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行走散记之三十五:扎什伦布寺(下)

7月14日上午/晴

l (8)

“看了那么多的班禅灵塔、祀殿,也该有班禅宫殿吧。”

“有啊。那片白色建筑,就是班禅宫殿。”

班禅宫殿,藏语叫班禅拉章。

因为,措钦大殿的别称是红宫,班禅拉章也叫白宫。

这多半是受了布达拉宫分红宫、白宫的影响。

在建筑风格上,班禅拉章更接近藏族民居。

整幢建筑呈品字形,当中为正殿,两边是对称的厢房。

厢房,是木构架的两层楼。底层架空,只是通道或杂物间。二楼是连廊,与正殿相通。

正殿,是花岗石垒筑的四层碉楼。

班禅大师的起居室、会客室、办公室和佛堂、经堂等,均集中在正殿。

跟东西厢房相比,正殿要华丽得多,墙体上有多个金灿灿的法轮,屋顶上,还有一排气派的金瓶、金幢。

但楼层低矮,门窗也简朴。

l (5)

真是难以想象,这就是班禅的宫殿。

天井,倒是很大。

原先,大约是班禅们休息散步的地方。

现在,已辟为露天茶室。

东西两端,各架了一副太阳灶。

缪先生说,这就是西藏“阳光计划”推广的太阳灶。

乌黑的抛物面,对称地向上伸展,像停歇着的大蝴蝶,也像卫星地面接收器。

正有学僧在烧开水。

两把茶壶,轮流上架,一提一壶,一提一壶。

地上摆放的一长溜热水瓶,很快被注满,很快被提走。

天井的西头,放了一排长条椅。

l (6)

就是早年大会堂、影剧院的常见的靠背长椅,用木条制作的,红棕色,很眼熟。

两位穿戴华丽的老阿婆,正在品茶闲聊,神情极其娴静,透露出知识老人的特有气质。

还有一种旧贵族的气质。

入藏三天,所见的藏族老人,多是匆匆行走的朝圣者。

眼前的两位老人,显然与众不同。

古修拉说,这两位老阿婆是来寺院静养的,有些时日了。

每天品茶闲聊,享受阳光。

“也要诵经学法么?”

“是啊。常见她们与大师傅交流来着。”

“会不会是有学问的古修娜?”

“说不准。但一定精通佛学,不是一般的朝圣老人。”

本想过去打个招呼。

一看老阿婆正聊在兴头上,也就免了。

l

攀上窄窄的木扶梯,继续参观班禅拉章。

木扶梯的油彩已经全部脱落,露出道道细密的树木纹理,像岁月老人苍老而智慧的额头。

铺着木板的走廊,随着我们的脚起脚落,吱吱扭扭地呻吟,像是不胜重负的叹息,又像是急于要告诉我们一些故事。

什么故事呢?是关于这座宫殿的建筑呢,还是关于曾经住在这座宫殿的历代班禅?

“这建筑有几百年了吧?”

“250多年了。这是六世班禅主持建造的。”

“就是那位唐卡画中既穿僧装,又穿朝服的额尔德尼么?”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看过六世班禅的唐卡画像?”

“嗯,看过。八角街有不少销售唐卡的商店,有很多精美的唐卡,其中,就有六世班禅的画像,要价特别高,说是清朝的,是稀世珍品。”

“那些多半是后人仿制的。倒是真有六世班禅的传世唐卡,在故宫博物院珍藏着呢。那才是真正的稀世珍品。”

这就又引出了六世班禅的传奇故事。

六世班禅,法名额尔德尼·罗桑贝丹益西,意为吉祥、智慧的活佛。

l (11)

乾隆三年(1739年)转世,三岁坐床。

乾隆四十年(1780年),奉命进京,庆贺乾隆皇帝七十大寿。

同年,在北京黄寺圆寂。才只49岁。

虽然英年早逝,但六世班禅在藏传佛教史上的地位和声望是极高的。

他对八世达赖的培养,他对扎什伦布寺的扩建,他对清廷的臣服和对乾隆皇帝的忠诚,都为史学家、佛学家所称道。

“六世班禅对祖国统一大业的贡献,也是功不可没的。”

1774年,英国派遣所谓的“西藏通”间谍波格尔潜入西藏,借口加强商业联络为由,企图与西藏建立国家级的外交关系,破坏中国的统一。

六世班禅一下子就识破了波格尔的阴谋,坚决拒绝。

就在波格尔一行,沿着古代商路,一路北行到达不丹,将要踏进中国领土时,六世班禅派出特使,交给波格尔一封波斯文书写的信件。

那上面明白无误地写道:西藏,从来就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西藏的一切事务,从来只听中国皇帝的圣旨。

现在,我们的皇帝让我转告你,中国的领土不允许任何外国人侵略;中国的内政不允许任何外国人干预。

l (7)

未入藏,先碰壁,波格尔觉得很没面子。

但他还是不死心,还是厚着脸皮踏上了雪域圣地,还千方百计拉拢六世班禅,均遭到六世班禅的严词拒绝。

波格尔在西藏逗留四个多月,终是劳而无功,只好灰溜溜地逃离西藏。

在波格尔回国复命时,六世班禅又交给他一封信,再次郑重声明:西藏,永远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西藏,永远服从中国皇帝的统治。我们绝不做任何有损国家统一、有损皇帝形象的蠢事。

面对伸向雪域西藏的魔爪,面对企图分裂中国的敌对势力,六世班禅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可谓斩钉截铁,铮铮铁骨。佩服!

六世班禅以他对清朝政府的耿耿忠心,对祖国统一大业的坚决维护,赢得了朝野上下的一致好评,也得到了乾隆皇帝的特殊嘉奖。

1780年,六世班禅接旨,准予进京参加乾隆皇帝七十大寿庆典。

乾隆皇帝在承德避暑山庄,专为六世班禅建造须弥福寿寺,供其入觐时居住。

不说佛寺的庄严雄伟,光这须弥福寿寺的命名,就可看出乾隆皇帝对六世班禅的器重。

那是祝福六世班禅,像吉祥的须弥山那样多福多寿。

须弥福寿寺,还暗合了扎什伦布寺的别称——吉祥须弥寺。用心良苦啊。

故有人将扎什伦布寺称为班禅寝宫,而将须弥福寿寺称为班禅行宫。

l (17)

为了迎接六世班禅,乾隆皇帝又赐给北京的西黄寺,作为六世班禅的安禅之所。

只可惜,因为长途奔波和水土不服,六世班禅在当年秋天,就染疾圆寂了。

乾隆皇帝赐黄金70000两,为其建造灵塔。

又命宫廷画师,为其制作唐卡画像,供僧俗瞻仰。

六世班禅的唐卡画像共有两幅。

一幅是僧装画像。

六世班禅身着黄色僧袍,全跏趺坐,在无量寿佛、大威德金刚、宗喀巴大师和吉祥天母的卫护下,为僧众传教说法。

这是对六世班禅宗教领袖地位的确认。

另一幅为俗装画像。

在这幅唐卡画中,六世班禅依然是贤德高僧形象,却是头戴红顶官帽,身着黄色朝服。

这样的装束,比一般的朝廷命官规格都高,足见乾隆皇帝对六世班禅的尊重与恩宠。

“难怪扎什伦布寺要专辟汉佛堂,专供乾隆皇帝画像了。乾隆皇帝对六世、七世两代班禅,都是宠爱有加啊。”

“是有这个因素。包括建造这座班禅拉章,也得到清皇朝的大力支持。”

“这么一座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班禅拉章,因何冷冷清清的,少有参观者呢?”

“哦。那是因为这里已经辟为经学院僧舍,平时不对外开放。”

“那班禅喇嘛住哪里呢?”

l (16)

“住在新宫。新宫很漂亮,环境特别幽雅,还有许多珍贵文物,是1954年中央政府拨款,十世班禅主持修建的。”

“那一定也是园林式的宫殿喽。”

“是啊,班禅新宫是后藏的罗布林卡,也叫班禅夏宫。”

“红宫、白宫,冬宫、夏宫,班禅与达赖,还真是不分彼此呢。”

“就是。在西藏,有这样一句谚语,天上的太阳、月亮,地上的班禅、达赖。他们本来就是不分彼此的亲兄弟。”

古修拉告诉我们,虽说扎什伦布寺是班禅的住锡地,可最早创建扎什伦布寺的,却是一世达赖。

一世达赖根敦朱巴和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克珠杰,同为藏传佛教格鲁派(亦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大弟子。

师徒三人,为藏传佛教的传播与发展,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在藏族信教僧众中,享有崇高威望,常被称为“尊贵的师徒三人”。

“达赖、班禅虽然是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但作为个人关系,从来都是师长幼徒,情同手足。”

班禅方面:一世班禅为一世达赖之师;四世班禅为四世、五世达赖之师;五世班禅为六世、七世达赖之师;六世班禅为八世达赖之师;七世班禅为九世、十世、十一世达赖之师;八世班禅为十三世达赖之师。

达赖方面:五世达赖为五世班禅之师;七世达赖为六世班禅之师;八世达赖为七世班禅之师;十三世达赖为九世班禅之师。

“真希望这种和睦的师徒关系,能够绵绵延续,就像佛祖与阿难、迦叶。”

l (15)

古修拉的话寓意深长,我们听得明白。

“我们也如此祈愿。”

下一站,我们去扎什伦布寺的中心佛殿——措钦大殿。

措钦大殿,始建于1447年,历时12年才建成,是扎什伦布寺年代最久远的建筑。

面宽九间、进深七间的措钦大殿,还是扎什伦布寺规模最大的建筑群。

大殿前部是大经堂,有500多个平方,可容纳2000余名喇嘛,集体祷诵经文。

古修拉说,这是全寺僧人讲经布道的场所,也是高僧大德辩经的地方。

“以前,这里是不允许女子进入的。”

“为什么?不说佛界不分男女么,怎么也歧视妇女?”

“那倒不是。大约是怕吓着女信徒吧。辩经,往往言辞激烈,还要辅以夸张的肢体语言。看上去有些像比武。”

我想,其中一定还有其他缘故。

古修拉作如是解说,是顾及我也是原本不能入内的女子啦。

“现在,是不讲究避讳了。你看,那么多女信徒,一样在大经堂参观、朝拜。”

大殿中间是班禅宝座。

l (14)

信教僧众经过这里,都要虔诚地顶礼膜拜。

有的,还会长跪不起。

大殿后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殿,分别为释迦牟尼殿、弥勒殿、度母殿和护法神殿。

供奉的佛像,都极其珍贵,也都非常精美。

释迦牟尼殿主供的一尊鎏金铜铸佛像,是四世班禅时代的造像。

年代之久远,造像之精湛,佛像之高大,已经弥足珍贵。

可古修拉告诉我们,更为珍贵的是佛像的特殊装藏。

佛像体内,有释迦牟尼的舍利,有西绕森格大师(一世达赖的经师)的头盖骨,还有宗咯巴(格鲁派创始人)大师的头发。

“够珍贵吧。一点不输于大昭大、小昭寺的释迦牟尼等身金像。这是我们扎什伦布寺最神圣、最珍贵的佛像。是镇寺之宝。”

因为佛祖的崇高地位,释迦牟尼殿是扎什伦布寺举行重大法事的圣殿。

十世班禅法体告别仪式和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仪式,都在这里举行。

措钦大殿的二楼,有宽绰敞亮的回廊,四周墙壁上全是精美的壁画。

有千姿百态的万千佛像,有题材广泛的经变故事,也有弘扬世俗伦理的各种图示。简直就是启蒙教育的绘图百科。

l (13)

像这幅六世轮回图,据说是佛祖释迦牟尼亲自设计的。

画面的主体,是示恶相的阎王,高举一个硕大的轮回盘。

古修拉给我们解释,在轮回盘里的是世间万物,天界、人界、阿修罗界,饿鬼、地狱、畜生界,奇花、嘉树、异草,珍禽、瑞兽、百虫,荣华、富贵、贫穷,应有尽有。

初初看起来,六道轮回中的高贵低贱是有区别的。但最终都不免一死。

轮盘是完全封闭的,又绝对受控于阎王魔掌。

上方似有出口,却被阎王张口咬住了。

“这是在宣扬宿命论吧,恶行、善行都受制于阎王。”

“不是的,你们没看懂。”

古修拉指着轮盘正中心的小圆圈说,这里有三只象征万恶之源的动物,分别是象征贪婪的鸽子、象征嗔恨的毒蛇和象征痴懒的肥猪。

“六道中的人与物,都难免这些恶性。因而,难逃一死。”

“那么,谁又能长生不死呢?”

“修成佛性,就可免堕轮回。你们看,轮回图的右上方不有佛么?佛,就不在六道中轮回。”

光就宣传教化的意义来说,不得不佩服佛祖设计六世轮回图的良苦用心。

l (12)

旨在告诉世人,只有信奉释迦学说,一心向佛,彻底摒弃贪、嗔、痴,才能求得永生,求得自如。

这些壁画,还让我想到了绘画艺术在审美、愉悦之外的教育功能。

你看这一幅,是大海航行图。

黑夜里,一艘巨轮在茫茫大海航行。

忽然,海上涌出数不清的金山、银山,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活灵活现,触手可及,好诱人。

还有琼台仙阙与蓬莱仙境,也都神奇诱人。

你是去金山银山呢,还是去琼台蓬莱。

都想去,都有诱惑力是吧?

“小心,那都是陷阱!”

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

让你猛然警醒:不可贪图不属于你的金银财宝,也不可企求不属于你的琼台蓬莱,那会翻船跌进海底深渊的。

你的目标在更远的前方,只有认定目标继续前进,才有你的成功,才有日出东海的灿烂。

壁画中,警醒的声音来自护航的神佛,是在宣扬佛教。

但仅就大海航行要有既定目标来说,对所有人都是有教益的。

l (10)

人生还不就是在茫茫大海里航行。

大海茫茫,航程茫茫。

而且,瞬息变化。

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波涛汹涌;有时阳光灿烂,有时黑夜深沉;更兼随时有幻化的种种诱惑。

一不小心,就会触礁,就会前功尽弃,甚至跌落深渊,彻底毁灭。

的确时时需要来自组织、来自亲朋、来自自我的警醒:认定既定的目标,不管险风恶浪,不管花言巧语,一路向前,向前!

也有一些壁画是极其通俗易懂的,不识字的孩童、老人,一样看得懂。

这幅大象、猴子、小白兔、金丝鸟叠着罗汉采果子的和平共处图,就极其通俗,色彩也特别鲜艳,很像幼儿园的启蒙图示。

那是在告诉人们,藏族、汉族,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都要像图画中的动物们一样,你帮我,我帮你,互相帮助,共谋幸福,共同发展——那多好。

在藏传佛教寺院,最常见的就是这幅和平共处图。

还有许多类似杨柳青年画题材的壁画。这幅福禄寿禧图,就有明显的年画特色。

画中的寿星老爷和他的顽皮孙子们,全是汉人装束。仙鹤、桃树和梅花鹿的描绘方式,也是年画风格的。

只是草地上的酒器、香炉,带了几分藏地风格。

也有把藏八宝图饰与汉家书法有机结合的通俗壁画,或是寓意福禄寿禧,或是寓意十相自在。让人百看不厌。

爬上措钦大殿,还可以观看佛殿的金顶。

l (9)

有卧鹿守护的大法轮,有金光闪闪的经幢、宝伞,一片辉煌。

更兼地势的高崇,还能把全寺的金顶都收入眼帘,顿觉金光灿烂地耀目。

“好气派的金顶哪!照临日喀则上空的太阳,也会因为你们的金顶而更多光辉吧。”

“在西藏佛寺中,就数我们扎什伦布寺的金顶多,一共有14座。”

站在措钦大殿的顶层,也能眺望扎什伦布寺凭依的神山。

山土赭红,山势崇高,几分像拉萨的红山,又有几分似江孜的宗山。

古修拉说,这就是须弥山,是佛教世界里第一吉祥的神山。

扎什伦布寺,因此又叫吉祥须弥寺。

山腰,有一堵巨大白墙,就是扎什伦布寺著名的晒佛墙了。

每逢藏历年的晒佛节,都会在这里展示巨幅释迦牟尼佛像。

历史上,扎什伦布寺珍藏了一幅巨大的释迦牟尼佛唐卡画像;近年,又新制了一幅精美的堆绣佛像,都要等到晒佛节才对外展示。

晒佛节就成了扎什伦布最具影响力的法事活动,各地僧众纷至沓来,常常多达几万人。

大家相聚在展佛墙下,诵经祷告,朝拜佛祖。

“届时,还会有藏族舞蹈和传统藏戏表演。可热闹啦!”

l (1)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去攀爬须弥山,也没去展佛台,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展佛墙,就结束了我们的扎什伦布寺的参观。

从寺院东侧边门出来时,看到一座空旷的场院,比措钦大殿前的场院又大许多。

这大约就是容纳4000人的大场院了。

青石铺就的地面上,有许多深陷的脚窝。

“扎什伦布寺的僧人也习武练拳么,看这地面上,那么多的脚窝窝。”

“那不是习武练拳者踩踏出来的,是辩经者踩踏出来的。”

古修拉说,这里是历代班禅对全寺僧人讲经的地方,也是大德高僧辩经的场院。

在扎什伦布寺参观,倒是看到不少学僧和红衣喇嘛,有担任导游的,有卖香枝蜡烛的,也有挑水、扫地的,就是没看到辩经、说法的大场面。

“现在游客那么多,你们是不是都忙着导游,不做功课了。”

“哪里会。佛寺管理很严格的,尤其对我们这样的学僧。辩经、诵经,说法、弘法,很正常的。这些是我们的内务,是为了修行,不是应景式的表演。自然轻易看不到啦。”

我又好奇地问他,是什么时候进寺的?

“很早啦。我们一般都会在七八岁时就进入佛寺,从初级佛法开始进修,一直学到中级、高级。要学很多东西。文化、哲学、数理、历史、建筑、艺术,都得学。还得学习许多日后能直接为民众服务的技能,比如藏医藏药,又比如房屋、桥梁的建筑等。还要学会洗衣烧饭。”

l (4)

“洗衣烧饭也学呀?”

“那当然。如果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又怎么帮助别人呢?”

“这些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还是很科学的。”

“这也是素质教育呀,是向你们学习的。”

“哦,还知道素质教育呢。不脱俗嘛。”

“藏传佛教是大乘佛教,不只不脱俗,还要积极入世呢。”

“好。向你们的班禅大师学习,爱国爱教,积极入世。”

“会的。我们会努力。”

约在12:00,我们告别古修拉,告别扎什伦布寺。

回宾馆吃过快餐,急急返回拉萨。

日喀则的朋友又赶来送行,又为我们每人挂上一条哈达。

记不起到底接受过几条哈达了,只觉得胸前多了一条圣洁的哈达;心中又多了一重缠绵的思念。

……

说明:川藏行走为期一周,随手记下见闻感想,凑成《川藏行走散记》,共36章,2005年7月初稿;2006年3月修改。

摄影:陈周飞、陈萱

l (3)

此条目发表在川藏散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川藏行走散记之三十五:扎什伦布寺(下)》有 2 条评论

  1. 聃聃说:

    班禅拉章看起来是比较朴素的。如果不是屋上的金顶,和民居也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知道藏族领导阶层的宫殿和外国人一样,有红宫、白宫、冬宫、夏宫。还有从事宗教研究的妇女。长见识了。
    ——谢谢钱老师。我也是到了西藏,听到一些介绍,才知道的。知之甚少。

  2. 野菊花说:

    今晨,转此旧稿到微信。
    艾米留言:早安,丁老师![玫瑰]
    ——小米,早安!新春幸福安康![玫瑰][玫瑰][玫瑰]
    孝顺女孩,感动春姑,感化海棠,到底还有满园俏花欢迎你们祖孙。你奶奶看上去高寿多智善良健康,祝福你们祖孙同乐多福![玫瑰][玫瑰][玫瑰]
    王老师留言:早安![咖啡]
    ——王老师,早安![咖啡]
    ——谢谢各位师友,早上好!新春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诗人张锋留言:丁姐,上午好!新春快乐!气球![红包][福][鸡]
    ——谢谢诗人,上午好!新春快乐![红包][福][鸡]
    诗人张锋转发:谢谢诗人,上午好!新春快乐![红包][福][鸡]
    丁姐,上午好!新春快乐!气球![红包][福][鸡]
    陈校长留言:丁相继续旅行,享受人生快乐吧[鼓掌][鼓掌][鼓掌][憨笑]
    ——陈相新春快乐![微笑]笑我偷懒了,十几年旧稿旧闻应付。[微笑]就到尾声了。
    老同学李宇红留言:正月初九,天公寿诞,祈福天公风调雨顺,平安幸福![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老同学!新春快乐![玫瑰]正是呢,鸡年正月,天天吉日。今天初九,天公寿诞。我们共祈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也祝全家安享幸福![玫瑰][玫瑰][玫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