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台风:“卡努”三题

(一)“卡努”预警

n (5)

9月10日/晴转雨

今年(2005年,时供职温岭市政府)的台风真多,“海棠”前脚走,“麦莎”后脚到。

这回是才送走“泰利”和“彩蝶”,又要来“卡努”了。

第一次听闻“卡努”预警,是昨天(2005年9月9日,农历八月初六,星期五)下午。

正忙于第21个教师节的庆祝慰问,收到一条气象短信,是一位同样敏于灾害性天气的朋友发来的:15号台风要来了,当心又去你们温岭看曙光,早作防台准备呵。

回到办公室,一查网上信息,确有一个命名为“卡努”的台风,两天前生成于菲律宾洋面。

虽然,距我们还有千里之遥,但台风路径显示,正悄悄进逼浙江沿海。

今天(2005年9月10日,农历八月六七,星期六)上午,在温岭中学观看“教师颂”演讲比赛。

大约9时,接到办公室的短信通知,“卡努”已经移至石塘东南方向大约780公里的洋面,中心最大风力12级以上,并以每小时25公里左右的速度继续朝西北方向移动,傍晚前后进入东海,预计明天下午登陆,极有可能正面袭击我市。

要求大家分赴联系的镇、街道,检查防台工作。

n (7)

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告又一个双休日被取消。

随后,赶赴坞根镇。

天空挂着艳阳,火辣辣地灼人,还热腾腾地蒸发了云彩,整一个苍穹蓝水晶似地透亮。

这样的大好晴天,防台宣传还真是有些困难。

才不久,虚晃一枪的“泰利”、“彩蝶”,也让一些人不肯相信“卡努”预警,以为是小题大做,有点《狼来了》的况味。

镇村干部不得不挨家挨户做工作,反反复复地作动员。

好在几经演练与实战,防台预案是越来越完善了。

2000名群众的转移,384艘渔船的停泊,还有山塘、海堤和出海涵闸的加固,种养殖户的走访,中小学的停课通知等等,从时间,到地点,到责任人,预案里全写得清清楚楚。

不放心的是沙山塘、八一塘和几处曾在“麦莎”台风时滑坡的山体,还有海塘边的那几座大型养殖场,得去看看。

一走出镇机关,我就盯上了翻腾着黄绿色稻浪的田畴。

k (10)

这是基本农田保护区,种的是清一色的晚稻,正在抽穗扬花,随风送来扑鼻的稻花芳香。

土地资源的日渐紧缺,已经很难看到这样大片的田畴了,又是丰收在望的稻田,好让人喜欢。

想到“卡努”将伸出魔爪,不禁心头一沉:扬花的稻子哪经得起风雨蹂躏。

远处有数十位农民,头戴竹斗笠,身背喷雾器,往返穿行于齐腰的稻浪间,正在竭力扑杀稻飞虱。

农业专家说,今年的稻飞虱属历史罕见的特大爆发,可把农民朋友忙坏了。

田埂上,站着一只几分像小鹿的黑棕色山羊,两耳竖立,似在疑神听风声。

可爱的小山羊,你要为农民朋友预报气象、预测台风么?

田畴上,还忙碌着一大群雨燕。

它们都把身子压得很低很低,差不多就在农民的头顶飞来飞去。

它们是在帮助农民朋友捕捉翅膀湿重的稻飞虱,又是在帮助我们分发防台通知,我都仿佛听到它们在声声呼喊:喂,兄弟,台风要来了,要下大雨了,快回去吧。

正干在兴头上的农民朋友,哪里听得到燕子的轻声呼唤,更觉察不到燕子的焦急心情。

要是“卡努”也像山羊、雨燕一样体恤民情,体恤农民就好啦。

k (14)

沙山塘到了。

正是退潮的时候,亮出一片宽阔的海涂,平展展地像宽广的农田一样喜人。

海涂上聚了好些渔民朋友,他们有的忙着维系归航的渔船,有的抓紧整修破损的船只,有的则在加固鱼塘虾塘。

那边还有一位渔民,驾了一条蚱蜢舟,来来往往地在浅水湾兜圈子,冲起一道道混浊的波浪。

我问,这是在干什么?

渔民朋友说,这是在耕海。

还真有“耕海”,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就站在岸上静静观看了一会。

但见耕海的渔民,以小小蚱蜢舟为耕牛,以渔船尾部的发动机为铧犁,一趟耕过去,一趟耕过来,水浪花像松软的泥土似地翻腾。

“耕海”,太形象了。

k (21)

渔民朋友知道我们是来动员撤离的,一边继续耕海,一边扯开嗓门跟我们打招呼,来动员哪,我们知道了,这不正做撤离前的准备么。

他说,他之所以忙着耕海,是为要给放养的蛏子和青蟹等补充氧气。

过一会,那渔民朋友又大声地说,这个台风有点像样了,要奔我们温岭来的,你们快去别处动员吧。

一旁还有几位渔民,也说这个台风不一般,要早作防备。

他们中有在塘内养殖鱼虾的,已经备足了二到三天的鱼食。

有准备出海放养紫菜的,看看“卡努”要来了,就又拖回了浮棚,干脆等“卡努”走后再播种,免作无效劳动。

有正在培育紫菜苗的,抢在台风前,一趟一趟地往家里挑海水,生怕台风携来的雨水会冲淡海水,影响紫菜苗的正常生长。

k (9)

耕海、闯海的渔民朋友,对于天气变化的敏感和防台减灾的应变能力,真是让人佩服呢。

渔民朋友还带我去看盐场出海闸,他们已经卸下“麦莎”台风时查出险情的旧闸板,安上了新制的水泥闸板。

另外,还在出海闸周边叠放了大批沙石、草包,万一闸板断裂,就用这些沙石和草包暂时将出海口堵上。

这样,塘里的养殖场就不怕被冲毁了。

他们说,这叫“双保险”。

沙山塘渔民的防台准备还是很充分的。

我放心了。

下一站,我们要去东门码头,那里的港口渡轮和网箱养殖,转移起来更不容易。

k (13)

路过白璧村,看到老蔡家的养鸡场,大家又不约而同想到要进去看看。

一个月不见,老蔡家的“拳头鸡”长成大公鸡、大母鸡了。

镇村干部帮他联系了“草鸡合作社”,要他们赶在“卡努”登陆前,主动到老蔡家收购草鸡,尽可能减少损失。

老蔡很感动。

他说,要是这批草鸡能及时出手,他就有能力能偿还“麦莎”台风后新建鸡棚的借款了。

老蔡还激动地告诉我们,他已经把中国红十字会捐赠的帐篷竖起来了,要我们去看看。

看到了,蓝灰色的帆布帐篷,稳稳当当地支在鸡棚一侧,很像一间遮风挡雨的小屋。

老蔡在帐篷里安了床铺,存放了饲料,成了守护鸡棚的值班室。

k (1)

老蔡说,这帐篷很管用的,既通风,又防蚊。

他还说,他之所以急着把帐篷竖起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宣传红十字的关爱、救护精神。

一旁的村民也说,老蔡常拉他们进帐篷参观,反反复复说要感谢党和政府,感谢社会各界。

老蔡说,人要懂得感恩,懂得传递爱心,日后有能力了,我也乐意帮助别人。

告别善良而坚强的老蔡,我们赶去东门码头。

海湾起了风浪,波涛击打着堤坝,发出:“哐当”、“哐当”地震响,但还不是很激烈,港口的渡轮还能正常通行。

对面过来的是东门的渔民,这边过去的是西门的渔民,都已接到防台通知,傍晚6时之前务必回家避风。

码头上,有四五位渔民在抢修的一艘木质渔船。

镇村干部问,什么时候能完工?

渔民朋友说,快了,船是早几天就修好的,眼下只是涂一层油漆,美化一下,一会就可完工。

k (2)

镇村干部关照他们,该把渔船拖去避风的港湾,免遭风雨摧残。

船主说,我一定赶在天黑前转移渔船。

我们正要转身离开,一位老船工叫住我们:这个台风可有准确消息?都过白露了,按说不会有大的台风的。

镇村干部说,这可不敢随意推测,气象预报说是一个强台风,直冲我们温岭而来。有备无患,总比无所适从强吧。

老船工点头称是。

但看得出,他心里还有怨气,嘀咕有声地丢下一串评说:这老天也没个准,一年里来那么多台风,不说损失,就这反反复复的转移,也够累人的。

船主连忙制止,快别瞎说了,这台风也是我们能预料和阻止的?快干活吧,时间不早了,我可不愿意把这条渔船留给“卡努”。

那边又有一批渔民在忙碌。

过去一看,正在构筑临时冷库。

他们运了好些隔热保温的泡沫板来,把一间闲置的平房构隔成仓库,存放进一箱又一箱的冻鱼。

k (3)

他们告诉我,这片水域,水质特别好,非常适合深水养殖,那洋面上漂浮着的船屋和网箱,就是他们的养殖场。

又说,台风来了,海上运输必定停止,不事先储备些冻鱼,网箱放养的鱼儿就会挨饿。

洋面上,还有不少忙碌的渔民,有拖着船屋往回走的,也有继续往船屋运送鱼食的。

不放心那么多渔民在海上穿梭,生怕他们延误了撤离时机,我们便乘坐渡轮走上鱼棚、船屋,劝说他们尽早撤离。

一对渔民夫妇,很不情愿离开自己的船屋。

去年的“云娜”台风,几乎冲走他们所有的网箱,损失高达50多万。

前不久的“麦莎”台风,把他们的新添置的网箱打破了,逃了不少鱼,又造成极大损失。

他们很担心,“卡努”台风是不是又要下毒手。

如果再遭灾,20多万的投入又要成泡影了。

k (25)

说着话,男主人拉起了渔网,让我们看看,2000多尾鲈鱼放下去,就剩下200来条了,还尽是不长个的小鲈鱼。

我问,能作些什么有效的事先防范呢?

渔民说,除了祈求幸免于难,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台风来了,渔船可以进港,船屋也可以泊岸,而这些网箱是不能拖动的。

所谓加固,也只是在网箱上再覆一层渔网。

这样,或许能防止鱼儿破网逃逸,但不能担保网箱是否会被整体击沉、击散。

还有,强台风激起的海浪,会把鱼胆震破,还会把鱼鳞刮尽……到头来,还不一样是网破鱼死。

听着渔民夫妇的述说,想着渔业生产的高风险,真不知该怎样安抚受伤的心灵。

也只能反反复复地强调,保住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还是先避祸吧。

渔民夫妇表示理解。

他们说,盖好最后几只网箱就上岸。

k (23)

16:30,我们去竹盖线。

“麦莎”台风时,这里曾发生二处山体滑。

现在看上去,也还是有隐患的,山坡略嫌陡峭,又全是红泥、黄泥,下场大雨就会滑坡。

为此,镇里已经决定,扩大转移人群,把有可能遭受泥石流袭击的村民都转移出去。

18:30,检查防台预案执行情况,运转正常,严阵以待。

19:00,天气开始变化,起风了,下雨了。

收看台风预报,“卡努”已经移至石塘东南447公里洋面。

又闻,台风强度不弱于去年的“云娜”和之前的“麦莎”。

形势变得更为严峻。

指挥部再传指令,严格执行防台预案,规定撤离的人员,必须一人不漏地安全转移。

20:00过后,风雨有过暂时的歇息,一切又回复到秋夜应有的平静与安宁。

而就在这宁静的夜幕下,一场紧张的防台战斗,正在紧张有序地持续打响。

这是一个看似平静,却又彻夜躁动的秋夜。

k (8)

(二)“卡努”过境

9月11日/狂风暴雨

昨晚,一直到午夜钟声敲过才歇下。

市区风雨渐下渐大,坞根那边也是风声雨声交响。

零点过后,风雨逐渐加势,“卡努”已显出步步进逼的情状。

8:00,去疾病控制中心。

卫生人员正在检查防疫物资准备情况。

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台风袭击,卫生防疫已变得规范有序,消杀药品,宣传资料,都作了提前准备。

20支防疫小分队也已经组织到位,台风过境,即可分赴一线。

8:30,来到第一人民医院。

5辆急救车,全部装备待命。

病房大楼5楼,医务人员已经腾出110张床位,为抢救、收治在台风中受伤的病人作好了医疗救治准备。

k (17)

9:00,赶去坞根镇。

路过体育场、广电大楼和妇保院基建工地,又进去看了一下。

建筑物已经加固,施工人员已经撤离。

9:30,到达八一塘。

这边的风雨好像更大更猛些。

昨天下午看到的那一大片稻田,这回翻腾的可不是令人欣喜的丰收稻浪了,一会儿倒向东,一会倒向西,有时又不辨东西南北地团团旋转。

镇村干部伤心地说,这片晚稻是别指望收成了。

海塘内侧,有大片防风林,青一色的美国松,曾是那么高大挺拔,盛气凌人。

这回看上去,有折断主干的,有纷披枝叶的,哪还有什么抵御狂风的精神劲。

附近有奶牛养殖场,主人一家正在加固牛舍,添加草料。

他们是撤离后又悄悄潜回的。

这一点不奇怪,每次防台,总有这样的情况,镇村干部早料到了。

k (26)

镇村干部上前劝说。

女主人和颜悦色地应答着:就走,就走。

男主人可是不懂遮掩,明显带点意气和情绪:我们不走!走,走,走,说得轻巧。

“我们走了,奶牛怎么办?”

听这话,一定有委屈。

我问女主人,可有什么困难?

女主人长叹一口气,极不情愿地说出了原委:“麦莎”台风时,人是撤出去了,奶牛没办法走。

奶牛场进了水,奶牛在水中浸泡了一宿,18头奶牛有6 头冻出伤寒病。

畜牧部门来了人,说是会传染给其他奶牛,只好宰杀深埋。

一下子失去6头奶牛,损失不下5万元。

正在这节骨眼上,他们向信用社借的3万元贷款又到期了,想再添几头奶牛也不成。

她家男人既为失去奶牛而心疼,又为筹不到资金而烦恼。

“要不是你们再次赶来,我们是肯定不走的,再不能让奶牛受冻得病了。”

m (1)

听明原委后,镇村干部一边劝说他们尽快撤离,一边欣喜地告诉他们,考虑到他们的实际困难,镇里已经决定,给予3万元的补偿,并答应为他们再次联系落实贷款筹资事宜。

女主人十分感激:谢谢政府!谢谢政府!

男主人也红着脸轻声致歉:我是一时心急,话说重了,请你们原谅。

“给奶牛添好草料,我们就走。”

他们还告诉我们,那几间棚屋里也还有人,是疏菜种植户。

镇村干部又赶去棚屋,是还有两位菜农,也是一大早跑回来。

看看台风来势凶猛,蔬菜是保不住了,但还想收拾那些棚架、棚布。

镇村干部少不得又是一番动员、劝说,让他们尽快撤离。

10:00,检查八一塘管理站。

管理人员全部到岗,机房和5只涵闸均安排了专人值机,没什么问题。

k (11)

可管理站外的堤坝上,还集结了十几位渔民。

他们是在等待潮水上涨,好把渔船带到他们认为最安全的海滩高地。

他们说,今天是农历八月初八,是一年中潮位最低的一天。

按说,现在正是潮水上涨的时候。

但是,这个潮水足足推迟了一个小时。

渔船没办法带到理想的停泊位置,他们还想再等等。

镇村干部当即决定,组织突击队员,统一带进那批渔船。

渔民朋友们,这才放心地离开。

这时,风雨猛地加剧,我们的雨衣被海风吹鼓着,像个淘气包,迎风行进十分困难,顺风行走又极易被推倒,不得不互相挽手而行。

k (7)

11:30,赶去松门镇。英才小学的住校生,因为住地分散,又因为相当数量的父母在外经商,还有500多名学生没办法及时疏散,仍在学校住着。

我们赶到时,学生正在午休,校园一片宁静。

听过汇报,又各处转了转,校舍是新的,防范措施是得力的,各班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作了明确分工,加强了对学生的看护,教育局和松门镇也派人驻校指导,也就放心了。

12:00过后,“卡努”加快了行进速度,时速超过了30公里。

龙门的北港、南港均有房屋倒塌,伤了老人和小孩。

石塘有渔民被台风扯断的钢索砸成重伤,第四人民医院正组织抢救。

在医院候疹诊室,我们还看到一位老大爷,头上扎着绷带,也是遭“卡努”袭击受伤的。

他说自己只是想去顶一下被风吹开的房门,不知哪里飞来一块铁片,在他的前额切开了长长的口子。

老人说,这个台风有点凶险,可能还会继续伤人,要我们也多加小心。

k (18)

这一说,提醒了我们,风雨行走,是得小心提防的。

一路过来,不时有铁皮、石块“嗖嗖”地横刺而过,还是有点惊吓的。

可是,也不敢多想,我们还得去石塘——台风就要在那里登陆,石塘卫生院就是最前沿的战地医院。

12:30,“卡努”已经直逼石塘镇,经过跨海大桥时,车窗紧闭还是阻隔不断波涛海浪发出的惊人轰鸣。

黄浊的海浪一忽儿夺路奔腾,一忽儿直立上蹿,一忽儿又左右开弓地猛击两岸崖壁。

“排山倒海”,“波涛汹涌”,“惊涛拍岸”……脑海翻腾的尽是这些熟悉的词汇。

但那一刻,我们没有欣赏和赞美的心情,只担心越来越激荡的海浪会冲垮堤坝,冲垮大桥,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所好风雨不大,我们还能行车前进。

地处石塘老街的卫生院也还算平静,除了一名不慎跌倒擦破点皮的小伙子,并没有其他伤病号。

k (22)

13:30,接到一院报告,箬横、新河那边送来几十名伤员,住院病人已猛增至40多人。

二院也收进好些因台风受伤的病员。

这是怎么回事?

询问箬横镇、新河镇的干部,回说风急雨大,远远超过“麦莎”。

我在想,“卡努”是不是转风向了,才说要在石塘登陆的,怎么一下子跑去箬横、新河了。

有海边长大的同事说,这不奇怪,台风有相当大的风圈,往往中心所在位置,也就是台风眼,反倒风平浪静,后续的台风圈扫过,才更具杀伤力。

我们决定赶去第一人民医院。

14:00,收到新的气象短信,“卡努”已于13:45在石塘登陆。

按照一般规律,这以后的一小时,正是台风回南的时间,我们要抢在15:00之前赶到一院才行,否则太危险了。

但风大雨急的,车速太快一样不安全。

过松门后,能明显感到,越驶近市区,风雨越加迅猛,路人行走已经十分困难。

自行车、摩托车,也不时被狂风掀翻。

14:30,总算赶到一院。

k (24)

此时的风雨,只能用“迅猛”来形容。

14:50,查看完病房大楼,想去急救中心。

猛地刮过一阵狂风,依墙停放的自行车“哗啦啦”全被推倒,“卡努”玩起了多米诺骨牌游戏。

“卡努”还有点邪气地抱起硕大而沉重的盆栽铁树,在半空里跳起了霹雳舞。

两位巡逻的民警被狂风吹得无法立足,不得不互相照顾着就势趴倒。

人们大声惊呼:台风登陆了,台风登陆了!纷纷躲进病房大楼。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狂风略为收势。

有勇敢的先行跑出大楼,想试试可能行进。

不想,又刮来一阵狂风,一下子把他推到门外的大廊柱上,眼看他的衣裤充气似地鼓胀起来,就要吹离地面了。

一旁的几位小伙子,连忙手拉手地组成人链,才把那人揪了回来。

虽说多次抗台,但从未在大白天看过台风登陆的情景,那一幕真是可怖。

要是这个时候还在路上,还不知有多危急呢。

这“卡努”来势凶猛,持续时间倒是不长,二十分钟后,大风就减弱了。

雨却下大了。

15:00,收到气象短信,宣布“卡努”正式登陆地点为路桥区的金清镇,登陆时间为14:50,正好是我们在一院病房大楼历险的时刻。

k (19)

我说,这“卡努”也真邪气,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两个登陆地点?

温岭的朋友说,这“卡努”其实就是在石塘镇登陆的,金清刮到的只是“卡努”的回南风。

而且,金清离我们多远,也就十几公里,同处“卡努”控制的势力范围。

所以,我们一样感受到了“卡努”的淫威。

听闻“卡努”跑去金清镇,我马上想到台州市区一定风急雨急,赶紧打电话。

果然,台州市区一片风雨飘渺,大雨慌不择路,从门窗缝隙里涌进办公室和起居室,人人忙着紧张抗台排涝。

有台州市级机关朋友埋怨了,不说这“卡努”去你们温岭的吗,怎么跑到我们这儿了,到处是雨水,地板全湿了,损失惨重,损失惨重。

18:00,天台传来消息,风雨又急又大,是近十几年所不曾经历的。

不少人正走在傍晚回家的路上,一下子被击打得晕了头。好险哪!

有杭州赶来的“省体育强市创建评审组”专家,也争说这一路见识了真正的强台风。

甬台温高速全线封道,不得不绕道行走。

但还是没能避开“卡努”,正好是迎着台风行进,天台、三门、临海、椒江,满城风雨。

k (4)

专家组中,有不少是从未经历过台风的,吓得一路上不敢安坐。

他们半开玩笑地给我描述,说自己是一路站立着,两手紧紧抓住车上的吊环,两眼盯牢窗外,随时准备逃之夭夭。

我想,他们一定受吓不浅。

听闻评审组专家冒着台风赶来我们温岭,我们也是一直悬着心,不时询问到哪里了,到哪里?

19:00,评审组一行十几人平安到达,我们的心才放下。

安顿好评审组专家,已是入夜的19:30。

台风过境,风雨渐收。

指挥部传令,夜间还会有大到暴雨,还得坚守岗位,就又赶去坞根镇。

奔波劳累了一天一宿的镇村干部,一方面继续做好转移群众的探望安抚落实工作,一方面走村串户核查台风损失。

从初步汇总的情况看,全镇无人员伤亡,无堤坝决口和山体滑坡等险情。

应该说,防台是有成效的。但损失也不少,房子倒塌,鸡棚被掀,水稻受淹……

说到这些,人们深深感叹: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总是防不胜防。

但更多的是欣慰,幸亏有严密科学的防台预案,已经把台风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k (15)

有人总结说,这叫天灾难免,人防可为。

他还给我举了好多生动的事例,昨天动员转移时,街头村、茅陶村,都有老人恋着自己的老屋不肯离开,镇村干部说尽了好话,才劝动了老人。

下午,“卡努”过境时,把两位老人的房子都掀翻了。

要不是及时撤离,就是两条人命哪。他又说到,街头村的菜场在台风中倒塌了,幸好按照预案,昨天就停止了交易。

否则,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哪。

说到人员转移,我想起滞留在下呈村的嵊州红梅越剧团,便询问驻村干部。

这一问,引出一则动人的故事:团方提出不要村民给付因台风而停演的戏金;村民则腾出村部,请进40多名演职人员。

这让在场的人都很感动,提出要去下呈村看看。

茫茫夜色,看不到灾后的田野是怎地一副情状,但从车行的颠簸程度,能感知大雨冲刷过的村道满是泥泞和坑洼。

一路有汩汩流动的水声,可以想见山林、农田受洪水侵淫的惨状。

k (6)

看到一排灯火特别明亮的楼房,就是下呈村村部了。

这是闲置校舍改建的,没有新建村部漂亮,却显得非常坚固。

见到我们,团长和演职人员争说老区人民真好,把最好的房子让给剧团,还送来柴米油盐等一应日用物资。

我问团长,台风过后,是否准备顺延两天,为村民补补戏?

团长说,我们是很想顺延几天,再演几场,但下一个台基要去玉环,是年初就写了戏、订了合同的,不能违约。

欠老区人民的情和戏,只好下次还礼了。

下呈村的干部说,我们知道戏班规矩,违约是绝对不行的,我们不会缠着他们补戏的。

不过,这个戏班来自越剧之乡,水平相当不错,村民们很喜欢。

有机会,我们还会请他们来演出的。

我很想说,下次演出时,记得加进一只曲目——《台风无情人有情》,这可是你们共同谱写的新戏呵。

n (2)

(三)“卡努”述评

9月12日/晴天

昨晚,我们一直在坞根镇坚守着,作好了迎战暴风雨再次袭来的一切准备。

奇怪,“卡努”并没有发起再一次进攻。

疲惫了,松垮了,还是被我们的严阵以待吓跑了。

确信不会再有暴风雨了,我们才回转市区,时间已经跨入9月12日。

凉爽的秋风轻轻地吹拂着,空气一下子干爽起来,退去积水的公路和街道,已然露出一片灰白。

极目天际,有淡淡的光亮,预示着将有红日破云而出。

迷糊了几个小时,醒来一看,果然是个大好的晴天。

走去街上,大部分街区已经看不到积水,连风雨中折断的树枝也不见了,城市美容师们早把“卡努”扔下的垃圾清理干净了。

一切都是那么有序,那么静谧。

真不敢相信,这座城市才遭受了狂风暴雨的肆虐。

n (6)

今天,我的任务是陪同省体育强市验收评估组,汇报工作,查验设施,抽检社区,得一天,没时间去灾区了。

所好现代信息传递的准确及时,并不影响我了解掌握灾情。

一大早就有消息传来,“卡努”台风虽然来去匆匆,却与不久前的“麦莎”台风一样,给我们带来了不堪其负的惨痛,掠走7.5亿财产不说,还夺走了4条生命。

有领导愤愤然地打了个比方,如果说“麦莎”是一条阴险的大母狼,那么,“卡努”就是一条十足凶狠的大公狼。

验收评估组的专家们坐到一起,也是先谈台风。

有绍兴来的专家说,这“卡努”可是怪异,9号、10号的气象预报,都只说会从浙江擦过,经由福建登陆,再去安徽。

哪里想到它会来个彻底的路径改变,像“麦莎”一样,瞄准台州,盯牢浙江,爬上金清后,一路走过黄岩、椒江、临海、天台、三门、仙居、新昌、嵊州,还跑去我们绍兴,把我们绍兴最漂亮的环城河仿古廊桥给裹了去,真是令人心痛。

那绍兴专家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

n (4)

他说,我们绍兴是一方福地,很少有强台风这样的自然灾害,“卡努”的袭击,让人们有点猝不及防。

又说,绍兴是水乡,水乡多河港,多乌篷船,也多各色各样的大小桥梁。

市民中流传一首现代长诗,把绍兴古今名桥颂了个遍,其中有“古色古香八字桥,顶顶漂亮是廊桥。”

这座廊桥是两年前才建成的,集廊、桥、亭于一体,古朴而典雅,是城市一道美景,也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还是浙江省第一座大型仿古廊桥。

现在可好,“卡努”走过,就只剩下光光的桥面了。

这是他夫人一大早打电话告诉他的。

才是听闻,就伤心成这个样子了,要是亲见廊桥惨状,他不定会怎样痛心呢?

有温州来的专家,也给我们说起了“卡努”的怪异。

他说,昨天下午出发时,询问“交通之声”,告知有强台风袭来,甬台温高速全线封道。

很担心会被“卡努”卡在半途,不能按时赶到温岭。

可是,后来走在路上,从瑞安到乐清,什么事也没有,只是进了温岭境内才感到风雨交加的威力。

“这‘卡努’一定是小个子。”

n (3)

这位体育专家用他特有的语气继续评说:我查过资料了,“麦莎”台风的7级风圈半径达到了350公里至400公里,所以,虽在玉环登陆,给你们温岭和我们温州都带来了惨重损失。

而“卡努”的7级风圈半径仅250公里,因而,对我们温州的影响不大。就只是我们喜欢的雨水和秋凉。

绍兴的专家怪温州专家有隔岸观火,幸灾乐祸之嫌。

温州的专家则反驳说,这叫实事求是,台风本来就不全是坏事,台风携来的雨水可以缓解旱情,可以冲刷河道。

这倒也是。“卡努”最大的好处是带来充沛的雨水,温岭全境,过程降雨近200毫米,山塘、水库又蓄满了水,生产、生活用水应该有一阵子好顶了。

离会议开始还有几分钟,大家的议论中心还是不离“卡努”。

有省城的专家说,说也奇怪,短短40几天,我们连续遭受5号“海棠”、9号“麦莎”和13号“泰利”的袭击,现在又来一个15号“卡努”,一而再,再而三,还三而四。

我们在追思伤痛的同时,也要从环境等更长远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减灾避灾才是。

这话让人深思。

之前,已经有专家从气象学角度分析了台风频繁的原因,以为与全球气候变暖和海洋污染等不无关系。

“卡努”留给我们的思考还有很多。

n (1)

中午吃饭时,从同事的交谈中,我又听到了一些令人深思的人和事。

在“开满水仙花的海岛”——松门的北港村,一位渔民朋友被“卡努”砸碎的玻璃刺伤了,脸上,手上,脚上,全是流血的伤口。

家人吓坏了,想起要送他去医院。

可是台风进逼,海岛与陆地连接的唯一通道轮渡已经停航。

怎么办?

去不了医院,快找医生上门抢救呀!

可是,岛上没有卫生室,也没有乡村医生。

最后,只能凭借仅有的海上救护知识,撕几块棉布包扎一下伤口,硬挺到台风过境,海岛通航,才去医院处理伤口。

人们因之惊醒,海岛和山村,太需要设在家门口的卫生室,太需要随叫随到的乡村医生了!

在石塘镇的五岙村,人们传诵着一个富有戏剧冲突的海上救护故事。

一艘大体量的钢质渔轮,台风前在舟山海域捕鱼,指挥部通知他们,就近到沈家门避风。

可船长和船员们忽然想起要回家避风。

他们算计着,这台风还远着呢,按照正常行驶速度,他们完全可以赶在台风登陆前到达石塘渔港,便自作主张地连夜返航。

为了躲避指挥部的查询,他们还把手机、单边大等通讯工具全关掉。

n (9)

可是,他们没有料到,驶近大陈岛洋面时,舵轮发生了故障。

而这时,“卡努”已经加速加威,渔船随时有被滔天巨浪掀翻的可能。

船长和船员都慌了,不得不重新开启通讯工具,向指挥部求救。

得知船上有8条生命,指挥们的那个急呀,是可想而知的。

逐级请示汇报,多方联系施救,可说是想尽办法。

就是没有帮助失事渔船安全返航的万全之策。

不得已,只好请来渔港最有经验的船老大和轮机长,通过单边大,指导失事渔轮,减轻负荷,顶住风浪。

最后,总算挺过了台风肆虐的几个小时,平安归来。

事后,人们在颂扬合力救护渔民的同时,更多想到的是海上救护体系建设、防台命令执行和珍惜生命教育。

“卡努”走了,把更多的思考留给了我们。

我想,这也是防台、避祸、减灾等应有之议。要不怎么叫吃一堑长一智呢。

n (8)
2005.09.12/22:45:03
摄影:陈萱、方为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亲历台风:“卡努”三题》有 10 条评论

  1. 蓝莓说:

    今年第18号台风“达维”已经登陆海南,中心最大风力超过12级,最大风速达到55米/秒。据说,是1974年以来登陆海南的又一个强台风。美丽的椰风·沙滩·大海将惨遭蹂躏。 

  2. 聃聃说:

    要是“卡努”也像雨燕一样体恤民情,体恤农民就好啦。”雨燕”写得很好,有美感,有知识.有忐忑不安的心情.

  3. 聃聃说:

    “耕海”一词极妙。民间的好语言真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4. 聃聃说:

    这个老蔡很可爱,懂得感恩的人都是好人。

  5. 聃聃说:

    卡努是一支箭,谁被它射中,伤害不轻。它来得急,去得疾,范围不广。那天中午我上完课回家,衣服被卷按都按不住,回家后身上没有一寸是干的。赶紧给老爸打电话,他说他那儿风平浪静不需转移。

  6. 银杏树说:

    谢谢钱老师。并向钱老先生问好。

  7. 大浪淘沙说:

    什么时候能真正做到科学抗台就好了。

  8. 野菊花说:

    你好。关于科学抗台,长期在滨海乡镇工作的你更有发言权。在温岭这么多年,经历台风也不少了,感觉是越来越科学了。但还有不尽人意处。继续总结经验,不断完善吧。

  9.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王老师留言:天灾难免,人防可为,以人为本,第一线最辛苦啦[抱拳]。丁老师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是的,台风也一样,年年有登陆惹祸的,但只要防控得当,从中获益也不少。像你说的,这个在台湾闯祸的“尼伯特”,对台州还是有好的,送雨水送清凉……
    听说出来个“台风税”……丁老师,周末愉快[玫瑰]
    ——[微笑]大陆是福地,天台是佛地,台风自愿送福送吉祥,某地某人既羡慕又妒忌,就想收个“台风税”……真逗!王老师,周末愉快![玫瑰]
    罗老师留言:台风真的可怕!
    ——罗老师,早安![咖啡]台风正面袭击,威胁危害极大,是不可等闲视之!
    艾米留言:早安,丁老师[玫瑰] 随着您的文字和镜头又一次回顾了卡奴的肆虐。 台风无情,人有情![哈哈]
    ——小米,早安![玫瑰]卡努过境时,小米还是中学生吧!那次台风,虽没有在温岭登陆,风雨海浪还是大,让农民渔民损失不少……
    嗯,那时还初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云娜了,那次在窗户里看了一场“大片”,人家房顶的铁皮棚在空中飞舞。
    ——是的,“云娜”是真正在温岭石塘登陆的超强台风,我是第一次亲身经历,印象也深刻,写过防台防疫一组随笔,记下点滴。电影《超强台风》,台州市民广场的台风雕塑,都以“云娜”为题材,是大片!
    王老师留言:台风将临,注意安全,早安!
    ——王老师,早安![咖啡]你也一样,风雨出行,又想抢景,忙碌辛苦,注意安全![玫瑰]
    谢谢,沿海地区更要注意[握手]
    ——谢谢王老师![握手]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周末愉快![微笑][握手][玫瑰]
    ——诗人早安,周末愉快![微笑][握手][玫瑰]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周末愉快![咖啡]台风“尼伯特”预警尚未解除,风雨出行,注意安全![玫瑰]
    林老师留言:[悠闲][咖啡][玫瑰]
    ——谢谢林老师,夏安![微笑][玫瑰][拥抱]
    周老师留言:丁老师一行风尘仆仆,亲临防台第一线指导工作,辛苦了。那只像小鹿般的黑棕色山羊描述很传神可爱。谢谢[玫瑰]
    ——周老师早安?[咖啡]那是职责所使的,应该的!都过去了,留下的都是台风过后的美好回忆!台风中的小山羊孤独守在田埂,似在守望田园,很可爱![玫瑰]据说这是杂交羊。

  10. 野菊花说:

    中国天气网讯: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今天(2016年7月9日)中午13时45分,在福建泉州石狮市再次登陆。
    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0级(25m/s),中心最低气压为990百帕,强度为强热带风暴级。
    预计“尼伯特”将穿过福建,北上影响江西、浙江、安徽、江苏、上海等地。
    9至12日,上述6省市将有强风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