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刘晨阮肇误入桃源》(六)

第三折(上)

t (8)

净扮刘德引沙三、王留等将砌末(带道具)上。

云:某姓刘名德,现在天台县十里庄居住。

时当春社,轮着我做牛王社会首。

今日,请得当村父老沙三、王留等,都在我家赛牛王社。

十里庄,当是剧中虚构庄名。

当村,本村。

春社,流传于我国汉族地区的古老祭祀活动。

源于周代十二月的蜡祭。

通常春、秋两祭,称春社、秋社。

t (91)

春社日,多定于立春后第五个戊日。

也有以农历二月二、三月三为春社日的。

是日,陈列酒食,祭祀土神,以祈丰收。

也多借此举办地方特色浓郁、娱神乐人的庆典活动。

比如,休耕祭牛神,乡邻聚餐欢宴,相约郊游踏青,男女幽会狂欢等。

牛王社,即赛牛王社,春社日举办的祭牛神、祈福佑活动。牛王,牛神也。

会首,赛牛王社聚首者,主持人。

猪羊已都宰下,与众人烧一陌平安纸,就于瓜棚下散福,受胙饮酒。

牛表,伴哥,你把柴门紧紧的闭上(紧紧地闭上),倘有撞席的人,休放他进来。

与众人,跟随众乡邻。

t (154)

一陌,旧时指一百纸钱,亦泛指一串纸钱。

平安纸,祈平安的纸钱。

散福,祭神结束后,分享祭品,广布福佑。

受胙:胙zuò,福胙,祭祀祈福之肉。古时祭神,多用全猪全羊。祭祀结束,参祭者均可得一份胙肉。

牛表,伴哥,宋元戏曲中,对剧中扮演农村少年子弟的通称。

撞席的,未受邀请而赴宴者。

古时,农村多贫困,办场酒宴很不容易。

春社、赛牛王社酒宴,多半是乡邻自愿、互凑份子的简朴聚餐。

有些地方叫“打斗四”、“打斗伍”、“打斗八”。

我的老家,就叫“斗伍”。

实在是资金有限,菜肴酒水有限。

t (106)

故要关起门来,防人撞席白吃。

这也为刘阮回家,被误认为是撞席者,没人应门,还遭群殴,伏下一笔。

众做打鼓、烧纸、饮酒科(众演员做出敲锣打鼓、焚烧纸钱、受胙饮酒系列动作)。

正末同阮肇上,云:自到桃源洞中与那两个小娘子结成姻眷,不觉过了一载。

为闻百鸟鸣春,顿起思归之念,再寻旧路回家。

兄弟,你也看见,这眼前景物都更变不同了,好伤感人也呵。

好伤感人,意为好让人伤感。

唱《中吕•粉蝶儿》:

兔走乌飞,搬不尽古今兴废,急回来物换星移。

成就了凤鸾交,莺燕侣,五百年夙缘仙契。

不多时执手临岐,倒揽下干相思一场憔悴。

t (130)

搬不尽,搬唱不尽,犹言道不尽。

免走乌飞:形容光阴迅速流逝。传说,日中有三足乌,故称太阳为金乌;又传,月中有玉兔,故称月亮为玉兔。

执手,本意为拉手,握手,后多用为握手作别。

临岐,本意为面临歧路,后多用为赠别之辞。

《醉春风》:

则被这红灼灼洞中花,碧澄澄溪上水,赚将刘阮入桃源,畅好是美,美。

受用她一段繁华,端详了一班人物,别是个一重天地。

赚将,哄得,诱得。

畅好,真好,甚好。

受用,享用,享受。

t (112)

端详,本意指仔细审察。此含结识、深交意。

一班人物,此指桃源双女、太白金星、青衣童子等一批仙界人物。

做行路科(做出匆匆赶路的样子)。

阮肇云:兄长,这一路上全不似旧时光景,却是何故?

正末唱《迎仙客》:

下坡如投地阱,蓦岭似上天梯,这的是蝴蝶梦中家万里。

不甫能雨才收,没揣的风又起。

似这般风雨凄凄,早难道迟日江山丽。

地阱,地裂,陷阱,形容下坡极急。

t (60)

蓦岭,超越峻岭。

的是,的确是。

蝴蝶梦中家万里,引唐末诗人崔涂《春夕》诗句,形容时间飞逝,往事如梦。

崔诗曰: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

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满镜生。

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不甫能,才能够;好容易。

没揣的,没料到,不曾想。

早难道,根本就不想说,不能说……

t (62)

迟日江山丽,引唐杜甫《《绝句二首》其一诗句: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杜诗本意,是赞美春日渐长,春光秀丽,江山静好。

归家心切的刘阮兄弟,则嫌春日苦短,哪有心情赞美“迟日江山丽”呵。

《红绣鞋》:

见了这三五搭人家稀密,过了这百千重山路逶迤,那里也新郎归去马如飞。

愁的是林深禽语碎,怕的是路远客行迟。

呀!却原来鹧鸪啼烟树里。

三五搭,犹三五处。

那里也,犹哪里有。

新郎归去马如飞,用北宋苏轼《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其二诗意:

t (115)

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辉。

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

苏诗本意是祝贺张师厚快马加鞭,赴京殿试,金榜题名。

诗中新郎君,指新进士。自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刘阮则借为新郎辞别新娘归去,多少有些缠绵不舍,哪里做得到“新郎归去马如飞”。

鹧鸪啼,古诗文中,多借鹧鸪啼声之悲切,抒写游子乡愁旅思之凄苦。刘阮兄弟,此刻也多悲绪,也闻不得烟树深处传来声声鹧鸪啼鸣。

云:早来到这里,望见那古寺,过了一座小桥,便是家中了也。

唱《醉高歌》:

望见那萧萧古寺投西,行过这泛泛危桥转北。

早来到三家疃上熟游地,这搭儿分明记得。

t (101)

萧萧,冷落凄清的样子。

泛泛,频颤摇晃的样子。

危桥,高耸之桥。

三家疃,当为剧中虚构古村。疃tuǎn,村,屯。

正末做意惊见科(做出猛见村头两棵棵松树,惊其竟长这般大之状),云:好怪,这两株松树我去时亲手栽下。

与兄弟上天台山采药,到今只有一年光景。

这两株树怎么就长得偌来大!

不由我心中好生疑惑。

阮肇云:我也记得,这等大的快,敢则是地肥哩。

这等,这般,这么。

敢则是,敢情是。

正末唱《普天乐》:

t (33)

曾得个几星霜,多年岁,为甚么松杉作洞,花木成蹊?

往时节将嫩苗跑土栽,今日呵见老树冲天立。

见了这景物翻腾非前日,不由人几般儿心下猜疑。

修补了颓垣败壁,整顿了明窗净几,改换了茅舍疏篱。

做打家唤门科(做出走近家门轻叩召唤的样子),开门咱,我来家了也(请开门吧,我回家了)。

星霜,年岁。星辰一年一周转,霜每年遇寒而降,因以星霜指年岁。

为甚么,为什么?

松杉作洞,极言松杉古老,树心都被蚀空了。

花木成蹊,形容花木高大,树下都踩成道了。

跑土栽,犹刨土栽。

翻腾,飞腾,巨变。

几般,几番,数次。

t (94)

净云:果有撞席人来,休开门。

正末唱《石榴花》:

则见这野风吹起纸钱灰,咚咚的挝鼓响如雷。

原来是当村父老众相知,赛牛王社日,摆列着尊罍。

挝鼓zhuā gǔ,意思是击鼓。

众相知,犹言众乡邻。

尊罍,泛指酒器。此也指春社酒宴。

做叫(做出叫门的动作)云:刘弘(刘晨之子),开门来,开门来。

唱:到的这柴门前便唤咱儿名讳,他那里默无声弄盏传杯。

一个个紧低头不睬佯妆醉,方信道人面逐高低。

t (98)

佯妆醉,假装喝醉了。

方信句:方信俗语道:“人面逐高低,世情着冷暖”。此取其意,埋怨儿子、乡邻太不讲情谊。

《斗鹌鹑》:

我今日衣锦还乡,儿呵你也合开门倒屣。

衣锦还乡,古时指做官或富贵后,穿锦袍回乡炫耀。

倒屣,倒穿着鞋。古人家居,多脱鞋席地而坐。客人来到,急于出迎,把鞋穿倒了。后用以形容主人热情,倒屣迎客。

刘晨不知道乡邻关门防撞席,更不知道已时隔百年,还以为儿子、乡邻欺贫不肯开门。

故假设说,若自己是衣锦还乡,儿子啊,猜你也会倒屣出迎。

云:刘弘,快开门来。

t (132)

净云:你则是个撞席的馋嘴,怎么敢叫刘弘?要讨我打你。

刘弘,是牛王社会首刘德的已故父亲,哪里容得陌生人牵名道姓(道姓呼名),声声叫唤。

故生气得想揍刘阮一顿。

正末唱:我这里道姓呼名,他那里嗑牙料嘴。

则道是哺啜之人来撞席,饕餮他酒共食。

似恁般妄作胡为,敢欺侮咱浮踪浪迹。

则是个,真是个。

馋嘴,此意为贪吃的人。

饕餮tāo tiè,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秘怪物,以贪吃著称。这里用作动词,义同贪食,吞食。

嗑牙料嘴,多嘴多舌。

哺啜bū chuò,吃喝。这里有贪白吃喝的意思。

净云:今日,当村众父老在我家赛牛王社,烧一陌纸,祈保各家平安。

t (144)

那里走将这两个不知羞耻的人来,要我酒肉吃,倒魇镇俺众人一年不吉利。

那里,犹哪里。

走将来,犹走出来,走过来。将,助词,用在动词和“来”、“出来”等中间。

魇镇yǎn zhèn,犹言为害。谓在别人祈福时做不吉利的事。

正末唱《上小楼》:

则见他一时半刻,使尽了千方百计。

吃紧的理不服人,言不谙典,话不投机。

看不的乔所为,歹见识,刁天决地,早叹道气昂昂后生可畏。

吃紧,实在是,真是。

言不谙典,说话用词,无根无据,不合经典。

看不的,看不惯,看不过。

乔所为,装模作样,妄自尊大。

歹见识,犹言见识其歹,只见得其心意歹毒。

t (167)

刁天决地,形容大吵大闹。

气昂昂,本意是赞人充满生气,精神饱满,这里意为怒气冲天。

净云:这等撞席的人,倒敢胡言乱语的。

牛表、沙三,急忙打出去者。

急忙,连忙,尽快!

打出去,把刘阮打出去,赶出去。

者,语气词,表示诘问、疑问。刘德嫌刘阮搅了牛王社祈福聚会,令牛表、沙三快打出去。仿佛是说:“牛表、沙三,还不尽快给我打出去!”

众做打科(牛表、沙三等殴打刘阮)。

正末唱《幺篇》:

真乃是重色不重贤,度人不度己。

使的这牛表、沙三、伴哥、王留,唱叫扬疾。

走将来手便棰,脚便踢,将咱忤逆,这的是孩儿每孝当竭力。

t (107)

重色句:孔子教弟子,当重贤轻色,尽孝尽忠。刘晨责刘德等,重色轻贤,违背圣贤教诲。

度人句:佛经曰,度人先度己。刘晨责刘德等,无端殴打责骂老人,一点不反思己之罪过,如何度人度己。

使的,指使得,使唤得。

唱叫扬疾,高声吵闹,无辜相骂。

走将来,走过来,走上来。

棰,本意指用棍子打。此指挥拳捶打。

忤逆,本意是叛逆,不孝敬父母。此责牛表、沙三等,非但不敬重长者,还打骂老人。

的是,的确是。

孩儿每,孩子们。

俗语有,孝当竭力,忠则尽命。

由《论语》“事父母能竭其力”、“臣事君以忠”两句衍化而来。

本意是孝敬父母应竭尽全力,忠于君主当恪尽职守。

t (164)

这里是讽刺牛表、沙三等目无尊长,拳脚相加。难道,这就是孩子们孝敬长辈应有的尽心尽力吗?

云:我是刘晨,同兄弟阮肇去春上天台山采药,今年归家。

你是何人,倒来打我?

净云:你这两个面生可疑之人,我那里认的(我哪里认得)?

你快去!快去!

正末唱《满庭芳》:

你道我面生可疑,便待要扬威耀武,也合问姓甚名谁。

那些个吐虹霓三千丈英雄气,全不管长幼尊卑。

待要,就要,就想。

合问,理该询问。

吐虹霓,犹气吐虹霓。虹霓:彩虹。吐气形成彩虹,形容气魄很大。这里讥讽其口气狂傲。

净云:我父亲刘弘在日,尝说老爷刘晨,上天台山采药不归。

到今百余年,知他是狼餐豹食?

你还提他则甚?

t (1)

刘弦,原来是刘德已故父亲姓名。怪道闻得有人拍门高叫“刘弘”,刘德就火大了:先父都作古,你还在这里牵名道姓乱叫!

尝说,曾说,曾讲。

老爷,疑系天台方言,读若lǎo yi,前一字上声,后一字入声。

在天台方言中,“老爷lǎo yi”,既可指代自己或他人祖父,也可当面称呼自家祖父。

此处,刘德指称自家祖父刘晨。

古剡县与天台县相邻,不少方言相通,或也有以“老爷”称祖父的。

说到这里,顺便说说家乡方言中“老爷”一词的多音多义。

读若普通话“老爷 lǎoye”,是旧时对官绅及自家主人的尊称。

读若方言音“老爷 lǎoyáng”,是对土地、财神、寿星等神明的敬称,也泛指各类神明塑像。

读若方言音“老爷lāoyáng”,指当官做老爷。

再就是读若方言音“老爷lǎoyi”,指代并称呼祖父。

这王子一,会不会是天台人,剧中唱白颇多天台方言俗语,而且,竟然知道用“老爷lǎoyi”,指代并称呼祖父。

则甚,犹言怎么;做什么。

狼餐豹食,泛指被野兽吞食。古时天台山,山高林密,虎狼出没。进山采药,一去不返,理当有此怀疑。

正末唱:你道我上天台狼餐豹食,谁想我入桃源雨约云期。

休得要夸强会,瞒神諕鬼,大古里人善得人欺。

t (103)

雨约云期,指男女约会。

夸强会,逞能,夸大口。

瞒神諕鬼,背着人在暗地里耍花招。諕,古同吓,使害怕。

大古里,大概,大约。

净云:这两个汉子是风魔,是九伯。

我记的父亲在日对我说,老爷刘晨上天台采药。

那一年,亲手栽下门前这两株松树。

到今百余年,兀那松树长的偌大。

我父亲刘弘,也故许多年了。

你道是上春采药去的,你则看这树,难道一年便长得这般大小?

风魔,疯魔。风,古通疯,疯狂痴癫者。

九伯,方言读若jiǔ bǎi,亦作“九百”,义同“风魔”,指狂痴蛮缠者。

记的,记得。

在日,健在时。

兀那wu na,指示代词,犹那,那个,可指人、地或事。此指门外那两棵大松树。

偌大ruò dà,形容词,这么大,如此之大。

t (138)

故,已故。

上春,去年春天。

则看,只看。

正末做省悟科(刘晨做出猛然醒悟情状),云:则这句话可将我提省了也。

我适才到得门首,见这两株树,便觉有些疑惑。

这等看来,当真去百余年了。

孩儿,此非汝的罪过也,则是我的愚浊。

方知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信有之也。

省悟,醒悟。

则这句话,只这句话。

可将我,倒将我。

提省,提醒。

适才,方才,刚才。

门首,门口,门前。

这等,这般,如此。

t (139)

去,离开。

愚浊,愚昧昏浊。

信有之,确实有这事,的确有这说法。

……

王子一杂剧中,从老爷(祖父)刘晨,至孙子刘德,只隔百余三代,便如此隔膜生疏,不复相认。

古代笔记则言,相隔七世,或十代。

据晋干宝《搜神记•天台二女》记载,刘阮兄弟在天台桃花源住十天,即请求辞归。

经桃花双女挽留,又住半年。

第二年春,再次辞归。

桃花双女见刘阮去意已决,便送还家。

t (40)

及至家中,物是人非,乡邑零落。

原来,已隔十代之久。

平添“山上数日,世间千年”的落寞与惆怅。

又据南朝刘义庆《幽明录. 刘阮遇仙》记载,刘阮入天台桃源,十日后,请辞归。

经桃源双女挽留,又住半年。

第二年春天,再请辞归。

及至到家,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

问讯,得七世孙。

新编音乐剧《天台遇仙》,这段情节描写,也取《幽明录.刘阮遇仙》故事,言及到家,已隔七世。

t (179)

2017.06.06/08:03:15

摄影:陈萱;

说明:配图剧照,系音乐剧《天台遇仙》2017年3月31日晚巡演椒江大剧院随拍。

此条目发表在天台风物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重读《刘晨阮肇误入桃源》(六)》有 1 条评论

  1.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稿到微信。
    娄主席留言:桃源连续剧[强][强][强]
    ——娄主席早安![咖啡]谢谢领导鼓励!是偷懒,分章发了。还有几章。看你的书院经营组图,赞!书香,菜香,花香,果香![强][强][强]
    小弟留言:姐,早上好!
    ——小弟,早上好!
    王老师留言: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陈校长留言:文章有空再看,丁相早安[抱拳]
    ——陈相早安![咖啡]高考忙季,大事为重!祝家有考生的,参加高考的,服务高考的……皆大欢喜![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微雨早安![咖啡]又是一年高考,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诚祝家有考生的,参加高考的,服务高考的……旗开得胜,皆大欢喜![玫瑰][玫瑰][玫瑰]
    孙老师留言:[抱拳][抱拳][抱拳]
    ——祝贺啊![强][强][强]
    谢谢!
    ——[咖啡][咖啡]
    林老师留言:[玫瑰][玫瑰][强]
    ——林老师早安,谢谢鼓励![咖啡][玫瑰][太阳]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小米,早安![玫瑰]
    徐行长留言:[强]
    ——徐行长好,谢谢鼓励![咖啡]
    诗人张峰留言:丁姐,下午好,今天我们要为高考学子加油![愉快][抱拳][玫瑰]
    ——诗人,下午好![咖啡]是的,又逢高考季,我们要为高考学子加油![愉快][抱拳][玫瑰]
    诗人张峰转发:谢谢诗人,下午好![咖啡][玫瑰][太阳]
    丁姐,下午好,今天我们要为高考学子加油![愉快][抱拳][玫瑰]
    ——诗人晚上好![咖啡]说得对,又逢高考季,我们都来为高考学子加油![强][强][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