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台风:“韦帕”台风二三事

9月17日(2007年9月17日,农历八月初七,星期一)下午开始,2007年第13号热带风暴“韦帕”,不断升级加温——2007年第13号热带风暴“韦帕”,9月16日,在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17日凌晨,加强为台风。

w (23)

“哗哗啦啦”的大雨,下了整整一宿。

18日早上起来,雨还是很大,天色铅块似的灰沉。

不时收到气象部门的预警短信。

都说,“韦帕”台风正在进逼,极有可能在温岭沿海登陆,要求作好抗台准备。

年年抗台,许多工作都成规律性的经验了(时供职温岭市政府,分管、联系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广电、计划生育、红十字会和革命老区坞根镇):

教育部门要检查学校安全,要部署停课散学;

卫生部门要组织检查医疗安全,要部署伤病员抢救,要预期考虑灾后防病防疫;

广播电视部门要检查传播设施的安全,要部署面上的点上的宣传报道;

文化部门要检查文化设施和文化场所的安全,要部署图书馆、文化馆等单位的抗台工作;

体育部门要暂停体育赛事,腾出体育场馆,准备接纳外来务工人员;

红十字会要提前准备灾后救助、慰问物资……

k

上午10:00,一切准备就绪,正想赶去联系的坞根镇。

忽然,响起一阵防空警报,“呜呜——”,“呜呜——”,“呜呜——”……

尖厉的啸叫,急速地划过城市上空。

明明知道,这是为纪念“九·一八”,开展国防教育而拉响的防空警报——警钟、警报为和平而鸣。

但还是很自然地联想到抗击“韦帕”台风,气氛就很有些紧张。

套用一句“张天津语录”:“形势一片紧张!”

外地朋友可能有所不知,在温岭,这句“张天津语录”,还是颇有知名度的。

20世纪的70年代,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温岭,涌现出一批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捞得第一桶金的农民企业家。

他们经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

每次回家,就少不了神侃一番,说说自己的创业经历,说说所到城市的新奇见闻。

其中一位,经常跑天津,尊姓张,人称张天津。

w (3)

话说张天津,某年某月,去了一趟北京。

回家神侃时,很神秘地说:“现在呀,形势一片紧张!”

“什么形势这么紧张?我们在家里,感觉一切都很平和啊。”

“告诉你们吧,北京街头的公交车上,全架了大炮,不是打台湾,就是要打日本了。不得了,形势一片紧张!”

张天津说得一本正经,满以为可以唬住那些在家种田种地的乡邻了。

哪知道,有了电视,有了广播,有了电话,又有现代网络,在家跟出门是一样的信息灵通。

乡邻们哈哈一阵大笑,反把张天津的话当经典语录传开了。

“亏你还是跑码头的张天津,那哪是大炮,是电车线!”

“‘形势一片紧张!’‘形势一片紧张!’……笑死人了,哈哈哈……”

“哈哈哈……”

就在想到“张天津语录”而轻松一乐时,形势真的紧张起来。

新收到的预警短信称:“韦帕”已经加强为超强台风,中心气压945百帕,近中心最大风力15级(50米/秒),正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北偏西方向移动。最大可能将于19日凌晨2:00,在石塘海域或是乐清湾沿海登陆。

w (1)

无论是在石塘海域登陆,还是在乐清海湾登陆,都将正面袭击温岭,各项防备工作,都得检查落实,都得加大力度。

面上交代一遍后,赶紧去联系镇(革命老区坞根镇)。

路经温峤镇的岭脚村时,看到苍郁的松山顶上,一道亮白的山泉瀑布,飘飘洒洒地从天而降。

这是大雨过后才会有的壮观景象,无疑是壮美的。

更令人欣喜的是,这次降雨,温西片肯定是得益了——雨水必定充沛,旱情可得缓解。

得给“韦帕”台风先记一功。

台风也给记功呀?

要记的。台风也有两面,虽然会造成一定有灾害,但带来雨水,缓解旱情,净空气,还的带来渔讯,都是大好的事情。

今年夏秋,干旱太久,温西片用水相当紧缺。

w (4)

为了找水、引水和增水,还发生了坑潘涵洞水管工中毒死亡的惨剧,成为温西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隐痛。

若是“韦帕”台风,就送雨水,那该多好。

当然,这是一种美好的主观愿望。

面对残酷的客观现实,还是要严阵以待,防止台风成灾。

并且,还得有减灾降灾的预案。

在这方面,长期战斗在第一线的镇村干部,是最有经验,最有发言权的。

每次防台抗台,我都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比如,怎样巧用人口计生部门发放的安全套,使手机不怕风雨,保证第一线的指挥调度信息畅通,就是镇村干部的发明。

这次,他们又得意地告诉我,我们的抗台部署,抢在了市里会议之前。

在外考察的叶镇长,17号下午就赶回来了。

w (13)

在家值班的陈书记,18号上午8:00,就召集全体机关干部和村干部开会,通报了“韦帕”台风动向,部署防台工作。

针对本镇的实际情况,强调做好四方面的重点工作。

一是人员转员。海上作业的,或是近海养殖的,一律安全转移。

居住破旧房屋的,或是一层未粉刷的,以及未经台风考验的新房子,都要安全转移。

建筑工地、大小企业、海运码头,一律停工撤人,特别是要妥善安排外来务工人员。

全镇计划转移1325人。

还有,中小学生和幼儿,按照市里统一安排,一律停课放假。

二是物资转移。出海的钢质渔船,讨小海的木质渔船,全部要安全召回,计275艘。

外县市、外省来避风的渔轮、货轮、挖沙船,也要帮助安全停泊,约计200余艘。

沿街的广告牌要拆除,行道两旁的树木要绑扶,户外堆放的建筑材料要搬迁。

三是除险加固。七一塘、八一塘、沙山塘、江厦电站、出海涵闸,要全面检查,该加固的加固,该除险的除险,务必确保安全。

w (5)

四是应急救护。派出所、卫生院要制订应急救护方案,成立应急救护小分队。

镇机关也要抽调年轻力壮的干部,组成抗台应急小分队。

此外,全体镇村干部,两人一组,深入联系村、联系企业,各就各位,分头包干。

“准备还是很充分的。”

“放心吧,我们做好准备了。”

看他们胸有成竹,信心十足,我自然放心。

“还有什么困难吗?”

“渔民劝说工作有些难。”

w (7)

正赶上紫菜放苗时节,“八一塘”的紫菜养殖户,想抢在台风之前出海,劝阻解说工作比较困难。

有10名养殖户,一大早悄悄出海,是东门村和沙山村的。

两村已经派出大渔轮,去附近海域巡视,发现一个,劝回一个。

保证在下午14:00之前全部召回。

耕海的渔民,敢闯敢拼,有抗风浪的非凡胆魄,也有抗风浪的特殊本领。

但这次超强台风,据说像三年前的“云娜”台风一样凶猛,可不能等闲视之。

“出海人员,务必迅速找回来,一个也不能少!”

“行!再去一趟‘八一塘’,继续做好劝说工作。”

w (20)

我们赶到那里时,正有几位渔民被大渔轮送上岸,是年轻人。

他们还有些不乐意呢,见了我们就倾诉。

你们不知道,今天,才是农历八月初八,潮位最低,台风上不了岸的。

就是台风要来,500多公里的海路,也够它跑十几小时的。

“现在的海上,风平浪静的,正好放紫菜苗。”

又说,去年以来,一直没什么台风,风调雨顺的,养紫菜收入很不错。

今年,都扩大了经营规模,每户多养了十几、几十亩,指望着能有个好收成。

“这下好了,关键的紫菜放苗,给耽搁了。”

想到紫菜养殖户,海里来,浪里去的,这么辛苦,这么担风险,镇村干部也是面有难色,一时没了话语。

还是一旁的老渔民能理解,说了一句,政府也是为我们好。

w (14)

“台风的脾性,谁也把握不住。就说我们,一辈子风里来,浪里去的,还不一样有被掀翻下海的时候。想想村头那一排棺材吧,不能这么快就忘记的。”

老人说这话时,心情非常沉重。

那几位才还气咻咻的年轻渔民,也似有不堪重负的心事,低着头,收拾渔具,一声不吭。

我就问镇里干部,他们说的是什么难言之事。

镇干部悄悄告诉我,十几年前,也是一次超强台风,镇里干部通知大家不要出海。

可有些渔民就是不相信,看看没什么风浪,就出海了。

不想,台风忽然掉头,直逼乐清湾海域。

出海的渔船,全部被狂风恶浪掀翻,二十多位渔民,无一生还。

事后,村头摆放一长溜的棺材,村中弥漫死一般的寂寞。

“惨不忍睹哪!现在想来,还是心头作痛。”

w (15)

原来,还有这么一次悲惨的海难——也是台风灾难。

拿生命去抗击台风,显然是不现实的。

我又问那位老渔民,放养紫菜苗,是不是真的一天也不能耽搁?

老人说,没这回事,台风过境后,还能继续放养的。他们就是心急,就是逞能。

回头,喝令年轻人,快点回去。

“还不快回去,看人家为你们急的,好意思啊!”

年轻人笑笑,走了——回家去了。

随后,我们赶去伏屿山海塘,那里还有一些讨小海的渔民,也不愿意马上回来。

“为什么叫伏屿山?”

“洋面上有一排岛屿,差不多高矮,差不多大小,远远看去,就像侧立或是倒伏的小船。”

“那一定也是避风的港湾。”

“是呀,小渔船多半停泊在伏屿山海塘。”

w (12)

我们到达时,正值涨潮时节,港湾里,整齐地停泊了数十条小渔船。

有几位放不下心的渔民,守在小渔船上,不时地往外舀水。

镇村干部就对他们喊话,让他们快点上来。

“台风要来了,快点回来!”

“渔船靠岸了,就没事了。你们快上来吧!”

“人在船上不安全,回来,回来!”

那些渔民也理解,很快就上来了。

我们正打算去别的地方呢,又有两位老人,焦急地跳下海去,镇村干部拉都拉不住。

看他们,就踩着一块泡沫板,捏着一根小竹竿,摇摇晃晃地就往洋面上漂去,真为他们捏把汗。

村干部说,这倒是不怕的,一定是把工具箱忘在船上了,取了工具,也就回来了。不会走远的。

不一会,两位老人又摇摇晃晃地回来了,真是为取工具箱的–很小的一个油漆桶,里头有几件渔船上用的小工具。

w (6)

“你们呀,年纪也是一大把了,还这么不要命。这些破工具,能值几个钱。”

“破工具,用着顺手。船被打翻了,工具就丢了。一时上哪找去。没有工具,恢复生产也难哪。我们这也是响应政府号召。”

老人们也是幽默。

“好了。再不要出去了,回家紧。”

“这就回去。”

告别老人,我们去东门码头。

这时,风大雨急,斜射的雨滴,像小石子似抛掷过来,打在脸上,有些生疼。

“这台风,怕是真要冲乐清湾而来。”

“说不准。但愿不是真的。”

迎面走来几位镇村干部,大老远地就在喊书记、喊镇长,一定是碰到犯难的事了。

走近了一问,是几位已经劝说上岸的渔民,又砍断铁锚下海了。

“又下海啦?哪个村的?干什么去?”

“东门村的。也是为抢时间放紫菜苗。”

“赶紧调大渔轮过来,把他们劝说回来。”

“行!”

东门头码头,是往返东门、西门的轮渡码头。

w (8)

东门港,又是鲈鱼养殖基地。

每次抗台检查,这里是必定要走到的。

渡船已经停渡,养鲈鱼的海上小棚屋和捕虾捕蟹的小渔船,均已安全返回。

小棚屋的鲈鱼养殖户,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每幢小棚屋都作了加固、密封,网架、网箱也加固了,还准备了发电、通风设施。

捕蟹、捕虾的渔民,特别理解镇村干部的良苦用心。

一位中年渔民说,这种天气,捕虾捕蟹是最理想的。

“这么大风大雨的,还出海捕虾捕蟹呀,太危险啦。”

“这算什么大风大雨,你看我,都能迎着风向,撑开凉伞,出海是一点没事的。但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我们好。要不,哪里用得着顶着风雨上塘头,下滩涂。”

这位渔民朋友,我见过好多回了。镇村干部说他很爱美,打扮得有些另类,身后那条长辫子,总也不肯剪短。同时,又很支持镇村干部工作。

我表扬过他有个性,有素养。他很开心。

我问他,你有几条渔船。

他说,有两条。随手指着那两艘插满小红旗的渔船说,那就是我的。

w (9)

“那都是些什么呀,装扮得这么好看。”

“那是捕蟹的蟹笼,里头诱饵全装上去了,一切准备停当,就等出海了。接到镇村干部通知,就不出去了。何苦呢,为了我一个人,让你们全不放心。”

“好。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

这样的渔民朋友,还有很多。他们不仅自己及时转移、撤离,还帮着镇村干部做宣传,做动员。

这不,渡船口的小卖部里,聚集了好几位渔民,正在做几位学生的工作。

这几位学生,家住隔海的乐清市雁荡镇西门村,在温岭市区的育才中学和职业技术学校读书。学校放假了,他们也想回家。可赶到码头时,渡船已经停渡。

对岸的家能看到,却无法抵达。又没有通讯工具,没法跟家人取得联系,显得很无奈。有位女孩,满含泪水,一副委曲情状。

坞根的朋友就劝他们,不要强行回去了,留下了吧,跟我们的孩子一起,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w (11)

镇村干部也在积极想办法,一方面与学生就读学校和学生家长联系,让他们放心,镇里可以安排学生去旅馆住下;一方面咨询有关部门,看能不能抢在台风之前,送孩子们回家。

为了缓解孩子们的焦急心情,镇村干部尽可能轻松愉快地与孩子们交谈。孩子们笑了,笑得很天真,很甜美。

恰在这时,隔海的西门村,开来一只体量较大的渡船,是专来接孩子们回家的。

隔海相望的东门、西门,从来就是一家亲的友邻。看见有那么多坞根的朋友,关心自己的孩子,西门的朋友非常感激,一再道谢。

东门的朋友说,这有什么,换了我们的孩子在你们西门,你们不也一样会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么。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应该的,应该的!”

“乘现在风雨小,快回家吧。再见,再见!”

“谢谢阿姨叔叔,再见,再见!”

东门的朋友,冒雨站在海边,直到看见渔船在隔岸安全停泊。真是有情。

w (10)

西门的朋友,一上岸,就给这边打电话,及时报了平安。真是有意。

这一幕,让我感动,让在场所有人感动。

什么时候,该去一趟西门,看看隔海的朋友。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去江厦潮汐电站看看吧。这次台风,降雨量大,出海涵闸的排涝泄洪,要早做准备。”

“好吧。”

走进江厦潮汐电站,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环境也极其优美。近海塘的草地上,还有许多湿漉漉、黑黝黝的地耳。

地耳,也叫岩耳,石耳,地木耳。

温岭话叫地射,它们总是在雨后,忽然从地里射出来,很形象。

天台话叫地蚕,它们湿滑绵软的样子,很像地里钻出来的野蚕。

那是只长在环境洁净的草丛和岩石上的菌类,营养价值很高的。

w (17)

走进机房,发电的,排涝的,各守各位,严阵以待。

转到油库那边,电站领导正指挥员工搬迁一批空油桶。

“你们的防台工作做得很认真,很细致。”

“超强台风要来了,哪里敢掉以轻心。”

“也是。别看这是些长城牌的油桶,真有台风来了,肯定满天飞舞,砸到人,砸到建筑物,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还是安全转移为好。”

从江厦潮汐电站出来,我们又转至沙山海沙码头。

陈书记告诉我,这是温岭最大的海沙码头。

全市建筑用的海沙,差不多都是从这里运出去的。

又说,这不仅是海沙码头,还是天然的避风良港。

早年,一有台风,就有军舰进港。许多人会特意跑来看军舰。

现在,军舰是多年不见了。但年年台风时节,必定有许多大体量的钢质渔轮,来这里避风。

w (18)

“‘云娜’台风、‘麦莎’台风、‘卡努’台风,这里都有几百艘大渔轮。”

“我来过这里。去年‘桑美’台风时,港湾也停了几百艘船,不少是来自福建的。温岭红十字会,专门为船员们送去矿泉水、面包和常用药品等。”

“沙山码头,还是温岭通往台州各地及温州的海路码头。随着江厦电站的修建和陆上交通的发达,码头的功能是衰退了,港湾的作用,还是功不可没的。”

哦,沙山码头,也是一条古道。

沙山港湾,又停泊了上百条大渔轮、大货轮,有温岭的,玉环的,也有福州的、宁德的、洞头的、龙海港的——船头有标志,一看就知道。

“还是这些船老大,防台意识这么强,早早就选定了安全的避风港。”

“就是。这些船老大,心里清楚着呢。无论台风在石塘登陆,在苍南登陆,撤退时,都会危及福建,不如就呆在沙山港,这是最安全的。”

“抗台,防台,还真得向这些终年生活海上的船老大请教。”

这些大渔船,停泊也有章法,渔轮归渔轮,货轮归货轮,一组一组的,非常齐整。特别沉重的运沙船,又往往是单独停泊的。

w (22)

“渔轮上,好象还有船员。”

“那是留守的。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知了,风力达到12级时,让他们务必弃船上岸。那艘小船,就是送通知的。”

“让他们也及时回来。”

“喂,你们可以上来了!”

“就上来!”

检查过渔轮,我们走进沙场。

沙场已经停止作业,小山似的海沙静静地堆放着。

业主和本地员工,都已经回家避风。

大门口一排小屋,住着三户人家,来自安徽的。

他们没经历过台风,不知道台风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超强台风意味着什么。

听说有狂风暴雨,会吹倒房屋,就还是知道厉害的。

w (21)

一身红艳的小谢说,孩子还小,妻子也特别怕风雨。

“不要怕,我们就是来通知你们转移的,收拾收拾,跟我们走吧。”

“那是太谢谢你们了,温岭人真好。”

14:00,我们转到坞根镇文体中心。

这是老区最大的文化设施,也是市里的重点农村文化工程。

上个星期,我才来过这里。

主体工程即将完工,这些日子正赶进度,想在年底前交付使用。

台风压境,建筑队已经按照市里统一部署,停工撤人。

而且,把外墙的脚手架、安全网都拆下来了,以减轻台风对主体建筑的压力。

应该说,准备工作还是很充分的。

w (24)

我们不放心的,是工地门口那间小屋,住着看守工地的老伯和几位外地员工。

已经通知转移,就不知道走了没有。

推开门,看一看,没人了。

“打个电话,再核查一下。”

“都转移到坞根中学了。”

临时代行职守的,是一条小狗。

“你好。台风来了,你也记得撤离呵。”

“放心吧,我们狗狗,机警着呢。”

最后,去花坞溪、红军路,检查河道、公路安全。

w (2)

17号晚上的雨,下得很急,很大,潘坑水库蓄水超出警戒线,开始开闸泄洪,花坞溪–就是流经坑潘、东里、西里、寺基和西山下的那条回龙溪–水位急速上升,漫过了通往烈士陵园的红军路。

为了安全,已经在道路两头拉了警戒线,禁止通行。

但镇长他们仍然不放心。

“别看只是短短的一段路,水位也不是特别高,但非常危险。”

他们领我去看了,急速而下的溪水,在低洼处形成奔突盘旋的漩涡,如果不小心掉下去,很快会被洪水卷走。

两端的泄洪水管,更是一个个危险的陷阱,站在那里看几眼,都觉得心寒。

“还得有更醒目的提示,或者派人巡查,防止有人涉水过去。太危险了!”

“行!”

b (4)

又去沙山村、白璧村转了转,检查鸡鸭养殖户的转移安置情况。

没什么大的问题。

“云娜”台风时,被吹倒的鸡棚,都改成砖石结构的标准养殖用房了,抗击风雨的能力,显然是提高了。

17:00,各线汇总,人员转移到位,渔船转移到位,物资转移到位,应急救护到位。

17:30,市里再次召开紧急会议,“韦帕”多半会正面袭击温岭,人员转移要扩大,防范措施要再落实。

好,分头再做工作,又紧急转移了几百人。

19:00,又是全市视频会议,每个镇街道,逐一点名汇报。

强调巩固转移成果,防止转移群众,悄悄跑回危房。

b (1)

同时,传来消息,滨海镇发生龙卷风,有民房毁损和人员受伤。

提醒大家,要防止其他灾害性天气,有地质灾害隐患的群众,务必全部安全转移。

坞根有两个地质灾害点,已经采取除险加固措施,人员也早已安全转移。

市里会议后,又在人员集中的各居住点,派了应急队员和派出所民警。

要求通宵值班,严加看顾。

应急队员和派出所民警,也是辛苦,没得睡不说,还要忍受一些不理解群众的恶言恶语。

“小坞根村的一位老阿公,力气大得很,几次挣脱,要跑回老屋。没办法,我们只好抬了他走。老人又是打,又是骂的。”

“老人这么恋着老屋,藏宝了?”

“就有一些捡来的废旧物品,能卖几个零用钱。也是生活条件太艰苦了,才会特别看重。”

“你们就当老人是自己的老父亲、老爷爷,让他打几下,骂几下,都不要计较,更不能硬顶。”

w (19)

“我们知道的,上午开会时,都强调了的。任老人怎抓狂,我们都是笑着给他解释。最后,总算消气了。”

“那就好。”

其他机关干部,虽然在21:00全部返回,但仍然不敢大意,坚守在办公室,密切注视台风动向,随时联系驻村情况。

那段时间,风不大,雨却下得特别急。大家都说,这雨,是台风雨了。

过了午夜,风雨渐渐收势。

气象预报说,“韦帕”已经从超强台风减弱为强台风。

并且,转风向了,正往西移去。

大家开玩笑,我们的防台抗台工作这么认真,“韦帕”台风被吓跑了。

19日凌晨3:30,气象部门确切告知,“韦帕”台风已经在苍南登陆——19日2时30分,“韦帕”在苍南县霞关镇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45米/秒),为强台风。登陆后,强度迅速减弱,19日11时,减弱为热带风暴

b (5)

“啊,我们温岭真是有幸,超强台风,又一次从身边溜走。”

这以后的降雨,就变得耐嗞嗞了。

淅淅沥沥的,就像往常的春雨、秋雨。

又观察了几个小时,还派人去巡查了,晚稻受淹3000亩,虾塘、鱼塘受淹200亩,民房有几间倒塌,其他损失不是很大。

最令人欣慰的是,人员无一伤亡。

清晨6:00,我们返回市区。

台风过后的市区,除了积水很深,其他也没什么毁损。

静悄悄的一个中秋黎明。

下一步要做的,是灾后防疫,灾后慰问,任务还会很艰巨。

但毕竟没有超强台风正面袭击,一切都会有序进行。

就记这些,我也休息一下。

b (2)

2007.09.19/06.30.03

摄影:陈萱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亲历台风:“韦帕”台风二三事》有 11 条评论

  1. wl_lwq说:

    人生有如此雅意,生活将充满乐趣;抗台数载未感触,值得好好总结。

  2. 聃聃说:

    工作写作两不误。你太辛苦了。
    这雨中使用手机的方法,只有乡镇干部才想得出来,倒也值得推广。这细节可借我写小说,呵呵。

  3. 古月女墙说:

    抗台细节处往往决定成败。那个安全套事件确实是个创新。岭脚村的松山绿的很美。安徽的青年穿得很红火。

  4. 银杏树说:

    谢谢各位鼓励。革命老区因为相对贫困,容易被人忘记。而革命老区又是最不应该被忘记的。我就只想尽点宣传老区的微薄之力。文章没写好,流水账一篇。钱老师若是创作小说,倒是建议你到老区来看看,老区有许多感动的人事。

  5. 大浪淘沙说:

    “莫拉克”来了,你又要往革命老区跑了,台风的随笔又可以多上一篇了,从目前走向看,它除了会给湖漫水库加点库存外,不会有多大影响吧。

  6. 野菊花说:

    你早。谢谢你的关心。我们正密切关注“莫拉克”的动向,希望如你吉言,为湖漫水库增水,为石塘渔区增鱼,为全市人民带来清新的空气和夏日的清凉。啊,应该说秋凉了,今日立秋!你们在第一线,多保重!顺祝立秋快乐!

  7. 蔡启发说:

    我的工作可以说是风口浪尖,但未写过如此图文并茂的美文,只写过几首小诗。拜读了!

  8. 野菊花说:

    谢谢鼓励,钦佩你对工作的投入和对诗歌的热爱,向你学习才是。祝创作丰收!

  9. 误差说:

    地蚕好吃,清洗不易。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以人为本,应急预案,应急响应,现在都很成熟了,必须点赞了!丁老师早安

  10. 野菊花说:

    乡贤老师好!你说得对,地蚕清洗比较麻烦,尤其是现在市场上卖的,有许多细沙草茎。以前,好象没这回事。多是下过一阵大雨后,从天然草坪或岩石上采集,很干净。回家路过村头池塘,清水里洗洗,也就落镬了。
    防台抗洪,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以人为本,应急预案,应急响应等都是浙江好经验,经过十多年实践,是很成熟了。这不容易!

  11.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许老师留言:[咖啡][玫瑰]
    ——谢谢许老师,早安![咖啡][玫瑰]
    王老师留言:地蚕好吃,清洗不易。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以人为本,应急预案,应急响应,现在都很成熟了,必须点赞了!丁老师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是的,地蚕清洗麻烦,以前,好象也没感觉,生草地、岩石上的成把抓来,池塘里洗洗也就落镬了。入口卫生还是要重视。防台,抗洪,救灾……重大事件,群防共治,现在真是成熟、规范而成科学体系了。十几年前,大家还是在实践中摸索总结。说起来,也要感谢“云娜”、“海棠”、“麦莎”、“卡努”、“韦帕”、“罗莎”……还有“尼伯特”,为我们提供了真实演练机会!
    陈校长留言:关于台风,我同意“误差”阁下意见: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误万一!但事实上有点“误差”也是在所难免!
    ——陈相早安![咖啡]两位乡贤说得对,这是当年防“云娜”台风得出的浙江好经验,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努力的。对灾祸,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无一失的预案、预防都是必须的!
    王老师留言:台风也有两面,虽然会造成一定的灾害,但带来雨水,缓解旱情,净空气,还带来渔讯,都是大好的事情。丁老师总结到位啊[玫瑰]
    ——谢谢王老师表扬![咖啡]这是温岭镇村干部、农渔民兄弟总结的!若是我们天台乡贤总结,一定还有五峰山秀,始丰水美等。母亲说,这阵子稍得清凉,时有阵雨,还是“尼伯特”福利![微笑]
    天鹤留言:早安丁姐!
    ——天鹤早安![玫瑰]
    周老师留言:张天津语录诙谐逗人。虽然台风疯狂凶猛,但世间自有真情在。丁老师亲临防台一线辛苦了[咖啡][玫瑰]
    ——[微笑]周老师早安![咖啡]张天津勤劳,聪慧,风趣,友好,也不为好意调侃生气,他的语录就传得广。在温岭时,没少听人讲,总带来笑声一片。防台的日子想起张天津语录稍得轻松。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咖啡]
    艾米留言:丁老师,早安[玫瑰] 请教下图1和图22那种似龙卷风状的图片怎么拍呢?
    ——小米,早安![玫瑰]那哪是龙卷风状图片?朋友那要的,玩出来的吧,觉着像风吹雨打的[微笑]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午安![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诗人,午安![微笑][握手][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