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娜记忆之一:沐浴豪雨

2004年8月11日/晴转雨。

y (12)

今天,一整天都沐浴在雨中。

我是说,我的心情——盼雨,喜雨,闯雨……。

凌晨,窗外响过急遽的雨声,有地面濡湿为证。

但这雨,就只下了一会。

再来点雨吧,缓解旱情,来点凉爽,我这样默祷。

这雨,还会不会下?能下大吗?

看会早间新闻吧,过后,就有气象预报的。

忽听得,台风“云娜”,将要光顾浙东南沿海。

好家伙,真有痛快的大雨。

那就快来吧!

y (10)

那一刻,我真的只想到,台风,会携来我们渴望已久的雨水和清凉,就这么简单。

上午,去石塘镇的胜海村。

我对自己说,若是真有台风雨,我们可就是远迎的使者了。

胜海村,在行政区划调整前,属于箬山镇,与大奏鼓发源地的里箬村是隔壁邻居。

这也是一座滨海的石头渔村。

渔区,土地资源,总是特别珍贵。

村庄,房舍,街巷,便多紧紧相连,彼此依偎。

y (29)

胜海村,不仅邻近里箬村,与东海村,也像亲兄弟似的肩并肩,紧挨着。

经过东海村时,我就又看到了村外月牙儿弯弯的海堤。

月牙儿似的海堤,围出一片月牙儿似的海湾,风平浪静,颇显安定。

往日里,忙着欢送渔船起航耕海的港口。

这会儿,成了迎接渔船抛锚避风的港湾。

泊岸渔船,密密排列,合着微风,轻轻摇摆,像是打着节拍,轻哼歌谣,即兴起舞。

港湾一侧,是飞檐画栋、色彩绚丽的天后宫。

y (18)

这是温岭现存几座历史悠久的天后宫之一,深为文物部门和当地渔民所器重。

去年4月间,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冰雹,袭击了石塘镇。

渔船,民房,多有毁损。

天后宫,也在冰雹灾难中,严重受损。

冰雹过后,渔民们顾不上抢修自己的房子,不约而同,先去抢修天后宫。

不少渔鱼,还捐出了自家的砖瓦、木料。

一时,传为美谈。

浙江电视台影视文化频道的记者,专门赶来石塘渔区,制作了一个感人的专题纪录片。

y (31)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走进这座渔区圣殿——天后宫。

闽南风格的宫庙建筑和渔区特有的天后(妈祖)信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天后同时受供的,还有平水禹王,就是远古传说中的治水英雄大禹。

在渔区,还有专门的平水禹王庙。

听渔民朋友说,天后(妈祖)与平水禹王,都是渔区守护神,都是海神、水神。

但又各有神职,天后(妈祖)重在海上护航救助,平水禹王(大禹)重在陆上防洪治水。

台风来了,天后(妈祖)主要负责海上巡查,召唤渔船及时回港避险;平水禹王(大禹)主要负责渔港巡查,保护避险船只安全。

渔民感恩海神、水神,虔诚祭拜神灵,及时修护宫庙。

……

y (30)

沿天后宫右侧的石台阶上去,就是胜海村了。

抬眼所见,均为高低错落的石头民居。

有鹤立高耸的碉楼炮台,也有四墙围合的渔家庭院。

而更多的,是沿着窄窄的石板小巷,一字儿排开的简朴石屋。

渔村的房屋,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抗台防风。

块石,石板,就成了理想了建筑材料。

石墙基,石墙头,石门墩,石门坎,石窗台,石窗棂……

屋顶上,用来加固的,还是规则或不规则的块石、片石。

真是名副其实的石头镇,石头村!

可就是这样的石头镇、石头村,渔民朋友并不敢轻视防台。

“云娜”姑娘,还远在菲律宾呢,敏于风暴的渔民朋友早已忙着应对准备。

家家户户,一方面,召回渔船,停泊避险;另一方面,加固屋顶,关闭门窗。

当然,这种忙碌是有序的,淡定的,坦然的。

毕竟是讨海闯海渔民,见惯了狂风暴雨,见惯了惊涛恶浪。

有几位年长的阿婆,还忙里偷闲,玩起一种叫“胡牌”的狭长纸牌,一点看不出对“云娜”姑娘的惧怕。

她们还开玩笑说,云娜”姑娘真要来吗?

来了,我们也不怕她。

我们跟她打”胡牌”,给她个下马威!

真是信心满满啊!

……

y (16)

村干部,更是指挥有方,调度到位。

女村长是一见到我就说,台风要来了,我们已作部署。

昨天,通过海上通讯工具“单边大”,召回了出海的渔船,一只也没拉下。

 

我说,刚才进村时,已经看到了,港湾一溜渔船。

女村长说,你看见的,是东海村的鱼塘吧。

那里,有我们村的避险船只,但更多的渔船停泊在我们自己的海塘。

原来,胜海村也建有海塘,叫小箬海塘,也是一处很安全的避风港。

y (23)

“带你去看看吧。”

“好。”

小箬海塘,比东海村的海塘要短得多,也就二十来米。

但地形地势比较险峻,海塘,就筑得又高又坚固,很像大型水库的水闸堤坝。

海塘里,也泊满了避险的船只。

 

相比东海塘的宁静,这片海湾有些激荡。

站在海塘上,能明显感觉到海风海浪的张狂,渔船一刻不停地颠簸轰响。我有些担心。

女村长说,不怕的。

y (1)

 

 

渔船,只要不挤在一起互相碰撞,随波震荡,是一点危险都没有的。

看这些渔船,打扮得有些古怪,密密麻麻的,插满了三色小旗,红的,黄的,怎么还有黑色的。

听得女村长的一番解说,我才明白,这是一批捕虾船。三色旗,是张网捕虾时的标志,渔民们称它为“留刺旗”。

眼下,正是捕虾的好时节。

这些渔船,已做好出海捕虾的一应准备。

因为,台风来袭,才被迫暂停出海。

台风未到,对渔民来说,损失已经造成。

说话间,海风较先前增大了,海浪也高涨了,小箬海塘,不胜惊涛似的好一阵战栗。

女村长说,这回的台风有点像样了,是真的要来了。

我问,你们常在海边住,怕不怕台风?

她说,不怕。

这几年,都不见台风的影子。

今年,更是雨也不下,我们的山塘早没水了,水井也十有九是枯眼井。

胜海村,有一眼古井,是民国二十年(1931年)挖掘。

井水清冽甘甜,宛若甘泉。

村民希望甘泉永不枯涸,便称此井为“望泉井”。

遇上干旱,望泉井,也快成枯眼井了。

话语之间,也有希望台风带点雨水的意味。

y (26)

这“云娜”姑娘像是听到了,还真的送雨水来了。

10:30,当我们从胜海村返回时,石塘镇所在的雷公山麓,响起了滚珠似的阵阵雷鸣。

随后,就是酣畅的大雨泼洒下来。

地面,很快有了积水和透亮圆润的水泡。

依着农人渔民的观雨经验,这会是一场涨了小河涨大河的大雨。

也就十几分钟后,车子在雨中穿行,已能冲起“外八字”辐射开去的强劲雨瀑。

再行一段,雨更大了,整个车身,就好像在洗车行接受喷淋式冲洗。

四围的玻璃上,全是往下流淌的雨幕。

窗外,什么景色,也看不到了。

除了雨声,就是雨雾。

车前窗的刮雨器,飞速开合,尚不能尽职,都有些急躁地乱打拍子了。

能见度越来越低,不得不放慢车速。

我们满以为,能将这豪爽的大雨一路带回太平,带给翘首祈雨的市民。

哪承想,车到松门,就已雨脚渐歇。

湖漫水库上空,更是蓝天明净,白云悠悠。

因为,长时间干旱,湖水退缩回落,露出湖畔大面积荒草地。

附近村庄的养牛户,正在湖畔草地放牧。

真令人哭笑不得,湖漫水库成草原牧场了。

再不下雨,怕是湖底都要朝天了!

再下点雨吧,再下大一点吧!

……

y (28)

中午,总算,又下了一阵子雨。

这回,是下在市区,地面濡湿了。

可惜,还是阵雨,短促的阵雨。

下个十来分钟,就又收起了雨线。

下午,参加理论报告会,水利局长谈水资源保护,还是没离开雨水。

水利局长说,去年6月下旬以来的干旱,是1967年特大干旱之后最严重的一场干旱,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干旱。

山塘水库,全线告急。

再不下雨,湖漫水库,至多,能坚持40天。

会场一片唏嘘:没水喝了,那怎么办?

……

y (14)

此后,是台风预报。

“云娜”姑娘,还在海上闲逛,离我们还有600多公里。

也没说,“云娜”姑娘,就是冲着浙江来的。

更没确定,“云娜”姑娘,是要到我们温岭来观光的。

又见窗外阳光明艳,大家就想到,前不久,虚晃一枪的“蒲公英”。

忍不住,一阵哄笑。

有人还开了句玩笑:“云娜”姑娘,来点台风雨吧,我们欢迎你!

话是这么说,防台,还是不敢大意,不能延误。

会后,分头部署,积极准备。

晚饭后,天边的云层是集聚起来了,可还没有马上就来雨的迹象。

我们相约,去虎山(温岭市区一座公园)散步。

走不几分钟,有豆大的雨点砸下来了。

但我们并没被吓倒,一边继续往山上行走,一边兴奋地说,下点雨好,就怕你下不大,下不久。

这雨吧,真就不争气地马上收势了。

又前行几分钟,来了一阵更密集的雨。

不过,也是眨眨眼睛,就收起了雨线。

y (13)

我们并不躲雨,还是往山上走去。

心思,淋点雨也无妨,正好冲冲凉。

走到第二个平台时,第三阵雨浇下来了。

这回,有些情势了,雨点大,雨声响。

山上,跑下不少市民,喊我们快去爬满紫藤的凉亭躲雨。

已经来不及了。

那雨水,比淋浴笼头还带劲,三下二下,就把我们全淋湿了。

反正淋湿了,也就不跑不躲了。

干脆淋个透,淋个痛快。

我们迎着大雨上行,孩子戏雨般的较劲、顽皮。

这雨,也是孩子气,看我们喜欢呢,偏偏不下了。

可到底又耐不住,还想跟我们开玩笑,便又不时“沙沙沙”的来那么一阵子。

下下停停,停停又下。

前后一个小时里,我们享受了六场阵雨的洗礼。

头发,衣裤,鞋子,全湿透了。

有人是新买的皮鞋,被雨水一泡,早发软了,有些心疼。

我穿了“前头卖洋姜,后头卖皮蛋”(前露脚趾,后露脚跟)的凉鞋,不怕湿。

那份沐雨的开心哪,多少年未曾经历了。

寻思着,也就孩子时的闯雨,可以比拟今晚的快乐。

林君他们也感叹说,还是孩子时,尽兴地闯过雨。

长大了,就再没有像这样尽兴闯雨了。

“闯雨好!”

“淋雨过瘾!”

“老夫聊发少年狂!”

“哈哈……少年狂,少年狂!”

……

我们就这么嬉笑着,在雨中慢悠悠、极享受地行走着。

看看天色晚了,才下山。

y (19)

走过府前街时,引不少惊喜、惊讶的眼光。

雨中的行人,尽管,有两人、三人合用一把伞的,但毕竟是有遮挡的。

没有人,像我们这样,全身濡湿的,还不赶快躲雨。

自然,引人注目,成为晚景了。

“看!”

“他们在干什么?”

……

y (27)

知道是在看我们,说我们。

可我们几个,还是不慌不忙,沐雨而行。

走到后院宿舍区时,又是“哗啦啦”一阵大雨。

这回,我们看看四周没人,一个个干脆扯开嗓子,大声喊叫。

“呵,下大雨喽!”

“呵,快来闯雨!“

“来吧,暴风雨!”

“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哈哈……”

y (33)

戏雨,闯雨,我们都有些玩疯了。

回到宿舍,匆匆冲洗一下,忙坐在电脑前,赶紧记下这闯雨的兴奋。

窗外,又响起欢快的雨声,好开心。

“云娜”姑娘,你会如愿地带给我们更多雨水,更多凉爽么?

可千万千万别乱发脾气。

更不许你,借势耍威风。

记住了,“云娜”姑娘,我们只要雨水,只要凉爽,不要风暴,不要成灾!

最好,为渔民朋友带来丰收的渔讯!

y (11)

2004.08.11/22:24:08

摄影:陈萱

此条目发表在亲历台风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云娜记忆之一:沐浴豪雨》有 8 条评论

  1. 聃聃说:

    渔村很美,小径、石屋别有情趣。写风闻其声,写雨见其形,而写盼雨和忌风暴又见其心。

  2. 银杏树说:

    这时候,根本不知道“云娜”会成灾。还只当是送雨水送清凉来了。

  3. 大海说:

    “云娜”,台州人是不会忘记的啊,曾经带给我们不小的破坏啊。不过,雨还是好雨。

  4. 野菊花说:

    “云娜”台风的记忆,真的非常深刻——这辈子是不会记忆了。
    晚上,单位组织看冯小宁的《超强台风》,里头有不少真实的镜头,有些就是浙江沿海抗击台风的纪实镜头,记起亲历台风的许多事……
    这两年很好,台风总是送来我们急需的雨水和清凉。可谓风调雨顺。

  5. 大浪淘沙说:

    相信“云娜”台风给予一些人的记忆是永远也磨灭不了的。

  6. 野菊花说:

    是啊,云娜台风的记忆,是深刻而难忘的。你们在抗台第一线,又是在风口浪尖的渔区,记忆一定更为深刻。什么时候听你讲讲抗台的故事。

  7.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灿鸿”飞来,注意防台,安全第一!
    诗人张锋留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豪情虽有万丈,但也要注意安全哦![微笑][握手]
    ——[微笑]谢诗人提醒,防台无小事,安全第一![微笑][握手]
    潘老师留言:呵呵,谢谢丁主席!暴风雨来临前,祝安康!
    ——谢谢潘老师,注意安全,师生同乐!
    ——谢谢各位,十年前旧稿,应个景,提个醒,关注台风,注意安全!
    李主席留言:呵呵丁主席好文彩!![抱拳][抱拳][抱拳][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李主席鼓励,到家了吧,假期快乐![微笑][玫瑰]
    谢谢丁主席!临时决定推迟些回老家,在这写点东西。望您多多保重![玫瑰][玫瑰]
    ——辛苦了,注意安全![玫瑰]
    乡贤陈蒙江留言:台州本是吉祥地,希望台风转向,吉祥平安!
    ——高人吉言,吉祥平安![微笑]

  8. 野菊花说:

    新华快讯:“灿鸿”已升级为超强台风,最大风力可达16级,预计今夜至明天在福鼎至象山沿海登陆,浙江沿海列车已停运。详见 http://www.xhqm.cn

    省防指:9号台风(灿鸿)预计10日晚至11日在我省登陆,并带来强风暴雨。请关注台风消息,根据气象预报,储备食品和水,减少外出,远离危险区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