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娜记忆之二:风雨中的海塘花

2004年8月12日上午/暴风雨

这个“云娜”,枉有娇柔女子的名号,一点不温柔,十足的刚烈、乖张。

y (15)

昨晚,很想乘着雨后的凉爽做个好梦。

枯井泉涌,河塘涨水,鱼跃东海……

没想到,“云娜”台风,在半夜里,拉开了迅猛的攻势,几次把我从梦中惊醒。

今晨早起,“云娜”台风,更是公然挑衅,风声雨声,阵阵紧逼。

原定上午10时的电视电话会议,提前到了8时召开。

会后,检查过相关单位的防台工作后,紧着去分工联系的革命老区坞根镇。

那时,也就上午9时,离气象部门预告的台风登陆时间,还有10多个小时。

n (1)

可是,大雨已经近乎耍泼地倾泻,狂风也开始借势作威,呼啸着,盘旋着,鼓荡着,吹得行道两旁的大小树木,抽筋似的狂颠,就差没有连根拔起了。

沿街横拉竖挂的条幅广告,被狂风猛地撕裂,扯断,有凌乱飘落一地的;有紧紧缠绕在树梢和电线杆上的。

还有余下一截,在风中晃荡的,“哗哗”“啦啦”地鼓噪着,像是一群邪恶的妖魔,在疯狂地摇旗呐喊,助长邪恶。

真想一把扯下它们!

不知怎么的,我竟把这些残破的条幅广告,想像成了招妖的幌子。

……

公路两侧,那些高架在铁塔上的大型广告牌,曾是那么高大,那么坚固。

此刻,也不胜风暴,一吸一鼓地震荡着,仿佛不是钢架铝板,倒像是木架纸糊,眼看就要整体推倒了。

田野里,正在拔节上浆的甘蔗和绿锦缎似的晚稻,最是可怜。

生命的风帆刚刚扬起,就要被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猛可地扼杀了。

情知,那些不在我视野的瓜果、蔬菜,也一定被风被雨,早已零落一地,无助,又无奈。

10时,在“七一”塘、沙山塘巡查时,已能明显感到风雨的威力。

顶风迈步,只觉得阻力相当之大,抬腿迈步,十分吃力,真正体会到了举步维艰。

n (7)

换作顺风而行吧,又有一种立马被狂风卷走的感觉。

 

没办法,只得侧身行走。

就这样,也常有斜刺过来的雨点,石子般地砸在身体上、脸颊上,隐隐生疼。

幸好,裹了厚实的雨衣。

乐清湾,已整个笼在烟雨弥漫之中。

先前,渔民朋友曾指我辨认的蛏岛、虾岛,岩石,草木,清晰可见。

n (2)

 

现在,全灰蒙蒙的,不辨轮廓了。

有因风雨滞留的乐清渔民,急巴巴地张望着波涛汹涌的海湾,恳请摆渡的老艄公,再出海一趟,送他们回家。

老艄公为难地劝说道,这样的恶风恶雨,别说摆渡的小船,港务部门的巡逻艇都泊岸了。

“还是等风雨过后,再回家吧。”

乐清渔民,也是见惯风雨的,不再强行冒险,跟家人通过电话后,随着坞根的朋友走了。

隔海相望的渔民,本来,就是一家亲似的。

既然,一时回不了家,还是安心歇着吧。

近海作业的船只已经安全归航,整齐地停泊在海塘内避风。

渔民们还是不放心,又为船只加了多道固定的绳索。

海塘,是这几年新修的,看那坚固厚实的样子,应该是可以放心的。

但考虑到第一次经历强台风,大家还是分头认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不敢放过一个疏漏。

n (24)

有几处涵闸,是上个世纪建造的,有些让人担心。

镇村两级,均组织了以青壮年为主力的突击队,加强了检修与值机的力量。

 

我们又转到另一处海堤,也是新修筑的,用的是方正的条石,非常坚固。

堤内、堤外,长满芦苇等固堤植物,风雨中显得格外青翠。

海堤上,还遍地生长着一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植株娇小,形态却极其娇美。

更让我惊讶的是,她们竟然不怕狂风暴雨,依然挺立着。

这是什么植物呢?

我还从没见过呢。

出于对花花草草的热爱,也是对狂风中犹能挺起腰杆的小草的钦佩,我走近草丛细看了一会。

纤柔的草茎,直径不足2公分,高度也就30公分,叶片和枝条更是细碎而短小,实在看不出坚强、挺拔与抗争。

但她们的确很顽强,的确很挺拔,互相搀扶着,迎着风雨,笔直地站立着。

“坚强的小草!”

脑子里忽地蹦出小学生作文常用的句子,并且,忍不住蹲下身子,用手抚了一把。

嘿,发现秘密了,这小草并不柔弱,草茎是木本状的,很结实,很硬扎。

草叶和枝条,是肉质的,很肥厚,掂量之间,能感觉出一种厚重,一种沉稳。

再细看,小草底部宽大,顶部尖小,形成稳定的宝塔形状。

n (25)

那样子,与其说是一片小草,不如说是一棵棵树苗。

那些细叶短枝,又是紧紧搀扶,根根上扬,更像是小树了。

想到小草的坚强,你会觉得,地是一片人工栽培的幼松。

亲见娇小的植株,你会觉得,那是农家房前屋后的扫帚秧(地肤,一年生直立草本花卉)。

再看红、黄、蓝、绿的色彩,你又会联想到,这是书案上供奉的金枝玉叶(齿苋树,马齿苋科,马齿苋树属,多年生常绿肉质灌木)吧。

“这小草真是好看。海堤也种观赏植物,真有雅兴。”

“这不是我们栽种的,是它们自己生长的。”

n (12)

一旁渔民朋友说,这可不是一般的观赏植物,是一种很好的护堤植物。

 

“这么娇小的植物,也能够护堤?”

“可以呀。这种小草的根系很发达,会像龙爪似的抓住砂石、海塘。又特别适应盐碱环境,年年都能旺盛生长。卫护海塘,是非常称职的。”

“哦。这叫什么草?”

“不知道书上叫什么,我们管它们叫海塘花。”

“海棠花?这是海棠花?”

“不是海棠花,是海塘花,简称塘花。”

“哦,是海塘花。好听,也很贴切。”

是啊,能够卫护海塘,又长得千媚百娇,可不是开在海塘、美在海塘的海塘花。

n (8)

昨天,在胜海村的小箬海塘,还见过一种更娇小的草本植物,红红的,绒绒的,也说能卫护海塘堤坝。

当时,我忘了问小草的芳名了。

会不会也叫海塘花?

我想,是的。

 

海塘花,娇小而不柔弱,艳丽而不轻浮,默默地履行职守,尽力地卫护海塘。

所以,深得渔民朋友的喜爱,赋予她们如此诗情画意的美名。

“海塘花,开在海塘的花。”

“ 海塘花,美在海塘的花。”

“海塘花,还是扎根海塘的花,卫护海塘的花。放心吧,有海塘花在,就有海塘在。”

“好。有海塘花在,就有海塘在。”

n (20)

近12点了,我们才离开海塘。

吃中饭时,各路消息汇集,海塘无恙,涵闸无恙。

最要紧的是,该撤离的人员,都已安全撤离。

大家感到几分欣慰。

这时,我又想起了美丽而坚强的海塘花。

仿佛听得她们在风雨中大声宣称:“云娜”,你这化作美女的恶魔,我们并不怕你,我们定会战胜你的!

我相信。

有海塘花在,就有海塘在!

因为,这是富有防台经验的渔民朋友告诉我的。

n (15)

 

2004.08.12/12:24:08

摄影:陈萱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云娜记忆之二:风雨中的海塘花》有 24 条评论

  1. 聃聃说:

    又见这种小草,久遗了半个世纪的小草。我在一篇小说里写过的。乐清人管它们叫“涂米”,生命力极强,不怕盐,不怕碱,不怕强烈的光照,不怕潮水和台风,倒是有一种精神。
    拔它们来可以喂猪,也可以沤肥。平时倒看不出有这般美的,大该在海塘上生长的条件比海涂上好,所以也越长越美了。

  2. rabo说:

    感谢钱老师告诉我们“海塘花”另外的名字。说明在狂风暴雨中,生命力旺盛的就是这些“底盘”较低的小草。

  3. 银杏树说:

    蒋老师来信,他们那儿也有海塘花,是景天科植物。具体学名,还没查到。期待着。

  4. 古月女墙说:

    http://www.wlin.net/news/Files/upfile/200572915552368.jpg
    海英菜,叶子采摘下来晒干,煮熟,凉拌后是很好的野菜!

  5. 银杏树说:

    古月老师到底见多识广。海英菜,这名字也好听,海边的落英,海边的野菜。不用说,味道好,营养好。我也终于可以肯定,海塘花,学名盐地碱蓬,又称黄须菜,海英菜。在温岭渔区,它的大名叫海塘花。谢谢古月老师。希望能给我们拍些海塘花的生长照片,特别想看到她们美丽的小花和黑芝麻似的种子。

  6. 古月女墙说:

    以后喊我”古月”就可以了,呵呵……晚上特意查了下:海英菜属蓬科,学名碱蓬,确实存在黑芝麻似的种子,种子还可以炸油,因为我这里的酒席上经常有这样的冷盘,所以我知道它叫海英菜,要是哪天去记得带相机,我一定照办.

  7. 古月女墙说:

    属石竹亚纲,石竹目藜科,碱蓬属, 一年生草本.

  8. 银杏树说:

    谢谢古月,还这么认真,查到石竹亚纲,石竹目藜科,碱蓬属, 一年生草本,……太专业了,像个植物学家。期待你的照片。

  9. 古月女墙说:

    我今天特意询问了下当地的渔民,第三页第一张图片中后面跟松树那样的纯绿色的小草连云港当地人叫”野蒿”,叶子与”盐蒿”差不多,但不会开花结果.

  10. 银杏树说:

    谢谢古月。原来是两种植物。不过,海边的野蒿,与山地上看到野蒿,还是有些不同。你博客上发的海塘花,我也欣赏了。非常感谢。下次如果看到海塘花的种子,也请拍几张,分享了。

  11. 蓝莓说:

    盐地碱蓬,为藜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又名碱蓬、盐蒿、龙须菜等。自然生长在盐田、海涂,富含人体所需的胡萝卜素,碘,铁食物纤维等微量元素,是一种天然的绿色保健蔬菜。还有药用价值,利尿、止咳,祛痰,平喘,解表,祛湿、杀虫,止痛,消肿,还可治慢性气管炎,风寒感冒,风湿关节痛,……有开发利用价值。

  12. 古月女墙说:

    丁兄图片中前面那个叶子发红的就是海英菜,可能是家乡海英菜的品种魁头比我拍的大,7月份的叶子应该由绿变红了,这海英菜的(叶子-花-种子)是不是三位一体,很想请教一下来这里的行家?

  13. 古月女墙说:

    蓝莓兄:”龙须菜”是不是在我这里叫”海发菜”的那个?海发菜在我的播客里有冷盘的照片.我知道”发菜”在大西北是很有名的.

  14. 蓝莓说:

    海发菜就是龙须菜,海藻类的海洋植物。能发几张原始植物的图片吗,还没添加料理的。你说的发菜——也叫陆发菜,听说过,早几年很风行,广东人掀起的风波,因为发菜音谐发财。害得西北草原挖了个底朝天。还是提倡吃海发菜的好,既营养又环保,而且,同样有发财的彩头呀。

  15. 银杏树说:

    海塘花(海英菜)的叶子、花朵、种子,各具特性的,古月怕麻烦了吧。海塘花的叶子,条形,半圆柱状,直伸,或不规则弯曲。你拍的叶子直伸的,我拍的是弯曲的。海塘花的花朵,腋生团伞花序,通常3-5花,在分枝上再排列成有间断的穗状花序;花被片卵形,稍肉质,边缘膜质。花果期7-10月,这个时候正好能看到它们的小花。我想是淡绿色的。海塘花的种子,未成熟时,包于花被内,果实成熟后种子露出。种子横生,双凸镜形或歪卵形,有光泽,表面具不清晰的点纹。估计是黑黑的。可等海塘花干枯了,像打芝麻似地采集。有些麻烦。

  16. 蓝莓说:

    能发几张原始植物的图片吗,还没添加料理的。

  17. 古月女墙说:

    没有问题,一定照办,其实没有什么料理,就是开水烫一下,加酱油,蒜泥(夫人是地道的连云港人),但我喜欢加醋,蒜泥.

  18. 古月女墙说:

    感谢丁兄,芝麻那样的黑点我有看见,我的设备不太好,明天拍试试.

  19. 银杏树说:

    那就先致谢了。海发菜,温岭话怎么叫——老家人也叫它海藻,市场上应该有卖的吧。就是不太见端上餐桌。其实,是很好的海洋蔬菜。海塘花的花朵、种子,大约都很微小,是不好拍。实在没办法,可能捋下来,拍静止的要容易些。

  20. 银杏树说:

    谢谢古月,看到你拍的海塘花种子了,是有些像黑黑的芝麻,或许更像荞麦;也看清了连云港渔民俗称“野蒿”的碱蓬了,与海塘花还真是有区别的。前者的花叶好像瘦小些。是吧?不过,也很好看的。欣赏了!

  21. 古月女墙说:

    出差了几日,那个海发菜暂时先欠帐了!

  22. 银杏树说:

    欣赏连云港的海塘花,已经要感谢你了。海发菜的照片,不急的。

  23. 野菊花说:

    傍晚,转此旧稿到微信。
    台风前奏或许温柔浪漫,还是不能大意。
    林奕先生留言:[憨笑]基本预测差不多(这又不是打枪可以“三点成一线”)
    ——[微笑]
    王老师留言:台风来了,注意安全!
    ——谢谢王老师,你也注意安全!
    金文荣先生留言:台风有鬼!总夜里来
    ——这次没鬼,明天中午来[微笑]
    石浦上岸[偷笑][偷笑][偷笑]
    ——追风时,还要注意防范!
    不追了,谢谢关心!
    ——已有收获,可以了。
    孙联忠先生留言:我预测象山石浦登陆[呲牙]
    ——[强]明天中午登陆。
    ——谢谢各位,关注台风,注意安全!

  24. 野菊花说:

    刚刚收到的防台信息:7月罕见9号超强台风今晚至明晨正面袭击我市,市防指启动一级响应,全市进入紧急防汛期,请市民不外出,收悬挂物、固门窗、备食物水,遇险拨110。
    台州警方提醒:今年第9号台风“灿鸿”将对我市造成严重影响,请广大市民尽早尽快做好防台工作,尽量避免外出,关紧门窗,远离危险区域,谨防高空坠物,注意交通安全,确保人身财产安全。
    温岭朋友说,央视追风己追到石塘[咖啡]美国预警温岭石塘登陆,韩国预警乐清登陆,日本预警临海沿江登陆,香港预警温岭石塘登陆,台湾预警临海桃渚登陆,中国预警乐清登陆,浙江预警玉环登陆,看看到底哪个准。
    央视晚间新闻报道,“灿鸿”台风,预计明天中午,在温岭至象山一带登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