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娜记忆之三:云娜施威

2004年8月12日下午/强台风

n (6)

午饭后,又去海塘巡查了一遍。

各项措施,还是到位的。

除了值勤、抢险人员,堤坝和海滩上,已经不见等待观望的人群。

确信人员、渔船已经安全撤离后,我们往回走。

路经一道防风林,已经有几棵粗壮高大的美国松,被拦腰折断,横在林阴道上。

我们不得不停下车子,搬树清道。

就在我们齐心合力,搬弄那几棵残损的大松树时,有人提醒说,此番台风,多半会超过“9711”号。

不要在我们这儿登陆才好!

如果正面袭击,威力超强,要多几手准备!

言之有理,我们决定,回镇里,再商量一下。

几十分钟后,我们回到了坞根镇机关小院。

往日常被人赞美的小院,经风雨糟蹋,遍地杂物,满目创伤。

桂花树,紫薇树,冬青树,全被折断枝叶,吹落花朵,毫无美感可言。

正开出淡黄色小花的龙槐,平日里是那么爱打扮,枝枝条条,梳理得多齐整,这会也成披头散发的魔鬼树了。

不知哪里刮掠而来的垃圾桶、破脸盆、破雨伞和各种塑料袋、稻草绳,硬把往日里百看不厌的花园式庭院,糟踏得面目全非。

顾不及收拾了。

镇机关,只剩下不多的几名留守人员,大队人马还在巡查一线。

n (19)

下午14:00过后,狂风肆虐,暴雨淫威。

不时传来房屋倒塌,牛羊死伤的报告。

养鸡养鸭和饲养肉鸽的工棚,更是无一例外,惨遭毁灭性摧残。

有些养殖户,都焦急地直接找镇长了。

直觉告诉我,台风压境了。

指挥部那头传来的消息,证实台风中心,将逼近我们温岭的石塘。

14:30,镇机关后院的大杉树吹倒了,“轰”地一声震响,办公楼好一阵抖动。

风越刮越烈,雨越下越猛。

关紧了门窗,还是有汩汩的雨水,从缝隙间,渗透进来。

会议室,办公室,都水漫金山了。

开始,我们几个还试图把门窗再关紧些,想把雨水挡在门窗外。

后来,一看不顶用,也就随它去了。

所好一楼是水泥地面,积点水也不怕。

15:00,指挥部指令,海塘、山塘和危房中的人员,必须在16:00之前撤离,无论如何,要首先保证人的安全。

这指令,体现了从“抗台”为主到“防台”为主的战略转变,体现了珍惜生命、关爱生命的人文关怀。

迅速贯彻,过细工作!

n (23)

16:00,各组汇总情况,再次证实,所有人员,已经安全撤出危险地段。

狂风暴雨还在继续,大家都在紧张而密切地关注着台风移动轨迹,希望它移出浙江沿海,离我们温岭远一点。

可是,17:00过后,我们已经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地,“云娜”姑娘是盯上浙江,盯上我们温岭了。

呼风唤雨的女魔头,像是要向谁证明她的魔力似的,码足了劲地呼啸,耍泼。

我已无法用确切的词语,来叙说暴风雨的猛烈程度,只感到天在转,地在摇,风在吼,雨在啸……一切,尽在风雨飘摇之中。

在我的记忆里,从未见过这般狂猛的暴风雨。

恰在这时,传来一个惊吓的消息,沙山村,还有一对渔民夫妇未回家。

有村民说,他们可能是悄悄出海捕鱼了。

这样的恶劣天气,海上搜寻与海上救护,都是极端困难的,该怎么办?

还是发动镇村干部和渔民朋友,分头联络,过细搜索吧。

相信,历经风浪的讨海人,应该有自救的本能。

不一会,就有村民提供线索,说那对讨海的渔民夫妇有手机,一定带在身边。

那就赶紧手机联络。

n (21)

现代通讯到底方便,电话那头传来消息,他们已经从玉环上岸,在朋友家里,安全着呢。

长舒一口气,先让悬到胸口的心回复平静。

还是渔民有经验,有自救能力,知道就近上岸。

同时,我又想到,乐清的渔民可以在我们温岭避风,我们温岭的渔民也可以去玉环避难。

人类社会,还是不分彼此,相亲相爱好哇!

真是感触良多,而又体会深切。

……

过后一段时间,大家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联系不上指挥部,也联系不上坞根以外的其他地方了!

说实话,有过一阵紧张,生怕成为孤岛。

幸亏,通讯很快恢复。

晚上20:30,指挥部传来确切消息,“云娜”台风,果然,正面袭击我们温岭市。

而且,就在我们与外界失去联络的那段时间,已悄然在石塘渔港登陆。

中心风力在12级以上,的确比1997年的11号台风还强劲,创了历史新高。

无法想像,石塘、松门那边,渔港毁损的惨状。

十分担心,东海村、胜海村的安危。

体会到了,什么叫揪心,什么叫焦急。

21:30,太平街道、石桥头镇那边传来消息,台风过境,损失惨重,但调度指挥还是有序的,暂无人员伤亡报告。

我也告诉他们,坞根这边,海塘安然,人员无损。

但狂风暴雨,还是没有减弱的迹象。

一直到22:30,风雨才稍稍收势。

这其间,已接到报告,渔区死亡已逾十人,全市估计损失十几个亿。

痛心哪!

23:00,施足淫威的“云娜”,这才裹着残云,悄悄溜走了。

指挥部通知,留下值班的和应急的,其余的先休息,以便投入下一步的赈灾、救灾。

23:30,我们艰难地回到温岭市区。

黑灯瞎火的市区,像是才经历过一场战乱,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断树残枝,到处是没过膝盖的积水。

还有好些车辆,被掀翻在路旁、墙角。

再也无法依照正常线路行走了。

几次绕道,几次熄火,好不容易,才摸回到市府大院。

前院,后院,横七竖八地倒了不少大树,进宿舍区的铁门也给堵住了。

我们试了试,那大树太沉,搬不动,只好从树枝中间,小心翼翼地钻过进。

小巷和楼道也积水,还有不少磕磕碰碰的杂物,摸索而行的我们,不时被绊倒、划伤。

总算摸索着走进可以避风雨,可以休息的宿舍了。

没想到,脚下一个打滑,摔倒了。

真见鬼,三楼宿舍,也进水了。

二楼的阿姨大约是听到我摔倒的声音了,擎了根点亮的蜡烛走上来。

借着烛光,我才看清,满室的积水,足有几公分深,在缓缓流动。

检查一下,门窗没破损。

那雨水,一部分是从门窗缝隙间挤进来的,更多的是从朝阳台的那扇稀松的木门底下钻进来的。

n (17)

还有一些雨水,是从楼上渗漏下来的,“吧嗒”,“吧嗒”,还在滴漏。

楼上,也一定漫进不少雨水。

积水中,还漂浮着不少树叶。

羽状的细叶,是从后院水杉身上刮掠来的。

扇状的大叶,又是从窗外银杏树上扯下的。

想清理一下宿舍的积水,又怕打扰了已经休息的邻居。

一天一夜折腾下来,大家都累垮了,我也累了,困了,先合个眼,明天再说吧。

风在摇窗,雨在叩门,“云娜”的阴魂还在挣扎,还在作祟。

但我已经问明,台风过境了。

风雨,再成不了气候。

可以放心睡一会。

2004.08.12/23:50:09

摄影:陈萱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云娜记忆之三:云娜施威》有 6 条评论

  1. 聃聃说:

    “云娜”压境,声色俱厉。那声,那形,那感受,写得很是贴切,让我今天看来还历历在目。提一颗心,吊一个胆,念着千家万户,农民渔民。丁君一小女子,本该关好门窗躲在屋里,却要如此地经风雨见世面,要知道险像环生,随时都可能有一块水泥板、一个花盆或者一张铁皮从天而降,想想真是后怕,想想父母官也真不好当呢。 

  2. 银杏树说:

    在我亲历的台风中,“云娜”台风是可怕的,造成的损失也是最惨重的。

  3. 大浪淘沙说:

    任你展开丰富的想象,也不会想到“云娜”会将几十条大型钢质渔船推上高高的神址塘,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偏偏在台风中发生了。大部分民房瓦片被吹走,一度造成了“温岭瓦贵”现象。

  4. 野菊花说:

    你好。这事我知道,我去现场看了。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无法想像。2004年8月12日晚上8时许,“云娜”台风在石塘登陆,停泊在松门礁山港区的100余艘渔船发生碰撞移锚,搁浅在神址塘的压石和堤坡上,由于搁浅潮位高,搁浅船只多,施救难度大,直到一个多月后的9月17日,搁浅渔船才全部解救下水。另外,“云娜”台风使渔区900户1076间房屋倒塌,近5000人无家可归。台风过后,新建房屋,修建房屋,的确是一度“温岭瓦贵”!

  5. 野菊花说:

    预计超强台风“灿鸿”11日上午在路桥到象山一带登陆,全市风力12级以上,并伴有大暴雨到特大暴雨。请严加防范。
    台州市应急办、市气象局
    2015年7月10日晚22时

    央视早间新闻:台风“灿鸿”今天中午在三门到象山一带登陆,全市风力12级以上,并伴有大暴雨到特大暴雨。请严加防范。

  6.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祈祷:台州吉祥,大家平安!
    金先生留言:后赏。要上海逛逛了。
    ——早安!借吉言,祈平安!
    我的预测不错!昨天我讲石浦登陆。
    ——大师先见,温岭有福,台州吉祥![微笑]
    张先生留言:主席早安吉祥如意[咖啡]
    ——张先生早安吉祥![微笑]
    乡贤仁凯留言:祈福!祈福!祈福!
    ——你在一线,辛苦了,注意安全!平安吉祥!祈福!
    杨计兵先生留言:“云娜”那次真的可怕!
    ——是的,至今记忆犹新。注意安全!
    我们昨天上午就做好防台准备了,物资已全部转移,工人也于昨天下午放假停工了。
    ——[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预防在先,万事大吉!
    孙先生留言:和我昨晚预测的一样。
    ——[微笑]大师先见,温岭有福,台州吉祥![微笑]
    乡贤傅先生留言:臺风喜欢光顾菲律宾、臺湾、闽北、温州、台州,不太满意涉足其他沿海地区,可五处苦不堪言呀!
    ——嗯,沿海多台风。
    老同学项爱玉留言:天佑台州!
    ——天佑台州,家乡无恙!你也注意安全,杭州有风雨吧。
    还好。
    ——这会,台州风雨也不大,台风北上了。
    李论先生留言:安全第一[抱拳]
    ——早安,安全第一![微笑]
    ——谢谢各位师友,祈福,平安!
    老同学沈跃平留言:xay:这次不是天佑,是聖护![调皮]
    xay:不是都一样啊!平安!
    ————[微笑]甚好,台州福地,灿鸿送雨水送清凉!
    老天作法天没佑,台州福地聖来保![呲牙]
    ——[微笑]高人吉言,圣保台州!
    椒江罗华鹏先生微信:自97年台风后,椒江江滨公园里矗起牛神碑,直面海门港。从那以后椒江真没看到台风了,估计这次“灿鸿”看到它也怕,只能擦肩向上再北漂。
    ——神牛!
    乡贤余其钊留言:祈福,平安!
    ——放心,我们的家乡是福地。祈福,平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