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家池的传说

中午(2007年5月8日,华家池校区培训第一天中午),顶着艳阳,绕湖游走一匝,对于小西湖的华家池,有了初略的印象。

c (16)

对于大学校园的华家池,则是连感性认识都说不上。

赶紧补课。

乘着初夏的晚风,漫步华家池校园。

小平湖秋月一侧,有块石碑,碑首是宇顶式的仿古碑盖;碑座是抹角方形棱台;碑身为扁平长方体,下宽上窄。

整体看去,古朴而典雅。

也称得上华家池一景。

石碑正面,是浙江大学马世晓教授题写的“ 華家池”(华家池)湖名园名。

石砶背面,有简短的碑文,介绍“华家池”始得名及湖与校同兴衰的历史。

兹抄录碑文于下:

华家池之名,始于明初,有华姓者居此而得名。

一九三四年春,浙江大学农学院自笕桥迁此建院。

一九三七年夏,抗日战争爆发,农学院内迁贵州湄潭。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回迁,校舍全毁。

一九四六年始,于池周陆续兴建校舍。

一九七八年于池周筑石坎,添景增绿。

今水面计八十四亩,水深平均二米。

校园环绕华家池,环境优美,风景宜人,诚学府中罕有。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立。

c (15)

寥寥数语,道尽华家池命名的由来、华家池校园的兴替,以及对于池塘与校园完美结合的赞赏——华家池因农学院而扬名,农学院因华家池而美丽。

就在我伫立碑前,认真阅读碑文时,走来一位老教授,自言是应邀参加浙大110周年校庆的——2007年5月21日,是浙大建校110周年。

“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石碑?”

“你老没见过吗?”

“没有。我离开华家池,差不多十五年啦。时间过得真快呀!”

不想打断老教授的往事回忆,但又很想知道更多关于华家池、农学院的历史,特别想知道修筑华家池的华家。

“这华家,可还有什么历史遗存?”

“物质形态的遗址怕是没有了;非物质形态的传说则是有的。”

“老先生能给我说说吗?”

“行。”

我请老教授在石碑一侧的石椅上坐下(华家池湖畔,有许多供人休憩的石椅、木椅,还有可以凭倚的小圆桌、小方桌,很像人性化设计的湖滨公园),听他细细道来。

c (2)

“一说,华家池者,华家建造的池塘也——刚才看到的《华家池碑记》就依此说。相传明朝初年,有一位华姓的太师,在此建造华家花园。”

“可是《唐白虎点秋香》中的华太师?”

“谁知道呢?总之是华太师。”

“华家花园很大,前厅后院,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又仿照西湖,修建了一座精美的小西湖。”

“人称华家池。”

“就是。又一说,华家池者,是沉没华家花园的池塘。”

“这池塘还沉没了华家花园?那是湖底还有一座水城喽。”

“传说罢了。第二说中的主人公,也是华姓太师,有权有势的京城华太师。”

话说,有权有势的京城华太师,跑马圈下杭州东城大片土地——当时,还是杂草丛草的荒地。

华太师招募佃农,许他们自由耕种三十年,目的是将荒地变成良田。

大批佃农,应招前来。

善良的佃农,以为京城华太师总是讲诚意,守信用的,便按照三十年的长远规划,精心平整土地,精心经营园林,精心看顾庄稼。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不消三年,荒丘成了粮田,生地成了熟地。

“这么快呀,二三年就改变了面貌。”

c (3)

“那当然。要不,怎么说农民是土地的主人呢。再贫瘠的土地,在农民的精心耕耘下,便会改变面貌,充满希望。”

渐渐地,杭州城东,有了鸡犬相闻的农庄,有了流水丁东的小溪,有了桃红柳绿的花圃,一派宁静祥和的田园风光。

华太师一看,乐了。

杭州,不仅是宜人居住的人间天堂,还是乐此逍遥的世外桃源。就想着要收回土地,建造华家花园。

在善良的佃农看来,建造花园,也就安个家而已,没什么可指责的,土地的所有权,本来就是华家的。

只要农田还归自己耕作,园林还归自己看管,主仆之间,完全可以相处为安。

可他们哪里想得到,华太师起了邪恶的歹心,不只是要在此安家,还要把垦荒的佃农,全部驱赶出去。

华太师的突然变卦,让佃农们非常不理解:不说三十年么,怎么三年不到,就变卦了呢?

他们提出了质疑,要讨个说法。

“有什么好质疑的。也没什么说法。叫你们走,就得走。不走,武力驱逐。再不走,绑上石头,沉到池塘、河港里!”

平民百姓的佃农,哪里斗得过权倾京城的华太师。

走的走,伤的伤,无辜死亡的,也不在少数。

曾经充满生机的杭州东城,顿时死寂一片。

c (8)

就在这片死一样寂静的土地上,华太师的花园建成了。

华家上下,大摆宴席,庆贺胜利。

有那屈死的佃农,冤魂不散,化为池塘,化为湖泊,化为江河,并从四面八方,汇聚拢来,顷刻成了汪洋大海,淹没了华家花园。

“还有这样的传说呀,屈死的冤魂居然化为淹没仇敌的深深海洋。”

“有啊。都说,仇深似海。仇恨本身,就是深深的海洋。积怨,积仇,积愤,一肚子的怨水和泪水,若不能及时排遣,必定化为池塘,化为湖泊,化为江河,最终,将汇聚成汪洋大海,淹没仇敌。”

“有道理。但太沉重。”

“那就再给你说个轻松一点的。”

在这个传说里,华家池的主人也姓华,但不是供职京城的太师,是明朝初年杭州城内一位大富豪,名叫兴祖。

华兴祖,富有万贯家财,拥有千顷良田。

在杭州城东,还有大小池塘360座。

c (4)

那些池塘,不仅富有鱼虾,为华兴祖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而且,湖光山水,水榭亭台,宛若西湖。

因之,号称城东“小西湖。”

“360座池塘?那不成生态优越的湿地啦。”

“历史上的杭州,就是湿地。西湖是湿地,西溪是湿地,城东‘小西湖’,也是湿地。”

湿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与森林、海洋,并称地球三大生态系统。

这华兴祖很有眼光嘛,600年前,就懂得投资湿地,保护湿地资源。

据说,那华兴祖也喜欢读书,喜欢游学,知识还是很渊博的。

投资眼光,不算短浅。

就一样不好,喜好攀龙附凤,结交权贵。

有一天,华兴祖请到了钦差大臣蓝都督,内心好不得意。

亲领蓝都督游览杭州西湖,华家园林。

c (13)

最后,隆重推出池塘连着池塘的城东“小西湖”。

华兴祖的本意,是向蓝都督显示自己的实力,希望能得到官府的器重。

他根本想不到,蓝都督竟然当场索要“小西湖”。

这可让华兴祖犯难了,要知道,那可是他的财富之源,哪里能就拱手相送。

便支支吾吾,不肯爽快答应。

这下,可把蓝都督给得罪了。

“好,你小子不肯是吧。等着瞧。我让你欲哭无泪。”

蓝都督一纸奏呈朝廷,诬告华兴祖家财百万,家丁数千,若不及时制裁,日后恐有大患。

圣旨随后就到,华兴祖问罪被缚,“小西湖”没收充公。

“蓝都督不是个东西。”

“确实不是个东西!”

c (1)

不择手段谋得“小西湖”,又不好好珍惜。

360座池塘,一座一座被填平。

上千亩土地,大片大片被抛荒。

唯余这座体量最大的池塘,历经千灾百难,好不容易保留下来。

人们还是习惯称它为“华家池”。这其实也是对强取豪夺的一种否定。

“这传说,也不轻松。”

“轻松不了。单说大片湿地消失,大片良田荒废,生存环境恶化,就是一份不能承受的沉重。希望硕果仅存的华家池,不再被填埋。”

“不会吧。听说正规划建造杭州城东公园,华家池的明天,应该是美好的。”

“但愿如此。五年、十年之后,再游杭州时,希望还能看到华家池,还能找到回家的感觉。”

“不说池塘了。我们去校园转转吧?”

c (20)

“行。喏,正有学生打篮球的,是学校的体育场。对面那幢建筑,是学校的体育馆——逸夫体育馆。再往南去,是教工宿舍。有南门通向凤起路。”

“上午,我们就从南门进来。宿舍区、体育场等,我都看到了。”

“那就往北走。这是图书馆,新建的。”

“学校也给我们发了借书卡。”

“很好嘛。有空去看看,藏书很丰富的。”

从图书馆门前经过,沿着冬青树、肥皂树掩映的华池中路——校园的主要道路,以华家池命名,足见池塘与校园的亲密——走一段,看到一幢红色墙体的三层楼。

“那是行政楼吧?”

“是。这是比较早期的建筑。沿行政楼前的华池北路往东,通向生命科学楼——那是农大的特色学科,还有民主馆、和平馆;往西还有团结馆、教学楼、实验区等。你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去奔马广场,中心教学楼就在广场周围。”

“是的,我是台州的,第一次进华家池校园。谢谢老先生!”

穿过华池北路,看到一座绿树、花草围起的大广场,正中有奔马雕塑——双马,石雕,这就是奔马广场了。

c (22)

雕塑正前方,是一座喷水池。

雕塑两侧,各有一个平台,摆放有矮牵牛等盆栽花卉。

靠近喷水池的沿口,各竖一块红色大理石,正反两面贴有镀金铜字,分别为“求是”、“奋进”,是老农大的校训,原农业部何康部长题写的。

“何部长来过农大,对农大学子寄予厚望。记得老部长说,青年学生要有献身农业的决心和勇气,将来中国的农业要靠你们来推动。话犹在耳,农大已经不复存在,许多特色的农科专业,也都改行喽。”

老教授又心情沉重了,我得避开这些话题。

“雕塑后头那一幢大楼,就是中心教学楼吧。”

“是呀。广场两侧的楼房,也是教学楼。四校合并后,农大成了浙大属下的农学院,整体搬至紫金港校区。这里只留下大四学生,教学楼大部分闲置着。下步计划,办成教学院。要不要去实验基地看看,农大有近千亩的实验基地,值得一看。”

“太晚了。明天早上,我自己去看吧。”

我问老教授,在哪里下榻,想送他回去。

回说,就在华家池湖畔的神农宾馆,走几步就到了,不必送。

c (23)

倒是难得享受华家池清新、凉爽的夏夜晚风,还想去湖畔坐坐。

我就又陪他回到湖畔,在“小平湖秋月”景区的桂花亭小坐。

落日余晖,映红碧波涟漪的湖面。

初夏晚风,摇醒已然入睡的湖滨垂柳。

入夜灯影,跌落渐渐深沉的华家池。

……

一则不一定轻松,却必定神奇美丽的华家池传说,正在悄悄演绎。

我和老教授都是陶醉忘情的观众看客。

相信,明天,会有更多的人追忆华家池,传说华家池。

2007.05.08/23:45:35

摄影:蒋明、陈萱。

c (14)

此条目发表在华家池随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华家池的传说》有 8 条评论

  1. 聃聃说:

    真是个美丽幽雅的学府!让你一写就写了这么多的文字!
    可惜我这辈子无缘享受了。照片拍得很美。从前我买了一套西湖十二景的画片,还是你拍得好呢。
    ——谢谢钱老师的鼓励。不是我的图文美,是华家池美。另外,华家池校园照片,有不少是借用朋友阿明的。

  2. 大浪淘沙说:

    呵呵,华家池的老底都让你给摸透了,谢谢你的图片,你让美丽宁静的华家池呈现在我们面前了。

  3. 野菊花说:

    哈,我这是刘姥姥逛进大观园,一切都是新奇的,除了上课,就是校园各个角落转悠,就看到了华家池的一些“家底”。不算多管闲事吧。

  4. 误差说:

    传说中的華家池,有如此多的传说……感恩分享陶醉忘情……丁老师晨安!

  5. 野菊花说:

    王老师早安!
    有幸湖畔短训,听到几则华家池的传说,深被感动,转述分享!
    谢谢王老师有心细读并给鼓励!
    昨晚,椒江一宿大雨。
    晨起,满街但见落叶。
    秋凉渐浓,处处美景。
    祝王老师秋安快乐!

  6.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陈老师转发:谢谢陈总,早安,秋凉![咖啡][玫瑰]
    石美文化转发:谢谢梅总,谢谢石美文化!早上好![咖啡][玫瑰]
    秋季快乐!
    ——秋季快乐!
    徐老师转发:谢谢徐老师!新秋吉祥![玫瑰][咖啡]
    陈校长留言:丁相真是早啊[强][抱拳]
    ——陈相更早,追龙逐日,开学快乐![玫瑰][强]
    王老师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谢谢,王老师早安![咖啡][玫瑰]
    老同学李宇红留言:华家池因农学院而扬名,农学院因华家池而美丽!赞!
    ——老同学早安![玫瑰]谢谢鼓励![咖啡]我是听他们师生说的:池因校名,校因池美![玫瑰]
    蒋主席留言:[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蒋主席鼓励!纯属道听途说。[微笑]早上好![玫瑰][玫瑰][玫瑰]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上好![咖啡]
    ——王老师,早上好![咖啡]祝G20峰会调休周台州行摄快乐多收获![玫瑰][强]

    老陈留言:很好!
    ——老陈早安![咖啡]谢谢鼓励![玫瑰]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小米,早安![玫瑰]温岭昨晚也下雨了吧,椒江一夜秋雨,又凉几分。早上去买菜,一地银杏树落叶,浅浅绿,淡淡黄,感到到秋意之美了。祝开心一天![玫瑰]
    嗯,昨晚下雨了。昨晚和同学吃完火锅,走着去肯德基,风雨中感到了丝丝凉意,还尽有些冷了。我那同学冬天只穿一双薄丝袜的都说冷[偷笑]
    ——看到你们闺蜜秋夜小聚了,甜美,温馨!昨晚雨下得大又持久,降温很明显,我都翻出小薄被了。[微笑]
    超级喜欢银杏叶,前年和同学一起特意去了椒江市府大道那边看银杏叶。 浅浅绿、淡淡黄,听丁老师的描述,就觉得超美,初秋的色彩!落叶!
    ——知道小米特爱秋天的银杏树,得闲再来台州市府大道赏秋,今年银杏树挂果也丰硕,一串串垂下,像桂圆,也诱人![微笑]
    好的,下次若去,与丁老师相约,可好?[愉快]
    ——好啊!我们一起去看秋叶![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玫瑰]
    周老师留言:华家池的美丽传说,源远流长,学习了。谢谢[玫瑰]
    ——周老师好!也是有幸,在华家池湖畔培训两周,学习之余随意游湖赏夏,也听了不少华家池传说,转述分享!谢谢鼓励![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主:丁姐,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人,上午好![愉快][握手][玫瑰]
    丁姐,周末愉快![愉快][握手][玫瑰]
    ——谢谢,也祝你周末愉快![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