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冬雨亦温馨

这个冬天,不再是反季节的“暖冬”。

h (10)

南方北方都说:这个冬天,还像个冬天。

这不?才唱罢“呼吸秋之生命”的《西风颂》,就奏响了“小而白洁而亮”的《雪绒花》。

冬雨,这冰雪的精灵,也合着《西风颂》与《雪绒花》的旋律,欣欣的,翩然而至。

在这个“冬天还像个冬天”的季节里,记不起有多少个夜晚,是冬雨伴我入梦;又有多少个清晨,是冬雨催我早行。

湿润的冬雨,有丝丝寒气,更多绵绵暖意。

一场冬雨,一场寒冷。冬雨提醒慈母,白露为霜了,该给游子寄寒衣了;冬雨提醒游子,岁末年终了,该回家看看了。

昨夜,又有湿润的冬雨,悄悄地敲响我的窗户。

清晨,又有温馨的冬雨,轻轻地摇醒我的冬梦。

“喂,赶紧起床吧,该回家去看看了。”

h (6)

对呀,今天我休息,何不回家看看。

冬雨,是母亲的呼唤;冬雨,是想家的缘由。

当然,也不全因为冬雨。

还因为昨晚婆婆来电话,告知我们,公公大约是着凉了,浑身疲软,吃饭不香,可又不肯求医吃药。

这让婆婆不放心,也让我有些不放心——毕竟,是上岁数的老人啦,有病是不能拖的,得陪他去医院看看。

7:30,我们踏上回家路。

一路有雨,不大不小,不紧不慢,正好是我能承受的,也正好是我乐意听着,乐意看着的,湿润而又温馨的冬雨。

到家了,也还是有雨。

住着公婆的石莲巷,住着母亲的四方塘,整个天台城,都沐浴在淅淅沥沥的冬雨之中。

h (9)

雨中的石莲巷,湿润而洁净;雨中的四方塘,温馨而宁静;闻听冬雨的老人,全是那样的慈爱而舒心。

昨晚,还在为年关临近却染恙不适而恼恨的公公,也捶捶胸脯,挺挺腰板,笑声朗朗地说,那算什么病,那只是偶尔伤风,就有点蚊虫叮咬般的轻微痛痒,不需要问医吃药的。

“看到你们,已经好去一大半了。”

“真的吗?”

“真的。”

“还是陪你去看看吧,我们又不是医生。”

“我说没事就没事。我的身体我知道。”

公公掖着一盒象棋,一边走向门外,一边丢下一句话。

“好了。没事了。趁着雨天,大家都窝在家里,找老伙计拼杀几盘。”

我还想追上公公,让他在家好好休息。

婆婆说,都能找人下象棋了,一定是没事了,由他去吧。

“我也要趁着雨天,去菜园地看看。”

h (24)

“那我干什么呢?”

“你还陪你母亲去吧。”

婆婆的话,仿佛一股暖流,穿过我的心坎。

自从父亲去世,但凡回家,总是陪着母亲的多,守着婆婆的少。

为这,我有些内疚。

可婆婆,从没有一句怨言。

辞别时,婆婆照例会走出巷口,目送我们走远了,才肯转身进屋。

这让我很感动,很感激。

只是,婆婆的目光,我是越来越不敢对视了。

我读出了,慈爱以外的无奈与孤寂。

那会让我深感愧疚,长时间地忐忑不安……

我也曾一回回对自己说,下次回家,可要记着,多陪陪婆婆。

可每次回家,还是四方塘、石莲巷,来回穿梭着匆匆跑一趟,又要在婆婆的目送下,匆匆离开了。

h (29)

今天,不能再惹婆婆伤心了。

 

“我陪你去菜地吧。”

这明显有讨好婆婆的意思。

可婆婆说,她已习惯一个人干活,不需要我帮忙的。

一辈子勤劳,又曾是六级机械技师的婆婆,确是干什么都利索而有序。

我的帮忙,极有可能是帮倒忙——越帮越忙,越帮越乱。

我知道,婆婆是想让我好好陪陪母亲。

这就是我那慈爱有加的婆婆。

那就还陪母亲去。

穿过几条雨意朦胧的小巷,来到四方塘的高门头老屋。

母亲,知道我会来,早在家里等着了。

母女一起,聊一会家常,叙一会儿女情长,就又想着该去哪里走走了。

“外头下雨呢,还要出去么?”

“走动走动好。不能老呆在屋里的。”

“去哪里呢?”

h (36)

母亲说,若是不怕冷,不怕雨,就去高明寺一趟,看看高明寺钟楼重建碑文和觉慧法师塔铭。

这倒也是我的一桩心愿,那碑文与铭文,都是父亲撰写的,我想拍点照片,留个纪念。

下雨,不怕的,这还是我喜欢的冬雨呢。

至于寒冷,我都没感觉到。

从椒江出来时,我已充分考虑到台州南北那么丁丁儿的温差了,穿了羽绒服,又围了一条朋友送的超长绒毛围巾,暖和着呢。

“看我这身装扮,别说下雨,下雪,也不怕的。”

“那就去高明寺吧!”

9:00,我们走出家门。

过了国清寺,就是金地岭了。

再上行,就到深藏着塔头寺、高明寺的佛陇山了。

山上的雨,下得更细密些,更缠绵些。

斜斜的雨线里,织进了氤氲的雾气,时不时,会轻拂缥缈的雨幕。

远山近山,捉迷藏似的,忽隐忽现。

h (1)

仿佛真的走进了佛国仙山。

山上的气温,也要低一些。

古道松林间,古刹屋宇上,常有隔年的冬雪,与我们打个照面,感觉很是清新清净。

但是,也没到高处不胜寒的境地,月季花,山茶花,红梅花,一样地傲雪绽放;金桂银桂,也还有一树的婆娑绿叶。

大约10:00,我们来到高明寺。

许是寺庙建筑的明黄色调和高明寺山门彩绘云龙的映照吧,或许还因为冬雨的洗礼,感觉眼前格外明亮,天空也忽地明朗起来。

当年康有为题写寺名,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觉。

要不 ,“高明讲寺”的“明”字,怎的多添了一笔。

读初中时,随老师来高明寺春游,同学们都说,山门上的“明”字,写错啦。

h (11)

老师说,没有错。

“明明多了一画,怎的没有错?”

“那是书法,是艺术。”

随即,老师又强调说,你们是学生,不能这样写。

“书法家是可以多一笔,少一笔的。”

“为什么?”

这让我们很不屑:写错字的,也配称书法家。

倒是寺里走出一位老和尚,给了我们一个比较令人信服的解释。

他说,那是因为高明寺,背倚高明山,拥有双重的光明。“明”字,就多了一横。

再后来,朋友中也出书法家了,说那是篆书的“明”字,左边不是“目”,是个横躺的“四”,表示四月同辉。

“日月同辉是光明,四月同辉更多光明。”

我一听,更乐了。

如此说来,家乡的高明寺,不止是双重光明,而有四重光明。

h (23)

后来,喜欢上古汉语了,才搞明白:大篆的“明”是日月明,小篆的“明”是囧月明。

囧,音jiǒng,古代通冏(jiǒng),像通透的窗户,本意就是光明。

再加上月字,成会意的“明”字。

日月同辉是光明,开窗放进皎洁的月光,也是光明——静夜月明,宜于思修。

戊戌变法失败,康有为隐居天台山高明讲寺,一定没少月夜静思,对囧月之明,有更多体会。

所以,取小篆之明。

这个“明”字,或许还寄寓了康有为对政治清明的期盼。

那就是康有为的高明了,佛法弘扬,书法弘扬,变法理念,也随之弘扬。

不管怎么说,家乡的高明讲寺,在我的心目中,自有他异样的光明,特殊的美景,百看不厌,常见常新。

今天的高明寺,又有一种冬雨渲染的特殊之美。

h (26)

流经高明寺的幽溪水,汇集了经日的冬雨,“哗哗啦啦”的一路喧闹奔突,仿佛俏皮戏耍的小和尚,在一声高过一声地诵读经文。感觉是那样的清新,那样的活泼。

寺后的高明山,却是另一种大山不语、参禅千年的肃穆,恰如“止观双修”的得道高僧。感觉又是那么的清幽,那么的宁静。

2000年底,曾陪父亲来高明寺。

那时的高明寺,给我的感觉是晴好冬日里的灿烂与兴隆。

那天,高明寺正有一堂较大规模的法事,香客云集,红烛高烧,香烟袅袅,梵贝声声。

看到这一切,父亲精神特好,心情也极佳。

我们看了大雄宝殿,看了方丈楼,还看了特别让父亲钟情的钟楼。

又去寺外的圆通洞和觉慧墓塔转了一圈。

父亲说,在智者大师开创的天台宗十二古刹中,林海漾碧、峰峦环抱的高明寺,环境最是清幽,得闲来走走,是能够宁静致远的。

……

父亲走后,再没到过高明寺。

h (4)

一晃,都过去五年了。

今天,顶着冬雨,再次来到高明寺。

忽然,记起父亲说过的话,像是多了一重责任与义务——要替父亲好好看看。

买过5元一张的门票,就走进了高明寺的天王殿。

弥勒佛,还是笑哈哈地欢迎四方僧众。

四大天王,像极社戏演出的虎将。

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一个个身披甲胄,手持法器,“铿铿”、“锵锵”,鱼贯上场。

一边绕台亮相,一边自报名号:“风”,“调”,“雨”,“顺”。

台下观众,听得分明,合在一起,就是“风调雨顺”的祝福颂词。

韦驮菩萨,两手紧按垂直驻地的金刚杵,明白无误地直言相告:欢迎参拜,不留膳宿。这也是一种坦诚。

h (20)

匆匆走过天王殿,跨过一条卵石铺砌的小径,就走在高明寺的中轴线了。

这时,雨线更密集了,还夹着斜刺里透过来的冷风。

我一边下意识地将雨伞往前倾了倾,以便更好的遮挡风雨,一边拾级走上通往大雄宝殿的高台阶。

满以为,马上就会看到锃亮平坦的石板平台,看到平台上的铜香炉、石经幢和樱花树,然后,就是巍峨高大、金顶煌煌的大雄宝殿了。

及至走完最后一道石级,从遮挡住视线的花雨伞下抬起头来,才发觉,眼前铺陈开的,不再是平台,香炉,经幢,樱花……

连巍峨高大、金顶煌煌的大雄宝殿,也片瓦无存了。

只是一地的乱石、碎瓦,还有纵横杂陈的红色梁架。

h (18)

原本,端坐大殿的释迦佛祖,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竟然,跟我们一样,各自擎着一顶华盖,沐浴在冬雨之中。

这太让我惊讶了。

是佛殿被火了,是寺庙遭打劫了,还是忽然遭遇狂风暴雨了?

忙去询问,还好,还好,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人为拆除,是高明寺,迎来了又一次大的修缮。

大雄宝殿,方丈楼,是重点修缮工程。

工地上,没有悬挂设计图、施工图,想象不出修缮后的高明寺,会是怎的模样。

一定会更加庄严,更加齐整吧。

h (25)

可那一刻,还是有过担心,生怕这样彻底的拆建,会中断古刹历史。

毕竟,高明寺的大雄宝殿,是明代建筑。

门匾上,“大雄宝殿”四字,也是康有为的真迹。

……

大雄宝殿看不成了,四季有碗莲、含笑和月桂的方丈楼,也看不成了。

那就去看钟楼吧。

高明寺的钟楼,是1984年重建的,没有列入这次重修范围。

楼阁、地藏菩萨和大铜钟,都还安然无恙。

父亲撰文的《重建高明讲寺钟楼碑记》(殊胜法缘碑),与那块民国年间《重建钟楼并修天王殿记》(福田无量碑),一左一右,静静地矗立在钟楼的廊檐一角,也依然完好。

h (21)

读着碑文上关于“塔头风,高明钟,万年柱,国清松”等“天台四绝”的描述,耳际隐然钟鸣。

高明寺的大铜钟,每撞击一下,都有很长很长的回音。

那钟声,有“声闻人天”的悠扬与遥远;但又好象是父亲的絮语,亲切而温存;还有一种春风拂面的轻柔与滋润。

思想起来,我还从未亲聆高明寺的钟声呢。

可是,怎么会有如此亲切的感受呢?

母亲说,高明寺的钟声,是能够用心去听闻的,而且,会时时回响。

母亲说得对,高明寺的钟声,并非只能耳闻,还能心聆。

要不,怎么称之为“天台四绝”呢?

我还因之想起,关于高明寺铜钟的另一件轶事。

1985年秋天,小城来了一拨摄影师,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摄制人员和法国的洋摄影师,说是要在我们天台,合拍一部人物传记影片《花轿泪》,希望有关部门帮助联络,选择几个外景地。

h (16)

那时,我在天台县委宣传部宣传科工作,这对外联络的光荣任务,就落到了我肩上。

陪着摄制组的中外老师,在家乡各地,整整转了一个星期。

看了国清寺,看了高明寺,看了几处古道上的路廊,还看了几座古村落古祠堂的古戏台。

又去平镇、苍山的农家,看了几张做工考究、雕饰精美的百工床、千工床。

中外摄制组的老师们都十分满意,说是回去后,就搬人马、机械过来,开拍中法合作影片《花轿泪》。

那些天,我很高兴,圆满完成任务外,还了解了好些影片开拍前的内幕花絮。

知道《花轿泪》原创小说的作者,就是第一个把中国钢琴协奏曲《黄河》,带到欧洲的华裔女钢琴家周勤丽。

知道《花轿泪》,是周勤丽的自传体小说,叙述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怎样被迫嫁入大宅院,又怎样与命运抗争,独闯巴黎,刻苦练琴,终于,成为著名钢琴家

h (15)

虽没能看到原创小说和电影剧本,通过摄制组那位长辫子大姐的讲述,觉得有不少感人情节。

那大姐还说,小说《花轿泪》,上过法国畅销书排行榜,戴高乐夫人都深被感动,大力推荐。

我也了解到,之所以要选择天台作为外景地,完全是因为周勤丽女士与高明寺的特殊情缘。

年轻时的周勤丽,曾在中国乡间,度过一段难忘的岁月,后去法国巴发展。

赴法前,曾来高明寺朝拜,有幸聆听了古刹钟声。

从此,周女士深深怀念高明寺和高明寺悠远的钟声,对天台的乡风民俗,也情有独钟。

周女士甚至清楚地记得,曾经走过的天台路廊与天台古庙,觉得与她记忆中的乡村十分相似。

因此,她极力主张,要在天台拍摄外景。

后来,大约因为交通、通讯等原因,《花轿泪》影片的外景地,转到宁波去了。

周女士与高明寺的情缘,却是更加深厚了。

h (32)

听说高明寺铜钟在“文革”期间被毁,周女士很是伤心;欣闻高明寺重建钟楼,周女士又慷慨捐资。

想见高明寺的钟声,是有些特别的,不仅声闻人天,还声闻海外。

长辫子大姐他们,也恋着高明的钟声。

外景地转移后,她们还来过电话,说是影片公映时,会给天台首期上映的特殊待遇。

可惜,《花轿泪》在中国公映时,改了个《闺阁情怨》的片名。

没能及时得到信息的我,生生地错过了首映期。

现在想来,很觉遗憾。

但那一周的陪同,也是有收获的。

我对乡间俚俗和民间艺术的关注、爱好,就是那时培养起来的。

想到民间艺术,我记起高明寺的五百罗汉,也是民间工艺的彩塑,便又转去寺西的罗汉堂。

h (7)

高明寺的罗汉堂,位于高明寺西轴线的中段,与西方殿同处一个四合的庭院。

五百罗汉与真人等大,又是叙事诗般分组雕塑,就更占空间。

因之,高明寺的罗汉堂,有上下两层。

罗汉的形态,全取证悟前的凡人造像,有读书人,有打铁匠,有泥水工,也有云游僧,可说是百行百业,形形色色。

罗汉造型,也十分奇特,猿臂的,广目的,长眉的,也有飞毛腿的,千奇百怪,妙趣横生。

看罗汉们刻苦学艺、互相切磋的样子,我想到了闻声得果尊者的赞语:

万事成功在精诚,

有因有果繁万物,

欢颜当自勤奋来,

神奇自古平凡出。

h (14)

原来,高明寺的五百罗汉,也崇尚敬业奉献,勤学苦练。

与罗汉堂毗邻的西方殿,有一副联对,也倡导虚心学习,勤学苦练。

去罗汉堂,要经过西方殿。

西方殿前,有一条长廊,两侧设拱券门。

门上有匾,横书“莲船关”、“解脱门”,那是佛门弟子追求的超凡境界。

可不知是谁,为它们续了联对,竟是:“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嗯,虚心学习,追求进步,总是没错的。

佛门,也有不懂装懂的笑话。

传说,曾有貌似虔诚的学法者,人问:“南无阿弥陀佛”作何解?

h (5)

那人,想也不想就回答说:“南方,没有阿弥陀佛呀!”

这还不是典型的望文生义?

我很佩服高明寺僧人的智慧,能将伟人的语录,活学活用到如此贴切的境地。

我也暗对自己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增长知识,开阔眼界,你要学习的还多着呢。

不虚心学习,不追求进步,那哪成呢?

看过五百罗汉,正要走出罗汉堂时,传来几声“柝柝柝”敲梆的声音,是僧侣用餐的木鱼声。

不一会,西方殿诵经的年轻僧侣,像学生欢呼散学似的,一拥而出,嚷嚷着跑进雨里,快速冲向东线的斋堂。

已是用午饭时辰了,该回家了。

走出山门,在“正法久住”的照壁前,盘桓良久,总觉得意犹未尽。

h (8)

母亲说,来一趟不容易,再去圆通洞看看吧。

我们便又顺着轰响有声的幽溪,去了寺东的圆通洞。

圆通洞,看似几块顽石叠加的小小石洞,却有着深广的人文含义。

传说,高明寺开山鼻祖传灯大师,曾在此抄写《圆通疏》,因之,命名为“圆通洞”。

又说,圆通洞,洞下溪声瑟瑟,洞侧松韵幽幽。

于是跏趺,耳根圆通,故名。

此后,还演绎出关于“圆通”的师徒问答。

弟子问法师:“云何获圆通?”

h (19)

法师回答说:“心闻洞十方,当然获圆通。”

在佛家看来,圆通,是极高的参悟境界。所谓 “性体周遍为圆,妙用无碍为通”者是也。

这一说法,包含诸多宗教文化因素,备受宗教界的推崇。

圆通洞,因之名闻遐迩。

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后》,也有关于圆通洞的记述。

十七日,余与仲昭兄以轻装东下高明寺。

寺右有幽溪。

溪侧诸胜,曰圆通洞、松风阁,灵响岩。

十八日,仲昭坐圆通洞。

h (22)

寺僧导余探石笋之奇。

循溪东下,抵螺溪。

……

我对圆通洞的钟爱,还因为巧成天趣的洞体构造和历代名人题写的摩崖石刻。

圆通洞,大体上由五块圆滑的黑色岩石构成,一石横空,四石相承,中空为洞。

北面有窄窄的入洞口,仅容一人通过。

洞口一侧的崖壁上,镌有醒目的“圆通”两字,系清康熙年间山东蓬莱书法家迟维培手迹。

据喻长霖《民国台州府志》记载,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迟维培曾任台州通判。

通判,古代官职,唐朝末五代始置,后来一直沿用,相当于知府、知州的副职。

又据《临海郡城何氏宗谱》记载,那以后数年间,迟维培署台州知府。

h (27)

具体哪一年升任台州知府,又是哪一年卸任的,记载不详。

据高明大事记载,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孟夏,蓬莱居士、书法家迟维培,来游高明寺,于圆通洞石壁上,镌“圆通”二字。

“圆通”摩崖落款,也载明“康熙乙亥孟夏”、“蓬莱迟维培書”字样。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正是农历乙亥年(猪年)

“圆通”摩崖题写者,应该就是曾任台州通判、台州知府的迟维培。

圆通洞,洞口虽小,进得洞去,却是豁然开朗,别有天地。

圆通洞,是前后洞穿的,南面的洞口,比北面的入口,要高大几十倍。

洞口外,还有一个临谷的平台,看云看雾,看山看水,完全是一个开放的世界。

h (2)

真正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飘过猎猎雨旗,冬雨借着茂密的山林,“沙沙”、“啦啦”地作势。

我们急避进石洞小憩。

洞壁光洁,洞室平整,恰似人工琢磨。

中间,有一块大岩石,表面平整,状类方正的茶几。

这是否就是高僧抄经的书桌?

或者,是徐霞客探古寻幽时坐过的石凳?

h (34)

雨脚方歇,我们又走出洞外看景。

洞口枯木,尚来不及抖落一身的雨珠,像一道好看的水珠帘幕。

远处山谷,却又弥漫开了雨意浓浓的云雾。

今天的冬雨,简直没个消停的时候。

躲雨不是办法,还是继续雨中看山吧。

近来,高明景区正在拓展。

圆通洞一带,除了原有的“念持”、“圆通”、“幽溪”、“南无阿弥陀佛”和“一心念佛,即是菩提”等摩崖石刻外,北首山侧,清代高僧兴慈手书的大“佛”旁,又新凿了几组大型的石佛造像,计有弥勒菩萨、千手观音和西方三圣等。

又在圆通洞西侧,新架了一座廊桥式的止观桥。

宗教气氛,是越来越浓厚了。

h (30)

于观光旅游者,也是越来越多可看可憩之处。

我们就得便都观看了,也休憩了。

只是走得匆忙,没能很好参悟其中奥妙。

就连蕴含“止观明静”的止观桥,也只当风雨桥了。

这不算对佛教圣地的亵渎吧。

及至中午12:00,我们取道高明寺西侧的古道,去智者塔院。

路过觉慧法师墓塔,又代父亲去凭吊了。

得便,再一次拜读父亲撰写的铭文。

这是父亲一生中,唯一为他人作墓志铭,是组织的安排,也是父亲的心愿。

据父亲介绍,觉慧法师(1919年——1996年),俗姓倪,宁海葛岙乡(今属三门县)人。

四岁,在宁海寿宁寺出家。

h (31)

十三岁,从宁海海游(现属三门县)广润寺观通大和尚受具足戒。

十八岁,随宝静大法师习天台教观。

二十四岁,任寿宁寺住持。

1950年,入天台山,住华顶茅蓬,面壁修持。

1960年,至高明寺。

僧腊七十四,一生念佛,修持不懈,在佛教界有很高的声望。

尤其是,为高明寺的中兴,倾注了毕生心血。

“文革”期间,高明寺遭受严重破坏。

觉慧法师率领全寺僧众,坚持禅农并举,躬耕自给。

“文革”结束后,觉慧法师立即主持整修高明寺,恢复幽溪佛学苑,组织传戒法会,编印《高明寺志》、《台山清音》等。

并坚持讲经说法,弘扬佛教天台宗优秀文化。

……

“天台山,应该记住觉慧法师的重大贡献。”

h (3)

看过觉慧铭记,沿古道拾级而上,半小时后,抵达塔头寺。

塔头寺,位于国清寺与高明寺之间的佛陇山。

传说,智者大师,先于佛陇修禅道场弘法。

继而,创建太平、真觉道场。

又于高明山下,创立高明讲寺。

后又于五峰山下,创立更大规模的国清讲寺。

因之,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地的天台宗朝圣者,到了天台山,总要来佛陇山塔头寺寻根问祖,顶礼参拜。

克江师说,塔头寺,有三种称谓。

最通俗的称呼,是“塔头寺”。

传说,五百罗汉与观音菩萨斗法,夸口说:能在一夜之间,建造一座国清塔。

五百罗汉的法力也确是不小。不消半夜,塔身,就建好了。

而这塔头,是在佛陇山打造的。

正待运往国清寺安装,被观音菩萨施了妙法——让金地岭的公鸡,提前报晓。

五百罗汉以为,鸡叫了,天亮了,与观音菩萨约定的时间到了,只好将塔头,丢弃在佛陇山。

h (35)

国清塔,便没了塔顶。

佛陇山,却多了一座塔头。

因这塔头是为国清寺造的,又因有观音菩萨智胜五百罗汉的传说,后人便专为这塔头建造了一座寺庙,俗称塔头寺。

因智者大师在此弘法,世人尊此塔头寺为“智者塔院”。

克江师带我们去看南面山门,额题正是“智者塔院”。

山门一侧,有檐角飞翘、木石构筑的四方亭。

亭内竖立省级文物保护标志石碑(1982年6月立),也题为“智者塔院”。

隋开皇十七年(597年),智者大师,圆寂于新昌的石城寺,归葬天台佛陇山,在智者塔院,建造肉身塔,又改其名为“真觉讲寺”,也称真觉寺。

而我和母亲,还习惯称之为“塔头寺”。

克江师说,三种称呼,都没有错。

“知道这是智者大师所创的古刹就成。”

塔头寺,近年也有不少建设。

h (17)

但主体建筑,还保持清朝格局,感觉既清静又完整。很显古朴幽静的一座佛寺。

我们在克江师的引导下,先至正殿,参拜智者大师肉身塔和殿内两侧供奉的天台宗17位祖师。

又去后院,参观了收拾得井然有序的僧房、斋堂。

还看了那块可说是镇寺之宝的唐碑。

这块《台州隋故智者大师修禅道场碑铭并序》的唐碑,原是立在天井一侧的。

现在,大约是为更好地保护,已被收藏在后院厢房里。

石碑外面,还安了玻璃防护框——文物保护意识很强啊!

随后,又走出寺门,绕到寺院北侧的天台宗祖师墓,拜祭了湛然大师、灌顶大师和传灯法师。

看看潇潇雨歇,云雾骤起,又赶紧跑去智者大师说法处,观望云海了。

虽说,家在天台山,素闻雨后归云的壮丽与多变,却是从没好好看过堪称云海云涛的高山归云。

h (33)

今天下午,算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了。

那云涛,不是从天上飘忽而至,也不是从某个山洞喷涌而出,而是翻江倒海似的奔腾而至。

不等我们明白,那白茫茫的云海,已越过一座座高山,很快在整个佛陇山弥漫开了,填平了深邃的沟壑,淹没了嵯峨的山冈,也把我们拢进了云里雾里,感觉就像置身于天宫、天街。

顷刻,皑皑的白云,又从我们身边退去,跌落山谷之中。

曾经峰峦消失的佛陇山,复又露出卧龙似的山脊来,恰如海上蓬莱。

过一会,云涛又自沟谷上涌,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海上仙山,再次被淹没。

眼前,只有滔天白浪般的云海。

辽阔平坦的云海,一直铺展到天边,只在遥远的天际,留出一线蓝灰色的交界线。

令人顿生如诗如梦的遐想。

是乘坐飞机翱翔在空中么?

会有“孤帆远影天边来”么?

会是“春江潮水连海平”么?

h (13)

还是这怀春少女般的雾霭,要替冬雨,向即将引退的冬天告白,想着在春来时无奈分手,又总是在春来时不尽留恋……

佛陇山的云海,就像佛陇山一样深奥玄妙,给人以自然的美感,又给人以心灵的启迪。

智者大师说法处,也一样的亦俗亦雅,亦诗亦哲,是亘古的说法处,也是现实的观云台。

我们站在那里,痴痴地看了好一会。

直到又一场冬雨,喝令云海平复、消退,才回到塔头寺。

在克江师那里喝了杯清茶,又闲聊了一会。

下午14:30,下山回家。

走出山门时,忽地袭来一阵晦冥的云雾。

天昏地暗的,有几分恐怖。

我担心,会下大雨。

送出山门的克江师,却极有把握地说,这是过眼烟云,很快会消退的。

不会带来大雨。

倒是一种好预兆,明天,会出太阳。

h (28)

我说,这山上的天气,也真是多变。

克江师说,是啊,在山上住着,经常会碰到这样的多变天气。

“所以,感觉每一天都是新的。”

每一天,都是新的。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对了,是海明威说的:“每一天,都会是一个新的日子。”

长期山居的克江师,对此体会更真切,也就成了海明威似的圣哲文豪了。

想到阳光,想到有阳光的明天,感觉冬雨也有了春天的温暖。

心情更轻松,下山的脚步也更轻松。

回到家里,婆婆看我一脸雨水,一身泥巴,忙递过干净毛巾,让我赶紧擦擦。

还问我,冷不冷,累不累?

我说,不冷,也不累。

真的。这一天,我很快乐,很有收获,也感觉特别温暖。

回家,冬雨亦温馨。

h (12)

2005.01.22/23:10:01

摄影:陈萱;

油画:《静物》之一、之二、之三、之四,陈周飞。

此条目发表在天台风物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回家,冬雨亦温馨》有 6 条评论

  1. 独钓寒江雪说:

    我没有去过高明寺,但从这组图片中可以看出,那里一定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几幅关于高明寺云海和夜景的图片,拍得很见功底,非常大气,令人钦佩。

  2. 野菊花说:

    有机会去看看,的确充满诗情画意。照片是凑巧捡的。

  3. 大海说:

    真的很羡慕你,有一个这么温馨的家。

  4. 野菊花说:

    谢谢大海。家是心灵的港湾,我是一个特别恋家的人。也许是长期在外的关系吧,我对回家格外看重,看看父亲——愿他灵魂安息,看看母亲,看看公公婆婆和弟弟妹妹,也乐意陪母亲去乡间看望老娘妗他们……很满足,很温馨。
    希望小昕阳能得到一个完美温馨的家——你要努力呵!

  5.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安!
    ——王老师,早安!
    小弟留言:姐,早上好!
    ——小弟,早上好!
    沈老师留言:[微笑]
    ——早安!这两天回家,给父亲、公公婆婆做冬祭,也看看老母亲,想起这个旧稿,也是冬雨淅沥时节……
    老人家天堂安息[祈福][祈福][祈福]
    ——谢谢!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微笑][握手]
    ——谢诗人,上午好![微笑][握手]
    虞主任留言:冬雨温暖….冷不冷?累不累?[OK][OK][OK]
    ——是啊,家有老人,多呵护,多问候,多温暖……即便淅沥冬雨也不冷,纵然终日爬山也不累……雨天问好![微笑]
    罗老师留言:回家,佛缘,一切都是情!
    ——说得好!这两天在老家。家乡风俗,冬至临近,要为已故亲人做冬祭。虽是连日有雨,家人小聚,还是温馨。
    周老师留言:窗外冬雨寒风,家有父母在,内心却温暖如春阳,世间亲情,大爱无疆。乍一看文中图片高明寺山门牌匾书法明显是康南海风格,接着仔细品读,还真是康圣人遗迹墨宝,赞叹!以后如有机会定要去高明寺一观。谢谢丁老师介绍。
    ——雨天多思念,也多温馨!这两天回老家做冬祭,想起这个旧稿。高明寺有很多名家墨宝,环境也清幽,很适合你的情趣。现在修了直达佛寺的公路,方便的。

  6. 野菊花说:

    前天,霞妹转以此稿。
    恰逢明日高明开光,故拿姐姐旧文晒晒她对高明寺的描述!哈哈!
    乡贤妍萍留言:一直以来都喜欢丁姐文章,美文美图,浓浓的亲情、乡土气息!
    乡贤春勤留言:[强][强][强]
    ——谢谢霞妹转发旧稿!也谢谢各位好乡贤厚爱鼓励!祝贺高明开光!祝各位吉祥如意,秋冬快乐![玫瑰][拥抱][太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