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家池的野蔓菁

难得再次见到野苦瓜,就想着要多看几眼。

y-14

一早起来,又去湖心岛。

这回,我是大老远就看到野苦瓜了,尽管它们还是藏身菖蒲丛中。

尚未抖落晨露的野苦瓜,湿润,翠绿,柔美,更来神。

每一片绿叶,都精神抖擞地挺立着,并且,极度地舒展开来,露出清晰、均匀、细密的叶脉纹理——好健康的掌纹呵,忍不住要伸手去抚摸,去把握,去感知。

夏天的脚步,是不是特别勤快。

也就隔了一夜,野苦瓜又向上蹿了一大截。

新生的藤蔓,新生的绿叶,新生的花蕾,带着纤细、绵软的绒毛,带着鲜亮、嫩绿的色彩,就像新生的婴儿,在挥动小手,在踢踏小脚,在呱呱哭闹,是那样地富有生气。

野果瓜的小白花,花托、花瓣是同形同色的,各有五片,均为丝状,又都是带点淡绿的乳白,互相交叠,彼此交错,就成了银色的十角星芒印章。

因为晶莹,透亮,野苦瓜的小白花,也像盛开的白昙花,滚滚爬爬地挤成一团,成了一朵绣球似的大昙花。

新枝顶端的这几朵,衬了嫩绿的新叶,嫩绿的花蕾,嫩绿的卷须,又成了振翅欲飞的绿蜻蜓,还特别像一枚精美的胸花。

y-1

这一朵,大花杯,宽花边,像一顶夏威夷风情的遮阳帽。

这一朵,高高擎起,满满撑开,像一把耦色的小花伞——丝绢质感的华家池小花伞。

以前,总是关注野苦瓜嫩绿多汁的藤蔓,关注挂在藤蔓上清凉可口的小苦瓜,很少以欣赏的眼光,品味野苦瓜繁星满天的小白花。

此刻,我才惊喜地发现,野苦瓜的小白花,竟是这般的精美,这般的鲜亮。

每一朵,似都精心设计,精心打造。

“又是你呀!”

哦,采药草的两位老人又来了。

“两位好!也来看野苦瓜哪。”

“是啊,来看野苦瓜。一夜不见,小白花多了,小苦瓜也多了。”

“可不是,一夜之间,新长了好大一截。你看,这里,这里,全是新开的小白花,新长的小苦瓜。”

“夏天的花草,就是长得快。看这两颗小苦瓜,多有趣,哥俩好似的,头碰头,手牵手,好亲热啊!”

“这两颗呢,像一对竞赛的小选手,你追我赶的,谁也不让谁。”

y-16

“嘿,来看这几颗,一夜之间大了一圈。都开始成熟了。上半部还是翠绿色的,下半部可是泛白了。中间这道盒子线,也明朗起来了。再仔细看看,都能看见里头的种子了。”

“奇怪,分明是小苦瓜,却是没有瓜囊的,里头珍藏着的,就只是二三粒种子。不像是囊瓜,倒像是核果,像银杏果。”

“成熟的小苦瓜,就是一个个宝盒。要不怎么叫盒子草(中文植物名合子草,别名又叫盒子草)呢?”

“盒子草,盒子草,还真是多宝盒。”

“宝盒就要打开,种子即将飘落。好神奇的野苦瓜呵。”

“野苦瓜,确实是一种神奇的植物。花朵新奇,瓜果新奇,种子新奇,叶子也很奇特。你注意到没有,野苦瓜的叶子,多数是心形叶,这几片又是戟形的,而且,每个尖突,都有细白的针刺,多像古代武士手持的一柄护身利器——短戟。”

“我注意到了,野苦瓜是有两种叶形。它们的叶子,还会不停地转动。”

“那是为要给小苦瓜遮挡烈日,遮挡风雨。”

“你看,才是清晨,太阳还很温柔呢,野苦瓜的叶子,已经一律朝向太阳。手挽手,肩并肩,搭起了好大一座绿色的凉棚。”

y-19

“据气象部门预报,这个夏天,会特别烤晒,特别炎热。有这么一座大凉棚,小苦瓜是晒不着,也热不坏了。”

“怪不得一个个这般细嫩,这般水灵。”

“小苦瓜真是幸福。改个名,叫幸福瓜吧。”

华家池的野苦瓜,真是幸福。

要在别处,来不及开花结果,就被当作杂草铲除了。

三月间,曾见几朵绚丽的七色花(逸为野生的香堇菜,堇菜科 ,堇菜属,多年生草本。花色多年,俗称七色花),在一处城市草坪闪烁,深被感动,专为她们写了一则赞歌(详见随笔《三月的城市》)。

第二天,再去观赏。

被割草机抢先一步,“叽叽”、“咔咔”,三两下推个精光。

哪还有什么七色花。

嫩绿的小草,也不见了尖尖的小脑瓜。

有时,我会想,即使城市,也还是多一些自然草坪的好,各式各样的小花小草,包括不一定绚丽的药草,都可以自由地呼吸空气,平等地享受阳光,并按照各自的生活习性和生命年轮,自由地发芽,自由地抽穗,自由地开花结果。

y-7

这不更显得生物的多样和生态的和美么?

华家池的自然草坪,就很和美。

华家池的小花小草,也因之多了几分幸运。

“幸福瓜,就叫幸福瓜吧——华家池的幸福瓜。”

“小花小草,能够生活在华家池,还真是多福。走吧,我带你去看另一种幸福的花草。”

“什么幸福花草?又发现包治百病的药草啦?”

“是药草,还是是野菜和观赏花卉。”

“马兰头?车前草?荠菜花?”

“都不是,是二月兰。”

“二月兰?都夏天了,还有二月兰?那可是春天的花草。”

“真是二月兰,开蓝色小花。”

“在哪里呢?好花好草,怎么都是你老先发现。”

y-26

“就在对面的小竹林里。我也才看到。那里有几丛北玄参,我是因为关注北玄参,才看到二月兰的。”

桂花亭与小孤山之间,是有一片小竹林。

竹林前,还有几丛溲疏花、夹竹桃和小叶女贞。

我都走到看到了,还拍过那些红花白花。

怎么就没看到绚丽的二月兰?

大约是光顾了抬头看花树,就把竹林间的小花小草给疏忽了。

经两位老人指点,看到了植株高大、绿叶宽厚的北玄参——跟琅珂小溪边的那几丛长一个模样,就是没有可爱的小树蛙在枝叶间歇凉。

北玄参,中文植物名,应是接骨草,也叫接骨木、陆英等。

忍冬科,接骨木属,高大草本或半灌木。

这是常见药用植物,全草入药。

味甘苦,性平,无毒。

有去风湿、通经活血、解毒消炎之功效。

y-27

可治风湿筋骨疼痛、腰痛、水肿、风痒、瘾疹、产后血晕、跌打肿痛、骨折、创伤出血等。

地下根茎横生,圆柱形,黄白色,节上生根,颇似玄参根茎。

俗称“北玄参”,以区别浙江道地药材之一的玄参——玄参科,玄参属,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

老先生和我都从俗,习惯称北玄参。

就在北玄参旁,有几丛细茎直立、花开蓝紫的二月兰。

像湖心岛的野苦瓜一样,小竹林的二月兰,想也不是人工栽培的,并没有长成茂密的一片,只是东一棵,西一棵的,呈自然生长状态。

但茎叶健美,花朵硕大,色彩也特别鲜艳,比春天里在植物园和西湖边看到的更具观赏性。

时在初夏,二月兰淡蓝、深紫的小花间,还闪烁着翠绿、狭长的角果,就又多了一种新奇与生动。

金朝诗人秦略诗句:“一段芜菁浑著角,叶间犹有几花黄”,描写的正是二月兰花果相映情景。

芜菁,二月兰的古称。

据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芜菁》记载,茎、叶、花、根入药。

味甘,微苦,性平,无毒。

有开胃下气、利湿解毒之功效。

可治食积不化、黄疸、消渴、热毒风肿、疔疮、乳痈等。

又据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芜菁》记载,原本只生江浙一带,地下块根似白萝卜,可食用。

y-5

岭峤(泛指五岭地区)以南,原本没有芜菁。

后有江浙一带士人去五岭当官,带去家乡的芜菁种子。

可是奇怪,播下芜菁种子,出土后,竟全长成了芥菜苗。

嵇含以为,这是芜菁不服五岭水土。

就像橘子宜生江南,移种到江北,就变成苦涩不可食的枳——成语有“南橘北枳”。

又据南朝临川王刘义庆《幽明录》记载,汉明帝永平五年(62年)春,剡县(今嵊州)青年农民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药。

因迷路而不得返。

饥肠辘辘,急欲寻找山里人家乞食。

忽见山涧清泉漂来几片新鲜的芜菁叶,猜想上游一定有人家。

溯水而行,果然,找到桃花源好人家。

还幸遇仙人桃花双女,演绎出一段缠绵浪漫的桃源遇仙故事。

可见,芜菁,是春日野菜。

没想到,夏日里,还能在华家池,逢着如此娇柔、美艳的二月兰。

y-8

老先生说,芜菁,花期可延续到夏季。

有些品种,还会在八九月间,再次开花。

《本草纲目》称,芜菁,即是蔓菁。

因常见野生,民间多称野蔓菁。

明朱橚《救荒本草》有记载,称野蔓菁,生山谷间。

苗叶,根块,虽微苦,但可食用。

为救饥,先民常采其苗叶。
先入清水煠熟。

再用冷水浸泡,淘净。

然后,调以油盐,即可食用。

或采地下根块,水煮去苦味,也可食用。

天台方言,也称野蔓菁、野萝卜。

这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漫山遍野都有适合它们生长的土壤。

也曾在温岭渔区的流水坑村和海岛的北港村看到,渔民朋友也叫野蔓菁、野萝卜。

别看只是几丛朴素的野蔓菁、野萝卜,却是大头菜、圆盘菜和油菜的祖先。

在我们中国的栽培历史,可以上溯到《诗经》、《尚书》年代。

古诗文中的葑菜、芜菁、青茅,指的都是野蔓菁。

《诗经•国风•邶风•谷风》第一章有:“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句。

大意是被遗弃的妻子,诘问喜新厌旧的丈夫:难道你去拔萝卜,采蔓菁时,只要茎叶,不要块根?

在这里,蔓菁被比作贤慧、厚道的妻子。

而《诗经.国风.鄘风.桑中》,则用蔓菁见证真爱。

y-9

第三章曰:

爰采葑矣?

沫之东矣。

云谁之思?

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宫,

送我乎淇之上矣。

……

春日里,年轻的小伙子,应美丽的庸姑娘之邀,去沫水之东采摘野蔓菁。

这对小恋人,心心相印,彼此恩爱,常常以采蔓菁为由,相约桑林间,相别淇河上。

多浪漫,多恩爱!

y-10

野蔓菁,还是智慧的象征。

野蔓菁,还有一个响亮的别名:诸葛菜!

据说,是诸葛亮首先在军营大规模种植,故名。

诸葛亮,还总结出军营种植野蔓菁的六大好处。

一是野蔓菁的茎块可以生吃,能生津止渴,消暑祛痧。

二是野蔓菁的嫩叶可以煮食,是营养和口味俱佳的野生蔬菜。

三是野蔓菁易于栽培,生长迅速。屯兵久居时,看到野蔓菁见风生长,也是一种欣喜,能鼓舞士气。

四是种植野蔓菁的成本不大,拔营离开时,丢下它们也不觉得特别可惜。

五是野蔓菁生命力旺盛,即使没人看管,也不会影响生长发育。安营扎寨时,随手撒下一把野蔓菁的种子。凯旋时,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蔓菁,就找到了原来的旧营地。

六是到了冬天,到处冰天雪地的,没有其他时新蔬菜了,就可以挖食野蔓菁的茎块——野萝卜,既充实了军粮,又滋补了士兵。

y-11

诸葛亮,一定亲种亲尝了。

要不,怎么会总结得如此周全。

这六大好处,带着深厚的感情呢。

为什么又叫成二月兰呢?

想是因花似兰。

不光花形似迎春报春的山兰、蝴蝶兰、鸢尾兰,还因花香似兰,幽幽的,淡淡的。

二月兰,文雅而又高洁,还体现了国人的兰花情结。

只是,不加另外说明,容易让人忘了野蔓菁和诸葛菜。

第一次听说二月兰,是十几年头前的一个春天,在北京。

香山公园,有大片野蔓菁,开了一地的蓝色花。

这不是家乡的野蔓菁嘛。

“嘿,野蔓菁还可以进入皇家园林哪?”

y-15

北京朋友就笑,什么野蔓菁,那是二月兰,经典的早春花卉。

后来,又在上海、杭州的公园、植物园看到。

或是单独成片种植,或是与酢浆草、石蒜花配种,都有很好的观赏效果。

观赏者,多半只知那是二月兰。

可我看它们,就是家乡山野的野蔓菁,就是药膳俱佳的诸葛菜。

城市园林的花草,多半是野花野草培育而成的。

研究园艺的人们,发现了山野花草的美丽,便将它们引种到城市园林。

山野的酢浆草,山野的萱草花,山野的木槿花,不都成了城市园林的主打花卉。

过不了多久,人们还会发现,莲子草、车前子、半边莲、老鹤草、地锦草、三棱草,也是很好的观赏花草,也会走进城市园林、城市街道和城市小区的。

不要等到引进城市园林时,又改了我们都不认识的洋名字呵。

y-21

那就给城市的园艺师们提个小小的建议,在介绍城市花草的雅号时,别忘了介绍山野花草原本拥有的朴实名字。

比如,二月兰,原名野蔓菁,又叫野萝卜,还叫诸葛菜、二月蓝。

那会更多历史文化的想象,更多山野情思的记忆。

让我们一起记住野蔓菁,记住野萝卜,记住诸葛菜吧。

还要记住第一个在军营引种野蔓菁的诸葛亮。

还要记住允许野苦瓜、野蔓菁在大学校园自由生长的华家池。

……

2007.05.12/23:21:45

摄影:阿明、陈萱;

注:本文《野蔓菁》一节,发表在《台州日报》2007年8月3日周末版。

y-22

此条目发表在华家池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华家池的野蔓菁》有 13 条评论

  1. 聃聃说:

    又长见识了,二月兰还有这么多名字和故事。车前草比较熟悉,分白脚和红脚的,我们拿白脚蟆衣入药。现在还这样,久咳不愈,拿枇杷叶和蛤蟆衣一起煎服,很有药效。

  2. 野菊花说:

    钱老师好,谢谢鼓励!
    是的,二月兰的传说很多,很美,正像她的多名与美丽。
    钱老师好厉害,分得清红脚、白脚车前。
    这两味都是好药草呢。
    红脚,应是车前,就是我们这里常见蛤蟆衣、蛤蟆草。
    白脚,应是北美毛车前,也叫毛叶车前草。
    药用价值相似,均全草入药。
    味甘,性寒,无毒。
    归肝、脾二经。
    有利水、清热、明目、祛痰之功效。
    可治小便不通、淋浊、带下、尿血、黄疸、水肿、热肉、泄泻、鼻衄、目赤肿痛、喉痹乳蛾、咳嗽、皮肤溃疡等。

  3. 大浪淘沙说:

    想得真周到,介绍城市花草的雅号,还得介绍原来在山野的朴实名字,这个提议可真好。

  4. 野菊花说:

    你好。如果是现在写这个随笔,我还会添上一笔,若是滨海植物,最好加注渔民朋友的习惯称呼……比如,栀子花,在箬山渔区,又称月桂花。

  5. XIANGLIAN说:

    你简直是百科全书的作者了

  6. 野菊花说:

    哈,谢谢老同学鼓励,我这是掉书袋,书腐臭。大热天,华家池是很好的避暑圣地。

  7. sweetheart说:

    第一次看到你的随笔。想念在华家池的日子,你拍的和写的把华家池描述的太漂亮了,你的文字功底真好

  8. 野菊花说:

    朋友好,欢迎你来菊花园作客。谢谢你的鼓励,这组随笔是三年前在华家池短训时随手涂抹的,照片也是傻瓜机随意拍的,很粗糙。倒是华家池校园的幽静、优美,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祝夏日快乐!

  9. 启明星说:

    华家池真美,美得令人怦然心动!野蔓菁真美,美得让人神往!

  10. 野菊花说:

    启明星好,去杭州时记得去华家池看看,那是并不遥远的香格里拉,也令人向往呵。台州市民广场也有野蔓菁,就在放鸽子广场边上的花坛里。现在大约已经干枯了。期待明年二月吧。

  11. 误差说:

    芝麻开门,宝盒打开…幸福瓜,二月兰,诸葛菜…花儿草儿鸟儿瓜儿人儿…都是幸福的…丁老师晨安!

  12. 野菊花说:

    王老师早安!
    哈,或是成天忙碌中,偶尔安静放松下来,感觉格外惬意幸福,总觉得华家池的花儿草儿鸟儿瓜儿,还有逢着的人儿,都是带笑意的,都是幸福的。
    心情美好,捡个野草也当珍宝。
    再读旧稿,自己都惊讶,零零散散的,记下这许多。
    真要感谢华家池,感谢学习培训的组织者。
    读书人,就爱校园生活,就爱书香花香。
    你也一样啊,对各类文化艺术都这么关注。
    芝麻开门,宝盒打开!
    读书快乐,开卷有益!

  13.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丁老师转发:谢谢本家![玫瑰]早上好![咖啡]
    本家早上好[玫瑰][咖啡]
    ——[玫瑰][咖啡]
    王老师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王老师早安![玫瑰]秋美![太阳]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人,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丁姐,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艾米留言:丁老师,秋安[玫瑰][爱心]
    ——小米,上午好,秋安![玫瑰]陪母亲体检,迟复!
    周老师留言:野蔓菁,别名诸葛菜,智慧的象征。学习了,谢谢[玫瑰]
    ——周老师早安![咖啡]谢谢晨读鼓励![玫瑰]野蔓菁,诸葛菜,古老的野菜,多智的小草![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