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葡植物篇之二十:红缬草

在圣地亚哥古城,还看到多丛红缬草。

h (5)

后又在阿尔罕布拉宫、米哈斯小镇,看到红、紫、白多色的缬草属植物。

据《中国植物志》、《浙江植物志》记载,缬草属,为败酱草科,多年生草本、半灌木或灌木。

根或根状茎有浓烈气味,多数人称香,为天然香料,可提缬草油。

茎直立、斜升或蔓生。

h (17)

基生叶丛生,叶片全缘或有锯齿。

茎生叶对生,叶片常1至3回羽状分裂;或少数不裂。

裂片全缘或有齿。

聚伞花序,有花数朵,顶生,或为稠密或间断穗状或圆锥状花序。

h (22)

花后,花序多少扩展。

花小,两性,有时杂性。

野生种,花冠多淡红、浅紫或白色。

园艺栽培,花色多样,常见粉红、玫红、深红、紫红、蓝紫、白色。

h (24)

花萼5至15裂,裂片在花时不明显,向内卷曲;结果时,发展为冠毛状。

花冠筒纤细,基部膨大成囊状,冠檐5裂。

雄蕊3,稀1至2,着生在花冠筒上。

子房下位,3室,仅1室发育,具胚珠1颗。

h (4)

瘦果扁平,顶端有羽状冠毛。

种子1粒。

本属约200种,分布于欧亚大陆、南美和北美中部。

我国产17种,2变种。

x (3)

 

浙江有2种。

一些种类,供药用和香料用,也可制缬草茶。

也有一些种类,供栽培观赏。

常见有缬草。

h (2)

模式采自欧洲,也称欧缬草。

根茎似麻,也称拔地麻。

嫩茎叶可当野菜食用,也叫媳妇菜——古谚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此野菜,也可救急。

全株有香味,也叫香草、珍珠香、满坡香、五里香、七里香、蜘蛛香。

h (7)

也有嫌其臭者,称臭草——或这“臭草”,也是赞其芳香。古汉语中,“臭”有香意:“其臭如兰”。

入药可救驾,也称大救驾、小救驾。

茎中空,似排草,也称穿心排草。

鹿喜食,也称鹿子草。

h (19)

猫也爱食,又称猫食菜。

株巨大,可入药,也称距药草——距,古汉语中,音义同“巨”。

花冠淡红或白色。

多野生。

h (18)

也有作香料、药材、缬草茶栽培的。

园艺栽培,又有红缬草。

花冠常见各种红,故名。

也称红鹿子草——源于缬草别名鹿子草。

h (16)

败酱科,缬草属,多年生高大草本。

根状茎粗短。

高60至100厘米。

茎直立,中空,有纵棱。

h (15)

叶肉质,蓝绿色。

基生叶丛生,花期凋萎。

茎生叶对生,卵形,全缘。

伞房花序顶生,有分枝。

h (13)

花小,星状。

花冠粉红、玫红、深红、紫红或白色。

花期5至8月,果期7至10月。

原产地中海地区。

h (14)

花叶美丽,各国引种,欧洲栽培尤广。

多植于花坛、花带、花境、草坪边缘或疏林下。

圣地亚哥古城所见,或系栽培逸为野生,杂生山坡草丛中。

阿尔罕布拉宫所见,成片栽于花坛。

h (9)

植株高大,开花繁密。

花色也更为丰富,紫红深红,淡红粉白,蔚若云霞!

……

缬草属,原植物不熟悉。

h (8)

红缬草,第一次见,请教阿明才知道。

倒是听过一则缬草治病的民间故事。

古时,有位京官,离家几十年,再没回乡探望。

转眼间,宝贝儿子成英俊少年了。

h (21)

京官很宠爱这宝贝儿子。

不想,儿子突患重病,卧床不起。

京官慌了,延请各路名医,尝遍各种贵药,均不见效。

这事传到京官的家乡。

h (10)

有位乡间郎中,曾是京官儿时朋友,特地赴京探望。

看过病儿后,知是惊吓致病,安神即可。

就对京官说,贵公子的病有味神药可治。

这神药长在故园,需您回乡亲自采集才灵验。

h (20)

为救宝贝儿子,京官二话没说,跟着土郎中立马回到故乡。

土郎中领着京官,走到他家祖坟,指着坟头一丛开紫红花的缬草说,那就是救命神药!

看着荒凄的祖坟和那丛救命的缬草,京官感激不尽,也悔恨不已。

赶紧清理墓园,祭拜祖宗。

h (3)

采了缬草后,又跪拜再三,表示会好好教育儿孙,铭记家园,感恩祖德。

缬草,根茎入药,有安神、消炎、镇痛等功效。

一碗缬草汤,几乎药到病除。

京官一家,世代传诵缬草救命故事。

h (12)

也不忘时常回乡,勤扫祖墓。

……

缬草,在古诗文中,也有多种美好艺术形象。

缬xié,本意指用镂空花版印出细碎花纹的丝织品,也泛指印染的丝、棉织物。

h (11)

缬草,小花细碎而美丽,让人联想到印花的丝、棉织物,故名。

花多粉红、淡紫,仿佛美人脸颊那一抹红晕,状为“缬晕”。

明王象晋《群芳谱》记载,牡丹名品有“宮锦”——状其美如宫中特制锦缎。

此品碎瓣,梅红色。

h (1)

开时,必俟花房满实,方为大放。

然后,渐成缬晕。

意思是说,这款宫锦牡丹,盛开梅红色。

后渐变粉红、淡紫,宛若美人缬晕。

h (29)

又称,贴梗海棠花,初极红,如胭脂点点然。

及开,则渐成缬晕。

至落,则若宿妆残粉矣。

缬晕,也称红缬。

h (28)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喜山石榴花开》诗:

忠州州里今日花,庐山山头去时树——诗前有小序,称此山石榴,“去年自庐山移来。”

已怜根损斩新栽,还喜花开依旧数。

赤玉何人少琴轸,红缬谁家合罗袴。

h (27)

但知烂漫恣情开,莫怕南宾桃李妒。

诗中,将红石榴比作“红缬”美少女。

古诗文中,又用“缬林”,指代霜叶飞红的秋林。

南宋诗人范成大,写过《秋日田园杂兴》组诗,最后第十二首曰:

plant of centranthus in a meadow in la spezia

新霜彻晓报秋深,染就青林作缬林。

惟有橘园风景异,碧丛丛里万黄金。

诗中的“缬林”,指秋霜染红的枫林。

想来,古时,全国各地,颇多开红碎小花的缬草。

h (26)

这才给人以“缬晕”、“红缬”、“缬林”的美好联想。

又据《浙江植物志》记载,浙江临安、天台、庆元,产柔垂缬草。

生于海拔500至1300米的山地林缘、溪边、草地等水湿条件较好之处。

茎叶柔垂,花冠淡红,极为美丽。

根茎药用,有安神、驱风、止痛等功效。

图一

h (6)

图二

x (5)

图三

x (2)

图四

x (1)

图五

x (4)

 

2018.08.01/21:08:01

摄影:陈萱;

说明:部分花图来自网络,感谢上传图片的朋友!

此条目发表在行走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西葡植物篇之二十:红缬草》有 1 条评论

  1.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稿到微信。
    娄主席留言:谢谢推介,没见过此花。[强][强][强]
    ——娄主席早安![咖啡]红缬草有引种,尚未普及,我也是西葡行头回认识。
    王老师留言:早上好![咖啡]
    ——王老师,早上好![咖啡]
    陈校长留言:丁相早!你又让我们走进了花花世界[抱拳][憨笑]
    ——陈相早安![咖啡]谢谢鼓励,也谢谢陈相带我走进家乡的八一建军节文艺晚会场景,艺术之花更美![玫瑰][咖啡][强]
    林老师留言:[鼓掌][玫瑰][玫瑰][OK]
    ——林老师早安,谢谢鼓励![咖啡][玫瑰][西瓜]
    爱武留言:谢谢丁老师分享[玫瑰][玫瑰][玫瑰]真是见多识广的有心人,让我们也增长了知识[强][强][强]
    ——爱武早安![咖啡]谢谢乡贤厚爱鼓励!说实话,红缬草,我也头回见。第一感觉绿叶红花美,就乱拍了一组。以为查找植物志书会明白什么花卉,结果没找到答案。这是洋植物,我国植物志书尚未收入。最后,请教一位博士老师才知花名。我也长知识,有收获,很高兴![微笑]
    谢谢丁老师,红缬草第一次见,长知识!
    ——谢谢你,我也第一次见,我们一起长知识。[微笑]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玫瑰][西瓜]
    徐行长留言:[强]
    ——徐行长早安,谢谢鼓励!谢谢您推荐这许多好文章![强][强][强]
    老同学李宇红留言:琦娅早[玫瑰],好介绍,从今后我要对此草花重新认识![微笑]
    ——宇红早安,沪上夏行快乐![咖啡]谢谢老同学喜欢鼓励,红缬草,缬草属,皆美香,有诗意。我们学古诗文时就接触到缬晕、缬林,至今才识此花草,是要重新认识。你说得真好![强][强][强]
    诗人张峰留言:丁姐,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峰转发:谢谢诗人鼓励,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丁姐,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晚安![月亮]

野菊花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