出一道道的田畦。

每道田畦的宽度是相似的,高低是一样的。

这样还不够,还要用一种俗称“田搪”的农具,将田畦表面逐一搪平。

田搪,是T字形的木制农具,用光滑的小木柱做成。

横置的搪把,很像擀面杖,大约手臂粗、一米长——那宽度,大约就是田畦的宽度。

竖立的搪杆,比搪把略细,长度则是搪把的两至三倍。

使用时,手握搪杆,远远伸过去,来回在田畦上轻轻拖拉,就可以把田畦表面搪平整,搪光滑。

m (2)

用田搪打理过的田畦,不仅仅是平整,更主要是光滑的、细腻的,像搪了一层稀稠的泥浆。

这样才能保证谷种不至于陷得太深,也不至于完全露在外面。

家乡方言,形容土地平整、道路平坦,甚至形容衣物熨烫得平直,都说“搪平搪平的”。

搪平搪平的,就不是一般的平整。

这又是农业生产创造的形象语言。

现在,田搪都看不到了,“搪平”的方言怕也会消失。

即使不消失,其真实含义恐怕很难为年轻人所理解。

温岭方言中也有“搪平”的说法,意思跟天台方言相近。

这不奇怪,温岭也有“田搪”这样的农具。

去年春夏间,曾在温峤镇的焦湾村头看到。

一位中年男子,扛着田搪从我们身边走过。

被我叫住了,问他是不是在做秧田?

是啊,做晚稻秧田。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干过农活。我还知道这个东西叫田搪。

对呀,是叫田搪,也叫搪。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这真让我开心,时隔十几年,竟然在温岭田头看到熟悉的田搪。

不过,温岭的田搪与我老家的田搪略有不同。

主要是搪把不同,不是圆柱形的“擀面杖”,而是一块扁平的搪板。

使用起来,应该是上下拍打,我这样想。

搪板的长度也短得多,大约六十公分。

这样的田搪,也能把田畦搪平。

但我想,效果不如我老家的田搪。

秧田搪平了,就等播种了。

谷种可不是直接撒落秧田呵,要先哺出谷芽,这过程叫“孵谷子”。

孵谷子,听起来是不是像孵小鸡?

就是啊,育种的过程真的像孵小鸡,讲究温度,讲究湿度,还讲究时机。

这也是有许多规矩的技术活,也有专人负责,我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谷种盛在一种叫“脚箩”的竹编箩筐里的。

农家具中,竹箩的种类多得让人说不完。

脚箩和方箩是最常见的两种竹编箩筐。

脚箩,箩底是方的,箩口是圆的,有几分像方箩。但又有不同。

方箩,是用薄片状的篾黄编织的,箩底、箩口差不多大小,四周用手掌宽的厚竹片支撑,看上去方方正正的,所以称方箩。

方箩编得密集,两面光洁,多用来盛晒干的稻谷,也可以盛大米、麦粉。

n (15)

脚箩,是用柳条状的篾青编织的,虽然也是底方口圆,却是底部明显小于箩口。

相比方箩,脚箩要粗疏得多,但也更结实,更能承重。

因此,脚箩多用来盛地里挖掘的番薯、芋头,也用来盛刚掰下的玉米棒等。

果农也用脚箩盛桃李、杨梅、柑橘等水果。

原先的脚箩,底部有四只脚——现在的脚箩,多半没有脚了。

脚箩,因此得名。

那脚是用竹筒做的,其功用就是架起箩筐,使之稍稍离开地面。

因为,在稻收季节,脚箩多用来盛湿重的稻谷。

稍稍架高一点,泥水就会畅快流走,进而减轻挑稻谷者的负担。

用脚箩孵谷子,也是看中它的过滤功能。

盛在脚箩里的谷种,上面往往盖着稻草。

负责孵谷子的宪舅他们,每天要用清水浇淋多遍。

脚箩的好处是,既不积存过多水分,又能保证一定的湿度,让谷种正常发芽。

直等到全部谷种冒出点点白芽,就可以播撒到秧田里了。

播撒谷种时,会用到俗称“畚斗”的竹编器具。

畚斗,从大类分,应该就是畚箕。

n (57)

农家的畚箕,比箩筐还多,盛谷物的,盛面粉的,盛粪土的,盛沙石的……大大小小,千奇百怪,数也数不清。

在我的家乡,大致有两类。

一类是铲盘状的盛器,就是畚斗。

畚斗是用薄篾片编织的,细密,光洁,多用来盛谷物、面粉等。

还有一类畚箕,是用竹条编织的,粗疏,简陋,多用来盛粪土、泥沙、猪牛栏,也用来盛芋头、番薯、蔬菜等。

畚箕又有多种,短提把的叫挈箕,长提把的叫扛畚。

挈箕的提把是用葛藤编的;扛畚的提把是用竹片做的。

温岭农村常见的还有在畚箕后面安装木提把的,叫畚箕挈。

在温岭,我还见过一种竹条编的畚箕,没有提把,两侧留有对称的小框框,用来运送沙石料。

总之,畚斗多作为日常盛器,挈箕、扛畚、畚箕挈则用于农业生产。

谷种是收成的希望,一粒也舍不得浪费,便郑重其事地盛在编织细密的畚斗里。

播撒谷种要求均匀,总是高高抛起,自由洒落。

能看到谷种播扬的轨迹,能听到谷种落地的声音。

n (62)

农民朋友对播种是十分看重的,都说种子落地,收获一半。

或许正是因为高度关注,也衍生出许多关于播谷的生动语言。

最多的是用谷种落地的声音和形象,来形容、比喻某人某事。

比喻东西洒落,就说撒谷种样,满地都是。

比喻姑娘爱哭,就说眼泪滴谷子样,

比喻春雨哗哗,就说雨点撒谷子样。

还有很多,我想不全,记不全了。

谷种播撒后,要加盖保温的尼龙薄膜。

过些天,就能看见青青的秧苗了。

若是带土移栽,秧苗长到五六公分就可以了。

想起来了,有个专业术语,叫小苗带土移栽。

我下乡当“知青”时,大部分稻田都是小苗带土移栽。

也有种植时间稍晚的,麦地的种植时间就比草子田要晚。

这时,秧苗长得太高了,不适宜带土移栽,只能拔秧再种。

拔秧会用到“丁”字形的秧凳。

n (41)

秧凳,说是凳,其实多半只是两段简朴的圆木柱,并没有平整的凳板,坐久了很不舒服。

有经验的老农会在秧凳上垫一个稻草把,这样就舒坦多了。

我参加过拔秧、挑秧、抛秧等系列劳动,还会插秧。

插秧通常十几人一字排开,每人负责七行,后退着插。

要求齐头并进,整齐划一。

谁的动作慢了,就会被关在田中央。

如果左邻右舍存心捉弄你,各向你这边抢占几公分,你的七行秧就休想种直了。

插秧被“关田”,那是要被人家笑话的。

我因为手脚慢,常常落在后头。

但所幸的是,从来没有被“关田”

之所以没有被“关田”,全靠相邻的水梅和春山伯帮忙。

他们总是在人家不注意的时候,帮我带几行秧。

想到插秧,就会想起水梅,想起春山伯。

关于这两位农民朋友,请大家参看《水梅》和《春山伯》随笔。

n (61)

好了,秧苗插好了!

秧苗插好了,是不是就等着收割金灿灿的稻谷了呢?

哪有这么容易!

艰巨的田间管理还在后头呢。

不说除虫、施肥,单是清除杂草的“摸田”劳动,就够繁重、辛苦的。

把稻田除草称之为“摸田”,还是很形象的。

稻田除草,是带水操作,不像玉米地、麦地拔草。

摸田劳动时,也像插秧一样,十几人,几十人排成行,每人负责七丛稻,齐头并进,全面摸排,没有杂草也要将稻脚泥土爬挖一遍。

摸到杂草了,随手拔起,揉一揉,塞进田土里。

杂草清除干净了,秧田也摸遍了。

可不就是摸田!

农业用语,生动,形象,准确。

有时间,真想要好好整理。

早稻生长期间,正是春暖花开、万物萌新的季节,秧苗长得快,杂草也长得快,通常要摸三至四遍田。

说到摸田,想起一件除田草的农具,家乡方言叫“田箍(gu)”。

田箍,或许应该叫田圈,就一个铁皮圈,加一根竹竿,或是木棒。

那样子,很像长尾巴的“Q”字。

一般在摸三遍田时使用。

n (43)

这时,稻子已经高过膝盖,弯腰摸田非常不便。

用田箍除草,可以直立操作,省力多了。

田箍的使用方法,有点像田搪。

握住田箍柄,在稻丛中来回抻拉,等于把秧田全面刨挖了一遍,也能清除杂草。

不过,后来推广小株密植,稻丛越来越密,田箍就伸不进去了。

我下乡当“知青”时——1975年至1977年,田箍已经不太使用。

只有老辈的春山伯他们,偶尔会使用田箍耘田。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田箍的,之后,就再也没见过。

除了管住田草,还要管住田水。

水稻,尤其是早稻,那可是离不开水呵。

明代宋应星在其编著的《天工开物》中说到:

凡播种,先以稻麦稿包浸数日,俟其生芽,撒于田中。

生出寸许,其名曰秧。

秧生三十日,即拨起分栽。

若田亩逢旱干、水溢,不可插秧。

秧过期,老而长节。

即栽于亩中,生谷数粒,结果而已。

……

那意思是说,稻田失水,就无法如期插秧。

而一旦过了秧期,即使事后补种,也仅能看到稻子结实而已。

稻谷丰收,那是根本谈不上了。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所以,宋应星又强调说:

凡稻,旬日失水,即愁旱干。

凡稻,防旱藉水,独甚五谷。

……

水稻,水稻,如何能失水呢?

所以,稻田都有引排水的水阙,那就是用来涝时排水,旱时引水的。

早时,每个生产小组,都有专人负责派水,叫放田水。

放田水的人,对稻田地势和水阙的位置,可说是一清二楚。

他们总是扛把锄头,从高处田亩开始,逐一开关水阙,让田水自高而低,流遍每一块稻田。

当然,放田水的前提是要有充足的水资源。

水利设施齐全,引渠灌水,那是最省事的。

附近有水库,有小河,有溪流,开沟放水,也方便。

远离水库、河流,又没有人造水渠经过,那就麻烦了。

祈求老天降雨呀!

是的,农业生产,很大程度上是靠天吃饭。

但是,老天久旱不雨呢?

就等着秧苗枯焦干死么?

不行,勤劳的农民朋友,他们可不愿意坐等老天惠顾。

河流不送水,老天不降雨,我们就人力引水。

n (25)

还是农民朋友有办法。

用宋应星的话说,叫做:“天泽不降,则人力挽水以济。”

那么,如何“人力挽水”呢?

是不是用水桶、木勺戽水?

偶尔也用,但效率太低。

那用什么?

用水车。

家乡常见的是龙骨水车。

龙骨水车,有长长的笼屉,用木板制作。

笼屉里是薄板链接的龙骨,龙骨水车因此得名。

笼屉、龙骨有一半埋进池塘、小河里。

架在田头是水车架,也是木材制作,分上下横档、水车榔头两大部分。

一般是双人水车,有两副水车榔头。

车水时,脚踩木榔头,带动链条似的龙骨,清清泉水就从笼屉涌出,汩汩有声地流进稻田。

车水多在月夜进行,能看到月色,能听到蛙鸣,还能听到稻田畅饮的欢笑声。

此情此景,真让农民朋友开心。

他们就会情不自禁地哼起欢快的田歌。

唱着田歌,再苦再累的劳动也是快乐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转眼就到早稻收割时节了。

稻谷丰收,自然是喜人的。

然而,收割早稻,远比收割晚稻辛苦。

炎炎夏日,田水煮狗。

因为要马上抢种晚稻,农民朋友们宁可自己辛苦,也舍不得放掉滚烫的田水。

头顶烈日,脚踩田水,挥汗收割,其艰苦情景可想而知。

如果有大中型收割机,开过来,开过去,不消几天,就可完成收割任务。

有小型收割机,或者电动打稻机,也还是容易的事。

手握镰刀收割,脚踏打稻机脱粒,就辛苦多了。

镰刀有多种,带齿的,无齿的;弯头的,平头的;长柄的,短把的。

家乡常用的是短把的锯齿镰刀,俗称蓑锲(qiè)。

温岭方言称锲。

锲,我们熟悉的是“镂金锲玉”、“锲而不舍”的锲,动词,刻,镂刻的意思。

然而,据《说文解字》注解,锲,还是名词,意为镰刀。

并且,特指小镰,刎镰,禾镰。

n (37)

我也翻过一些农具书籍,作为镰刀的锲,是南方人对北方大镰刀的改良。

锲,形体小巧,锯齿细密,用来割稻、割麦,非常灵便。

也可以用来割草、刎草。

温岭方言称锲,非常准确。

家乡人称蓑锲,或许跟江南多雨,农民往往穿蓑衣、戴斗笠有关吧。

说到蓑锲,又想起一句家乡方言:讲话利蓑锲样。

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那是说人讲话太锋利了,像新开锋的蓑锲一样,也伤人呵。

新打造的蓑锲,不用说是锋利的。

我用过蓑锲,割稻,割麦,也割草。

曾多次被锋利的蓑锲割破手指。

有一次,还把无名指、中指的指甲都划开了,至今还留着两道隆起的痕迹。

不过,再锋利的蓑锲,用过一段时间后,锯齿也会折断或扭曲。

这时,就得请铁匠师傅重新打理了。

这过程就叫利蓑锲,就是使蓑锲更锋利的意思。

n (40)

过去,像利蓑锲这样的农具加工,不仅有专门的铁器社,还有专人上门服务。

稻收、麦收之前,或是过后,总有铁匠师傅,挎一只大竹篮,走村穿巷收集蓑锲。

他们高声喊叫:利蓑锲呵!利蓑锲呵!

需要利蓑锲的,就会把蓑锲交给他们。

过些日子,打理过的蓑锲又送回来了。

仍然会听到“利蓑锲呵”、“利蓑锲呵”的喊声。

因此,在我的家乡,只要说某人讲话利蓑锲样,大家都知道那人锋芒太露,亲近不得。

不过,经过打理的蓑锲却是很好使的。

挥挥蓑锲,很快就能割下大片稻谷。

割好的稻谷要及时脱粒。

脚踏打稻机不仅效率远远不如收割机、电动打稻机,还不安全。

踩不好,打稻机还会倒转,往往缠住稻把,甚至割伤手。

偏远山区,用木制的稻桶脱粒,那就更辛苦了。

当然,家乡的稻桶留给我的记忆,还是美好的。

n (8)

家乡的稻桶,底部小,上头大,很像一只硕大的升斗。

为了方便在水田拖拉,底下有两根圆木,那是稻桶的轨道。

稻桶口的四角,还有稍稍长出的扶手,两个人拉着往前走,很轻松。

为了防止谷粒飞溅,使用时,在稻桶三个方向围上稻桶簟(diàn) 。

稻桶簟,用竹篾编制而成,比晾晒稻谷的“奓簟(diàn)” 略短小。

奓,方言读音近dou,大的意思。

簟,音近佃,就是晒谷席的意思。

稻根簟没包住的正前方,是特意留出来打稻的。

也有圆形的稻桶,那多半是加工豆腐和番薯粉的圆木桶,俗称豆腐桶。

方形稻桶,桶口是敞开的,打稻时容易着力。

圆形稻桶,桶口是直立的,打稻时不好着力。

细心的农家,就会另外制作一个“月”字的稻梯,有点像搓衣板。

打稻时,将稻梯斜置在稻桶内,这样就能着力了。

稻桶多是众人合用,你打一下,我打一下,“劈啪劈啪”的声音非常悦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打下的稻谷,很快堆成金色的小山,要及时运到簟场晾晒。

知道这道工序叫什么?

叫出国。

谷、国谐音,虽是戏言,也寄寓一种愿望。

农民朋友也希望有机会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但那时,走出国门可不容易。

大家就戏称,这辈子,别的国家去不了,泽国是一定要去的。

因此,我在儿时就知道,家乡以外还有一个温岭。

温岭,有个泽国!

第一次走进温岭——记得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来温岭参加一个初中语文教研活动,经过泽国站,忽然想起家乡朋友的戏言,不由笑出声来。

哈,我也出国了!

早稻收割,因为是带水操作,温岭农村还会用到稻架和稻船。

稻架、稻船都是木制农具,前者用来挑稻把,运到稻桶边脱粒;后着用来推稻把,也是运去稻桶边脱粒。

我想,稻船比稻架要省力得多,哧溜一声就能推出很远。

这或许是从渔区赶小海的代行用具“泥马”得到的启发。

农民朋友就是聪明!

n (58)

最后,说说晒谷的场景。

晒谷,首先要说到谷席,老家人叫奓簟。

每张奓簟上都有主人的名字,那是为了方便彼此借用。

脱粒的稻谷,晒到奓簟上后,要先清理稻叶、稻秆。

用什么清理呢?

用五爪耙,竹片编织的,老家人叫篾篱耙,温岭方言叫柴耙。

篾篱耙是言其形状,柴耙是言其功用,都很好理解。

五爪耙,其实不只五爪,起码有十五六爪,呈扇形向外散开。

爪子前端,用火烤一下,使之向内弯曲,便于抓耙松针、稻草等细软杂物。

为了固定耙爪,中间用麻绳或是葛藤细细编织。

最后,那扇面就有点像菜园地的竹篱笆。

所以,叫篾篱耙。

五爪耙的扇面,也像鸟类的翅膀。

朋友三焦说,在温岭乡间,五爪耙还有一个俗称,叫夜游耙。

夜游,指夜间出游的蝙蝠。

夜游耙的象形意义,就是蝙蝠展开的翅膀。

太有才了!居然能从竹编的柴耙,想到夜游的蝙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民间语言的创造力、生命力,真是令人佩服!

五爪耙,用来耙松针、落叶、稻草等是非常理想的。

东抓抓,西抓抓,很快就能把零散的松针、落叶、稻草等归拢来。

过去,松针、落叶、稻草也是深受农家欢迎的柴火。当引火柴最好。

小时候,我和阿贞、阿娟她们,都曾用柴耙寻找这样的引火柴。

因此,称五爪耙为柴耙,也是很确切的。

农具的功能总是多方面的,篾篱耙、柴耙也经常用于清理稻谷杂物。

经过清理的稻谷,比刚打下时干净多了。

这时,可以摊开来晾晒了。

摊谷、翻谷,又会用到一种农具,晒谷耙,常常简称谷耙。

谷耙,大体T字形,细分有两种。

一种耙齿、耙柄全为木质,叫木齿耙。

还有一种,耙柄是木棒或竹竿的,与木齿耙的耙柄没什么两样。

所不同的是耙齿。

严格讲,这种谷耙没有耙齿,代替耙齿的是铅丝或铁丝绕成的一道滚轴。

老家常见的就是这种带滚轴的谷耙。

相比木齿谷耙,滚轴谷耙使用起来更省力,更顺手。

手握耙柄,来回拖拉几下,需要晾晒的稻谷就摊开了,摊平了。

n (14)

劳动过程中,既能欣赏均匀耙痕的视觉之美,又能享受悦耳声响的听觉之美。

“沙啦啦”,“沙啦啦”……也是令人怀念的丰收乐曲。

稻谷摊开来晾晒过一段时间,还要不时翻动。

也用谷耙翻,最好还是选择带滚轴的谷耙,再听一回“沙啦啦”、“沙啦啦”的丰收乐曲。

大好的太阳,即使是湿重的稻谷,一两天也就晒干了。

稻谷晒干了,还要经过多道程序,才能收藏。

用一种网格疏朗的谷筛,筛去残留的稻叶等杂物,就是必不可省的环节。

这种谷筛,是粗竹条编织的,主要功能是筛子,但也常常用来晾晒番薯干、墨鱼干等。

老家人叫麦笪(dá),温岭方言称砻笪。

老家人叫麦笪,是因为麦收时,这种谷筛多用来筛麦壳、麦叶。

温岭方言叫砻笪,是因为过去还有一种去谷壳的农具——砻。

砻的结构有点像石磨,上下两个砻盘,外加一副“Y”字形或“丁”形的砻钩。

使用时,可以一人推拉,也可以多人合力推拉。

砻的目的是去谷壳,不是磨粉。

因而,砻盘多是木制的或是竹编的,没有石磨盘沉重。

砻糠,就是砻谷时产生的,是比较粗的谷糠。

早年,砻糠除了继续磨细喂猪,还用来充填枕头。

遇上饥荒年月,砻糠也是果腹的粮食。

但吃多了会便秘,甚至鼓胀而死。

凡稻谷去壳,先砻,后笪。砻、笪必定配合使用。

砻,我也是听说,没有亲见。

n (53)

朋友帮忙,找到《雍正像耕织图册》插图一幅,有砻谷、笪糠的劳动场景。

并且,配有一首诗:

插图配诗曰:

地满霜痕白,

檐飞夜气青。

声殷砻早谷,

影沸动柴扃(jiōng)。

玉色委相映,

珠光落不停。

早舂谋室妇,

农祖荐朝馨。

大意是说,丰收的农民,披星戴月,合力砻谷,赶紧笪糠,为的是能在天亮时,蒸炊出香甜的白米饭,祭献给农祖后稷。

这也是一种丰收庆典吧。

n (47)

另外说明一点,《钦定四库全书•世宗宪皇帝御制文集卷二十七》收录雍正皇帝《耕图》、《织图》配诗各二十三首。

世宗宪皇帝,即雍正皇帝。

雍正死后,庙号为世宗宪皇帝。

其中《耕图》二十一为描写《砻》的诗篇,与插图配诗略有不同,也录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地结霜痕白,

檐虚夜气青。

声殷砻早谷,

风动闭寒扃(jiōng)。

玉色鲜堪比,

珠光泻不停。

蒸炊谋室妇,

农祖荐朝馨。

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也为我们提供了砻笪的图文资料。

与雍正《耕图•砻》有所不同,前者是木砻,砻盘大而沉重,需要三人合力推动;《天工开物》插图是土砻,砻盘要小得多,只需一人推动。

n (2)

木砻、土砻砻谷,只是去除稻谷的外壳。

筛去砻糠,得到的是糙米,还要再加工。

糙米去米皮,多用石臼舂,或用石碓捣。

再用米筛筛去米糠。

最后,用风车扇去糠粉。

这才有可以蒸炊米饭的白米。

过去的大米加工,真够复杂的。

机器碾米推广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碾米机碾几遍,米糠更细碎了,米粒也碾碎了。

如果还是用笪来筛,就会连米带糠筛掉了。

因此,又有了网眼更细密的米筛、糠筛。

先用糠筛筛去糠粉,再用米筛筛去砻糠。

而笪则不再用于筛糠了。

干脆将笪的网眼加大,用于去除稻麦杂物。

这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砻笪、麦笪。

相比米筛、糠筛,麦笪、砻笪的网眼就显得疏朗。

n (26)

因此,家乡人又由此产生联想,有了形象的比喻。

形容某人心眼小,就说是米筛眼。

批评女孩毛衣织得太松垮,就说麦笪样。

随着麦笪、砻笪功能的改变,风车也不再用于扇糠粉,而是用来清理秕谷。

经过麦笪清理的稻谷,还要迎风播扬,初步清除秕谷。

最后,用风车彻底清理秕谷。

这时的稻谷,可说是粒粒饱满,颗颗诱人。

可以交公粮了,可以进谷仓了。

一季的收获,到这时才画上圆满的句号。

……

好了,关于早稻生产的记忆就说这些。

找到一些与农事相关的劳动场景和常见农具,朋友们看看,能认出多少?

阴冷多日,忽然放晴,又值冬至,心情极佳。

昨天,回老家过冬至了。

与大家分享香甜的冬至圆,祝大家冬至快乐!

圣诞节也到了,顺祝朋友们圣诞快乐!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009.12.20/20:28:09

摄影:陈周飞、陈萱

说明:砻谷图片系网上资料,感谢上传图片的朋友。

此条目发表在温岭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大雷山散记之十:农事记忆》有 30 条评论

  1. 独孤九说:

    竟然赶到第一楼了,先坐下来,好好品读,好久没来,您的大雷山散记写了这么多了,看来得抽时间好好的拜读了
    ——你好啊。真是很久没见面了,上次还是开学初吧,转眼又到期末总结了。一切都好吧。大雷山散记真的很散乱,只记下一些记闻感想,请你多指导。顺祝你和孩子们冬至快乐,圣诞快乐!

  2. 三焦说:

    荸荠(bí qi)原来是这样念的,呵呵,我一直不知道。虽然我少时做过很多农活,但搪杆、田箍也没见过。刚才查看了南伟然先生编的《乐清传统民俗》,其农具一节也没提到这两样,可见你比专家还强,可以写本台州风俗志了。
    ——你好。荸荠(bí qi),我们这里多叫蒲荠,很容易念错——我也曾经念错。前几天,在黄岩参加基层文化推进会,会前有一档“农村文化大擂台”电视直播活动,其中一项是比赛削荸荠,有位妇女差不多一秒钟就能削好一个荸荠,那节奏赶得上迪斯科的背景音乐。主持人就一个劲地表扬,结果荸荠都念成蒲荠。所以,随笔里加上拼音。关于家具,真该写本书,但我写不了,许多东西也是小时候见过,印象不是很深,特别是记不住细节。要是有实物就好了。可惜,很多都看不到了。刚才,正想问你呢,有没有用过稻船,稻架又是怎样的?这两件我老家是没有的。

  3. 聃聃说:

    你的大雷山怎么就写不完啊?
    看一个人对农民的感情,就可以了解一个人的素质。
    那么多旧农具,快要失传了吧?你真是集宝客啊。
    ——钱老师好。大雷山行走,连我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有这许多话要说。传统的农业生产,古老的农具,其实有许多学问,我只是写了一些皮毛的东西。谢谢你的鼓励,我会继续留意收集——用我的文字和相机。

  4. 说:

    熟悉的农具与农事场景,勾起诸多的回忆。稻船以前常见,不过我家没的,以前种早稻遇到稻田里灌满了水时就借用人家的,特别时早稻收割季节是台风高发季,稻田里往往是泥泞不堪,正如野菊花所说的用稻船可就轻松多了。稻架家里就有,现在都还保存着,小时就常见到父亲挑着稻架在田里一来一回地搬运水稻。看着这些农具感觉很是亲切呢!
    ——阿敏好。太让我高兴了,你家竟然还收藏着稻架,我正找这东西呢。回家时给我拍些稻架的照片吧,让我也见识见识。顺祝冬至快乐,圣诞快乐!

  5. 大浪淘沙说:

    看了你的随笔,见到了好多以前没见过的农具,让我这个海边的长见识了。如果泽国是外国,那我可就是个留学生了。呵呵!
    ——你好。泽国当然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你这个留学生就成留级生了。我想,你是不打算离开泽国的。谢谢你的鼓励,冬至快乐,圣诞节快乐!

  6. 说:

    荸荠我们这里也叫蒲荠,儿时最高兴的就莫过于等人家田里的荸荠收完之后去“拾穗”,总是睁大了眼睛在田间寻找。那时荸荠可是很珍贵的呢,主要那时的零食什么的都少,不比现在苹果等水果随处可见。那时过年时的零食就是炒豆,过年那几天出门前母亲就会抓几把放在兜里就算是零食了。而唯一可见的水果–甘蔗则是去亲戚家拜年时的礼品了,我们这些小孩都是吃不到的。
    野菊花出了个题,让认认这些农具,昨晚睡意较深也没好好想想,现在就按照片的顺序一一道来吧,都是按我们这边的方言叫的哦。脚动打稻机、佃箩(还有比这个稍大的叫角箩)、谷耙、沙笥、犁头、犁耙、稻船、水车、稻桶、风车、绷斗。
    ——阿敏好,真是不简单,认出这许多,还让知道许多温岭俗称。

  7. 阿斌说:

    好一场农事博览会,好一个农具博物馆!建议保存这些器物,供后辈学习考究之用。哈
    ——此随笔还在修改中,有许多内容要慢慢增加,一些农具也是征集中。你的建议很好,中小学生素质教育基地和小岭头村都在做这个工作。

  8. 飞翔说:

    重温一遍远去的童年农事
    难忘紫云英如田间小荷点点
    难忘水车架有河面小脚踩踩

  9. 野菊花说:

    飞翔好。什么时候带你的孩子们去农村采风,孩子们一定开心,而且必定大有收获。你的《飞翔》也会更加丰富多彩。提前祝你和孩子们圣诞节快乐!

  10. 英雄炮兵说:

    多么熟悉的情景,多么亲切的背影。昨晚没看顶好,今晚看了糟糕。谁有安眠药卖?
        我想告诉野菊花,实际上泥湫龙你经常看。你在下乡插队时,夏天收割早稻,你肯定没有看到许许多多的泥湫龙在帮龙车水,拾稻穗,捉青蛙。我们就是泥鳅龙呀。那些水稻田就是我们这些泥湫龙游戏的舞台,也是汲取知识的源泉。学老把式耙田脚底划伤(踩不稳踩到下面的刀)学车水脚栋头遭殃(跟不上趟跌下碰到水车榔头)。灌水,抽水,车水,戽水,打水,吊水,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来水,只要田中有水。我那山清水秀的家乡乡,人们辛苦并快乐着!
        上面的农具我全认识,就说那筛,根据筛眼的大小,它们的名字和用途也各有不同。稻桶也还有一种圆的,稻架有四条腿两只耳朵,我人矮就没法担。凡是农具我一定要留意,务必给您提供更多的信息。那第五张照片不就是我小时候拍的?看了不得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又想我的母亲了!555~~~~~~~~~
    ——英雄炮兵真是了不起。忙着孔圣人祭典,这么晚了还来看园,并且写出这一大片充满感情的文字,你的农事记忆比我的生动多了。是啊,我们都是泥鳅龙,泥鳅龙伴我们长大,也教我们做人。珍惜这份难得的农村生活,珍藏这份难忘的农事记忆。不过,毕竟不是老农呵,许多东西还是要请教春山伯和水梅他们。这一点要学习孔圣人,不懂就请教。有人问孔子“为圃”,孔子说“吾不如老圃”对啊,种花当然不如园丁。有人问孔子农事,孔子说“吾不如老农”,还是去请教老农吧。你也是老农,当你活动结束了,好好向你请教。顺祝明天的祭典、研讨活动圆满成功!

  11. 说:

    野菊花好!这些农具以前常见,很多家里现在就还有,都还在用,特别是晚稻收割季节这些东西都的拿出来使用,所以就认得了,呵呵!稻架的照片已发你,望查收!
    ——谢谢阿敏,看到稻架照片了,开合自如,真是很科学呢。等我有空时介绍给大家。另外几件农具也很好,值得收藏。你可要妥善保存呵,是传家宝。

  12. 伏鹿说:

    朴实的才是最真实的,眼前的这些,虽然没有现代化的元素,却能让人看着看着,思绪会情不自禁让人去打开“月光宝盒”,去穿越时空,去感受童年,感受童年时代经历的乡村,那时,割稻,打稻,插秧,晒谷,还有与之相伴的喜怒哀乐—–这样的情景,虽然时隔几十年,但仍然有温度,热乎乎的,或许是它凝注一段不老的历史,或许是它积淀了一方厚实的文化。我想:紧紧地装在人的心里的,是不会褪,不会灭,是不被超越的,是永恒的。

  13. 野菊花说:

    伏鹿好。谢谢你对农事农具的真诚解读,也谢谢你对我的鼓励。我是因为曾经务农,曾经与这些熟悉的农具打交道,看到了就忍不住要收集收藏起来,又忍不住要不时拿出来看看,品味这永不褪色的乡土气息。希望它们也带给你美好的回忆。顺祝冬至快乐!

  14. goodluck说:

    犁、耙、稻桶、竹箩、水车曾经是那么让人熟悉,随着时代的进步却也被历史抛在身后成为记忆。想不到你也插过田呀,一定有“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记忆吧。也许时代在进步现在的人得到了前人从未得到的,但是我们抛却的却是现代人所苦苦追寻的。而在大雷山里仍然还藏有历史的记忆的确也蛮亲切的,也说明您和温岭有缘,祝圣诞快乐!
    ——你好。也祝你圣诞快乐!关于农事记忆主要来自儿时的乡间生活和中学毕业后的三年“知青”生活。人民公社、大跃进的记忆只能来自历史文献和影视作品了。

  15. 令笏说:

    野菊花好!呵!好一个《大雷山》的长篇连载!道不完的故事说不完的情。

  16. 野菊花说:

    令笏先生好。大雷山的故事是很多,我只是记录、转述。祝你和家人圣诞快乐!

  17. 三焦说:

    不错,又增加了许多内容,居然能从《天工开物》中找到图片,这证据太充分了。柴耙我们又叫“洋油耙”,“洋油”估计是“夜游”的音误,“夜游”指蝙蝠,大概是形状有点像蝙蝠的展开翅膀吧。补充一点:稻梯在解放后逐渐废弃,除了效率,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是因为稻子的品种培养得越来越好,稻粒不易脱落了,后来即便用力将稻子甩到稻梯上,也无法脱粒了,这是我亲手试验过的。

  18. 野菊花说:

    你好。还是你厉害,居然研究出柴耙形如展翅的蝙蝠,并且研究出稻梯消失与谷种改良有关。其实,很多古老农具的消失或是淡出,都与社会进步和农业现代化有关。谢谢你。顺祝圣诞节快乐!

  19. 十班欣喜逾常说:

    天公作美!
    圣诞快乐!
    现在,身边的“自然”越来越少了!看了这篇随笔,回忆起了从前身边的点点滴滴。回忆和爷爷一起在田野里玩耍。那种生活,好不自在!

  20. 野菊花说:

    嘿,你好。功课忙完啦?谢谢你的祝福。也祝你圣诞快乐!并且,提前祝你新年吉祥!你说得对,亲近自然,走近田野,总让人身心愉悦,尤其是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

  21. 兰心说:

    看了博主上传的农具,让我想起了逝去的童年跟少年,记得以前一放农忙假我们就跟着大人下田,年纪大点的跟着割稻,小点的就跟在后面捡稻穗,累了就找个地坐着挖泥鳅。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跟着奶奶晒谷,抬进抬出肩膀都红肿了,一到农忙我就怕。想想现在的日子真的是太幸福。

  22. 野菊花说:

    兰心好。原来你也是农村长大的,也曾参加大田劳动。童年少年时,我们害怕农忙假,也盼着农忙假。虽然劳动是辛苦的,但劳动之余的捉泥鳅、拾稻穗,那可是快乐无比呵。谢谢你提供这么生动的农事记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23. 向日葵说:

    那些农具,是多么的熟悉,有许多是知道名字的,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应该这么写。真是又上了一课啊。谢谢野菊花。
    孩子们如果知道了农人的苦,他们吃饭的时候,是不是会认真一些呢,且带着尊敬的心,慢慢品尝那洁白圆润的一粒粒辛苦得来的粮食。

  24. 野菊花说:

    向日葵新年好。农具因为多是农民朋友使用,往往用最地道的方言称呼,各地多有不同,有些差别还是很大的。要用书面语来记述,还真是有点困难,我只知道很少一部分。介绍这些农具、农事,也是想让大家记住农业生产的艰辛和粮食作物的珍贵。

  25. lukechan说:

    想到夜游耙,就会想到杉树刺,小时候经常去山坡,带着个夜游耙和两个铁篰,给奶奶带回压实的一担非常nice的燃料回来

  26. 野菊花说:

    你好,看来也是农村长大的。我小时候也常去山上拾柴火,多是松针、松果,当引火柴最好。你说的杉树刺,我也知道,的确非常nice。

  27. 艾米说:

    哈哈,这些对艾米来说都不陌生,这些农具都见过呐,小时候和大人们下过田里插过秧,收过稻子。还有上过山砍过柴哦,拾了好多的杉树刺和松树针,差点背不下山。童年好多的乐趣啊,现在慢慢回忆!

  28. 野菊花说:

    小米新年好!像你这样的女孩多半不事农稼、不知农具,难得小米如此勤劳聪慧。农村生活,农业劳动,辛苦,艰难,但会让我们增长不少知识,掌握许多本领,更重要的是会给我们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劳动是美丽的,劳动者是伟大的。我们一起坚守,爱劳动,爱劳动者,乐在其中!

  29.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陈老师转发:早上好!
    ——谢谢陈总,早上好![咖啡]
    龙的传人转发:早安!
    ——谢谢龙的传人,早上好![咖啡]农事农具,最有资格全面介绍的是你的父亲![强]谢谢丁主席,过奖了。[咖啡][玫瑰]
    ——真话!实说!问你父亲,有机会再当面请教![咖啡][玫瑰]
    请教不敢,就农民,聊聊。下次真要来哦!张氏大门的石雕兽像给传教几[微笑]
    ——好,下次来看张氏古宅![强]
    乡间诗人转发:早安!
    ——谢谢乡间诗人,去年方山游,你教我认识许多农具农事![强][强][强]
    小弟留言:姐早上好,天天快乐开心!
    ——小弟早上好,天天快乐开心!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王老师留言:寄秧,匀田,板萝[愉快]
    ——王老师早安![咖啡]难得你这么年轻也熟悉这许多农事俗语![强]尤其是寄秧,厉害!
    丁老师早安[咖啡]。我是农家的孩子[微笑]
    ——农民孩子好!勤奋,真诚![强][玫瑰][咖啡]
    张老师留言:笔耕不辍,好赞。
    ——张局早安![咖啡]向你学习,工作再忙,也坚持写作,分送栀子花香,让人生活更多诗意![玫瑰][玫瑰][玫瑰]
    丁局我学习的榜样。[爱心]
    ——张局言重了,保持兴趣,互相学习![玫瑰][玫瑰]
    [爱心][爱心][拥抱][拥抱]
    ——[玫瑰][玫瑰][玫瑰][拥抱][拥抱][拥抱]
    倪主任留言:丁主席似乎毕业于稻田大学,插秧系,九棵行专业[微笑][微笑]
    ——[微笑]倪主任早安![咖啡]我们好象是同校同系同桌。还是你这个更专业在行!以前,我们常开玩笑说是早稻田大学插秧系高材生!
    陈校长留言:丁相厉害![强]
    一个文化人,不但知道农事,而且连锄头这样的农具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实在不简单!佩服佩服[抱拳][抱拳][抱拳]
    ——[微笑]陈相过奖了!本质上看,我也是村姑出身,从小随奶奶外婆在乡村生活,拔猪草,割牛草,斫柴草,也很勤快的。高中毕业,下乡务农三年,拔秧,种田,割麦,割稻,就差没抲犁扶耙,女儿常说我难脱泥土气。对于农事农具,田园风光,就是有感情,爱唠叨。陈相别笑啊![微笑]早安!快乐![玫瑰]
    老同学李宇红留言:熟悉的画面,熟悉的农具农活,感谢分享[玫瑰]
    ——谢谢老同学鼓励![玫瑰]我们都曾在农村生活,用过农具,干过农活,感觉就是不一样!有朋友也是我们这一代的,经历相似,笑称我们是稻田大学,插秧系,九棵行专业毕业的[微笑][微笑],还真形象生动?早安,快乐![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夏雨清凉,早安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周老师留言:记忆中,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丁老师殷切关注农事,关心农民朋友们的田间劳作疾苦,令人感动。学习了,谢谢!
    ——周老师早安![咖啡]曾在农村生活,用过农具,干过农活,对农事农具有感情!有同龄朋友笑称我们是稻田大学,插秧系,九棵行专业毕业的[微笑]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今早重读您的随笔,又重新认识了荸荠的方言写法“蒲荠”。还是“蒲荠”念着顺溜[憨笑]
    ——小米早安![玫瑰]这组大雷山随笔共10章,农事记忆是压轴篇。感谢温岭朋友,共同完成农具图片搜寻,农事民俗回忆。蒲荠,天台、温岭都这么叫,顺溜,亲切。小米说得真好![玫瑰][玫瑰][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看到文中熟悉的画面不禁让我想起布袋和尚的这首《插秧诗》:“手把青苗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静方为道,退后原来是向前。”[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鼓励,早上好![咖啡]这是大雷山散记组稿最后一章,主要记述农事农具。登山途中经过多座古村和大片耕种有度的农田,受到启发,记起点滴乡间往事,倍感亲切,略述一二。[微笑]谢谢你推荐布袋和尚《插秧歌》。布袋和尚传是唐末五代高僧张契此,也是农家弟子,还是你本家师祖啊。[强]向你们张氏学习,爱劳动,爱生活,爱僧佛,插秧悟道,诗歌启迪:手捏青苗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静方成稻,退后原来是向前。好!共勉![玫瑰][玫瑰][玫瑰]
    共勉![OK]
    ——共勉![玫瑰]
    罗老师转发:忙碌的生活,美好的回忆!
    ——罗老师,早安![咖啡]曾在乡间度过美好童年,对农家虽忙碌而充实知足的生活特别怀念。
    一种幸福的田园记事!
    ——罗老师,早安![咖啡]谢谢推介旧稿![玫瑰]刚看你的各阶层生活状态对照表,特别为劳动阶层所感动,虽只是个人手,却一直坚持尽自己的能力,借天赐的资源,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一定有骄人的巨大成就,但传承农事,养家糊口,知足常乐!田园回忆也就总是美好美丽!
    谢谢丁老师,由于本人前段时间各种原因,把丁老师数篇文章断层了,接下来,我要花一些时间恶补一下!
    ——隐约感知你为一段情所牵,有伤痛,有怀念,且放下,存心底,回头看,或许是别样的风景![玫瑰]我的多是旧稿,不必格外费时费心看。谢谢你的关注、鼓励!我会继续努力![握手]
    谢谢丁老师,现在我的心情是时间疗伤了我!放下或许最好的了!
    ——性情中人,放下不易。但总要走出来,向前看,假以时间……
    谢谢!
    ——祝福!

  30. 野菊花说:

    王老师说到寄秧。有年轻朋友问,什么是寄秧?怎么寄送?
    寄秧,普通话读 jì yānɡ ,天台方言读若ji yàng。不是寄送秧苗呵,而是指水稻秧苗暂寄培育的一种方法。农业专家称假植。通常是麦收晚了,不能及时腾出整田插秧,秧苗又不能在秧田过久生长,只好将秧龄25至30天的秧苗拔起,暂时寄栽在其他空闲田块中。等麦子收割了,再移栽到大田中。
    早年,寄秧,是权宜之计。
    现在,寄秧,成科技育秧方法了。先将杂交水稻良种放在温棚催芽,至一叶一心时,寄栽到临时培育田块。待秧苗分蘖3至4棵后,再移栽到大田。称“两段育秧”法,虽几经转折,比较繁杂,但粮食产量高,亩产通常在450至650公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