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台风过后

“莫拉克”台风走了(2009年8号台风“莫拉克”,8月7日在台湾花莲沿海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13级;8月 9日1在福建霞浦第二次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12级;8月11日经浙江、江苏,东移入海)。

m (29)

洪涝灾害渐渐远去(受“莫拉克”台风影响,台湾、江苏、浙江沿海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局部出现特大暴雨)。

人们的生产、生活,渐渐恢复正常。

关于“莫拉克”台风的话题,还时时被人提起。

关于“莫拉克”台风之诡异。

关于“莫拉克”台风之强悍。

关于“莫拉克”台风之漫长。

关于“莫拉克”台风之多雨。

关于“莫拉克”台风给海峡两岸同胞带来的巨大灾难。

关于海峡两岸共同建设防台防洪“三大机制”:灾情预报预警机制、灾害援救行动机制和灾情预报预警机制。

关于“以人为本,生命安全高于一切”的防台理念。

……

我也想再说说“莫拉克”台风过后的一些见闻(时供职温岭市政府)。

m (5)

(一)给水井穿上防洪服

“莫拉克”台风带来持续强降雨,引发较大范围的洪涝灾害。

灾后防疫,灾后防病,就成了当务之急的大事。

卫生部门和各镇(街道)都在积极行动。

我们的口号是:洪水退到哪里,环境消杀推进到哪里,防疫防病跟进到哪里。

8月10日至11日,随卫生防疫人员去坞根镇、大溪镇、横峰街道、城西街道,了解灾后防疫防病工作。

所到之处,都有清理消杀防疫人员,都有下乡义诊的医生护士。

据卫生部门统计,全市共出动卫生防疫小分队30支,526人;消毒水井5968口,消杀环境332处,清除垃圾83.8吨。

这是政府层面的工作,井然有序,切实有效。

与此同时,广大民众也在积极行动,生产自救,清理环境;团结互助,重建家园。

m (30)

所有这些,都让人感动,让人难忘。

大溪镇潘郎管理区的田洋季村,洪水刚刚退去,广大村民就在卫生防疫人员的指导下,全面清理居民住宅环境和村庄公共环境。

我们去时,无论是村道,还是庭院,早已不见洪水冲积的垃圾。

走进村民家中,屋里屋外,房前屋后,都经过全面清扫、消毒。

空气中,除了淡淡的漂白粉气味,并没有多日积水的恶臭。

村民告诉我,他们是先清扫,再冲洗,然后,抛撒漂白粉或是喷洒消毒水。

被雨水、洪水玷污的衣物也已经浆洗一新。

不少人家的庭院里,还有充满闲情逸致的各色花草。

外地朋友来了,根本看不出这是刚刚经历台风灾难、洪涝灾害的村庄。

在田洋季村,我还看到让人耳目一新的镜头——给水井穿“防洪服”。

m (10)

田洋季村文化活动中心旁,有一排建造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石板屋,住着十几位老人。

老人总是节约,总是勤俭。

虽然都安装了自来水,但各家各户还在后门口挖水井。

老人们说,烧饭、洗菜、烧开水,用的都是来自太湖水库的自来水,洗衣服呀,浇花浇草呀,冲洗地板等等,就都用井水。

由于地势低,又因为村外就有一条大河,台风来了,洪水来了,村庄要受淹,房舍要受淹,水井也会被淹没。

洪水退去后,防疫人员正在指导老人们用漂白粉消杀外环境,用缓释晶片(一种特制的漂白粉晶片,放在一个绳子拴住的小网兜里,沿井壁沉入水井,药片就会慢慢释放药力,有一个星期的消毒功效)消毒井水。

对于严重污染的井水,防疫人员建议先抽干积水。

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麻烦。

来到一位阿婆家时,只见她家的井栏上,不仅有密封性能极好的井盖,还层层叠叠包扎了多道塑料薄膜。

防疫人员费了好大的劲,才解开包裹住井栏的塑料薄膜。

k (2)

问阿婆为什么这样做?

阿婆说,我是想给水井穿上“防洪服”。

每次来台风,或是下大雨,阿婆都会事先给水井穿上特制的“防洪服”。

这样,脏水就进不去了,至少不会直接从井口涌进去。

台风过后,洪水退去,就不需要抽干井水,直接投入消毒、净化的缓释晶片就行。

真是聪明的老阿婆。

我们都说这个办法好,值得推广。

全市有几万口水井,这次受洪水淹没的就有5000多口,如果都能学习田洋季村的老阿婆,给水井加井盖,穿防洪服,那就安全多了。

据我所知,不少水井是没有井栏、井盖的,更不要说穿“防洪服”了。

这不仅严重影响井水的卫生安全,还存在其他安全隐患。

“云娜”台风过后,温岭市区和大溪、横峰等镇(街道),也是一片汪洋。

卫生防疫人员也像现在这样,分头深入灾区,指导防疫防病工作。

当时,许多村庄的房舍、道路,仍然淹没在1米多深的洪水之中。

m (7)

本地的防疫人员,因为经常走村入户,熟悉地形地貌,也知道水井的位置。

省卫生厅派来的防疫专家,台州市赶来的医务人员,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记者朋友,并不知道脚下有危险,有好几位险些掉进水井里。

其中一位姓吴的记者朋友,是被我拉住才没跌落水井的。

多危险啊!

从那以后,卫生防疫人员积极呼吁给水井做井栏,加井盖。

指派专职消毒人员,定期给井水消毒,也渐渐形成制度。

现在,农家自备井的卫生状况是好多了。

井栏、井盖的普及率,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

(二)用竹竿扶持水淹的稻子

m (16)

接下来给大家说说,如何扶持被洪水淹没的水稻?

这还不简单呀,就用手去扶持呗。

用手扶持,那是没错的。

但还有更有效、更省力的扶持办法。

什么办法?

用竹竿扶持。

你看这位大哥在干什么?

手里拿根竹竿,在水稻田里指指点点,小心行进。

开始,我以为他是在稻田里钓鱼呢。

“莫拉克”台风过后,的确有许多人在稻田里钓鱼,都有大收获。

因为,洪水把附近鱼塘、水库的鱼虾,都冲进稻田了。

随处可见“鱼戏稻叶间”的场景。

但这位大哥不是在钓鱼,他是在扶持水稻。

他家的稻田还算幸运,冲进田里的,只是一些细小的浮萍。

m (17)

浮萍,我是太熟悉了。

家乡的池塘、稻田,有许多这样的浮萍。

当它们密密地布满水面时,当他们轻轻地随波荡漾时,就像给清洁、宁静的水面,铺上了一层绿色的绸缎。

那种波动的情态,那种翠绿的色彩,是那样的典雅,又是那样的自然。

让人想起白居易的《池上》诗:

小娃撑小艇,

偷采白莲回。

不解藏踪迹,

浮萍一道开。

天真活泼的农家孩子,撑着一只小小的船儿——没准就是我在小坞根村外看到的浴桶小船,偷偷地去采摘邻家的白莲花。

采到白莲花的孩子,是那样的开心得意,兴冲冲地掉转船头往回走。

m (28)

我想,那是一位顽皮的小男孩,采摘白莲花,或许不是为了自己观赏,而是要献给勤劳而美丽的母亲。

也有可能,小小的人儿,已经有了“青梅竹马”的心上人,他要把洁白、美丽的白莲花,送给未来的媳妇呢。

总之,孩子急于回家,急于去献花。

因此,并不知道怎样掩盖偷摘白莲花的踪迹。

就是孩子有心要掩盖,也不可能呀。

因为,通往荷塘的水面,铺满了绿色的浮萍。

小船儿穿过时,水面上的浮萍荡漾开去,留下一道清晰可辨的水路——“浮萍一道开”。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有采莲船刚刚驶过。

好在民风淳朴的乡间,农家小孩摘几朵白莲花,是不算偷盗的。

……

m (8)

清清的河水,洁白的莲花,翠绿的浮萍。

小小的船儿,活泼的男孩,天真的梦想。

再想象一下,河的对岸,有炊烟袅袅的村舍,有倚门迎候的母亲,有欢呼雀跃的女孩……

多美的画面,多美的风情。

……

浮萍,小雨点似的浮萍,有着圆润的叶片,有着飘浮的根须,美得轻盈,美得优雅。

我深爱这些美丽的小生命。

常常舀一些养在鱼缸里,天天观赏。

浮萍的小圆叶,正面是绿色,背面是红色。

m (26)

所以,又叫红绿萍。

仔细看,红红绿绿的小浮萍,还像袖珍的小汤匙。

老家人把小汤匙叫做“瓢”。

小浮萍,就有了一个俗称——瓢。

出于对浮萍的喜爱,我曾认真考证“瓢”这个俗称的来历,发现是一个极其古老的称谓。

正确写法,应该是“薸”。

薸,读音同瓢,浮萍的古代称谓。

温岭方言也叫“瓢”。

常听温岭朋友笑话某人,连眼面前的事物都看不清,就说:“你双眼睛瓢粑牢啊!”

意思是说,你的两只眼睛都被浮萍蒙住了。所以,才这么近视,才如此弱视。

这是一种夸张而幽默的说法。

人的眼睛怎么会被“瓢粑牢”呢?

m (25)

而且,两只眼睛都被“瓢粑牢”了。有这种奇事么?

水中游戏的鱼儿,或许有可能眼睛被“瓢粑牢”。

不过,浮萍这种细小的水生植物,有时是很缠人的。

小时候,去村头的池塘打捞浮萍。

浮萍,也是营养丰富的猪饲料。

池塘里打捞的浮萍,不用清洗,不用挑拣,可以直接倒进猪槽里,实在是方便。

就是一样不好,手脚上常常粘满浮萍。

如果不及时冲洗,或是没有冲洗干净,浮萍就会像鱼鳞似的,紧紧贴在脚背上、手背上。

随着水分的蒸发,浮萍会慢慢收缩,往往是连同手背、脚背的皮肤一起收缩。

等你发现时,手背、脚背早已起了许多小疙瘩。

这些小疙瘩,不是痱子,不是疮痈,没什么痛楚,却也是痒痒的让人难受。

m (24)

现在,这些浮萍缠上了坞根镇小坞根村的水稻。

太多的浮萍,把水稻都压弯了。

必须及时清理。

稻田边缘,浮萍堆积特别多,必须用手去打捞。

稻田中间,浮萍相对较少,用竹竿轻轻一掠,就抖落了。

减负以后的水稻,重新挺直了腰杆。

你看,这方法好不好呢?

是很好,省时又省力,值得推广!

……

(三)想起摸田草劳动

然后,说说在小坞根村外看到的一种稻田杂草。

就是《说说台风“莫拉克”》随笔里说到的那种水草。

m (13)

不是我吹牛,下乡当“知青”时,经常参加摸田草劳动,认得许多水草。

我下乡的村庄叫檡(音同择)树坦。

村外有条小溪,溪水打弯处,有一片月牙形的平坦,长满一种古老的树木——檡树。

所以,小村的名字就叫檡树坦。

檡树坦多山地,也多水田。

那时候,提倡“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这是毛主席老人家的战略眼光:备战备荒,反帝反修呀。

处在那样的形势下,几乎所有耕地都种粮食作物。

一年种三季,春季是大小麦,夏季是早稻,秋季是晚稻。

早稻、晚稻都种在肥沃的水田里,都施农家肥,都灌山泉水。

如此优越的生长环境,如此优待的生长条件,水稻健康生长,杂草也随意疯长。

我们就得三天两头摸田草。

摸田草,是我最不愿意干的农活,又脏又累。

特别是夏天,头上有毒辣的太阳,脚下是沸腾的田水,蒸馏得人连汗都流不出。

还得终日弯着腰,两只手不停地在水里挖呀,刨呀,捞呀。

m (12)

摸田草可不是摸鱼,得把杂草连根拔除,必须用力挖,用力刨,别提有多累了。

说实话,真的不想参加摸田草劳动。

但是,我又偏要参加。

按照小村庄的惯例,妇女是不参加大田劳动的,多在晒场翻晒稻麦,或是去玉米地里除草。

那是对妇女的尊重和照顾。

这些事,一到檡树坦村,村长(现在叫村民主任)就告诉我了。

“以后,你也跟婶婶、阿婆她们干吧。”

“不!”

我说,我是来接受再教育的,是来锻炼革命意志的,再苦再累的农活我也不怕。

“我要参加大田劳动!”

“好!到时别说苦就是。”

“放心吧。我没那么娇贵。”

“那就说定了。”

“说定了。”

m (11)

从此,凡是男劳力干的农活,包括水田插秧,山地种麦,还有摸田草,我都参加。

累是累了点,但学到也更多。

摸田草,也有许多学问。

摸到一般的杂草,先在手里攒着。

太多了,握不住了,揉成一个草球,往稻茬底下一塞,深埋进泥土里,让它们变成绿色肥料。

摸到空心莲子草——天台方言叫革命草,言其随处扎根,四季生长,有革命人的意志,那就不能随手埋在稻田里了。

得把它们带出来,或是给村民当猪草,或是让它们在田头曝晒。

因为,空心莲子草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盛了。

哪怕把它们折断、揉碎,只要不离开水田,一样能成活,一样会节上生枝,快速繁殖。

摸到矮慈菇——天台方言叫扁担草,狭长的叶片很像扁担,春山伯他们会惊呼一声:好运气,捡到珍珠了!

m (23)

什么珍珠呀?

傻瓜,看到那些白白胖胖的球茎了吧,那就是“珍珠”。

“可以吃的。你尝尝!”

“这东西还可以吃呀?”

摘下那些“珍珠”,随手丢进嘴里。

嗯,甘甜,润滑,味道不错。

矮慈菇的球茎,富含水分,富含淀粉,可以解渴,可以充饥。

矮慈菇还是一味草药,或研沫内服,或捣烂外敷,具有消炎、退肿、止痛等功效。

……

(四)想起远古的荇菜

m (33)

我认识的稻田杂草还有很多,它们留给我的美好记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我没见过“莫拉克”台风带来的水草。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曾问过坞根的老阿公,他说叫“寒田草”。

这种水草的革命意志也很坚强,即使在寒冷的冬季,也能够存活、生长。

革命老区嘛,多革命人,也多革命草。不奇怪。

也许是对摸田草劳动的怀念,当我看到那些水草时,很想搞清楚,它们有怎样的生活习性?是害草还是野菜?如果是稻田害草,究竟有多大危害?

于是,就多看了几眼。

那水草,粗看似莼菜,细看却不是。

莼菜的叶片是椭圆形的;这种水草的叶片是心形的,与轴柄连接处有一道V字形的缺裂。这是它与莼菜的最大差别。

另外,莼菜叶背、草茎上,有透明、胶质的黏液,富含蛋白质,是营养型的野菜。

这种水草却没有透明、胶质的黏液。

l (3)

显然,不是莼菜。

那又是什么呢?

问过几位朋友,有说是鸭舌草的,有说是水金英的。

都有几分像,特别是心形的叶片,嫩绿的草茎。

但是,鸭舌草与水葫芦相似,茎叶都更加粗壮,更加坚挺。

鸭舌草还会开佛焰似的蓝色花,跟水葫芦花一样美丽。

鸭舌草和水葫芦都是久雨花科的,花叶都极相似,特别是蓝紫色的佛焰花瓣上,有一只美丽的丹凤眼,所以,都有“凤眼莲”的别称。

我玩过鸭舌草花,所以,认得鸭舌草。

眼前的水草,不是鸭舌草。

也不是水金英。

严格讲,水金英不是杂草,是引种栽培的水上花卉。

曾在朋友家的小水池里见过水金英。

漂浮水面的绿色叶片,与荇菜很相像。

也开黄色花,但花朵要大得多,有几分像菜芙蓉花。

m (35)

“莫拉克”带来的水草,肯定不是水金英。

倒是说到荇菜,让我产生美好的联想。

“对呀,这水草会不会是荇菜呢?”

“是有几分像,特别是叶片。”

“那就当它们是荇菜吧。”

“还不一定呢,让我再研究研究。”

朋友还在研究。

我希望它们就是荇菜。这可是《诗经》时代就有的野菜。

记得这首诗吗——《诗经•关雎》: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

左右流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窈窕淑女,

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

寤寐思服。

优哉优哉,

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

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

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

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

钟鼓乐之。

诗人借以起兴的美好植物,就是荇菜。

m (31)

荇菜,中文植物名莕菜,龙胆科,莕菜属,多年生水生草本。

最大特征是:根连水底,叶浮水上。

草茎细长,节上生根。

上部叶对生,下部叶互生。

叶片近革质,圆形或卵圆形,基部心形。

全缘,有不明显的掌状叶脉。

正面黄绿色,背面紫红色。

夏秋间开花,花鲜黄色,故又名黄花儿菜。

荇菜,自古就是食用野菜。

荇菜煲汤,柔软滑嫩,酷似莼菜。

荇菜煮粥,美肤排毒,药膳兼具。

这些,都有诗文赞美的。

m (34)

《唐本草》云:荇菜生水中,叶如青而茎涩,根甚长,江南人多食之。

李时珍《本草纲目》云:俗呼荇丝菜,池人谓之莕公须,淮人谓之靥子菜,江东谓之金莲子。

荇丝菜,莕公须,靥子菜,金莲子,多有诗意。

听着这些芳名雅称,你就会爱上荇菜的。

荇菜,亦可入药,利小便,治消渴。

民间也用来治疗毒蛇咬伤、痈疽疮疖等。

荇菜,还能监测水环境。

水清,则荇菜漂流;水浊,则荇菜逃逸。

革命老区坞根镇,古时称花坞,山常青,水常绿,宜于荇菜生长。

我像是看到了漂浮荇菜的花坞美景,恰似唐朝诗人李群玉《新荷》诗所描绘的景致: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田田八九叶,

散点绿池初。

嫩碧才平水,

圆阴已蔽鱼。

浮萍遮不合,

弱荇绕犹疏。

半在春波底,

芳心卷未舒。

……

一池春波,一泓清泉,荷花亭亭玉立,荇菜随波起舞。

想到《诗经》荇菜的历史悠久,想到花坞荇菜的形象美好,我就催着朋友问:那水草是荇菜吧?

如果真是荇菜,我要告诉坞根朋友,让他们广为引种。

最好,所有的河港、池塘,都种上荇菜。

嫩叶初生时,翠绿满河港;鲜花绽放时,金色满池塘。

下乡去坞根镇时,就可以在看到清清河港和金色池塘的同时,欣赏到古老而美丽的荇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五)水草名字叫水鳖

我之爱花草,纯属兴之所至。

朋友爱花草,则是一种科学研究,态度极其认真。

细细看过我的水草图片,又认真查阅植物资料,感觉跟荇菜还是有许多差别。

“那不是荇菜,越看越不像。”

“那是什么呢?”

“应该是相似的水草,叫水鳖。”

“水鳖呀,那也不错。水鳖,也是《诗经》中的野菜;也是《本草纲目》记载的药材。”

我跟朋友说,再不要伤脑筋研究了,都怪我没有拍好照片,尤其是没有拍出反映植物特征的细节。

灾后第二天,要去核实灾情,要去检查水库,还要参加红十字会的灾后慰问,实在没有时间细细研究那些水草。

而且,那些水草不是原生态的,是被洪水冲来的,根茎已经扯断。

我拍到只是很短的一节草茎,并看不出叶芽、花蕾等,确实不好辨认。

委托坞根朋友,帮我再找找,其他水域是否有类似的水草。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如果有,留心观察一下,开黄色花,白色花,还是蓝色花?

或是在水草开花时告诉我,再去补拍一些细节。

到时,一切都明白了。

现在,就当它们是水鳖吧。

水鳖,水鳖科,水鳖属,浮水草本。

古称白苹,也称芣(fu)菜。

论历史,水鳖与荇菜一样悠久。

有人以为,《诗经•采蘋》中的蘋,即是芣(fu)菜,就是水鳖。

于以采蘋?

南涧之滨。

于以采藻?

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

维筐及筥。

于以湘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维锜及釜。

于以奠之?

宗室牖下。

谁其尸之?

有齐季女。

蘋、藻,均为水生植物。

行潦(hánglǎo),水沟。

筥(jǔ),圆形的箩筐。

古人称箩筐,方形为筐,圆形为筥。

湘,烹煮。此处指烹煮祭祀用的牛羊等。

锜(qí),古代一种三足的锅。

釜(fǔ),古代一种无足的锅。

牖(yǒu),窗户。

尸,主持。

古代祭祀时,主持仪式的人,一方面司祭,另一方面又代表神灵或是祖先受祭。

m (2)

这样的主持人,就叫“尸”。

齐,此处读zhāi,义同“斋”。斋戒沐浴的意思。

季女:指少女。

《诗经》中,这位少女并没有名字。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言其名季兰:

济泽之阿,行潦之蘋藻,置诸宗室。

季兰尸之,敬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们在清清的河水中,采集蘋藻等野菜。

然后,陈列在济泽河畔的宗庙里。

干什么呢?

为少女季兰,举行婚前祭祀。

祭祀的主持人又是谁呢?

就是季兰自己呀。

m (6)

为什么让季兰来主持自己的婚嫁祭礼呢?

那是表示对祖宗的敬慕,也是表示对少女的祝福。

人们希望她在将要离开家乡时,记住宗庙,记住祖辈,记住父母,记住乡邻。

同时,也为她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关于这首的寓意,历来有多种说法。

《毛诗序》曰:《采萍》,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诗集传》曰:南国被文王之化,大夫妻能奉祭祀,而其家人叙其事以美之也。

《诗经原始》曰:女将嫁而教之,以告于其先也。

《礼记•昏义》曰:古者妇人先嫁三月,祖庙未毁,教于公宫;祖庙即毁,教于宗室。

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教成祭之,牲用鱼,芼(máo,用指尖采摘)之以蘋、藻。

所以成妇顺也。

……

m (3)

比较一致的说法,就像《左传》说的,上层贵族要嫁女儿了,在河畔的宗庙举行祭祀。

我们的祖先,总是逐水而居。

部落在江边,宗庙在河畔。

女儿出嫁了,还要举行一场与江河有关的祭祀。

这再次让人想到一个永恒的话题:水是生命之源。

而在祭祀之前,一群妇女,兴致勃勃地去河边采蘋、采藻。

诗歌描写的就是这一场景。

这是一首问答式的诗歌,非常简洁,非常活泼。

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是说:

到哪里去采蘋呀?

就到南面的水边。

到哪里去采藻呀?

就到有水的地方。

用什么来盛放呀?

m (27)

就用筐和筥吧。

用什么来烹煮呀?

就用锜和釜吧。

祭品放在哪里呀?

就摆在宗庙的窗下。

由谁来主祭呀?

斋戒沐浴少女季兰。

远古时代的祭祀,祭器是简朴的,祭品是简单的,祭典或许也是简短的。

但又是庄严的,神圣的–通过诗句,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

现在,我们不讨论古老的祭祀仪式,而要讨论古老的水生植物。

关于藻,意见比较一致,泛指藻类植物,海水、淡水中均有。

这里应该指可以食用的藻类植物——因为是作为祭品,用来祭祖的。

m (4)

关于苹,意见就不一致了。

有说是田字草的,有说是大蘋的,也有说是浮萍的。

多数学者以为,即是水鳖。

理由很简单,田字草、浮萍、大蘋等,都不是食用野菜,只是猪饲料。

人犹不食,何以祭祖?

而水鳖,像荇菜一样,自古就是美味的野菜。

这从水鳖的古代称谓“芣菜”、“莕菜”,就可以体会到。

之所以跟大蘋、浮萍等混淆,是因为水鳖的另一个古老名字,叫做“白苹”。

苹、萍、蘋,音义相近,不仅一般人容易搞错,就是李时珍这样的大家,也把两者混淆了。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

苹,乃四叶菜也。

叶浮水面,根连水底。

其茎细于莼莕,其叶大如指顶。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面青背紫,有细纹,颇似马蹄、决明之叶。

四叶合成,中拆十字。

夏秋开小白花,故称白苹。

其叶攒簇如苹,故《尔雅》谓“大者为苹也”。

……

从李时珍的文字描述看,说的是田字草。

但田字草不开花。

何来夏秋之小白花?这就有矛盾。

因此,后人研究说,夏秋时节,水面上开小白花的水草,应该是水鳖。

为季兰婚嫁祭礼采集的蘋,也应该是水鳖。

水鳖,又名扁蒲草、矮脚扁蒲草。

喜欢生长在水沟、池塘、河湾、稻田等静水池沼间。

广泛分布于东北及河北、陕西、山东、江苏、安徽、浙江、江西、台湾、河南、湖北、湖南、广东、海南、广西、四川、云南等地。

须根发达,长可达30厘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匍匐茎也极其发达,节间长3–15厘米,直径约4毫米,全长可达1–2米。

先端生芽,并可产生越冬芽。

叶由茎节簇生,翠绿色,多漂浮,稀挺水。

叶片卵形、圆形或肾形,先端圆或急尖,基部心形或肾形,全缘。

叶背面有蜂窝状贮气组织,并具气孔。

叶脉5条或5条以上。

中脉弧形,与第一对侧生主脉所成夹角呈锐角。

具叶柄和托叶。

花单性,雌雄同株,生于叶腋。

雄花序具梗,长0.5至3.5厘米。

叶状佛焰苞2枚,具红紫色条纹。

苞内生花1朵,萼片3,花瓣3,白色,较小。

雄蕊6–12枚,花药2室,纵裂。

k (4)

雌佛焰苞内生花1朵,萼片3,花瓣3,白色,较大。

子房椭圆形,不完全6室,花柱6,柱头扁平,2裂。

果实浆果状,椭圆形至圆形,有6肋。

种子多数,椭圆形,顶端渐尖。

花、果期8至10月。

水鳖叶下泡状气囊组织,是很好的浮囊,因此,能够轻松自如地在水面漂浮。

夏秋季节,常常快速繁殖,很快布满水面。

繁殖旺盛时,茎叶会挺出水面。

当然,多数情况下,水鳖茎叶是浮于水面的。

有时,会沉入水中。

当水鳖茎叶沉入水中时,酷似绿色的水鳖。

我想,这就水鳖命名的由来。

由于分布地域广泛,各地称谓多有不同。

别名有水白、白苹、水白菜等。

这些别称中,都带一个“白”字,或者是因为开白花的缘故吧。

k (5)

云南等地,又称马尿花。

清人吴其浚所著《植物名实图考》载:

马尿花,生昆明海中,近华浦尤多。

叶如荇而背凸起,厚脆无骨。

数茎为族(音义同簇),或挺出水面。

抽短葶,开三瓣白花,相叠微皱。

一名水旋覆。

水鳖,是美味的野菜。

清代文学家顾景星,对它评价甚高。

顾景星(1621年——1687年),字赤方,号黄公,蕲(qí )州(今属湖北)人,明末贡生。

南明弘光朝(1644年——1662年),考授推官(官名,唐朝始置,以后历朝沿用,位次于判官,掌书记、狱讼之事)。

入清后,屡征不仕。

m (9)

康熙己未(1679年),荐举博学鸿词,称病不就。

学问渊博,著有《白茅堂集》、《白茅堂词》、《读史集论》、《顾氏列传》、《南渡来耕集》、《李时珍传》等。

又撰《野菜赞》,收录常见野菜44种。

每一种野菜,都有简短的文字介绍,并附有一首四言诗。

水鳖也收入其中。

但不叫水鳖,称“油灼灼”。

油灼灼,应该是方言俗称,大约因水鳖茎叶的嫩绿、油亮而得名。

顾景星是文学家,却对植物有兴趣。

曾经精研李时珍的《本草纲目》。

所以,对野菜的记录、描述,极其准确。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顾景星告老回故里时,曾经亲自采集野菜,食用野菜,对野菜有着深晨的感情。

《野菜赞》开头,有一段文字说明。

k (3)

顾子归里,岁丁壬辰。

饥馑无食,藜藿之羹,并日不给。

偕妇于野,采草根实苖叶,遂不死焉。

鼓腹自得,各为赞之。

也是文人秉性,饥馑无食,偕妇于野,采集野菜,竟然也能鼓腹自得,撰文写诗。

也是革命人哪。向顾老先辈学习!

现在,我们来看看他是怎样介绍油灼灼的:

油灼灼,苹类。

圆大一缺,背点如水泡。

一名芣菜。

沸汤过,去苦涩,须姜醋。

宜作干菜,根甚肥美。

……

m (23)

由此可知,水鳖可凉拌。

但须在沸汤里过一下,去其苦涩。

然后,拌以姜醋即可。

水鳖,也可以制作干菜,因其根茎肥美。

然而,顾景星也把水鳖与田字草混淆了。

紧接这段文字之后,顾景星又说:

又一种,四叶合成一叶,名四叶菜,一名十字菜,一名田字草,一名破铜钱。

顾景星认为,水鳖有两种,一名油灼灼,一名四叶菜(田字草)。

古名统称水苹,大者曰油灼灼,可食用;小者曰四叶菜(田字草),没说可食用。

在介绍完两种水鳖之后,顾景星按行文惯例,赋诗一首:

水苹大者,

曰油灼灼。

于以采之,

于湖之泊。

哑哑凫雁,

以宅以托。

谋非稻粱,

俯取焉怍。

k (1)

 

别看只是几句朴素的四言诗,以为只是对野菜油灼灼的介绍。

其实不然,细细品读,你会读出诗人的高洁与刚强。

我只是为鼓腹而采集野菜,并非为稻粱谋,即使俯首拾取,也没什么可惭愧的。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怍,音zuo,入声,惭愧的意思。

水鳖,又是一味草药。

据《本草纲目》记载,水鳖,全草可入药,味苦,性寒,有清热利湿之功效。

内服煎熬,主治湿热带下。

外用捣汁,治疗痈疮肿毒。

……

说了那么多水鳖的好处,意犹未尽。

再补一句,水鳖也是上好的猪饲料。

l (4)

坞根镇有那么多养猪场,建议在猪舍前后的池塘、水沟,引种水鳖。

既净化水环境,又优待大猪小猪。

有闲情时,还可以采集水鳖,凉拌,煲汤,丰富食谱,健身强体。

水鳖还可沤作绿肥。

水鳖的用处不少的。

……

经过这次“莫拉克”台风,还有一个深切的感受,我们身边的河水太脏了。

如果所有河道,都有清凌凌的河水,都有开黄花、开白花的荇菜、水鳖,那该多好!

想到一位领导说的话,什么是科学发展,什么是生态城市?

如果能把连接台州、温岭的金清大港治理好,如果能够坐着游轮畅游金清港,如果能坐游轮往返台州、温岭,那就是科学发展,那就是生态城市!

l (2)

是啊,如果真是那样,周一,我乘坐游轮来温岭市上班;周末,我乘坐游轮回台州市休息。

一路清清河水,一路美丽风景,人在旅途,走在路上,也是轻松愉快的。

我相信,不远的将来,可以实现这样的美好理想。

努力吧,我们一起努力!

为了让更多的朋友了解金清港,随手从网上搜了一段文字介绍:

金清港,横贯温黄平原中部,全长50.7公里。

发源于温(岭)黄(岩)交界的太湖山东南麓。

流经温岭市大溪镇,向东从路桥区金清镇黄琅西门口入海。

大溪镇以上8公里为山溪性河道;大溪镇以下为平原河道;入海口10公里为泄洪外港道。

金清港,北接南官河、三才泾、二湾河、三湾河、四湾河、五湾河、车路横河,结成平原水网,河道纵横密布。

北通椒江,南达松门,流域面积1172.6平方公里。

金清港,自古就是温黄平原排灌、航运水道。

2009.08.15/22:23:02

摄影:阿明、陈萱

说明:部分照片为网上资料,感谢上传图片的朋友。

l (3)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莫拉克”台风过后》有 34 条评论

  1. 令笏说:

    野菊花好!您真行,刚忙完台风,不好好休息就又动手啦?呵呵,野菊花、野菊花动手写文章总离不开花。

  2. 野菊花说:

    令笏先生好。你是接到邀请函了?我刚发出随笔呢,最后一段还在修改,你就上门了。请上坐,请喝龙井茶!谢谢你的关心,这两天已经休息过了。台风过后,想到一些事,就随意写了。这个花还是诗经时代的,很希望生长在你的家乡呵。

  3. 三焦说:

    看这样的文章像看百科全书,文字的触角何其细小,可以补我之不足。我关于河道的所有美好回忆,都来自童年,那时我一放学就去河边钓鱼,有时也坐上卖粮的船,摇桨的摇呀摇,一直摇到日落,此后会从河道上升起一片水汽,两岸的人家摆出桌子来吃饭,这一切真让人觉得人世静好。
    ——哈,我这是抄写员呢,东拼西凑地摘了这些资料。实在只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听你回忆童年的河道,真像在看一部唯美的电影。相信会走进你的影片,留在观众的心间。对于河道、溪流的记忆,我也常常让时光倒流,回到童年,回到家乡。家乡的始丰溪,是流淌在心田的小溪,是流淌在记忆中的长河,永远是圣洁的,永远是美好的。

  4. 说:

    三焦说的极是,深有同感!
    开黄花、白花的水草还是头次见,感觉叶子的形状和睡莲的差不多,两者难道存在着某种“近亲”关系?第二十二张照片的花很是漂亮,是啥花呢?

  5. 野菊花说:

    阿敏好。这些水草,都像睡莲,都是美丽的水上仙子。又都是美味的野菜,上好的草药。可惜很难看到。真希望我们身边的河流、池塘,也有这样的美丽水草。那个美丽的小黄花,是水金英呵。漂亮吧。

  6. 阿斌说:

    随笔内容丰富,从台风到花草、《诗经》、《本草纲目》,从知青到防疫、环保、科学发展,让人长见识了!知识万花筒!
    ——阿斌好。我这是大杂烩。本来可以分多篇写的,偷个懒就全串在一起了。谢谢你的鼓励呵。

  7. 易水寒说:

    这些水草看得少,就是看过也没怎么记在心。这么多的种类在不注意当中我都把它们归属于农田里的“水上漂”,可在这里又是一篇美文,学习!
    还有那个“防洪服”,确实需要推广宣传啊,这样可以减少防疫人员很多工作量呢。

  8. 野菊花说:

    你好。这些美丽水草,我们这边有,但不是很常见。这或许跟它们对环境的选择有关,它们可都是喜欢水清清的优美环境好。我们一起努力,把河道、池塘治理好了,它们就会来安家的。你为它们取的名字很美呀,水上漂,轻盈美丽的水上漂,有诗意。那个老阿婆的防洪服,创意很好,效果也好,是应该推广。

  9. 小草说:

    这些漂亮的图片,只能在这里欣赏,平时很少见到。你的随笔特点很像诗人陶渊明的田园诗风格。
    ——小草好。谢谢你的鼓励。这些图片,有我拍的,也有朋友拍的,还有一些是网上找的。这些水草是很漂亮。愿意与你一起分享。

  10. 说:

    水金英,名好听,花好看,正是“好马配好鞍”呦!
    没想到这些个水草对水质的要求这么高的!以往印象中的水草是生长在肮脏的河道里,亦或是原本清洁的河道因为有了这些浮萍的生长变得拥挤、肮脏。特别是在中学时学了河水富营养化方面的知识,对浮萍更是没好感,对河道上的水草等也一并否定,看来以后得转变转变观念了。

  11. 野菊花说:

    阿敏好。“天台风物”栏目里有我早年写的一个随笔——《水边的蓝色花》,记录了我对水葫芦等水草的感情,你可以看看。其实,河水的污染,不是水草的错。倒是污染的河水,让水草失落了天堂。水葫芦、浮萍等,如果生长在清澈的河水中,也是很美的。当然,要适当控制。

  12. 说:

    野菊花好!这篇随笔早前阅读过,有印象,很漂亮的花,在你的镜头下就更美了!水葫芦花我以前也是很喜欢的,看着像孔雀的尾巴,还曾经幻想着这其中是不是有段美丽的神话故事呢!
    ——水葫芦不是中国原有物种,是从南美引进的,作为猪饲料。因为花叶的美丽,也有引种到公园湖泊的。故事是人编的,阿敏编一个吧,就为那些美丽的水葫芦花。

  13. 兰心说:

    尽管我长在水乡,但水金花我还没见过呢,记得小时候见得最多的就是开紫花的水葫芦,一大片很漂亮的

  14. 野菊花说:

    兰心好。你是温岭土生土长的,又住在河港密布的水乡,连你也没见过水金英,可以说明我在坞根稻田看到的水草,的确不是水金英。这种水草,是近年引进的水生花卉,我也只在朋友家的小水池里见过一回。水葫芦是小时候见得最多的,也是喜欢那个蓝紫色的水葫芦花。

  15. 说:

    原来水葫芦还是外来物种啊!曾经的幻想是:水葫芦花是跌落在凡间水巷的孔雀仙子之化身。既然是从南美引进的,那可编为:南美的孔雀仙子为躲避战乱飞越千山万水来咱中国,爱上了这里的青山秀水,在潺潺溪流间安家落户。还可编成一则凄美的爱情故事,故事梗概还在酝酿之中。

  16. 野菊花说:

    阿敏好。水葫芦的蓝色花,真的很像孔雀仙子。凤眼莲,也是孔雀翎呢。故事编得很美。我想像你是在编越剧《孔雀翎》了。

  17. 大浪淘沙说:

    呵,看来台风过后防疫的任务农区比渔区要繁重多了,也知道了河道上那些美丽的浮萍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种类.

  18. 野菊花说:

    你好。渔区就怕台风正面袭击,不怕洪水灾害。再说,渔区朋友一直有很好的卫生习惯,每次台风过后都会自觉清扫。这点要向渔区学习。大海有海浪花,却没有江河这些美丽的水草。各有各的资源吧。

  19. 独孤九说:

    好久没来了,暑假过去了,我过了一段远离网络的日子,真是挺好的,赶回来,就急急过来看看这个院落的菊花开的怎么样了,还好,没错过什么!

  20. 野菊花说:

    你好。过完一段无网的清闲日子,快乐的暑假就结束了。新学期在即,又要打拼忙碌了。谢谢你来看我。

  21. 飞翔说:

    台风给温岭带来最直接的伤害是普通的老百姓。
    没走过台风前后的海边、山脚和农田,近在眼前也会远在天边——因为空调房容易让眼睛瓢粑牢啊……

  22. 野菊花说:

    哈,真是的,眼睛瓢粑牢啊……竟然没看到园地里还有一位赏花者。问你好,辛苦你了。

  23. 向日葵说:

    台风来临,最苦的还是农民,深深敬佩他们的乐观和充满智慧。水金英花真是美,我头一次见,这种美丽的花,开在清澈的水里,让人感觉人世间的美好。谢谢野菊花。

  24. 野菊花说:

    向日葵好。应该谢谢你,能够真切体会农民朋友的的艰苦、乐观和智慧,还有对清澈河水、美丽水草的赞美和期待。

  25. 飞翔说:

    咦?平常好像是说:双眼瓢粑牢……
    ——谢谢你的地道温岭话:双眼瓢粑牢……

  26. 十班多多益善说:

    原来在我的眼中,小花是普通的,现在我却认为它们是别特的
    ——你好。小花小草,很普通,很寻常,却会给我们许多有益启示。

  27. 九班泫冰寒信说:

    田间的生活,在台风过后还是那样充满乐趣。水鳖,也真是让我惭愧,我做为一个在乡下田边的孩子竟不知道有这个植物。更别说其他的了。
    ——你好。你的家乡在看得见稻花、麦浪的乡间么?我是在乡间长大的,特别怀念田园风光。所以,即使是灾后的水稻、水草,在我眼里也是美丽无比的。

  28. 九班永恒之成说:

    丁老师,您的随笔中我找到了一点奥秘。您总是在随笔中加了插图,这谁都能看出来。还有,您还加了几首古诗,而且恰到好处。我很佩服。
    ——你好。你好厉害,看得这么准。加图片,加古诗,都是懒人懒办法,就想少点文字介绍。你不要学呵。

  29. 误差说:

    以人为本,生命安全高于一切!……防台抗台预案措施完备,一切在掌控中啊!……薸,摸草+匀田……劳动最自豪……丁老师为什么网名叫野菊花呢?

  30. 野菊花说:

    王老师,早安!谢谢鼓励!
    儿时,曾随外婆住山头庞读小学,也算是农村长大。高中毕业后,正值“上山下乡”高潮,“知青”插队,又多了三年农村生活。相比同龄进工厂当职员的,我对农事就比较熟悉了。到了农村就觉得亲切。逢上稻收麦季,也乐于干点农活。看到听到有关农村农民农业的趣事,就会及时记下。防洪抗台,走在乡间,也能了解不少农事记忆。
    那几年,台风像是看上台州了,老爱光顾。几乎年年有防台实弹演练,基层干部群众创造不少好经验。最根本的就是以人为本,生命安全高于一切——你总结得真好!
    野菊花,就是秋天的野生小黄菊,也是战地黄花,我喜欢她美得质朴,香得清淳,而且生命顽强,就拿来当网名了。创办个人随笔专栏时,文章署真名,回复朋友短评用网名。穿上马甲,脱了马甲,都是天台山人丁琦娅啊!

  31. 野菊花说:

    据中国天气网讯:今年第4号台风“妮妲” ,已于凌晨2日3时35分,在广东省深圳市大鹏半岛登陆,中心最大风力14级(42米/秒),属强台风级。
    随后,继续向西北移动,强度逐渐减弱,将给广东、 广西、云南、贵州等地带来强风雨。
    对我们浙江,“妮妲”还是友好的,送风,送雨,送清凉,缓解了7月20日以来的持续高温酷热天气。
    摄影画画吟诗作赋的朋友最开心,早晚云彩绚丽而多姿!

  32. 安父说:

    使人增长见识,热爱生活,激发诗意,有如百科全书,好!

  33. 野菊花说:

    陈主席好!谢谢厚爱鼓励!
    亲历台风笔记,都是早年在温岭时随手记下的。
    那几年,台风像是瞄上台州、温岭了,一年总要光顾几次。
    刚开始,我也有点怕的,尤其是台风过境时,要通宵呆在联系镇待命。后来也是练出来了,不再害怕,还得了一些来自基层的经验。
    唠唠叨叨,留个备忘。
    祝夏日安好!

  34.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王老师留言:以人为本,生命安全高于一切!……防台抗台预案措施完备,一切在掌控中啊!……薸,摸草+匀田……劳动最自豪……丁老师和野菊花的缘自何来啊?
    ——王老师,早安![咖啡]谢谢鼓励!从小农村长大,又有三年“知青”生活,对农事劳动还是比较熟悉,看到听到就觉得亲切。虽然辛苦,还是乐于参与体验。那几年,台州台风还是不少,几乎年年实弹演练,基层创造不少好经验。最根本的就是以人为本,生命安全高于一切!你总结得真好![强]野菊花,生山野,质朴,坚强,我所爱,就拿来当网名了。[微笑]
    早上下过点点细雨,天气微凉,目前比较舒适……质朴,坚强,丁老师[强][玫瑰]
    ——谢谢王老师报道家乡雨讯。母亲种了一点菜瓜,总盼下点雨。浇水辛苦不怕,母亲说没有天落雨调匀有营养。夏雨,冲凉,人人渴望!说起来,要感谢“妮妲”,带来微风细雨,满天彩霞!谢谢王老师鼓励,山哈人爱山花![玫瑰]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小米,早安![咖啡]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阿克苏现在天还没亮呢[呲牙]
    ——昨晚到很迟了吧,今天又早起,辛苦啊![玫瑰]阿克苏与北京有好几个小时时差吧,这边5点天就大亮了。
    现在天还没亮!
    ——再休息下![微笑]
    嗯!
    ——月亮!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据中国天气网讯:今年第4号台风“妮妲” ,已于凌晨2日3时35分,在广东省深圳市大鹏半岛登陆,中心最大风力14级(42米/秒),属强台风级。
    随后,继续向西北移动,强度逐渐减弱,将给广东、 广西、云南、贵州等地带来强风雨。
    对我们浙江,“妮妲”还是友好的,送风,送雨,送清凉,缓解了7月20日以来的持续高温酷热天气。
    摄影画画吟诗作赋的朋友最开心,早晚云彩绚丽而多姿!
    诗人张锋留言:难怪清凉了许多,感觉太棒了![微笑][握手][玫瑰]
    ——是的,杭州诗人为满天彩霞赋新诗了。我母亲也说下过雨清爽许多。椒江刚才也下过雨。祝快乐![微笑][握手][握手][玫瑰]
    陈主席留言:文章有如百科全书,使人增长知识,亲近文学,滋长对于诗意生活的热爱,好![强]
    ——谢谢陈主席厚爱鼓励![微笑]在温岭时写的,抄书,贴图,自娱自乐,朋友讨教!向你学习,热爱生活,痴情艺术,呵护家人,天天快乐![玫瑰][强][拥抱]
    林老师留言:[鼓掌][鼓掌][强]
    ——谢谢林老师鼓励!雨后稍凉,夏日快乐![玫瑰][咖啡][西瓜]
    高老师留言:[强][强][玫瑰][玫瑰]
    ——[微笑]谢谢高老师鼓励![玫瑰]那时在温岭,一有台风就得提前到联系镇巡查动员,台风夜还得通宵值守。台风警报解除才能回宿舍稍歇。因为分管教育、卫生、红十字会,灾后防疫、慰问和校园安全检查又紧接着展开……也没现成经验,每次记个流水账,为下次提供点滴有益参考。防台随笔就这样来的。很唠叨,但有用。[微笑]下过雨,凉一些,祝开心![玫瑰][西瓜]
    林老师留言:[鼓掌][强]
    ——谢谢林老师鼓励!夏日快乐![玫瑰][咖啡]
    谢谢丁主席!夏日同乐[西瓜][嘴唇]
    ——同乐![拥抱]
    龙的传人转发:谢谢善兵!早上好![咖啡]
    丁主席 午安 [咖啡][玫瑰]
    ——午安![玫瑰][咖啡]
    周老师留言: 台风过后,听丁师引经据典,娓娓道来,大长见识,谢谢[玫瑰]
    ——周老师,早安![咖啡]台风过后,闲话台风,基层见闻,道听途识,读书点滴,现炒现卖。谢谢周老师鼓励![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