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家的鸡蛋果

庭院开放日吗,小区幼儿的小朋友们手牵手入宅看花草。

j (26)

北京来的托妮姐姐催促外婆快打开铁门,欢迎小弟弟小妹妹来看花。

外婆可会养花了,她养的多肉品种可多了,我都数不过来!

快来看吧!

……

j (24)

我也随宝贝们进去看看。

一排排,一行行,真是多到数不过来!

又去其他庭院看看。

发现不少邻友的花廊经营得特漂亮。

j (16)

眼下,都牵引了既可享绿蔓、又可赏花果的鸡蛋果。

我尝过女儿寄来的鸡蛋果,但没见过原植物,也是开眼界了。

据《中国植物志》记载,这是西番莲科,西番莲属,多年生草质藤本。

果似鸡蛋,故名。

j (14)

又言[......]

更多

发表在 闲情偶记 | 一条评论

袖珍椰子结果了

袖珍椰子,似椰子而袖珍(小巧),故名。

y (6)

又称竹节椰、袖珍竹、矮生椰、矮棕、袖珍棕等。

棕榈科,竹棕属,常绿小灌木。

通常盆栽,高仅几十厘米。

也见地栽,高度一般不逾1米。

y (28)

植株丛生。

茎干直立,不分枝,深绿色,上具不规则花纹。

叶集生枝干顶部,革质,有光泽。

嫩叶绿色,老叶墨绿。

y (5)

叶片羽状全裂,裂片披针形,互生,长14至22厘米,宽2至3厘米。

顶端两片羽叶基部常合生为鱼尾状。

圆锥状肉穗花序腋生,多分枝。

花淡黄色,呈小球状。

y (10)

花单性,雌雄异株。

雄花序多直立。

雌花序稍[......]

更多

发表在 闲情偶记 | 一条评论

和合公园的一枝黄花

金秋十月,众园丁又忙着播种、移栽元旦、春节应景的花草树木,也乘机全面清理杂草。

w

加拿大一枝黄花,现在都作外来入侵有害杂草,也在清理范围。

我看着花枝挺美的(最初是作观赏花卉引进的),随摄一组分享。

查阅《中国植物志》、《浙江植物志》,了解一枝黄花属。

该属约125种,主要集中于北美洲,少数分布于欧洲和亚洲。

y (27)

我国有4种。

浙江有2种:一枝黄花、加拿大一枝黄花。

先说一枝黄花。

花枝单一,花色金黄,故名。

y (26)

分布广泛,别名特多。

菊科,花小,繁华,芳香,野生,又称野菊花、满山黄、黄花草、洒金花、黄花儿、黄花仔、黄花[......]

更多

发表在 闲情偶记 | 一条评论

和合公园的七叶树

台州市区和合公园,有一片七叶树林。

q (24)

去年秋天,曾在林下捡到两枚栗色的蒴果。

剥开果皮,看到似栗子的种子。

今年春天,又去林中转悠,希望看到繁华洁白的长花穗。

不凑巧,没赶上花期。

q (21)

“西葡植物篇”系列,写到欧洲七叶树和红花七叶树,又记起中国七叶树(即七叶树)、浙江七叶树(七叶树变种)。

今天一早,又去那片树林探望。

多数七叶树不见果实。

少数几棵挂果的,果子已熟,风一吹,直往下掉。

q (30)

不费劲,一气捡了几十枚。

果大,壳薄,种子颗颗饱满。

果质比较坚硬,用刀切开,探个究竟。

子叶肥厚,粉质细腻,棕黄乳白,[......]

更多

发表在 闲情偶记 | 一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淡竹花

淡竹,栽培广泛,四季可赏。

d (8)

春季,竹笋味美。

入夏,绿意葱茏。

秋冬,偶见花开。

早年,竹子开花会让人联想到旱灾、饥荒。

d (16)

植物学家解释,竹子开花也是自然现象。

竹子也是有花植物,也会开花结实。

只是,多数竹子须长到十几年、几十年才开花结实。

也有一些竹子,七八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开花结实。

d (25)

竹子用途广泛,竹林更新极快。

寻常竹子等不到开花结实便已砍伐利用。

故竹子开花并不常见。

2009年4月,曾在温岭锦屏公园,开见几丛开花的淡竹。

d (2)

近日,随母亲走乡间,又见到几丛淡竹开花。

紫茎绿[......]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一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龙爪槐

其实,这随笔标题该取“随母亲又见龙爪槐花果”。

g (9)

龙爪槐,园林应用很广泛。

台州市区,家乡各地,经常看见。

倒是龙爪槐的花果少见。

龙爪槐,园艺以观赏盘曲枝干为主。

cof

因此,总是不时修剪。

有时,修剪幅度还很大。

花枝,果枝,常被剪去。

追拍多年,没几张满意的花果图。

g (1)

这个金秋与龙爪槐花果有缘,遇见再开的花,晚熟的果。

母亲说,难得花果同期同枝,也是吉祥喜庆,应该分享推荐!

龙爪槐,主干屈曲,小枝下垂,并向不同方向扭转,宛若舞动的龙爪,故名。

枝干盘曲,又称盘槐、蟠槐。

cof

小枝下垂如倒栽,又[......]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一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银海枣

银海枣,是俗称。

y (20)

中文植物名,称林刺葵。

刺葵属,喜生林地,故名。

植株似海枣,果实被银粉,又称银海枣——海枣,也称金海枣。

不久前,才在《西葡植物篇之五十八:刺葵》中介绍,本不该重复。

y (26)

随母亲金秋行,看见寻觅已久的成熟银海枣,自喜自乐之余,与大家分享!

银海枣,雌雄异株,植株又高大,果实还真不好寻觅。

西葡行走,没看见挂果的银海枣。

多半是走得匆忙,观察不够仔细。

y (21)

撰写《刺葵》随笔时,去周边公园转悠寻觅,也没看到。

小区那几棵银海枣,也不见挂果。

多少有些遗憾。

曾跟母亲说起。

y (22)

也说[......]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2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水蓼花

母亲说,十月金秋,水蓼花开,应景应时,也是赏心乐事。

s (1)

家乡俗称的水蓼,既特指水蓼;也泛指各种水滨蓼草。

小时候,课余常去沟边溪畔打猪草。

也用来喂牛羊、白兔和鹅鸭。

茂盛鲜嫩的水蓼是上好猪草。

y (2)

茎叶的洁净,花开的香美,又让打猪草变得轻松愉快。

每每遇见家乡水蓼花,就会记起孩时那些美事。

……

查阅《浙江植物志》,我省常见的水滨蓼草有水蓼、春蓼、显花蓼、长花蓼、蚕茧草、愉悦蓼等。

s (26)

眼下,都在花果期。

摘录志书,学习认知。

先说水蓼。

水蓼,喜生水边,故名。

s (12)

全草辛辣,也称辣蓼。

蓼[......]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一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奓辣蓼

说到扎扫帚的扫帚苗,想起制白药的奓辣蓼。

l (16)

奓,家乡方言,音近dou,大的意思。

奓辣蓼者,大蓼草也。

多数开红花,也有开白花的。

家乡人也分称红辣蓼、白辣蓼。

l (15)

蓼属,多野生。

奓辣蓼,则也见栽培。

农家会在房前屋后种几丛。

入秋,采集种子。

l (11)

掺米粉,搓成杨梅大的丸子。

晒干,用作甜酒酿的药引,俗称“白药”——因是白色的。

家乡甜酒酿,多拌“白药”酿造,故称“白药酒”。

查阅植物志书,家乡俗称的奓辣蓼,应是荭草。

l (13)

荭草,花穗红色,故名。

也称红蓼——《中国植物志》以“红蓼”为正名。[......]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一条评论

随母亲又见扫帚苗

扫帚苗,苗茎可扎扫帚,故名。

f (15)

老家农村,曾经随处可见。

房前屋后,地头路旁,河畔山脚,几乎都有栽种的,野生的。

几经秋霜,枯叶凋净,茎枝灿然,收割晾晒,扎成扫帚。

也可扎成短把的刷子,长柄的掸子。

f (12)

在乡间读小学时,就认识扫帚苗。

没吃过嫩苗叶,但扎过扫帚、掸刷。

现在,少见作为扫帚原料种植。

倒是偶尔可见栽为观赏花草。

f (2)

2006年7月,在杭州参加会议。

清晨,去西湖边散步。

猛见夏堇花丛中,有熟悉的扫帚苗。

繁茂,嫩绿,清香,亮眼。

f (3)

2007年8月,在省委党校参加培训。

校园里,[......]

更多

发表在 天台风物 | 一条评论