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家池的野苦瓜

晚饭后散步,还是绕湖(华家池)行走。

g (17)

守着碧波荡漾的华家池,不多走走,多看看,就觉着是浪费资源。

行至小孤山时,看见两位长者,弯着腰,低着头,不住拨拉草丛,像是在翻捡什么。

“两位好,掉钱包了?”

“没掉钱包。在捡钱呢。”

“捡钱?”

“捡地钱。”

“捡地钱?”

“喏,就拔些药草。”

看我一头雾水的,只是不懂幽默,老人站起来,递过一把药草。

“哦,铜钱草,还真是地钱。我也捡过,多年以前。”

两位老人在拔天胡荽。

伞形科,天胡荽属,多年生草本。

叶片圆圆的,像铜钱,俗称铜钱草。

g (9)

因边缘有钝齿,有时有裂片,仿佛破损的铜钱,又称破铜钱。

又因细茎匍匐,平铺地上,像撒落一地铜钱,又称落地金钱。

此外,还有地钱、金钱草等别名。

全草入药。

味苦,气辛,性寒。

有清热、利尿、消肿、解毒等功效。

可治黄疸、赤白痢疾、淋病、不便不利、目翳、喉肿、痈疽疔疮、跌打瘀伤等。

民间也用来治烧伤、烫伤、蛇伤等。

“别看只是不起眼的野草,可是好东西,全草入药,全身是宝!”

“说得好!”

“我家老头,就爱宣传自然药草的好处。”

“是该宣传。”

“我也不是瞎宣传。自然药草,好处多多!”

“我也来帮你们捡地钱吧。”

“不用,不用,已经捡很多了。”

我这才发现,这里一堆,那里一捆,不少药草呢。

g (4)

除了铜钱草,还活血丹、车前草和金叶过路黄等,都是些清凉解毒、活血化瘀的常见药草。

“这么多啊!在华家池采的?”

“就在华家池采的。这校园,遍地是药草,你都没地方落脚,真怕一脚踩下去,糟蹋了多种药草。这不,刚才站起急了,倒退一步,就伤着韩信草啦。”

“有韩信草吗?这味药草有些不好辨认。”

“这就是韩信草呀。”

老人指着脚边一棵半匍匐的小草说。

韩信草,唇形科,黄芩属,多年生草本。

基部倾卧,上部直立。

全草入药。

味苦,气辛,性平,无毒。

有祛风、活血、解毒、止痛等功效。

可治跌打损伤、吐血、咳血、痈肿、疔毒、喉风、牙痛等。

听我说不太认得韩信草,老先生就耐心指点。

“韩信草,很好认的。来,我跟你说。”

老人蹲下身子,极其爱怜地扶起那棵小草,让我看卵状椭圆、边缘多锯齿的草叶。

g (7)

看四棱形、有绒毛的草茎。

看淡紫色的唇形小花。

又特意指着那花枝问我,像什么?

我一看,长长的花枝上,密密麻麻地绽开数十朵小花,全往一个方向长,长成并列的两排,很像一柄柔软的牙刷,还像半枝娇柔的莲花。

“像牙刷,还还半枝莲花。”

“看明白了吧,这是一柄牙刷,又是半枝莲花。”

所以,又叫半枝莲,也叫刷牙草。

还叫并头草。

又因为翅果像匙勺、像耳挖,还有金茶匙、耳挖草的名字。

更普遍的叫法,就是韩信草。

“知道为什么叫韩信草吗?”

k (3)

“听说是为了纪念韩信,他曾用此草疗治士兵的枪伤。”

“是有这个传说。还有一个原因,这小草,本身也有韩信的品质,喜湿润,爱庇荫,多藏身田间、溪畔、林下。”

“轻易不肯抛头露面,是有些像韩信。”

“还有呢。注意到没有,韩信草的下半部是匍匐的。多半情况下,它就这么趴在地上,吸食大地的精华,倾听大地的心声。一经春风吹拂,再经夏雨滋润,积蓄够了力量,就迅速长出直立的花茎,尽情舒展繁密的花枝,相继绽开绚丽的莲花。”

“被你这一说,这小草还真就是能屈能伸的伟丈夫,是带兵百万的大将军,是既懂得韬光养晦、又敢于斩露锋芒的真韩信。小小韩信草,正确诠释了韩信精神呵。”

“每一味药草,都有一个故事,都有一种精神,中华药草,就是不可小看。”

“你们是专来采药草的?”

“也不是。我们是来散步的。”

老人告诉我,他们从安吉过来——儿子在杭州工作,接老人来小住。

饭后,出来散步,见校园安静,就进来了。

“看到这些药草,就迈不开脚步喽。”

“平时,也喜欢采药草吧。”

k (2)

“喜欢。农村住着,谁家不备点常用的药草。治个头痛脚热的,方便。”

“我知道,我也采过药草。不过,我那是为了创收。”

“卖给小镇的收购站?”

“对呀。你怎么知道?”

“早年,每个小镇都有收购站,收购农产品,收购废旧物品,也收购药草。”

“这其实很好的,既拓宽创收门路,又普及中华药草,我的一点药草知识,就是那时学到的。”

在与老人的交谈中,我想起小镇的收购站,想起家乡的药草。

或许是夏天的诱导吧,我竟想到了长在岩石、悬崖的岩珠——独叶岩珠。

中文植物名,该叫齿瓣石豆兰。

兰科,石豆兰属,多年生草本。

通常附生于阴湿的岩壁上。

假鳞茎在根状茎上聚生,近圆柱形或瓶状,如颗颗绿珠;顶生1枚叶片。

故中药名称“独叶岩珠”,俗称“岩珠”(类似的,还有花叶稍大的细叶石仙桃,俗称也叫“岩珠”)。

全草入药。

g (2)

味甘,气淡,性寒,无毒。

有滋阴降火、清热消肿等功效。

可治咽喉肿痛、乳蛾、口疮、高热口渴、乳痈、关节痛等。

小时候,在外婆家村校读书时,曾随琴娥姐去采岩。

那份充满活力的鲜嫩,翠绿,那些圆润光洁的绿珠子,实在教人怀念。

我曾幻想,采集足够多的岩珠,不当药草出售;而是用那些绿珠子,串联翠绿的手镯,项链,腰带,分送给爱美的女孩,让她们拥有翠绿,拥有自然,拥有永不消逝的青春和永不言败的美丽。多好!

或许是韩信草俗称“半枝莲”的暗示吧,还想到家乡小路上常见的半边莲。

桔梗科,半边莲属,多年生草本。

这是一味蛇药,能治多种蛇伤。

而且,解毒能力特强,有“蛇利草”、“急解索”之美誉。

可看她们娇小的身影和娇美的花朵,你只能想到“风摆莲裙待客归”的婉约女子。

k (1)

春日里,纤细的草梗,随风生长,一节一叶,宛如一枝春风吹落的嫩柳。

盛夏里,星云似的小花,淡紫淡红,娇柔无比。

虽然只有半边,却宛如碧荷与紫莲。

或许是校园书香的启迪吧,我还想到了虽不起眼却芳香四溢的香附子。

莎草科,莎草属,多年生草本。

地下块茎入药,是一味疏肝、理气的中药材。

很小的块茎,还没有葡萄干大,毛茸茸的,长满褐色细密的须根,调皮的男孩总不屑地称之为“老鼠屎”。

因叶像韭菜,地下茎块像小洋姜,大人们多称之为“地韭姜”。

老家多溪流,多沙地,很适宜香附子等莎草生长。

自古,就有采挖香附子的习惯。

g (15)

卖到收购站,卖给药材公司,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但香附子块茎太小,整理起来很麻烦。

我们总是先全棵采莎草,晒晒干,再用小火燎,去除枯叶、须根。

虽说,香附子的茎块很硬,不怕火燎。

但也讲究个技巧,火苗太旺,香附子就烧焦了,火力不够,又清理不干净。

需要不断实践,不断积累。

每到金秋时节,大人们总会带着孩子一起采挖,晾晒。

然后,一起火燎,整理。

就在火燎整理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清香,淡淡的,清凉的,醒脑安神。

我就喜欢闻这样的香味。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书香,像芸香草的香味一样,读书人闻着喜欢,小蛀虫闻了逃逸。

x (2)

天气渐热,我也怀念可以泡制清凉消暑汤的山地药草——地稔。

野牡丹科,野牡丹属,匍匐状小灌木。

全草入药。

味甘、涩,性凉,无毒。

具有活血止血、消肿祛瘀、清热解毒之功效。

可治疗高热、肿痛、咽喉肿痛、牙痛、赤白血痢疾、黄疽、水肿、痛经、崩漏、带下、产后腹痛、痈肿、疗疮、痔疮、毒蛇咬伤等

地稔,又是观赏植物。

花朵圆大,花色淡紫,似牡丹,似芍药,又似云锦杜鹃,又称野牡丹。

地稔,还可以解馋。

地稔结果,状如草莓,味若番茄,可直接食用。

我们爱称它地莓子、紫姑娘,或是玫瑰茄。

初夏时,用头年存储的地稔干果,泡制一大锅清凉酸甜的消暑汤,大人小孩各喝一碗,保准一个夏天不生痱子,不长毒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就不知道,这校园里可也有地稔?”

“怎么,馋地稔果子啦?”

“想起早年的消暑汤了。”

“地稔没看到,湖心岛那边有丛野苦瓜,也可以泡制消暑汤的。”

“是不是挂小刺瓜的盒子草?”

“就是。”

“那也是很好的药草,怎不采集?”

“再过几天,野苦瓜就成熟了,我想采些种子回去。这东西,现在也不太见得到。”

“我也是多年不见野苦瓜了。奇怪,这些天,没少在湖心岛转悠,那几丛水生鸢尾、花叶芦竹和黄花菖蒲,我都看熟眼了。怎么就没看到野苦瓜。还是你老独具慧眼哪!”

“也就凑巧被我看见。”

“嘿,你不知道,就是野苦瓜治好了老头腿上的大脓包。从此啊,他便时时关注,处处留意。当然就发现喽。”

“那脓包把我折腾得好苦,吃药打针,没少花钱,就是治不好。后来,想起小时候吃过的野苦瓜,是一味很好的解毒药,何不试试。就去野外寻找,总算在一条小河边找到,扯了一捧藤蔓来,捣烂了,敷上去,冰凉冰凉的,第二天就消肿了。”

g (10)

“老头子特别信服野苦瓜。”

“我也信服野苦瓜,小时候没少喝野苦瓜泡制的消暑汤。那小刺瓜,味道也不错。”

“很苦的。”

“不苦,苦中带点甘甜。”

“馋嘴。苦瓜哪有不苦的。”

“我这人特别能吃苦,野苦瓜,苦荬菜,苦丁茶,凡是苦得正气不带邪味的,都不怕。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野苦瓜。就看看。”

“若是不怕苦,你吃了也没关系,给我留几粒种子就行。”

“知道。”

想到嫩绿、清凉又带点甘甜的野苦瓜,我是一口气就跑到了湖心岛。

遍寻每一丛水生植物,终于发现了埋藏着的野苦瓜。

这野苦瓜,分明是才落户华家池。

不知是鸟儿衔来的,还是鱼儿携来的,反正,不会是人工种植的。

还是很单薄的一丛,就两三根绿纱似的藤蔓,不多的几片绿叶,不多的几颗小苦瓜。

又是深藏在绿色的菖蒲丛中,若不是明眼人指点,就是结束华家池学习,也不一定能发现它。

常见的野苦瓜,多半是倒伏一地。

g (6)

风铃般的小刺瓜,深藏在纠缠的藤蔓间。

有人也称之为倒地铃。

我不喜欢“倒地铃”这个名称。

风铃嘛,就该是悬挂着的。

要不,怎么迎风飘荡,怎么振出悦耳的铃声。

华家池的野苦瓜,就因为有菖蒲的扶持,丝丝缕缕一个劲地往上生长,往上攀登。

风铃似的小刺瓜,半悬空中,随风飘荡,就振荡出了悦耳的铃声,振荡出了悠扬的歌声。

叮叮当,叮叮当,

铃儿响叮当,

我们滑雪多快乐,

我们坐在雪橇上。

……

g (8)

叮叮当,叮叮当,

铃儿响叮当

奔驰过田野,

欢笑又歌唱;

奔驰过田野,

飞奔向前方。

……

晚风中的野苦瓜,你的铃声好美,你的歌声好美,带来了夏夜的清凉,带来了夏夜的温馨,也带来了夏夜的浪漫。

铃声中,我看到了绿叶对小苦瓜的呵护,也看到了小苦瓜对绿叶的依恋。

每一枚小苦瓜,都有一片宽大的绿叶,风来了,我挡着,雨来了,我挡着,烈日暴晒,也有我为你遮挡。

就像哺育儿女的母亲,精心呵护心爱的小苦瓜。

小苦瓜幸福地享受母爱,也赤诚地铭记母爱。

g (11)

小苦瓜成熟时,卵形的瓜壳,会神奇地上下分开——“盒子草”的大名(中文植物名)就是这样来的。

这有些像神话故事里施了魔法的藏宝盒,平时是天衣无缝的,一旦时机成熟,便会自动打开——匾圆、黝黑的种子,会“蹦蹦蹦”地跳落大地,随风播撒,去完成种族繁衍和开疆拓土的艰苦旅行。

这是一种召唤,一种使命,一种责任。

是不可推卸的,也是不能逃避的。

每一枚小苦瓜,都将受命,都将远行,义无反顾。

即将远行时,小苦瓜唯一的牵挂,就是给了他们无私母爱的绿叶。

他们会无限眷恋地留下上半部的果核和那根牢牢攒在母亲手中的风铃线,陪伴绿叶,陪伴母亲。

小时候,母亲常常说,长大了,我会将你放飞。但你要像小苦瓜一样,留一根风筝线,留一颗思念心。

我记住了母亲的话,也记住了小苦瓜的榜样。

歌声里,我看到了野苦瓜的小白花,正舒瓣吐蕊,迎风招展。

g (1)

花丝翻卷的小白花真是神秘,像夜空里腾起的冷色烟花;像春天里绽放的素白梅花;更像盛夏里每个人都愿意深藏心坎的晶莹冰花。

铃声和歌声里,我看到野苦瓜渐渐长大。

多奇怪呀,当他们还是青涩的小苦瓜时,浑身上下全是扎手的细刺;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果子的成熟,他们会退去所有的细刺,变得一身光洁,一身晶莹。

这多像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脱下稚嫩的童装,换上洁白的校服,走进校园,走进课堂,去追求知识,去追求真理。

长大的野苦瓜,你们是未来的大学生,未来的博士生,也是未来的科学家。

湖心岛会因为你们而增色,华家池会因为你们而骄傲。

我也会因为你们而长忆家乡,长忆父亲母亲和所有家乡的亲朋好友。

还有呢,这个夏天,我会因为华家池的野苦瓜,拥有一季的清凉,舒心的清凉,甜美的清凉,幸福的清凉!

2007.05.11/20:34:14

摄影:阿明、陈萱;

注:本文发表在《台州日报》2007年8月24日周末版。

g (3)

此条目发表在华家池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华家池的野苦瓜》有 19 条评论

  1. 野菊花说:

    有网友问,野苦瓜就是篱刺瓜吗?不是的。华家池的野苦瓜,学名是盒子草。温岭的“篱刺瓜”,应该是“癞刺瓜”,苦瓜的一种,比较小的一种,嫩瓜可以当蔬菜,炒肉丝或是清炒,有苦味,但苦得清味;红熟时,里边有一粒一粒的红瓤,滑滑的,很甜。天台方言叫“红娘”。学名该叫金铃子。与现在市面上的长条苦瓜有些不同。

  2. 聃聃说:

    真是见多识广,像个植物学家和药学家,向你学习了。

  3. 野菊花说:

    过奖了。我只是看着这些花草好看好玩,就胡乱拍了些,配个流水账似的文字,也就直白的看图说话。谈不上植物学和医药学的。

  4. 古月女墙说:

    街上卖的有一种苦瓜,炒肉片挺好吃的,与这个应该不是一种植物吧?

  5. 野菊花说:

    古月女墙说的那个是药食两用的苦瓜,葫芦科植物,又叫锦荔子,癞葡萄,癞瓜。性味苦寒,富含维C,有除邪热、解疲劳、清心明目、益气壮阳的功效。口味也不错。我也挺喜欢的。华家池的野苦瓜,学名该叫盒子草——成熟时,果壳像盒子,会自动打开,种子随之播洒。只因为小果子的外形有几分像苦瓜,俗称野苦瓜。其实,那果子很小的,最大的也没银杏果大。

  6. wlcjx说:

    小时侯采过无数的草药,随处可见.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及家的数度搬迁还有农村的的发展,建筑的增多土地的减少,现在已经不多了。
      无意中看到了这篇文章让我重温了儿时的温馨,真幸福!

  7. 英子说:

    那韩信草很好玩。它的种子像金色的小汤匙,也像早年老奶奶的金耳挖。以前经常玩的。现在很少见了。

  8. 野菊花说:

    是的。所以,又叫金茶匙,也叫耳挖草。今天早上,在小区人家的花圃里,看见一丛韩信草,有三枝,正开花,淡淡的紫色。其中一枝,已经结籽,那种子的确像小茶匙,也像老奶奶的金耳挖。

  9. 英子说:

    我也挖过地韭姜,也喜欢那股香味。

  10. 野菊花说:

    街头平桥的老乡,就是现在也还有挖地韭姜的。听说1斤能卖3块钱。

  11. 大浪淘沙说:

    因为喜欢夏天吃点苦瓜,一看到你写的野苦瓜就过来先看这篇了,可它和我们在菜场上看到的可不太一样啊

  12. 野菊花说:

    你好。这个野苦瓜,学名叫盒子草,跟我们平时吃的苦瓜不一样的。但它们同属葫芦科。锦屏公园的水边也有盒子草,也会结铃铛似的野苦瓜。过些天我去看看,如果还在,让你们也见识见识,很有趣的植物。特别是上下对合的外壳,很精致的绿色小盒子。

  13. 大浪淘沙说:

    哦,锦屏公园也有啊,那我有空的时候可要好好去看一看,这几天啊,我在那边还看到杨梅树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的。

  14. 野菊花说:

    你好。关心植物,其实就是关心生活,关心身边的人和事,你会变得更加有爱心,更加有活力。很高兴你能发现这么多花草树木。那些杨梅我早注意到了,就是等不到红熟枝头。希望今年能拍到红熟的杨梅——你看见了告诉我呵。那棵盒子草也留待你自己去找吧,你会因此惊喜的。

  15. 九班雨后初晴说:

    良药苦口,正如我们在生活遇到的困难,只有在困难中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在困难中磨砺意志,我们才能健康成长。野苦瓜虽不起眼,但作用很大。

  16. 野菊花说:

    雨后初晴好,你的留言很有哲理,深受启发。是啊,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或多或少的困难,这不可怕。只要我们正视困难,克服困难,就会不断进步,不断成长。最终,我们会实现理想,走向成功。加油,为了你的理想和目标!

  17. 误差说:

    文中有宝啊,恭喜发财了!…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了许多…中医文化,中草药,中医技术,需要传承…国内简单的针灸,在里约奥运会被神化,博大精深的中医呢…丁老师,早晚已凉,秋祺!

  18. 野菊花说:

    王老师好!
    哈,华家池满地撒落的铜钱、金钱,捡了不少。与你分享,共同致富!
    就是啊,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 不能告诉你,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 ,我又想起你,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记你……——夏天有许多美好回忆呀,女儿小时候,很喜欢唱这首歌。
    你说得没错,中医中药,博大精深,也是中华文化瑰宝,需要保护传承,弘扬光大,不要又出口再转内销……
    谢谢问候提醒,你也一样呵,白露暑气灭,一夜凉一夜,早晚添衣,享受秋凉!
    王老师,秋祺!

  19.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龙的传人转发:谢谢龙的传人,早上好![咖啡]
    上午好![咖啡][玫瑰]
    ——[玫瑰]
    肖老师转发:谢谢肖老师,早安,秋祺![玫瑰][玫瑰][玫瑰]
    王老师留言:早晚已凉,丁老师秋祺[玫瑰]
    ——谢谢王老师,早晚添衣![咖啡]早安,秋祺![玫瑰]
    蒋主席留言:读透华家池[强]
    ——[微笑]华家池两周,脱产学习,课余读湖,闲着也是闲着,就用脚反复丈量……早上好,蒋主席![咖啡]
    周老师留言:池边野生瓜,苦口是良药。
    ——周老师早安![咖啡]谢谢!小时候在乡间住,不上学的日子,也随小伙伴割草戏水,认识这种野苦瓜。前两年在家乡溪畔看见,还摘来尝了,觉得比以前苦些,但还有熟悉的清凉味。良药苦口,还是有道理的。
    老陈留言:品种真多,好看!
    ——老陈早安![咖啡]谢谢鼓励!那两周没什么工作任务,上课之余,早晚读湖,又刚好带个傻瓜机,就将小时候认识的花草全收藏了。写个玩儿!
    艾米留言:早安,丁老师[玫瑰]
    ——小米,早安![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鼓励,早上好![太阳]
    高老师留言:[拥抱][握手][玫瑰]
    ——高老师好![拥抱][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人,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丁姐,晚上好![愉快][握手][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