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台风:也说台风“罗莎”

一、“罗莎”飞走了

s (2)

折腾两三天的“罗莎”,这只来自柬埔寨的闲云野鹤,抖动几下没有多大威力的折翮,洒下一些不甘失败的泪水,孤凄地唳鸣一声,飞走了。

2007年第16号超强台风“罗莎”,由柬埔寨命名,意为鹤。

10月2日上午,在菲律宾以东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

10月3日凌晨,加强为台风。

10月4日凌晨,加强为强强风。

10月5日凌晨,加强为超强台风。

10月6日15点30分前后,在台湾省宜兰县沿海登陆,登陆时强度为强台风,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5级(50米/秒)。

10月7日下午16:00,收到温岭市气象局关于“罗莎”台风的又一条专题短信:15:30,超强台风“罗莎”,在浙江苍南至福建福鼎交界处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12级。

s (1)

预计台风将缓慢北上,强度逐渐减弱……

10月7日17时,减弱为强热带风暴。

10月8日2时,减弱为热带风暴。

……

“登陆啦,登陆啦,台风登陆啦!”

“胜利喽,‘罗莎’飞走喽!”

“温岭有幸,又一次赶走了兵临城下的超强台风。”

“‘韦帕’、‘罗莎’,对我们温岭都很友善,净化空气,带来清凉,带来鱼虾。特别是,带来了我们急切盼望的充足雨水。饮水、灌溉,都解决了。好开心!真幸福!”

“湖漫水库蓄水,已经达到17.7米,足足上升了4米。要不是‘韦帕’、‘罗莎’带雨来,市区和松门镇的饮用水,就成大问题了。”

“太湖水库、坑潘水库也蓄满了水。”

“要都是这样的台风,抗台辛苦一点,也是心甘情愿的。”

……

l (25)

又一次分享了老区人民合力抗台的胜利喜悦。

傍晚,我们回到温岭市区。

此时,“罗莎”已经渐渐飞远,风雨变得极其温柔,“淅淅沥沥”,“沙沙啦啦”,像音乐,像歌舞,只觉得爽快,只觉得舒坦,只觉得宁静。

今夜,大家都会睡得沉静而香甜。

临睡前,记一则日记——也说台风“罗莎”。

“还拿我来说事呀?”

“当然,要拿你来说事喽。”

“我对你们温岭可是友好的……”

“友好什么?都10月份了,还跑来我们浙江,行踪又是如此游移不定,并且,严重打扰了我们的国庆长假。我会客观记述,不会冤枉你的。”

……

二、东晋古刹万年寺

l (20)

这个国庆节(2007年国庆节),照例是回天台老家。

天气一直晴好。

我和家人天天陶醉在家乡神奇秀丽的山水之间。

陪同母亲,去了国清寺,拜谒智者大师,拜谒一行法师,拜谒丰干、寒山、拾得三圣贤;又去了山门外的田思后山,给父亲扫墓,祭拜。

陪同公婆,去了赭溪桥头的永宁村,拜谒济公故里。

自从新修了永宁村牌楼和济公佛院,来天台观光旅游的外地朋友,也喜欢到县城的这两个景点转转。

就是本地市民,也多了近在家门口的休闲消遣的地方。

我就喜欢经常去看永宁村牌楼,或是去济公佛院转转。

那天,我们看了传说中济公捉过蟋蟀的那堵石头墙;看了传为济公出生地的李府庭园——济公俗姓李,父亲李茂春;看了济公佛院的各大殿堂、亭台楼阁和正在展出的《济公百态图》。

l (3)

也曾约上弟妹,去了深藏万年山麓的东晋古刹万年寺。

问候万年禅寺山门外那3棵树龄上千、树干参天的柳杉王,参拜万年禅寺现存建筑中最古老的天王殿,还参观了移址万年禅寺的天台山佛学院。

佛学院,原在五峰山麓的隋代古刹国清寺。

现如今,佛寺也搞改革,万年寺属国清寺托管。

佛学院,就移址万年寺了。

据说,规划征地上百亩,恢复万年古刹雄伟建筑的同时,还要扩建佛学院,使之成为浙江乃至全国最大的佛学院。

这很令人振奋。

据《嘉定赤城志》、《康熙天台县志》、《天台山方外志》等记载,万年寺的草创,可以追溯到东晋敦煌高僧昙猷尊者。

东晋兴宁年间(363年——365年),昙猷尊者在万年山麓憩止,四顾八峰(明月、娑罗、香炉、大舍、铜鱼、藏象、烟霞、应泽)回抱,双涧(东、西双溪)合流,以为真福田(佛教指可生福德之宝地)也!

l (21)

于是,开始精心营建,初名福田。

隋大业二年(606年),建成较大规模的佛寺,后毁。

唐大和七年(833年),僧普岸重建。

释普岸事迹,《宋高僧传》有记载。

俗姓蔡氏,祖籍汉东(今湖北钟祥市)。

天资聪敏,骨目奇秀。

天生不嗜荤膻。

长有出尘之意。

从父习经籍。

唐大和年间(827年——835年),入天台山,欲寻访赤城山东普高僧道猷止息处及华顶石梁隋智者大师降魔处。

d (3)

孤身一人,自家乡襄阳(今湖北襄阳市)逦迤而来。

从沃洲(新昌沃洲山)东天姥,入天台之西门。

至万年山麓,见平田肥沃,山清水秀,古杉高丛,四舍郁翠,又有东、西山石门、三井龙潭等佳景,非常喜欢,有心在此营造大佛寺。

于是,在了却石桥、华顶等处朝圣后,于大和七年(833年,农历癸丑岁)十月二十七日,复至万年山,营构丈室。

仅携一童侍,协助日常生活。

第二年春,即建成禅院,号平田。

至唐开成年间(836年——840年),已经成为著名大道场。

唐会昌三年(843年)七月,告众入灭,春秋七十四。

 

相传,普岸师初入天台,至石桥上方广寺时,一只猛虎携子咆哮挡道,瞪目怒视。

普岸师一点不害怕,还锡杖按虎头曰:贫道闻此山是神仙窟宅,罗汉隐居,今欲寄此安禅,檀越勿相惊挠。

d (2)

那猛虎似能听懂人语,温和安祥地守着普岸师,一夜无话。

第二天,猛虎领着虎子自动离去。

山门外那3棵巨杉,传为普岸师手植,迄今已1200余年。

唐会昌年间(841年——846年),因武宗灭佛而废。

唐大中六年(852年)重建,号镇国平田寺。

后梁龙德年间(921年——923年),改福田寺。

北宋雍熙二年(985年),改寿昌寺。

北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毁于大火。

北宋崇宁三年(1104年)重建,号天宁万年寺。

南宋绍兴九年(1139年),改“万年报恩广孝寺”。

不久,又改“广孝”为“光孝”,故《嘉定赤城志》称“万年报恩光孝寺”,简称报恩寺。

l (19)

这应为万年寺鼎盛时期。

据《嘉定赤城志》等记载,报恩寺(全称“万年报恩光孝寺”)有田三千九百九十八亩,地一百九十六亩,山六千八百三十亩。

在当时天台山众多佛寺中,万年寺的寺产是最丰厚的,排第一位。

国清寺排第二,有田三千四百六十一亩,地四百二十亩,山三千九百二亩。

鼎盛时期的万年寺,寺宇占地3万余平方,佛殿、经阁、僧舍等多达数千间。

尤其值得称道是佛寺殿柱,大可合围,多若松林。

故“天台四绝”称:国清松,塔头风,万年柱,高明钟。

当年在万年寺,不仅寺产丰厚,寺域广大,而且,地位崇高,影响深广。

d (1)

南宋嘉定年间(1208年——1224年),一度列入禅宗“五山十刹”——宋代官寺制度中,一批地位最高的大佛寺。

这之前,北宋太平兴国(976年——984年)、天禧(1017年——1021年)年间,朝廷累赐袾衣(大红色袈裟)、宝盖(佛教仪仗伞盖)及御袍(皇帝穿的龙袍)、曳履(皮制拖鞋)等诸多珍玩。

因宋仁宗赐衣时口宣:“如朕亲到”,寺内还建有“亲到堂”。

又有妙莲阁(藏经阁)、览众亭等。

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年),日本高僧荣西来万年寺朝拜,捐资建成山门、两庑。

并在西庑,开掘大池(放生池)。

《嘉定赤城志》又载,万年寺香积厨(佛寺厨房),有一口铁镬,极其深广,可供千人斋。

传说,此大铁镬系古印度高僧阇提首那尊者在万年寺修禅学法时所铸。

寺东南十里,有罗汉岭。

传说,栖居石梁方广寺的五百罗汉,常经由此岭,至万年福田寺,聆听昙猷尊者讲经说法。

各大佛寺凡供五百大士,必定到万年寺邀请。

l (22)

寺周,多高耸入云的巨杉,皆百围古木(极言巨杉之高大)。

明朝著名人文地理学家、台州先贤(临海人)王士性,在《入天台山记》中也写到:“门外巨杉百本,其大参天。凡供五百大士,必于是邀请。”

明朝著名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也说:“寺(万年寺)前后多古杉,悉三人围。鹤巢于上,传声嘹呖(鹤鸣声,响亮而清远),亦山中一清响也。”

明朝台州先贤叶良佩(温岭人)《天台山记》曰:“前林松杉成列,东涧古松数株,皆大十围,有五六鹳鹤巢其上。每休坐树阴,则闻鹳鼓牙及唳鹤之音,与风泉相杂,翛然非复人世。”

寺后过溪,有西天大师庵,生身尚存。

明万历十五年(1587年),李太后(明神宗朱翊钧生母李彩凤,虔诚信佛)赐《经藏经》(经藏,佛教经典的一大类,与律藏、论藏合称“三藏”)。

知县毛鹤腾建经阁。

……

l (42)

由此可见,万年寺也像国清寺一样,是历史悠久、地位崇高的著名古刹。

很可惜,“文革”期间,殿宇、僧舍、佛像毁坏殆尽。

万喜,近年又迎来重建中兴。

目前,已经修复、新建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佛学院等。

我们在各处转了一圈,感觉很好。

正好佛学院课间休息,看到几十位年轻僧人。

交谈中得知,来自全国各地,要在此潜心学法八年,才能毕业。

相当于读完大学,再读硕士、博士研究生,需要信仰与毅力。

问到毕业后去哪里?

竟然,多半希望留在天台山,在万年寺或国清寺继续学法弘法。

足见天台山,天台宗,国清寺,万年寺,在中国乃至世界佛教僧众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这让我听来很为家乡自豪啊!

l (48)

离开万看寺,我们又去攀爬万年山,采了许多茅栗榛。

茅栗榛,是家乡方言俗称。

中文植物名应是茅栗,壳斗科,栗属,小乔木或灌木状。

家乡山野所见,多呈灌木状。

坚果扁球形,似栗而小,又有些像榛子,就叫了“茅栗榛”。

很香很甜的山果,煮了吃,炒了吃,都可以。

也可以生吃,粉嘟嘟、甜滋滋的。

早年,常有山里人家采来煮熟了,挑到学校门口叫卖。

也不用秤,就用小酒盅量,一分钱一盅。

口袋里有几个零花钱的,总挡不住诱惑。

下课了,放学了,买一盅、两盅。

l (51)

自己尝鲜,也让同伴分享。

多年不见家乡的茅栗榛了,在万年山上采了就生吃了。

嗯,很甜,很香,还是家乡山果的味道。

三、又见桐坑溪水库

随后,约三五好友,去了桐坑溪,看了双曲拱坝的水库——桐坑溪水库。

桐坑溪水库,不知道朋友们可有印象。

在上个世纪(20世纪)的70年代,那可是大小媒体都高度关注、高度评价的著名水库。

最负盛名的,就是桐坑溪水库的“浆砌条石薄型双曲拱坝”。

那时,我们还是风华正茂的中学生,曾随老师去新落成的桐坑溪水库参观。

走着去的。那时,各类学校都兴野营拉练。

春游,秋游,都是安步当车。

到达桐坑溪水库时,一位水利工程师——也是水库的建设者,给我们介绍水库建设情况。

l (8)

我们知道,每次校外活动,都少了交篇作文。

因此,都竖起耳朵,认真听讲。

印象,也就特别深刻。

这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结合发电的综合性水库。

于1969年2月动工兴建,1972年6月建成蓄水。

总库容300万立方米,灌溉农田533.33公顷,开发水电站4座,年发电量700万千瓦时。

说到双曲拱坝时,那工程师不无骄傲自豪。

他说,我们的大坝,高48.5米,坝顶弧长94米,而坝体的厚度仅有3.3米,就是大坝底部最厚处,也只有5米。

而且,是坝、梁双曲,称“浆砌条石薄型双曲拱坝”。

l (5)

这在国际范围,都是一项领先技术;在我们中国水利史上,那更是首创。

堪称,华夏之最,国际领先!

因此,峻工当年,荣获水利电力部授予的先进科技集体称号,还参加了浙江省科技成果展览。

《中国大坝》图集和《人民画报》,相继刊登了桐坑溪大坝的照片,在全国范围推广……

那真是令我们骄傲自豪!

参观回来后,每位同学都写了歌颂桐坑溪水库的游记。

老师给我们的评价是:全优。

几十年以后再见,水库无恙,大坝无恙,还增添了许多古朴与雄伟。

又因为静卧峡谷,巧借山景、谷景、瀑景,已被开发为天台山的又一特色景区——龙穿峡景区。

我们一路看了霞客坪、子微亭、龙穿峡和仙女石,还看了层层叠叠的司马瀑、缭绫瀑、灵宝瀑、三叠瀑和五泄泉等,也很过瘾。

l (6)

四、天台也有天柱山

又去了九遮山,为寻访范增庙、亚父船、亚父桥、望楚洞等古迹遗址,也为眺望一遮、二遮、三遮、多至九遮的山峦屏嶂。

还涉足山涧小溪,戏水,消暑,捉鱼虾。

我们还兴致勃勃,攀登了西乡最高峰的天柱山。

不要惊讶呵,我们天台也有天柱山的。

家乡的天柱山,海拔1019米,比“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的安徽天柱山(安徽天柱山海拔1110米),不相上下呢。

天柱山,是天台山西部最高峰,与东乡的苍山顶、南山的大雷山和北山的华顶山,合称天台山四大高峰。

顺便说一下,过去总以为,华顶山是天台山主峰,也是天台山最高峰。

现据天台林特局发布信息,天台山千米以上山峰21座,其中著名的四座山峰,按海拔高低依次为大雷山(海拔1229.4米)、苍山顶(海拔1113.5米)、天柱山(海拔1019米)、华顶山(海拔1095米)。

l (40)

天柱山景区,原有天柱乡。

在天台教育局、文化局、宣传部工作时,为开学检查、文物调查和文明村验收等,去过多次。

那时,盘山公路还没有修到山顶,去一趟天柱乡,还要走很长一段山岭,很辛苦的。

现在,公路进山又进村,差不多每个村庄都有班车通达。

只是不再有天柱乡了。

几年前的行政区划调整,撤销了天柱乡,整体并入邻近的龙溪乡。

但仍有天柱片,仍有天柱山。

青山依旧,绿水依旧。

山村依旧,人情依旧。

l (17)

漫山遍野的山花野果,飘送清香的古枫树,高耸入云的古松树, “秀挹庐峰”、“山川拱秀”、“挹爽迎晖”的老台门……

一路经过的岩前村、下王庄村、田中央村、安基村、岩塔下村……都能带给我美好的回忆,带给我深深的怀念。

怀念那山那水,怀念那花那树!

怀念慈祥的老人,怀念天真的孩童。

还特别怀念天柱山的柿陀。

那是用天柱山出产的野生柿子,精心加工而成的一种果脯,很像两头尖尖的陀螺,所以,叫柿陀。

柿陀的加工,极其繁复。

不说摘柿子、洗柿子、削柿子的辛苦。

光是那九蒸、九烘、九晒的过程,就够复杂的了。

l (11)

烘干时,不能用一般的柴草,要用谷壳和犁头刺。

谷壳,大家知道的。

犁头刺,不一定认识。

那一种清热解毒的草药。

中文植物名杠板归,蓼科,蓼属,多年生蔓性草本。

叶片三角形,似犁头,上面无毛,下面沿叶脉疏生皮刺,茎上也有倒生钩刺,故俗称犁头刺——有些地方也称刺犁头。

嫩叶清香微醉,我们常摘几片卷成筒状嚼食,美其名曰饺饼筒。

瘦果圆球形,嫩时绿色,渐转蓝色,紫色,熟时黑色,外包肉质增大蓝黑色花被,竟似串串多彩野葡萄,也常诱我们采来嚼食。

而这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

l (38)

杠板归,全草入药。

味酸,性微寒。

有清热解毒、止咳化痰、利水消肿、消炎止痒等功效。

可治肾炎水肿、百日咳、泻痢、湿疹、疖肿、带状疱疹、肠炎及毒蛇咬伤等。

用犁头刺烘制柿陀,想也是看中它的多种药用功效。

加工柿陀,还有许多细节与特殊技巧,我也讲不全。

总之,没有细腻的心思,没有不计时日的功夫,是绝对加工不出天柱山人家的柿陀的。

这样的柿陀,集贸市场和各种超市是买不到的。

只有走到天柱山,拜访山里人家,才能品尝到。

那是山里人家用以待客的佳果。

这样的柿陀,吃在嘴里,甜到心里,让你总也忘不了天台山,忘不了天柱山,忘不了家乡的邻里乡亲。

l (4)

五、“罗莎”悲唳

那几天,我们是玩疯了。

每天,一大早出去,天擦黑了才回来。

偶有外地朋友问起,长假里都去哪里了?

我总是幸福而又骄傲地告诉他们,没去哪里,就在老家,成天游山玩水。

朋友们总会欣羡地说,好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你们天台山,到处是风景。

是啊,天台山,养人养心,到处是景。

秋天的天台山,走到哪里,都有令人流连忘返的别样美景。

即便不去国清寺、万年寺等千年古刹,不去赤城山、石梁飞瀑等景区、景点,就看看山里人背着直筒的桑篮,采摘红彤彤的柿子;扛着长长的竹竿,敲打毛茸茸的栗子;挑着竹编的箩筐,掰摘坚挺挺的玉米,都是赏心悦目的秋景图。

l (15)

循着“轰隆轰隆”的打稻机声,看看农民朋友挥汗收割金灿灿的晚稻,那就更是美不胜收的家乡秋色了。

我会手心痒痒,脚底痒痒,心头痒痒。

捡起一把镰刀,弯下腰去,“刷刷刷”,“刷刷刷”,割倒一片稻子。

或是捧起稻把,走向打稻机,“隆隆隆”,“隆隆隆”,打下一担稻谷。

料理稻草也行。我会把它们都扎成一个个可爱的稻草人,再晾晒成一排排美丽的太阳花。

自小的农村生活,三年的下乡插队,干农活,我还是有一手的。

我也喜欢跟洋溢着一脸喜气的农民朋友攀谈,听他们说说年成,说说家境,说说下一季的计划。

丰收了,谁不高兴呀。

这一高兴吧,谁都健谈。

乡音乡情,说什么都是开心的,听什么也都是顺耳的。

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l (16)

聊着聊着,也听出了一些无奈。

“老伯,你这稻子还不到十分成熟呢,怎么就急着收割了?”

“大叔,你这玉米还裹着青衣呢,再等几天不更饱满么?”

“嫂子,看你这片毛芋,叶子还没坐实呢,正是日长夜奓(奓,《辞海》等注音zhà,意为伸开、张开。在我的家乡,读音近dou,大的意思)的时候,挖了不心疼么?”

……

“没办法呵!”

“怎么就没办法了,要赶季节?”

“要下大雨喽。”

“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怎么说要下雨了?”

“你看看,黑蜉蚁,白蜉姆,成群结队,忙着搬家,要变天喽。”

l (14)

“天气热得像六月,蚱蜢、螳螂慌不择路地乱跑乱飞,也有跳进溪水冲凉的,太反常了,一定有奓风奓雨。不抓紧收割,怕会烂在地里。”

“眼看着就到手的庄稼,烂在地里,那损失就更大啦。”

……

就在这当儿,老天都来不及收起红彤彤的笑脸,猛地砸下豆大的雨滴,下起阵雨来了。

“还真就下雨了。”

“老天是有耳朵的,不能过于亲热地念叨。”

“赶紧收起农具回家吧。”

“没事,这是青天落白雨,也就从海上飘来一朵雨云,很快就过去了。”

农民朋友们照旧收割稻子,掰摘玉米,挖掘毛芋。

就连村前村后四处晾晒的稻谷,也不忙马上收起,只是把竹席、竹簟对合起来,暂时遮遮雨。

l (53)

不一会,果然雨止天晴。

火红的太阳,依然朗照山野。

“真是神了,你们能预知天气!”

“这样的天气,眼面前是一点不怕的。但过几天,肯定会有奓风奓雨。”

“这两天,村里的猫狗也不安生,老是无事生非地乱叫。群犬吠月,笃定变天。”

“真的?”

“真的。你看好了。”

……

我向来相信农民、渔民观察气象的本领,也钦佩他们自我做主的能力。

但在那种艳阳满天的情况下,还是心存疑问:秋高气爽的,这老天,怎么黑得了脸?

现在回想起来,天柱山的乡亲们,或许有预测未来的特殊本领。

l (50)

他们一定是捕捉到“罗莎”出世的悲啼了。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还真就是山野的百姓,首先听到了“罗莎”这只野鹤在之里之外的啼鸣。

山里人,料事如神,又能做到有预则立。佩服!

六、“罗莎”云游

接下来几天,老天并没有马上变脸。

继续陪同母亲,陪同公婆,去山上摘粽箬,去田野挖野菜。

家乡的粽箬,又绿又大,还有股子沁人心脾的清香。

端午节、年节,母亲、婆婆会用它们裹宝塔形的糯米粽、粟米粽和红豆粽。

采摘粽箬是轻松的劳动,是愉快的秋游,也有绵绵的乡思。

我总是一边采摘粽箬,一边美滋滋地怀想家乡的端午,怀想家乡的粽子。

l (13)

挖野菜,也是愉快而令人怀念的事。

家乡的野菜,品种繁多,品质上乘。

除了春天采摘的荬菜、荠菜、苋蒜(马齿苋)、清明草、马头兰,秋天的野茼蒿,也是上好的野菜。

其实,野茼蒿是四季都可以采摘的。

春夏两季,嫩绿的野菜太多了,野茼蒿常被埋没。

到了秋天,荠菜、荬菜、清明草等,结籽的结籽,枯萎的枯萎,野茼蒿则一茬一茬遍地生长,总也采不完,总也挖不尽。

又总是水灵灵、绿莹莹的,感觉就是鲜美的菠菜,就是嫩绿的生菜。

我和母亲的饮食偏重于清淡、素净,对野茼蒿之类的家乡野菜,感情格外深厚。

正采得高兴,收到一条短信,防台抗台的:

16号超强台风“罗莎”,2日早晨,在菲律宾以东洋面生成,4日,加强为强台风。

预计6日夜间到7日上午,在台湾中北部沿海登陆。

并有可能于7日傍晚,再次在闽浙沿海登陆……

l (43)

又来台风了?

10月份了,还来台风,还是超强台风。

不是开玩笑吧。

细看落款,发送人:温岭市气象局。

那是真的要来台风了。

“什么事?”

“要来台风了。”

“你不说10月份以后,就不用抗台了么,怎么又来台风了?是不是又要在温岭登陆?风力大不大?最大风力是几级呀?”

每次来台风,母亲总要为我担心。

这不,一口气提了这许多问题。

“这个台风不会来温岭。就是来了,也不可怕。风力不大,至多送点雨水,关点清凉,巴不得呢。”

l (39)

一是怕母亲担心,二是也确实不明就里,就轻描淡写地搪塞过去了。

抗台就是命令,快乐假期,提前结束。

随后,不断收到防台抗台消息,先是黄色预警,再是橙色预警,形势越来越紧张。

6号早上开始,又是风,又是雨的,老天整个翻了脸。

傍晚,风雨进一步加强。

特别是风,凄厉呼啸,东碰西撞,关紧门窗了,还听得它们“卟卟”地乱敲乱打,比“韦帕”台风时强多了。

办公室通知,“罗莎”极有可能正面袭击温岭,明天上午,赶赴联系乡镇,全力组织抗台。

21:00,我家先生接到通知,要参加一个抗台紧急会议。

会后,给我转达了“罗莎”台风的最新动态。

这个台风,有点怪,行走路径变化莫测。

下午3点半,已经在台湾省宜兰县沿海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15级。

之后,持续七八个小时,老在台湾海峡打转,就是不向外移动。

s (3)

晚上10点半,再次在宜兰县沿海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还有14级。

降雨量也特别集中,多达一千毫米。

“台湾那边,已经有人员伤亡报告。”

“宝岛又遭殃,深表同情。现在的风向呢?”

“还在台湾海峡盘旋。”

“还在原地盘旋呀?这只云游野鹤,看不够宝岛风光是不是。未来走向,还不明朗喽?”

“不明朗。估计要等明天早上五六点钟,才会明朗。”

“好一只野鹤,修炼成精了。”

“一只既狡猾、又凶险的野鹤。”

“不管怎么狡猾、凶险,都两次登陆了,它的威力肯定是减弱了。”

“不一定。专家分析说,‘罗莎’有可能在海上加强能量,第三次登陆闽浙沿海。不排除正面袭击你们温岭。”

“不怕,我们做好迎战准备了。”

l (29)

七、“罗莎”将来

“罗莎”既是这般诡谲、凶险,得小心观测,沉着应对。

查阅台风资料,都说10月份登陆闽浙沿海的台风,数量少,威力大。

1961年10月4日,在三门沿海登陆的26号台风,风力一度达到18级(71米/秒),浙江全面遭殃,500多万亩农田受淹,377人死亡,16.5万间房屋倒塌,1167艘船沉没……总之,损失惨重。

2005年10月4日,两度登陆福建的19号台风“龙王”,近中心最大风力一度达17级(60米/秒),并且,在福建境内盘旋10个小时,带来持续的强降雨,引发山洪暴发,导致370多万人受灾,15人死亡,11人失踪。还严重影响了邻近的浙江,也造成很大损失。

看来,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赶紧给母亲和公婆打电话,交代防风防雨。

又给萱萱打电话——因为抗台,女儿也提前回单位了,让她也注意点。

“杭州风平浪静,没有台风,只有闷热。”

“那是‘罗莎’离你们还远,提前防备的好。”

然后,再检查一遍门窗,确定都关紧了,才睡下。

l (31)

我是想养足精神,更好地迎战“罗莎”。

可是,哪里睡得着。

呼啸的风声,给人的感觉,“罗莎”正在加速前进。

有那么几阵,雨也下得凶猛,“哗哗啦啦”的轰响,就像是特大的暴雨。

好在下过一阵,也就止住了。

今天凌晨5:00,我家先生来电话,又去参加抗台紧急会议。

“这么早就去开会呀?”

“昨晚说好了的,早上继续开会,分析‘罗莎’动向。”

大约6:00,我家先生又来电话,“罗莎”正向闽浙沿海逼近,玉环、温岭的海上风力,已经达到12级。

“袭击你们温岭的可能性,像是越来越大了。”

也就在这时,窗外风雨大作。

赶紧起来,胡乱吃过早餐,立即赶去坞根镇。

l (23)

八、“罗莎”成灾

8:00,台州市召开防台抗台视频会议。

先是通报昨天的降雨情况。

临海、仙居降雨集中,平均超过200mm,局部达到250mm,已经有街道、村庄受淹。

天台、三门,平均降雨120mm。

特别说到,天台里石门水库上游,降雨更为集中,超过150mm——真让天柱山头的农民朋友预料到了。

黄岩、玉环的降雨,也在100mm以上。

椒江、温岭的降雨,相对较小,但也有80mm到90mm。

随后,分析“罗莎”动态。

估计“罗莎”会在下午的17:00前后,靠近福建沿海;夜间19:00左右,在玉环、温岭沿海登陆。风力会超过12级。降雨量还会继续增加。

最后,要求各地,高度重视,严密防范,以人为本,梯度转移,确保无一伤亡。

接着,温岭召开视频会议,也强调要加强领导,要坚守岗位,要转移人员,要防风防雨。

一个接一个的会议,一遍又一遍的强调,就为了一个目的,全力抗台,确保安全。

l (28)

对于这一点,基层的干部,早已心领神会。

坞根镇全体机关人员,昨天就已到岗到位。

清晨,在台州市、温岭市会议之前,召开了机关干部大会,通报台风动态,分解抗台责任。

会后,立即分赴第一线,动员群众,转移人员,招回出海船只。

“这次动员,比较顺利。”

“群众理解了,是不是?”

“就是。”

“还有什么问题?”

“还有两个问题,比较麻烦。一是东门头的紫菜养殖户。”

“又是紫菜养殖户。是不是又要强行出海?”

“是呀。但不是为放紫菜苗,是另有情况。”

几次抗台避险,东门头、沙山塘港湾的平稳安全,让越来越多的渔民相信,这是天然的避风良港。来这儿避风的,不只是温岭、玉环的渔船,更多温州、福建的渔船。

这次来避风的船只,特别密集,有许多是大体量的运货船和挖沙船。

可能是避得急了,拖破了一长溜紫菜棚架。

眼看就可以收割头茬紫菜了,菜农们自然心痛。就急着要下海检修。

l (35)

“这太危险了。要赶紧做工作,好好劝说安慰。”

“正在劝说。”

这也提醒我们,渔船的进港避风,要有统一调度,统一管理。

要不,会引发许多纠纷和冲突。要研究对策,既要方便渔船避风,又要保护养殖户的利益,使得坞根海域的避风良港,得以可持续发展。

“第二,是水的问题。”

昨天以来,坞根局部降雨超过178mm,坑潘水库水位上升很快,超过警界线30mm。

考虑到未来两天,还会持续降雨,决定开闸放水。

库区的群众不理解,深怕水放多了,日后会没水喝。

“要做解释。”

“这还好说,耐心解释几遍,群众也就理解了。农田大面积受淹,泄洪速度不快,才更让人焦急呢。”

这是抗击“罗莎”面临的一个大问题,也是长期困扰坞根镇的大难题。

l (30)

坞根镇,属独立水系,排水泄洪,都依赖上个世纪(20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水利设施。陈旧、简陋,早已不适应。

“罗莎”来袭,坞根境内的降雨量,明显高于全市平均降雨量。

“韦帕”台风时,坞根的降雨,也高出全市平均水平。

降雨集中,又赶上小水潮,外头潮位高于江河水位,无法及时开启出海涵闸,积水排不出去,水稻、鱼塘受淹严重。

“800多亩晚稻,一直长势良好,眼看就可以收割了,这一淹,损失就大了。减产是明摆着的。还有几百亩甘蔗和大片鱼塘,也已经长时间受淹,损失也不少。”

“有没有保险?”

“大部分农田都已经保险——这是一项很受欢迎的‘三农’贴补政策。白璧村等少数村的农田,还没来得及办理保险。”

“要想办法尽快泄洪。灾后,一方面要组织生产自救,另一方面,要继续做好农田政策性保险工作。更长远的,还是要规划改造和新建一些排涝泄洪设施。”

“再过一两个小时,潮水就退去了,已经做好准备,开启所有出海涵闸,全力排水泄洪。保险的事,也已经指定专人负责。”

听过大致情况汇报,我们去实地察看。

l (24)

这时候,还有淅淅沥沥的雨,但没有早晨的密集了。风也基本收起。

先去烈士山下的花坞溪(溪名回龙溪,坞根朋友喜欢叫它花坞溪)察看水情。

上游来水,果然十分凶猛,溪床加宽了许多,也升高许多,又把红军道(坞根朋友把通往烈士山的公路称红军道)给淹没了。

奔腾向前的洪水,因为不能畅快流淌,在桥洞周边团团打转,形成一个个暗藏危险的漩涡。

仔细看,水位比“韦帕”时,还是低一些。

那次,洪水整个淹过了桥洞,这次,还露出四分之一的洞孔。

再走几步,就看到了小坞根村和蒋山村的大片稻田了。

一半黄熟的晚稻,要么成片倒伏,要么全部受淹,真让人心疼。

晚稻的主人们,更是心头滴血,欲哭无泪。

他们等不及台风过境了,风雨稍歇,就来到田头,开沟排水,扶持晚稻。

“你这稻子,保险了吗?”

“保险了。但还是希望尽快泄洪,少些损失。”

l (33)

“生产自救,好。但要注意安全。”

走过沙山村时,看到一些蔗农,也在开沟排水,也在扶持甘蔗。

甘蔗比水稻粗壮,倒伏不是很严重。

那位大嫂,划拉一根长竹竿,像是要驾了小船出去,又是干什么呢?

哦,是去察看鱼塘的。

通往鱼塘的田埂被淹了,鱼塘也被淹了。

水位的深度,不上不下,涉足过去,有困难;撑了小船,也有困难。

看那大嫂,一个人费劲的撑船,转到左,转到右,总在原地打转,一副焦急费力的情状。

很想上去帮个忙。

又想,男主人呢,儿女们呢,都出去了么……

谁知道呢,一家有一家的难事。

l (34)

走到“七一塘”时,坞根的朋友说,这一带白鹭很多。

白天,在鱼塘和稻田游戏捕食。

晚上,在一座小山的大树上栖息。

有许多城里人、外地人结伴而来,就会看白鹭,拍白鹭。

“什么时候,你也来看看。”

“好啊!”

台风袭来,白鹭们放弃山上的高枝,飞去更安全的橘园。

离得远了点,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小白点。

有一只羽色灰褐的水鸟,独自出没在水淹的鱼塘。

只见它盘旋一圈又画圈,捉不到鱼虾,就停歇在还露出一截的木桩上。

我猜想,它是在等待跳出水面的鱼虾。

l (27)

台风来了,水鸟也遭殃。

看见一位老大爷,独自仗策,戴笠又撑伞,顶着风雨,步履艰难地走上塘头。

生怕有个闪失,忙上去搀扶。

“大爷,来台风了,你老回家吧。”

“台风走了。”

“谁说台风走了,还没来呢。”

“我说它走了。”

“台风没有走,又是风又是雨的,太危险了,你老还是回家吧。”

“哪有台风?我说它走了,就是走了。你见得多,还是我见得多?回家,回家,我都在家里关好几天了,闷死了,出来透透气。”

好个老小孩,这般固执。

“走了,走了。听你的,台风走了。我们也走吧,回家去,回家去。等天晴了,再来透风。好不好?”

“好,我这就回家。”

w (3)

哄小孩,哄老人。老的,小的,有时就该耐心地哄着。

看老人回家了,我们爬上了塘头。

潮水已经退去,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大片褐色的滩涂,三五成群地停泊了一些红红绿绿的小木船。

小小木船,对老区渔民来说,就是航海在大轮船,一份不小的家当。

他们总是经心经意地看顾照料,过段时间,就会精心打理一次。

你看,这艘小船,装扮得多漂亮,红的,蓝的,白的,像不像一只栖息水草丛中红蜻蜓、蓝蜻蜓。

或许,更像蹦蹦跳跳的小蚱蜢——这本来就是一些蚱蜢舟。

稍远处,还有一批蚱蜢舟,虽没有新修理出来的鲜亮,但也不失美观。

不见渔民,不闻潮水,海滩显得非常寂静。

离海塘不远,有一条几米宽的泄洪沟,正汩汩有声地急速泄洪。

逆流溯源,看到了闸门开启的出海涵洞。仅有两个,太少了。

l (26)

又去东门码头,菜农——放养紫菜的海上菜农已经被劝回家,避风的渔轮安然无恙,镇村干部,正在有理有节地调处。

最后,去“八一塘”,我想看看那里的泄洪情况。

每次来“八一塘”,总看到踩着泡沫板,强行出海的渔民。

这次,只见静悄悄的蚱蜢舟,静悄悄的大滩涂。

“今天蛮好嘛,没有强行出海的渔民。”

“海水退得远远的,渔船出不去,又没小海可赶,就回家休息了。”

“泄洪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

“八一塘”有五个涵洞,也已经全面开启。

几名突击队员,认真负责地坚守在出海口。

“这样的泄洪,速度怎么样?”

t

“就涵洞排泄的速度,是够快了。问题是受淹面积太广,出海涵闸太少,总体来说,泄洪能力不高。再过几个小时,下一拨潮水又要来了。下午4点之前,必须关闭闸门。否则,就会海水倒灌。”

泄洪能力不高?一线干部的思考,是很有深度的。

他们在提醒,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防灾减灾的能力,从根本上防台抗台。

发现几处山体滑坡,及时组织了除险加固。

下午14:00,回到镇机关。

去二楼视频会议室看看。

视频室是全天候开着的,正赶上台州市领导来检查抗台工作。

说到台风云团已经散去,但还是紧贴温岭海域,仍有突然袭来的可能,要高度警惕。

才从海边、村庄巡查回来的镇村干部,互相招呼一声,又结伴出发了。

他们要根据各自的分工,再作检查,再作动员。

w (2)

抗台几天,大家都累了,但大家都知道,台风没登陆,“罗莎”没飞走,警报就不能解除,思想就不能松懈,工作就不能马虎。

这是命令,这是责任,也是一种义务。

这以后的几个小时,风雨基本止息,还露出了一丝亮光。

“罗莎”真的走了吗?

16:00,收到准确信息,“罗莎”飞走了。

“‘罗莎’飞走了。”

“飞去哪里了?”

“听说又去苍南了。”

“又去苍南了,那可是惨了,接二连三地袭击。”

w (1)

“我怎么听说是去福建了。”

“准确报道是:台风‘罗莎’,在浙闽交界处登陆。”

“‘罗莎’也是神奇,恰好空投在两省交界处。”

“‘罗莎’是只野鹤,长喙,长颈,又长脚,还有一对宽大的翅膀,完全有可能一半在浙江,一半在福建。昨天晚上的风雨多吓人。那时,‘罗莎’还在台湾呢。几百公里之外,扇扇翅膀,都有这般威力。幸亏没来我们温岭。”

“台风在哪里登陆,是专家的事,我们不去争论。还是考虑下一步的赈灾救灾要紧。”

2007.10.07/23:34:12

摄影:陈周飞、陈萱

w (4)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亲历台风:也说台风“罗莎”》有 23 条评论

  1. 银杏树说:

    因为“罗莎”台风,1961年的“6126”号台风——这个台风就叫这个名字,是一位台风专家告诉我的——和2005年的19号“龙王”台风,也被人一再重提。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10月份登陆闽浙沿海。

  2. 银杏树说:

    请教海边的朋友,倒数第4张照片中的那只水鸟叫什么名字?鱼塘养殖的古月或许知道,偷袭鱼塘的,都有哪些水鸟。

  3. 古月女墙说:

    我对动植物知之甚少,这个水鸟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我这边象玲富兄拍的西兰花地里那种白鹭很多,但有一点我知道,假如某一虾塘里水鸟高飞打转,那这塘里的虾子就有得病了,就得立即抓,抓多少算多少,那也是一些老养户告诉我的经验.

  4. 古月女墙说:

    这两次台风搞得我也够呛,抓蛏子的池塘水关了放,放了关,淡水要泡长了,全塘蛏子覆没,更要命的是有个闸口被潮水冲瘫了,我深夜给雇工下死命令,一切保证人身安全!

  5. 银杏树说:

    谢谢古月。你的抗台也辛苦。坞根“七一塘”的白鹭也很多,白天在鱼塘和稻田游戏捕食,晚上在一座小山的大树上栖息。台风袭来,它们放弃山上的高枝,飞去更安全的桔园。那只水鸟独自出没。不像是鹭鸟——与白鹭一起的,还有一些苍鹭、牛背鹭、夜鹭等。

  6. 银杏树说:

    有专家指点:中国最初是给台风编号的,比如“6126”,就是1961年26号台风。这种编号命名,简洁、通俗、易记。但同一个台风,各个国家叫法都不一样。为了便于交流,世界气象组织台风委员会提出西北太平洋和南海热带气旋命名方案,决定由这一带易受台风影响的14个国家和地区,各提供10个名字,经批准后循环使用,一共是140个。其中,除中国的香港和澳门各提了十个外,中国大陆提供的名字是:龙王、玉兔、风神、杜鹃、海马、悟空、海燕、海神、电母和海棠。新的热带气旋命名方法,是从2000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所以,2000年以后的西北太平洋一带生成的台风,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7. 聃聃说:

    每次台风来到,抗洪总是最艰苦的。向抗洪的同志致以崇高的敬礼!现在的政府对百姓真关心,只要看看转移人口工作的认真、艰苦,周到就很感人。布什太坏,
    他的百姓淹就淹了,根本没有任何抢救措施,连一瓶矿泉水一包方便面也没有,一任灾民自生自灭。还是我们社会主义好啊。

  8. 银杏树说:

    钱老师说得对。

  9. 英子说:

    台风来了。中午看电视,7号海鸥台风要在温岭海域再次登陆。你们又要辛苦了。注意安全呵。

  10. 野菊花说:

    谢谢你的关心。昨天下午就开会部署了。早上6点、上午10点下过两阵雨。过后仍然蓝天白云、艳阳高照。可能会有外围影响,送点雨水和清凉吧。没有接到正面袭击的报告。

  11. 英子说:

    “海鸥”已于7月18日18:10在福建省霞浦县长春镇登陆,登陆时中心气压988百帕,近中心最大风力10级,风速每秒25米。7月19日3:00进入浙江省泰顺境内,泰顺境内,造成泰顺县城电力中断,40分钟后恢复正常。此后,继续北移,不断减弱,未造成太大经济损失。
    录此一段,为你备查。
    享受你的双休日吧,祝快乐!

  12. 野菊花说:

    哈,成专家了。这“海鸥”很友善,送来雨水,送来凉爽,送来清新。

  13. 英子说:

    海鸥飞走了,凤凰飞来了。小心呵!

  14. 野菊花说:

    8号强台风凤凰,6:50已经在台湾花莲南部登陆,近中心最大风力14级(42米/秒)。22:00在福建中部沿海再次登陆。
    我们这儿下过几场大雨。但不怕。谢谢关心。

  15. 风风说:

    “凤凰”不说在福建吗,怎么刮这么大风,雨也越下越大,早上去上班,差点被刮倒。

  16. 野菊花说:

    上午在石塘、松门,海上风力12级,呼呼啸叫。感觉就像台风过境。雨倒是不大。中午回到市区,好几段街道积水盈尺,南屏小区门口也有积水,大风还刮倒银杏树等。“凤凰”飞翔的路径有点怪,老在空中打转。可能还会持续几个小时。

  17. 风风说:

    台风一走,天气又热得难耐。怀念有台风的日子。“凤凰”的脾气真好,送来这许多雨水和清凉。有人总结,凤凰台风五大特点:一是强度大;二是半径大;三是降雨充足;四是维持时间长;五是影响范围广。

  18. 野菊花说:

    风风好。是有些暑热难挡,动一动就出汗,怀念清凉的日子,怀念好脾气的“凤凰”。

  19. 流云说:

    我记忆中的一次台风:1997年的那次台风,来得那么突然!刻骨铭心呢,汪洋一片。好几天只能在家里窝着,但觉得很温暖。
    十年后的,竟然在美国看到了同样的情景。也只能在家里蹲着, 却暗淡神伤。
    流云终归何方?
    风知道答案,而我
    只能等待。
    看到丁老师的“说台风”佳作,让我感叹, 拨开记忆。
    谢谢/

  20. 野菊花说:

    问流云好。谢谢你的鼓励。台风让人害怕,也让人怀念。1997年那次台风,我也有印象,那时还在台州市工作,台风过后,椒江一片汪洋。但没有温岭亲历台风印象深刻。流云穿行五洲四海,记忆深处总是故乡。祝一切顺利,事业成功!欢迎常回家看看。你的家乡很美。

  21. 英子说:

    天台山四大高峰,总没个统一对外发布数据,有说华顶最高的,有就苍山顶最高的,也有说大雷山最高的,具体海拔高度也是各不相同。人家问起,我也说不好。郁闷啊。以后就按你公布的信息说。

  22. 野菊花说:

    哈。天台人不知道天台山的高峰,也是难为情。我也一样。为此,专门托天台权威人士询问天台林特局,才知道天台山千米以上山峰21座,其中著名的四座山峰,按海拔高低依次为大雷山(海拔1229.4米)、苍山顶(海拔1113.5米)、天柱山(海拔1019米)、华顶山(海拔1095米)。
    这还是根据浙江省山脉高度信息发布的。应该没错。要不,得闲我们亲去丈量。新年好!

  23.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十年前旧稿,戏说台风“罗莎”,推荐家乡晋代古刹万年寺、天台山四大高峰之一天柱山、华夏之最国际领先桐坑溪水库等。
    王老师留言:丁主席,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十年前的万年寺门口挂天台山佛学院,十年后又挂了浙江省佛学院筹,升格了![微笑]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小米,早安![玫瑰]
    那个旋图很多读图软件都有吧,那朋友用的是Photoshop。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上午好![微笑][握手][玫瑰]
    王老师留言:天台山峰高度,终于看到具体的了。感恩丁老师,上午好[咖啡]
    ——王老师,上午好![咖啡]我也是看到这个新数据,才知道以前自己的理解是有误差的。[微笑]不过,在天台人心目中,华顶在文化层面的特殊地位是不可改变的。外地朋友也一样,到过天台山,了解天台山的,往往以华顶山指代天台山。
    山脉不同吧,华顶这属于天台山脉了,说的华顶高度, 好象不是大家理解的最高点的高度。出差刚回来,丁老师晚安[月亮]。
    ——辛苦了!王老师早安![太阳]你说得对!山脉不同,山峰高度与文化意象也有别。
    丁老师早安,天台四绝确实不错啊[呲牙]
    ——王老师,早安![咖啡]天台四绝各有特色,闻名天下!我们天台人多自豪啊![强]
    罗老师留言:罗莎虽美,但“无情无义”!
    ——罗老师下午好![咖啡]你说对了,“罗莎”台风名字好听,品性不好啊!惹祸不浅!这台风命名也是太有意思了……
    哈,是的,名字有意思!
    ——有时也会被美女、娇花之名所惑呵[微笑]
    [呲牙][呲牙]
    ——[微笑][微笑]
    周老师留言:东晋名刹万年寺及天柱山景区令人向往避暑,谢谢丁老师介绍[玫瑰]
    ——周老师早安![咖啡]万年寺,天柱山,夏可避暑,冬可御寒,四季风光,恒可修养,欢迎游走![玫瑰]
    阿敏留言:这两年温岭倒是没怎么刮大的台风了哈。
    ——是呵,台州、温岭都福地,台风只送雨水和清凉。我的旧稿反成纪念了。
    是一种经历呢。
    ——嗯,就是,还是值得的。尤其是向温岭一线干部和农渔民朋友学到不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