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娜记忆之四:大灾过后

灾后第一天

2004年8月13日/小雨

n (4)

昨天晚上,“云娜”台风,在23:00宣布过境。

本想可以小睡一会的。

没料到,“云娜”还杀了个回马枪,给我留下了记忆深刻的台风回南印象。

回南的台风,也有很大的淫威,依然有呼啸的风,依然有耍泼的雨,直折腾到今天凌晨4:00。

从没经历过这么狂暴的台风,我是根本没法合上疲惫至极的双眼。

在风雨稍歇的黎明时刻,大约迷糊过几十分钟。

6:00不到,我还是起来了。

先是在宿舍抗灾。

花了大半个小时,才把积水和树叶清理掉。

7:00,跑去食堂,抓了个馒头。

豆浆,稀饭,都嫌烫嘴,来不及喝。

立即赶去疾病防控中心,听取防疫预案汇报,检查防疫物资的储备与发放。

8:00,参加灾情通报会。

“云娜”,真正是恶魔一个,在我们温岭大施淫威的结果是,受灾90万人,受伤600多人,死亡24人,直接经济损失16亿。

还带来全面停电,公路中断,企业停工,渔船搁浅……

我因之明白,“损失惨重”这四个字,有多沉重!

通报材料,比我的情感要冷静、理智。

居然,一分为二,还给“云娜”台风,记了一笔小功劳。

那就是:带来了足够的雨水。

全市平均降雨300mm,长期困扰的缺水局势,有望得到缓解。

会议最后,提出“万众一心,生产自救,保稳定,促发展”的口号。

顿觉,一种不能承受其重的使命感,紧迫感。

会上也作了分工,我的任务是组织伤员救治,尽量减少死亡。

同时,尽快部署防疫防病和环境清理,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n (3)

会后,先去几家医院,慰问一线的医务人员和正在救治的伤员,要求开通绿色通道,尽一切力量医治伤病,挽救生命。

9:00,赶赴台风登陆的重灾区石塘镇。

市区不少地方还淹在水里,再怎么绕行,车子还得从水中辗过。

不时有车辆熄火,常见过往行人帮着推车。

尽管,一大早,就有环卫人员在全力清扫整理,但还是随处可见连根拔起的大树,整体推倒的路灯,掀掉屋顶的楼房……

那些在台风之初就不胜风力的大型广告牌,这会是全成废钢铁了。

“云娜”女魔,真够凶狠的,不只把高大的铁架推倒,把彩绘的铝板撕碎,还恶作剧地反复揉搓,硬把它们拧成面目全非的大麻花,全然不见了曾经的美丽,曾经的高傲。

那些曾经蝴蝶翩飞似的,架在电线杆、路灯杆上的小型铁皮广告,更是不堪一击,早被刮得无踪无影了。

不是台风中心的市区,尚且如此惨遭蹂躏,正当台风眼的渔区,该是怎样一副惨状!

我是真怕就要面对的现实,也怕看到灾区的群众。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们,安抚他们?

……

不一会,我们赶到石塘镇。

事实情况是,我们看到了灾情,也看到了受灾的渔民朋友。

损失,的确十分惨重。

心情,确实十分沉重。

但是,没有我想像的那种低落的悲情。

渔区的干部群众,不仅,富有防御台风,抵抗灾害的经验,还有一种打不垮、压不倒的坚强意志。

百年不遇的超强台风,造成了累及千家万户的重大损失。

n (13)

那副灾后惨状,是可想而知的。

令我惊讶和意想不到的,勇敢的渔民朋友,早已组织起来,行动起来,互相援助,生产自救。

你看,检修塘坝的,清理废墟的,修葺渔船的,打扫卫生的,井然有序。

全然没有无奈的沮丧与一味的等待。

那场景,真是好感人呵!

在后沙村,我们还看到,老阿公,老阿婆,也不肯闲着。

搬出受淹的家具,在井台边,小河旁,清洗,整理。

我问他们,昨晚台风过境时怕不怕?

老阿婆说,怕是有点怕的,但也没被吓倒。

她告诉我,台风大作时,她忽地想到,屋顶的储水罐和电视接收器还没放下,怕砸了前后左邻的房屋,也担心砸到路人头上,就顶风冒雨,爬上屋顶,把它们卸下。

你看,多勇敢的老阿婆!

老阿公则说,我是不敢害怕,我得给儿孙们说古道今,让他们有信心挺过这道难关。

“但说心里话,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凶险的台风。”

不多的几句话,却是让人由衷地钦佩。

岁月是金,老人是宝。

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还真该发扬光大。

10:30,去松门镇。

位于松门的第四人民医院,也就近收进了一些伤员。

这位老阿公,是从田间赶回家时,被台风刮倒而挫伤了腰骨。

那个男孩,是走在街道上,被台风刮倒的户外广告牌砸伤了头部。

n (11)

那边躺着的几位,是因为自家房屋倒塌而受伤……都因及时救治,没有生命危险。

“云娜”台风,让建筑质量,经受了一次重大考验和检验。

台风中倒塌的,不是百年的老屋,不是海边的石屋,而是新近几年建造的水泥钢筋的楼房。

建材、建筑部门,要好好反思了,质量,也是生命,也是效益。

还去看了几个渔村。

损失是惨重的,自救是有序的。

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到,人类,会经历灾难,会有死亡,却永远不会被毁灭!

就因为我们人类,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最可宝贵的人的精神!

13:00,参加台州市召开的抢险救灾紧急电视电话会议。

会上,用这样几句话,来概括14号超强台风的特点:

一是风大。1956年那次台风,风速是每秒56米;1997年那场台风,风速是每秒57米;这次的“云娜”台风,大陈岛海域,风速每秒58.7米,相当于17级台风。

我们温岭石塘的风速,达到每秒45米。

想想看,多大的台风!

二是雨足。长潭水库降雨量为631mm,温岭全境平均降雨300mm。

三是水多。湖漫水库的水位,从原先的7.4米,上升到10.7米。

四是灾情重。全台州房屋倒塌2万余间——令人深思的是,80%是新建的楼房,死亡74人,直接经济损失106亿。

临海、仙居还有不少群众受洪水围困,我们温岭的大溪、横峰,也还有6万人依然生活在汪洋之中。

而所有这些,都是历史之最。

触目惊心哪!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下午14:00,陪同省卫生厅杨副厅长,去新河医院,检查救治工作。

这一次,卫生防疫部门的行动真是神速,台风刚过境,省卫生厅的救治专家和防疫专家就赶到了。

这么快,厅里领导又赶来了。

我想到了,“白衣天使”的神圣与关爱。

随后,又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中医院检查。

杨副厅长对我们温岭几家医院的救治工作表示满意:有精干的救护队伍,有足够的救治物品,还事先配备发电机组,储存充足的自来水,能够在全城供电供水极度困难的状况下,不停电,不停水,为抢救伤病员,为挽救生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17:00,了解文教卫生系统的台风受损情况。

18:00,询问红十字会的赈灾情况。

晚上20:30,了解大溪、横峰、城北、城东等尚被洪水淹没地区的防病防疫情况。

这一天,紧张,疲惫,并感动。

2004.08.13 / 23:44:28

n (10)

灾后第二天

2004年8月14日/晴

上午,随卫生防疫专家去城北、城东,分发防病防疫的宣传资料和井水、缸水消毒、漂白药片等。

同时,代表红十字会,慰问受灾群众。

8:00,先到城北沧浦村。

沧浦,这个村名多水的村子,台风过去都第三天了,道路、房舍和庄稼,仍然淹于水中。

我们是穿了过膝的雨靴,才能小心翼翼地沿村道行进。

村头那排房子里住的,全是外地来我们温岭打工的年轻人。

他们大多来自贵州、安徽,根本没见过大风大雨,更不要说这样凶猛的超强台风了。

都说,当时,非常害怕。

有几位女孩告诉我,现在想想,还是不尽的后怕。

“晚上,常被噩梦惊醒,生怕见不到父母亲了。”

女孩的话,让我想到,大灾过后,其实,还需要心理指导和心灵慰藉,得补上这一课的。

二天停水停电,又一直在洪水里淹着,工厂又开不了工,那些小伙子也生了烦恼,他们也需要安慰和鼓励。

防病防疫专家的指导和红十字会的慰问,让他们很感激,高度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释放,围着专家问长问短,脸上有了舒缓的笑意。

他们最关心的是,洪水什么时候能够完全退去,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的供水供电,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工厂上班……

这是在无声地催促我们,努力,再努力。

随后,去城东高龙村。

这是一个卫生村,之前,我去过多次。

y (3)

卫生村,就是不一样,村民的卫生意识和防疫意识都很强,环境早已经全面清理,井水也按规定严格消毒。

台风过去还不到一天,这里已看不出遭灾的狼藉。

我们去时,正有几老年妇女,在清理漫过洪水的小溪流。

虽然,小溪边还有堆积的冲积物,但溪水已经变得清澈明净。

省城来的防疫专家,对高龙村的卫生意识和卫生状况,大为赞赏。

他说,你们温岭是一座滨海城市,也是一座河港交错的水乡城市,要是所有村庄,都像高龙村一样整洁卫生,所有河港、溪流,都像眼前的小溪水一样清澈,那有多么美丽,多么美好。

这话,是对高龙村的表扬,是对高龙村阿婆大婶们的赞扬,也是对我们温岭卫生工作的寄语与鞭策,分量不轻哪!

第三站,是城东的下蒋村。

这是个文化先进村,我也是熟悉的。

下蒋村的地势相对偏低,水淹还很严重,村道和房子几乎都还没在水里。

我们先到村部,文化活动室成了临时宣教室,宣传资料和消毒药品就在这里分发。

又去村中看望了两位五保老人,送去大米、食用油和饮用水等。

老人们都年过七十了,身体还健康,生活还能自理,也挺乐观的,看到我们还能开心地说笑。

z (10)

但老人们也说,这样的超强台风,还是头回见识。

下午,还是赈灾与防疫。

先去横峰街道,检查农贸市场的食品卫生。

令人担忧。外环境,几乎被垃圾污水包围,场内也显凌乱肮脏。

留下一部分卫生防疫人员进行指导,其他人赶去屯田村。

屯田村,也还淹在水中,供水供电都还没恢复。

本地的村民,因能及时得到亲友的救助,生活还不成问题。

来自云南和四川来的民工,喝水、做饭,都有些困难。

屯田村的村民,就提出要把赈灾物资多分一些给外来务工人员。这也很让我感动的。

16:30,赶去坞根镇。

坞根镇,在这场台风灾难中,虽没人员伤亡,损失还是严重的。

尤其,是那些养殖户。

在一些倒塌的鸡舍前,死鸡像小山似的堆积着,散发出死亡的腐臭。

卫生防疫人员忙着指导村民深埋处理,并交代要及时做好环境消杀,严防疾病流行。

又去寺基村、街头村和西山下村,看了一些受灾较重的农户。

这些家庭,都不能称作完整的家庭。

z (9)

一户是仅有年迈的公婆和耳聋的媳妇;一户是84岁的奶奶带着一个傻孙子;还有一户,也是七八十岁的老人,照顾着弱智的媳妇和年幼的孙子。

这样的家庭,本来就够艰难的。

“云娜”台风,又掀掉了他们的屋顶,刮倒了他们的猪舍,还把田地里的庄稼给毁了。

幸好,及时得到了政府的抚恤和各方的援助。

要不,他们该怎样生活?

“云娜”,“云娜”,你真的好无情!

2004.08.14/21:54:08

灾后第三天

2004年8月15日/晴

今天,了解文教卫生系统的受灾情况。

天气炎热,阳光炙人。

8:00,去市体育馆。

之前,人们都说,外观如钟鼎的市体育馆,稳重有余,灵巧不够。

现在,我还知道,看似稳重的体育馆,其实,不堪一击,被“云娜”揉搓得遍体挂彩。

馆长说,12号傍晚,不到19:00,“云娜”台风就几乎毫不费力地击穿了观众入口处的玻璃门,一路长驱直入,直达观众厅,跳了好一阵疯狂的霹雳舞。

然后,在满是钢架的顶棚,撞开一个大窟窿,狞笑着逍遥而去。

z (4)

后半夜,回南的台风,又从观众厅顶上的大窟窿溜回来,肆无忌惮地穿行在一楼二楼的过道,还光顾了训练馆。

13号凌晨,“云娜”总算想到要走了。

可临走时,贪婪的“云娜”又随手扯走了走廊和顶棚的网架。

我进去看了,什么钢架、铁架,“云娜”的魔手一撕就裂,一扯就断,全是豆腐架。

再加上大雨冲刷和大水浸泡,体育馆内外,千疮百孔,满眼狼藉,估计损失在100万元以上。

这是灾情,是自然灾害,但也教人深思。

这两天,常听人说,台风是最好的质量评估师。

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青少年宫看到的情景,同样让人深思。

与体育馆的遭灾情况相似,“云娜”光顾青少年宫时,先下手的,也是不堪一击的玻璃幕墙。

然后,顺着楼道,长驱直入,逐层参观,一路狂舞。

看够了,折腾够了,才掀开顶棚,逍遥逃逸。

“云娜”在青少年宫的逃逸,应该比体育馆更轻便。

z (11)

我们看到,那屋顶,是用薄如纸板的镀锌板盖的,有好大一部分,还是塑料制品——“云娜”像是要存心揭老底似的,把那些被装修装潢者精心包裹起来的胡乱里子,全抖搂出来了。

9:30,陪同教育厅张副厅长去大溪镇,了解大溪三中(原名山市乡中学,去年11月,更为现名)、大溪小学的灾情。

这两所学校地势都偏低,历次台风都是重灾户。

主要是洪涝灾害,校园会进水,校舍会在洪水中浸泡多日。

尤其,是大溪三中,灾后检查,总要趟一段水路。印象,特别深刻。

这一次进水更多,浸泡时间更长。

今天,都是灾后第三天了,大溪三中校园后半部的宿舍区,还有没过脚背的积水,护校的老师们正在挥汗疏通水道,打扫卫生。

教学楼,也还有积水,也有老师在清理。

所好是在假期里,学生是平安的。

在大溪三中校园转了一圈,欣喜地看到,作为百年大计的教学楼、宿舍楼等主体建筑,基本完好无损。

就是底层教室,因为,被洪水浸泡久了,墙体有些损伤,修复起来应该很快。

学校临时搭建的自行车棚、宣传橱窗,却是无一例外地被刮走,被掀翻了。

z (8)

张副厅长颇有感触地说,百年大计与临时建筑,就是不一样。

“重新修建时,可得充分考虑安全因素和质量因素。”

张副厅长认真交代,从建筑设计,工程施工,到建筑材料,都要有防台、抗震的长远打算。

“这可是学校呵,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要舍得投入,要认真建设,来不得半点含糊的!”

张副厅长的话,让我们感到一种责任,一种使命。

下午,省广电局的陈副局长也赶到了,我们一起,去广电局了解灾情。

说简单点,受灾严重,损失惨重。

信号,光缆,全线受损。

正在建设的广电大楼,塔吊被拦腰折断,工棚被整体倒塌。

看到已成废墟的工棚时,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之前,我来过几次工地,那工棚里,住着160多号建筑工人,要不是台风前的及时疏散,不知多少生命将成冤魂。

z (1)

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确实,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

但是,防范意识,防范措施,还是必需的,必要的。

后又随中国红十字总会,去横峰街道赈灾。

每次赈灾,别的部门多是送钱,惟有红十字会,总是送物资。

有人不理解,以为太笨重,太寻常。

y (36)

我因为兼着红十字会的工作,知道困难群众和受灾的老百姓,还是十分欢迎这些物资的。

这次红十字总会送去的,也是被褥、干粮、食用油和饮用水等急需物资,受灾群众和外来民工都说,他们正缺这些东西。

领到物资的人们,脸上,全有感激的笑意。

那场面,还是很感人的。

大灾过后,不知有多少家庭,多少群众,需要救助。

同时,也需要弘扬“万众一心,同舟共济”的互助关爱精神。

这才是红十字总会普遍赈灾的意义所在。

2004.08.15 / 22:34:44

灾后第四天

2004年8月16日/晴

上午,陪同浙江省卫生厅的杨副厅长检查灾后防疫工作。

杨副厅长想在一天里多走几个点,7:30不到,就出发了。

先去太平街道的三星村,检查井水消毒情况。

如果,不是亲来看看,真的难以相信,市区,还有那么多简陋的家用水井。

z (2)

更没想到,这些所谓的家用水井,差不多都没有井台,不施井栏。有好些,连井盖也没有。

再看看这些井水,看似清澈,实则几乎全不能直接饮用,因为,都是深受工业和生活污水污染的浅表水。

台风过境,这些水井都淹没在污水之中,需要彻底清理消毒。

各镇、街道及灾区村居,为此配备了专门的井水消毒员。

但有一些消毒员,因是老人妇女,搬不动井盖,也不懂配制消毒液,井水消毒就难以到位。

卫生防疫人员,不得不重新逐一检测,逐户指导。

杨副厅长说,除了井水规范消毒,这些家用井的改造也是个紧迫的现实问题。

y (46)

“至少要加设井栏,要加上井盖。不为饮水卫生考虑,也要为生命安全着想呀!”

是啊,这不光是饮水卫生问题,还事关生命安全!

镜头一闪,记起前天上午,一段有惊无险的小插曲了。

在沧浦村巡查时,就有人一脚滑进一口没有井栏、井盖的小水井。

幸好,旁边的人及时拉了一把,才免灾难发生。

杨副厅长还说了,从更长远考虑,必须尽快启动新一轮的改水改厕工程。

“温岭是经济强市,你们有这个实力。”

若是这一环节不突破,别说大灾过后,防病防疫任务艰巨,就是正常年月,河水、井水的污染,也会对生命和健康构成极大威胁。

而且,不从地下排污管网建设等公共基础设施突破,卫生部门,就只能老是跟在城市建设后头扫垃圾!

这话说得很重,却是大实话。

y (38)

8:20,陪同杨副厅长他们去屯田村。

再次走进屯田村,比前二天的状况,有了很大好转。

洪水已经退去,街道已经冲洗,又像个新农村了。

村子被洪水淹了四五天,人是受尽了折磨。

不少村民开玩笑说,大热天的,在洪水里泡着,“水深火热”呵。

z (5)

可鱼儿,却因为有了相对清洁的水资源,神速地繁殖起来。

我们一进村,就被一幕不可多见情景所吸引。

有村民意外发现,沿街的下水道里,游动着许多小鱼虾,正用水桶捞起,送到河塘里放生。

卫生防疫人员马上想到,这是一个良好的环境信号,说明,这片水域,比以前净化了。

我们随放鱼苗的村民去了村外。

 

胀满河堤的河水,看上去,确是大为改观。

有一对小姐妹,正在河埠头洗衣服,一个弯腰刷洗,一个打着遮阳伞,好开心。

y (27)

她们说,长久没看到这么满的河水,也长久不见能洗衣服的河水了。

村民们为供水供电的恢复和正常生活的恢复而高兴。

但也有令人伤怀的多幕剧。

在村头一处出租房里,一位四川小伙子,依靠在一张浸泡变形的木床边发呆。

 

自言,来温岭打工,已经三年,成立了小家庭,可日子,还是过得很紧巴。

眼下,洪水是退了,工厂受损严重,什么时候开工就不知道了,小夫妻都赋闲在家,很无奈。

z (6)

在村东的一家制鞋企业,低矮潮湿的工棚前,聚集了几十位小伙子,全是贵州朋友,氟斑牙是他们的“身份证”。

他们大多还是快乐的单身汉,但也懂得想家想爹娘,也不是全然不识愁呵。

他们告诉我,由于企业开工不足,半年多了,只拿千把块工钱,自己过日子都困难,还怎么贴补家人。

 

在他们的身后,有位大眼睛的小姑娘,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却是一脸的忧伤。

我以为,她是受了父母亲的责骂了。

y (26)

一问,不是的。

小姑娘,竟是在为大人们担忧。

这位叫做黎明的小姑娘,是安徽人,今年8岁,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三年前,小黎明,随父母来到温岭。

小黎明的父母亲,也在这家企业打工,与那些来自贵州的大哥哥是工友。

台风袭来和被洪水所淹的日子里,小黎明和她的父母以及大哥哥们,就生活在工厂的工棚里。

z (3)

宿舍积水,父母亲让小黎明坐在架高的木板床上。

一天又一天,小黎明静静地坐在高架的木板床上,看着洪水急遽地涌进来,又看着洪水老大不情愿地慢慢退去。

整整五天,小黎明,没有下过地,更没有出过宿舍。

她的母亲说,孩子很听话,不走动,也不哭喊,就只是睁着眼睛看。

我正想夸这孩子懂事呢。

小女孩把妈妈拉到我的身边,让我看看她妈妈的手和脚。

因为,长时间在水中浸泡,小黎明母亲的手脚都得皮疹,红肿了。

懂事的小姑娘,是在心疼自己的母亲。

原来,小黎明看到的不只是从未见识过的台风与洪水,她还看到了父亲母亲对她的疼爱。

在场的人都为小黎明的举动所感动,都夸小黎明是个懂事的小大人。

9:00,我们去大溪的田洋季村。

这是“云娜”台风中,积水最深的村庄,省长和台州市的领导都去慰问过。

我们去时,村头的小河里,还停泊着一艘小船,还有一部分房屋淹在水中。

洪水退却处,村民们已开始打扫、消毒。

村部大楼前,正有医疗队在为村民义诊。

我们过去看了一下。

y (57)

有十多位老人,见了我们都争着说,这次台风,风大,雨大,还摊上个水大,可是受苦不浅,家家进水,家家受灾。

“活了那么多岁数,从没见过这样的台风。”

问他们可有什么病痛,请医生给好好诊治一下。

正替人把脉的医生说,刚才,给老人们检查过了,很正常的。

老人们也说,我们知道没病,就是在水里浸泡多日,感到乏力和憋闷。

那是不是也叫心累,是不是也需要心理慰藉?

果然。老人们接着说,台风过后,天天有上级领导来看我们,还有这些穿白大褂的医生,我们心里踏实多了。

“今天,洪水已经退去,又可以到村头走走看看了,还会有什么病?”

老人的话,可把我们给逗乐了。

可敬可爱老人,有时,真像孩子般天真。

村部里,还聚了好些外地朋友,是在田洋季村的砖瓦厂打工的。

有位云南妇女告诉我,她们的劳动报酬很低,做1万块砖坯,才只45元钱。

让“云娜”台风这一折腾,损失也不少的,台风前做好的砖坯全冲坏了,洪水不退,又没办法开工。

还有一位贵州来的中年男子,怀里抱着病恹恹的儿子。

他说自己也是打砖坯的,赚钱不多,勉强能糊口,根本没积余。

孩子都七个月了,看上去还像满月的婴儿。

这两天,可能是着凉了,孩子连头也抬不起来了。

刚才让医生看了,打了针,配了药,但医生说,主要还是营养不良。

10:30,往回走时,看到公路边有家鞋厂已经开工,杨副厅长就又建议去看看职工食堂与职工宿舍的卫生。

这家企业生产任务还是饱和的,工人月工资在1000元左右。

生产和生活的环境也还算理想。

下午,根据省卫生专家的建议,召开灾后防病防疫会议,再次发动,再次部署。

会上,杨副厅长的话很直白,也很诚恳。

他说,台风使温岭遭受了极大的经济损失,这是在明处的损失;如果不及时清理环境,酿成疫病,那可就是危及市民生命、危及城市信誉的潜在损失,是雪上加霜,是更大的损失。

又说,灾后防疫,是保平安的大事,是促发展的大事,万不可忽视!温岭若能确保灾后无大疫,不仅是保住了你们温岭一方的平安,还会给台州带来平安,给浙江带来平安。否则,我们大家都得跟着辛苦。

灾后防疫,真是责任不轻呢。

2004.08.16/23:25:02

摄影:陈萱

z (7)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云娜记忆之四:大灾过后》有 14 条评论

  1. 聃聃说:

    这其实也可算是《民情日记》,站的角度不一样,写的文章就不一样。看我老爸的《台风》,就有点老淘气的样子。

  2. 银杏树说:

    感谢钱老师,也感谢你的老父亲,及时寄来了台风三则,我们看到了三次强台风的又一个侧面,更看到了一位可爱的老人,不由想起海明威笔下的海老人。可惜,一时看不到钱老师写涂米的小说了,那是发表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找不到原稿了。睡梦中几番被麦莎带来的大风雨吵醒,6:10从中央电视台获悉,麦莎已移至温岭以东洋面400公里,预计在玉环至舟山一带登陆,不敢大意呵!

  3. cai343说:

    可怕的回忆啊,我家那时厂全倒了,损失近10多万啊!

  4. 银杏树说:

    是可怕。回忆是为了更好地防范。

  5. 野菊花说:

    朋友提醒,记起“云娜”台风的灾后检查,再一次为教育厅张绪培副厅长在大溪三中所说的一席话所感动——这可是学校呵,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要舍得投入,要认真建设,从建筑设计,工程施工,到建筑材料,都要有防台、抗震的长远打算,来不得半点含糊的!
    想想“512”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垮塌的北川中学、木鱼中学、聚源中学……真是不寒而栗!

  6. 阿斌说:

    灾难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需要我们共同面对

    为人民奔劳
    人民自然感激你!

  7. 野菊花说:

    谢谢阿斌。

  8. 野菊花说:

    是的,灾难拉近了人们的距离,手牵手,心连心,共同面对,共渡难关,共建家园。谢谢阿斌。

  9. 大浪淘沙说:

    看了这文章才知道,领导有领导的难处,责任不轻啊!

  10. 野菊花说:

    谢谢你的理解。抗台时,你们也一样辛苦。台风来时,我的主阵地在坞根镇,但也到过石塘等镇。第一次有点害怕,还差点被大风刮走,幸好被一位渔民朋友拉住。经历多了就不怕了。

  11. 艾米说:

    这台风虽过了多年了,那时我还在上初中,顶着大风,骑着自行车艰难的回到了家。那天下午的台风场景现在还历历在目,太恐怖了,站在窗户里看外面的风把人家的铁皮瓦刮起,在空中像舞者一样的蹈着一出可怕的戏!

  12. 野菊花说:

    小米好,在你们温岭工作要说辛苦抗台是最辛苦的,我们通常提前一天到联系乡镇——我联系革命老区坞根镇,跟乡镇干部一起检查海塘,转移群众,通宵值班,台风过境往往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紧接着是救灾、防疫——我分管文教卫生,也常去受灾的学校慰问……这组亲历台风随笔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情景。这五六年很幸运,没有云那那样凶险的台风。但愿温岭永远安宁富裕!

  13. 野菊花说:

    下午,转此旧稿到微信。
    台州福地,灿鸿飞过,送来雨水与清凉。
    小弟式强留言:灿鸿不喜欢台州。
    ——[微笑]台州也不欢迎灿鸿。
    老同学李兆忠留言:实际上灾后要做的无数事,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
    ——老同学说对了,防台重在防,灾后只是打扫卫生[微笑]
    郑老师留言: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您的忙碌和压力,紧张的节奏,为官一方不容易!
    ——谢谢郑老师。温岭福地,灿鸿飞走了。祝吉祥![微笑]
    下午16:40,“灿鸿”在舟山普陀朱家尖沿海登陆。
    潘老师留言:[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台州有福,温岭有喜,得雨得清凉。[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14. 野菊花说:

    新华快讯:16时40分前后,强台风“灿鸿”在舟山朱家尖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浙江已转移近百万人。详见 http://www.xhq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